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也許不是如今,而是一直以來,他都認爲那是個威脅,但他無法離開地下尚都,所以只能挑選讓其他人去完成這件事,而挑選出來的人一開始是無法戰勝自己的複製體的,那麼只能讓他們鍛鍊,讓他們變強,多年之後達到他的預期目標之後才能執行這個任務。

這就是萊因哈特希一直留着唐術刑、顧懷翼和姬軻峯的目的嗎? 夏婕竹帶着這些疑問,驅車朝着顧懷翼的辦公室前去,同樣 […]...

匆匆下了臺階,她就聽到宮內傳來了一聲悽楚的痛哭。儘管心情悶得慌,但她仍然沒有停下腳步,直到進了坤寧宮東邊那單檐歇山頂的景和門,她這纔好歹恢復了一丁點生氣。原本是該直接回坤寧宮的,可鬼使神差般的,她竟是很想去乾清宮一趟,於是對兩位尚宮交待了一句,只帶了兩個太監,竟是又出了景和門,緩步往乾清宮那邊行去。當繞到乾清門東側的時候,她就瞧見了一羣出去的官員,不禁停下腳步默默數了數那人數勺

七個人,,竟然有七個人! 朱寧在京城前後盤桓多年,對朝堂極其熟悉,此時屈指一數,再聯想到那些人的服色,她便大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