唉,真可惜。

「嗯。」慕雪依點頭,看向窗外,飛身而去,這個地方她再也不想來了。 可惜,即使她不想來,也終會來。 「走也不吱一 […]...

“像,太像了。簡直就是一個人。我說呢,父親生前無論走到那裏,都會把這個相框帶到自己的身邊,而且。還把它掛在顯眼的地方。那時候,我就想,那是父親的一種榮譽吧。他是爲了珍惜他的榮譽。才這樣做的。”李玉英說道。

“哥,你看,這。”李玉茹從一直陪伴父親的那個棕色箱子裏,拿出一個厚厚的舊式的有些發黃的日記本。她把它打開。突然 […]...

“氣煞我也!”

焦韌氣得牙癢癢,可他卻明白,劉宣說的是實話。 他的確不敢對劉宣怎麼樣?否則劉宣出去後,還不知道怎麼報復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