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悅哭成了一個淚人。

齊元盛在一旁用老狐狸的語氣在慢慢開導。

「我的好徒兒,乖徒兒,你看那個傢伙就那樣子,以後我們就不跟他往來,這樣的人渣,誰跟他做朋友誰就倒霉的。」

「師傅……」杜悅頭埋在齊元盛的懷中,一直哭啊哭的。委屈到了極致。

「哭吧好徒兒,哭一場就沒事了啊!以後你要好好修鍊,師傅就你這麼一個乖徒兒,可千萬不能讓師傅失望。」齊元盛撫摸著杜悅的秀髮,輕聲安慰著。

「師傅,我一定要好好修鍊,我要殺了他。」杜悅恨恨的說道。

聽到此話,齊元盛彷彿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聽的話語似的,眼冒精光。

嘿嘿,臭小子,雖然我不能殺你,但是我的徒兒可以殺掉你的。臭小子,你給我等著。

「是,我們一定要殺了他這種人渣,免得禍害別的女孩子。今天你都看到了,他那麼的無恥,不要臉,簡直是一個畜生。」齊元盛發泄著怒氣。狠狠的罵著。

自從這一件事情之後,劉笑天的生活徹底的恢復了正常,那個方媛媛再沒有找過劉笑天。

劉笑天倒也樂的清凈。一門心思放在了修鍊上。

這天,李生與姚舜來找劉笑天。兩人都是神色狼狽,身上血跡斑斑。

「這……這又怎麼了?又被人打了?」劉笑天吃驚的問道。

「我們被劍門的人打了,說你欺負了方媛媛,哎,真是無語,方媛媛到底是那個妞我們都不知道啊。劍門的人說以後見一次就打我們一次。」姚舜是帶著很無辜的表情說道。

「劍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底線,走,去把劍門給挑了。」劉笑天狠狠的罵道。

「老大,你千萬不能去,我們兩個反正皮糙肉厚,挨打幾次沒有關係的,那個劍門的大哥可不是吃素的,他馬上就要進入入聖的境界,遠遠不是我們所能夠惹得起的。」姚舜趕忙阻止。

姚舜也是明白人,雖然劉笑天很能打,但是現在去,無異於去送死。

「可是我咽不下這口氣,我絕對不能夠容忍有人對我兄弟動手。」劉笑天狠狠的說道。

「嘿嘿,大哥,我和姚大哥已經知足了,有你這句話我們太高興了。當初我們那樣對你,你卻不計前嫌,可是大哥,你對那個方媛媛做什麼了?聽說方媛媛見了你一次之後回去哭了好幾天。這些天劍門的那個老大正要找你決戰了。」李生擔心的說道。

「方媛媛,那個胸大無腦的女人,其實我也沒有做什麼,我就摸了一下那裡。」劉笑天說著做了一個抹胸的手勢。

「啊,老大,真的假的?哎,手感怎麼樣?」聽到這句話,姚舜與李生不由得眼睛睜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盯著劉笑天。

一副對英雄崇拜到極致的模樣。

「手感嘛,還行啊,以後你們試試就知道了,很大,很滑!」劉笑天很單純的解釋道。

「老大,你也太牛逼了吧!我真的想採訪一下你,你是怎麼做到的,那個女人可也不是好惹的啊。那個劍門老大問你的時候,你可千萬別這麼說,不然你非得受重傷不可。」姚舜無語的提醒道。

不過對劉笑天的崇拜卻是從內心一下子滲透到了骨子裡。

進入外院之後,姚舜與李生也是打聽到有關於外院的一些事情。

方媛媛在外院的美色絕對是有名氣的,但是能夠像劉笑天這樣的人,卻是少之又少,怪不得那女子見了劉笑天之後要回去哭上好幾天的樣子。

「走,老大,你現在沒事幹了吧?我們要不去玄氣塔修鍊吧!」姚舜提醒道。

「玄氣塔?」劉笑天疑惑的問道。

「是啊,老大難道你不知道,這玄氣塔可是外院玄氣最豐沛的地方了。」姚舜不由得解釋道。

「啊,還有這麼一處好地方,那還真的去修鍊一下,走吧!」第一次聽說外院還有玄氣塔,劉笑天當然求之不得。

很快,劉笑天與姚舜,李生三人來到所謂的玄氣塔處。

以前劉笑天還真不知道有這麼一處地方,這原來是一出樓閣,不過卻是建立在地下。

「老大,這就是玄氣塔,裡面玄氣充沛,不過是需要靈石來充值的,嘿嘿,老大,你沒有靈石吧!我們兩個有,走,進去。」姚舜笑著說道,然後三人走了進去。

很快,劉笑天幾人來到玄氣塔的裡面。這裡面都是一個個的房屋!

據姚舜的講解,原來這玄氣塔共有十層,一到五層是屬於外院弟子,六層到十層是屬於內院弟子的修鍊的地方。

隨即姚舜帶著劉笑天轉了一圈。

「老大,你看清楚了嗎?這一個房間只能容納一個人的!你進去的話裡面有一個凹槽,你只要在凹槽放進靈石,裡面的玄氣就會啟動,你就可以修鍊了。」姚舜給劉笑天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你們自己去修鍊吧,不要管我了。」劉笑天點點頭。然後接過兩塊靈石。

「那老大我們先去修鍊了,你自己給你找一個修鍊的房間吧!」姚舜與李生說完炸了一處房間就去修鍊了。

劉笑天也給自己選擇了一處房間進去。 劉笑天自己找了一間修鍊室,然後按照姚舜所說的那樣,將兩顆中品靈石放進凹槽之中。

頓時間這修鍊室出現了濃郁的玄氣。

劉笑天盤膝坐在地上,體內炎陽三重爆開始運轉起來。開始進入修鍊狀態。

絲絲玄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隨著劉笑天的呼吸吐納進入劉笑天的體內,煉化著劉笑天體內的雜質,修復著體內的經脈與筋骨。

這就是陰陽混沌體的可怕之處,別人吸收玄氣絕對不會肉眼可見的,但是劉笑天吸收玄氣卻是能夠讓人清晰的看到。

剛開始劉笑天吐出的氣息中還能夠看到一絲絲的濁氣,但是隨著呼吸吐納,玄氣將臟腑都重新洗滌了幾遍之後,劉笑天吐出的氣息純潔無比,不帶絲毫雜誌,這就是典型的超凡二重巔峰的境界。

「太好了,這裡玄氣充沛,看來衝擊玄氣三重也不是不可能。」劉笑天感受到自己的變化,不由得高興的說道。然後繼續進入修鍊狀態。

不多時間,隨著劉笑天繼續的吸收玄氣,這裡的玄氣竟然不受控制的波動起來。濃烈的玄氣如同遭受到了撕扯一樣,開始瘋狂的向著劉笑天湧來。

在劉笑天周圍的幾名弟子感受到自己周身的玄氣慢慢在枯竭,不由得臉色大變,紛紛跑出來觀看情況。

「到底發生發生什麼事情了?我修鍊室的玄氣竟然枯竭了,這可是我從未經歷過的事情。」一名弟子充滿疑惑的喊道。

「我修鍊室也是,可是我明明放了好幾顆靈石。」

「我的也是……」

……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弟子紛紛從自己修鍊室跑了出來,帶著疑惑與震驚的表情。

劉笑天處在一種很玄妙的狀態,根本沒有察覺到周圍弟子們的變化,繼續瘋狂的吸收玄氣。

此刻劉笑天的身體就像一個無法填滿的大坑一樣,玄氣被劉笑天瘋狂的吸收,煉化。

「你們看,是這個修鍊室發生的波動,快去告訴長老。」有眼尖的弟子終於反應過來,不由得驚恐的喊叫道。

「啊,有個弟子著魔了,他……要被能量撐爆了。」一些弟子驚恐的喊叫道。

在他們的記憶中,可是從未發生過如此的事情。

修鍊者吸收玄氣是有的,但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瘋狂吸收玄氣的。

劉笑天聚精會神,根本沒有察覺到外面的任何變化。

體內的變化越來越明顯,劉笑天甚至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丹田都在隨著玄氣的變化而變化。

「轟!」

最後,周圍的玄氣劇烈的發生波動,一到三層的其他修鍊室竟然全部靈氣枯竭。

感受到周圍的變化,一名管理這裡的護法急速的趕了過來。

門·歌 「發生什麼事了?」這名護法也是從未遇到過如此的事情,不由得大感震驚。

「林護法,你看!」一名弟子指了指劉笑天所在的修鍊室,連說話都是斷斷續續的。

這時候,劉笑天所在的修鍊室的玄氣已經強大到將劉笑天包圍的地步,但是此刻卻是很明顯。

這些玄氣好像遇到了一個吸收玄氣的無底洞一樣,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劉笑天體內而去。

不多時間,齊元盛與柳長青首先趕了過來。

看到劉笑天的情況之後,不由得臉色鐵青,黯然搖頭。

別人不知道劉笑天的情況,他們可是清楚的知道劉笑天的體質的。

陰陽混沌體,簡直就是一個大坑啊。

溫太上曾經就說過這種體質的恐怖,但是此刻一見到,那種讓人震驚的程度卻是比語言描述的遠遠大出很多。

「太恐怖了!」柳長青不由得搖搖頭,但是一看到劉笑天,就想起了自己那十二隻仙鶴,就不由得肉痛不已。

「長老,怎麼辦?」林護法不由得問道。

現在長老們在這裡,他也就不擔心,否則上面追問下來,林護法還真有點兒頭痛。

「不用管,這是我們種下的苦果,收了這麼一個逆天的修者,也或許是老天爺對我們的懲罰,哎!」齊元盛不由得搖搖頭。

「該死的,這傢伙以後不能留在封天宗門了,不然等著小子成長起來,我們……」柳長青臉色充滿痛苦。

「不好,這修鍊室的玄氣越來越濃郁,柳老,趕緊隨我去到源頭阻止,不然這小子會一直吸收下去的。到時候靈泉枯竭,我們的弟子以後還怎麼修鍊啊。」感受到劉笑天修鍊室玄氣的劇烈波動。齊元盛不由得著急的喊道。

「快走!」柳長青喊道。

隨即柳長青與齊元盛快速的向著靈泉而去。

頃刻間就到了靈泉所在地。

這就是閣樓的最下層。

這裡玄氣充沛,原來這閣樓就是建立在三處靈泉之上,這三處靈泉可是封天宗門最重要的玄氣來源之一。

也是封天宗門最重要的鎮宗珍寶之一。

當來到靈泉所在地之後,柳長青與齊元盛看了一眼靈泉之後,不由得差點兒暈了過去。

「這……一口靈泉已經枯竭了。」齊元盛說話都是帶著哭腔了。

這三口靈泉可是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年,這靈泉也是不知道培育了多少的絕世修者,此刻卻被一個外院弟子吸收的竟然枯竭了。

這可是在封天宗門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啊。

「齊老,不好,他好像還要吸收另外兩處靈泉,我們趕緊阻止。」柳長青大叫道。

能夠讓兩位長老如此的手足無措與大喊大叫,也或許只有劉笑天了。

看著另外兩處靈泉裡面的玄氣瘋狂的往出來涌動,柳長青與齊元盛齊齊出手。

一條真氣化成的蛟龍與一隻驕橫的通背狼應聲而出。張開血盆巨口,向著靈泉吞去。

「嗡嗡……」瘋狂上涌的玄氣被阻止,與蛟龍通背狼發齣劇烈的抵抗。

轟鳴聲不斷,強大的氣場使得修鍊塔都發生劇烈的震動。

嚇的一些弟子狼狽而逃。

「噗!」蛟龍怒吟,通背狼奮力抵抗。

兩位長老臉色憋的如同猴屁股似的,紅紅的,臉上寫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柳老,加把勁,劉笑天,我日你媽,我草你姥姥祖宗十八代,你是想把我們封天宗門滅掉不可嗎?」齊元盛狠狠的罵道。 又是幾聲龍吟聲傳出,一時之間,竟然憑空出現好幾條白色的蛟龍,紛紛向著靈泉上空而去。

這裡外溢的玄氣竟然慢慢的被控制下來。

柳長青也是猛烈的發動攻擊,十幾隻白色的通背狼發出怒吼,撕扯著外泄的玄氣。

不多時間,外泄的玄氣終於被控制住。

雖然玄氣被控制了,但是一時之間,兩位長老滿身被汗水打濕,神色狼狽到了極點。

兩位長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色難看,心照不宣,但是卻是知道內心那份難言的苦。

「狗日的臭小子,柳老,我們還有臉面見掌門嗎……這……太他媽丟人了,要是宗門弟子知道我們兩個老傢伙被一個外院弟子弄得如此狼狽不堪,我們還怎麼立足。」齊元盛不由得狠狠的罵道。

「哎,想不到這臭小子這麼厲害?一旦與玄氣碰撞起來,連我們兩個都不是對手,這體質也太恐怖了。」柳長青不由得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在原地休息了一會兒之後才往上面走來。

劉笑天這邊猛然間被阻止了玄氣。於是停下了修鍊。

「怎麼玄氣好好的就斷了,要是再給我一點兒時間,我就可以突破超凡四重的境界了,可惜了,不過也好,竟然在這裡突破到超凡三重,哈哈,到了超凡三重,以後的戰鬥力,防禦能力都會比以前強大很多。」劉笑天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不由得充滿惋惜的說道。

兩位長老上來之後聽到劉笑天的話,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神態弭亂,嘴角發抖,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把一口靈泉給整沒有了,才突破了一個等階,這……

要是別的修者,這一口靈泉或許一輩子就夠用了。

「蒼天啊,大地啊,不帶這樣玩的,你就可憐我們這些老傢伙,將這個臭小子帶走吧!我們封天宗門養不起。」齊元盛低聲的哀求著,眼神空洞,全然沒有感覺到嘴角帶著微笑的劉笑天出來。

「哎,柳長老,齊長老,你們怎麼在這裡?真是太好了,我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啊,我突破到超凡三重了,這個地方真是太好了,要是我下次來,說不定我就可以突破到超凡四重,甚至超凡五重的境界。」劉笑天高興的說道。

噗通一聲,兩位長老跪在地上,差點兒暈了過去。

「還有下次?就這一次兩位長老已經哭暈了,還有下次?那不是將封天宗門的一點兒老本都給葬送了?」齊元盛眼角都帶著淚花了。

「哎,兩位長老,我才突破到超凡三重,你們就這樣崇拜我啊,好了,我准你們平身吧!哎呀,這可真是一個好地方,兩位長老,你們怎麼早不告訴我了。真是太好了,柳長老,你的那些仙鶴還好吧?」劉笑天舔了舔嘴唇,喋喋不休。

一副吃仙鶴肉意猶未盡的樣子。

確實,那些仙鶴肉當做烤串吃,絕對是一等一的美味佳肴。

「我日你媽,我草你祖宗十八代,我撕爛你這個可惡的嘴!」柳長青終於忍無可忍。向著劉笑天撲去。很少說粗話的他第一次對一名外院弟子徹底的發飆了。

「哇,好啊,柳長老,你也喜歡捉迷藏啊,真是太好了,我師兄最近不喜歡跟我玩了,齊長老,你也來玩啊。」看著柳長老臉色鐵青的向著自己追來。

劉笑天一面大聲的放肆的笑著,一面高興的跑了起來。

一面跑,一面還大聲的高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