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虎大搖大擺,走入其中,坐在了位子上,還發出了嘎吱的響聲,令的其他幾名天才,都是忍不住皺了皺眉。

那名女子,眼神也露出了抹厭惡。

「嘖嘖,這第二樓,只有三營之中的人,能夠進來,你進來幹什麼?」石凱對於剛才發生的一幕,自然看在眼中,如今見到秦南,就忍不住開口。

其他幾名天才,早就觀察過秦南,一身武宗氣息,根本不值的關注。

「哦?我兄弟進來,還要向你彙報?」龍虎眉頭一挑,冷聲道:「你要是不服的話,我現在就陪你打一場!」

「粗俗!」那女子冷冷道。

「別動不動就說要打一場。」石凱沒有任何退縮,回擊道:「只是在座的各位,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也都是玄武營招收的天才。想必等一會,小七公子,也要跟我們談重要事情,你兄弟來這第二層,像個什麼話?」

這石凱雖然為人囂張,但也聰明,一番話滴水不漏。

其他幾位天才,都是微微頷首。

「是么?」

龍虎額頭青筋暴跳,一身氣勢,滾滾展開,準備直接出手。

就在這時,那小七擺了擺手,道:「無妨,大家不用吵了,我們直接來說正事吧。」

見到主人都發話了,石凱自然不再開口,龍虎也狠狠瞪他一眼,沒有動手。

「想必大家都知道,進入白虎城,一天只有一千個名額。」小七含笑道:「諸位都是玄武營的天才,馬上就要進入白虎城,進行報名,徹底加入其中。我手上正好有幾個名額,可以分給大家。等諸位正式進入玄武營之後,到時候我有一些事情,還想拜託,還望諸位不要推辭。」

秦南聽到這番話,立刻明白了。

這個小七,倒是好手段,利用白虎城的名額限制,與各大天驕,互相結交,讓每個人欠他一個人情。

「只要在能力範圍之內,小七公子有所需求,在下定然全力相助。」一位天才拱手說道。

「我沒意見。」女子淡淡道。

石凱和其他幾個人,都是點頭答應。

「那就多謝諸位了。」小七臉上笑容更加濃郁,道:「為了慶祝諸位日後飛黃騰達,等會讓諸位嘗嘗我們閑心酒樓的好酒。」

各位天才,紛紛應聲。

秦南看到這一幕,沉吟半響,拱手道:「不知道小七公子,能不能給我一個令牌?」

此話一出,全場立刻安靜下來。

ps:晚上更新時間為23—23點30之間。 第五百一十八章亮出身份

一枚令牌,五千元石,並且每天只發放一千枚。

哪怕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

正是因此,諸位玄武營的天才,哪怕欠下小七公子的人情,都不得不答應下來的原因。

可是,秦南卻開口了。

這位武宗境的存在,能夠依仗著兄弟情誼,來到這二樓,已經難得,居然還奢求令牌?

石凱率先發出大笑:「哈哈哈,樂死我了,你區區武宗境的存在,還想要令牌?你進入白虎城想幹什麼?難不成去參加三營選拔大賽?」

玄武營、鳳凰營、白虎營,招收弟子,總共有兩種方法。

第一種,派人下達各大城池,或者是村鎮,進行考核。

第二種,自行前來,進入白虎城,參加考核。畢竟焚天古國,如此浩瀚,三大營不可能每個地方都去一趟。

四周天才眼中,都露出了絲不屑。

他們並不是瞧不起秦南的修為,而是秦南此人,不識時務。

小七皺了皺眉頭,饒是他涵養較高,現在心裡也有點不舒服,這可是一枚令牌,哪怕是進行出售,都會引起一陣哄搶,賣出一萬枚元石,都沒有問題。

因為人人都想進入白虎城。

秦南自然看出了小七的難處,拱手道:「小七公子,如果贈予我這枚令牌,日後如有所求,在下定然全力相助,而且我也是鳳——」

秦南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小七擺手打斷了,淡淡道:「不必了,這令牌,來之不易,這位閣下,想要進去的話,就自己想辦法吧。」

一旁的龍虎,聽到這句話,臉色頓時就不爽了,只不過他也不好發飆,畢竟這件事情,也不能怪對方。

秦南眉頭微皺,搖了搖頭,看來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上酒!」

小七大手一揮。

從那一樓之中,湧出了一位位貌美侍女,侍女手中,都托著銀盤,銀盤上擺放著一瓶火紅的玉瓶,玉瓶之中,蕩漾著火紅酒液,靈氣逼人。

「此酒名為火靈酒,乃是取自火狐皇的唾液,還有種種天材地寶,釀造百天而成,今天見到大家開心,每個人都有十瓶,保證喝好。」小七侃侃而談。

現場的氣氛,也伴隨著火靈酒下肚,開始升溫。

天才與天才之間,自然有眾多話題。

秦南看著這火靈酒,不由得想到了妙妙公主的囑咐,嘴角勾起了抹笑容,將其中九瓶,都收入了儲物袋之中,只拿出了一瓶,緩緩品嘗。

豈料到,他這番舉動,落在眾人眼中,讓眾人看向他的眼神,更加鄙夷。

石凱見到這一幕,當下譏諷道:「有意思,實在有意思,這酒可是小七公子送給我們喝的,你將他收起來,難不成你把他收起來?是想要拿出去換靈石?你這也不嫌丟人啊。」

小七沒有吭聲,淡淡的看著這一幕。

秦南眉毛一挑,眼中閃過了抹寒意。

這個傢伙,一路之上,都在陰陽怪氣,他早就聽膩歪了。

「哎喲嘿,還想動手不成?」石凱見到秦南表情,聲音陡然拔高,戲虐不已。

「找死!」

毫無徵兆的,秦南直接爆發了,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了可怕的殺氣。

「你——」

石凱臉色大變。

不只是他,其他天驕,臉上也露出了抹駭然。

這傢伙不是武宗境么,怎麼一身殺氣,居然連他們都感受到了心悸?難道隱藏了修為?

秦南剛準備出手,就在這時,一名白髮老者,倉皇跑來,聲音急促,「公子,公子,剛才我們接到消息,有一位鳳凰營的天才,來到了我們第二城,並且還沒有進入白虎城內,如今還在城中!」

此話一出,全場眾人,無不色變。

鳳凰營!

那可是鳳凰營!

「什麼?」

小七臉上也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要知道,像鳳凰營、白虎營的天才,未來都不可限量,都是擁有特權身份,可以直接進入白虎城。

一般情況之下,這些天才們,都不會在第二城、第三城、第四城裡面逗留。

白髮老者呼吸穩定下來,道:「這是他的畫像。」

說著,他掏出了一塊晶石,從這塊晶石上,釋放出來了一道柔和光芒,緩緩凝聚成了一個身影,從模糊不斷清晰。

小七一邊看著,一邊嚴厲下令,道:「速速派人過去,搜索整個第二城,去找到那位鳳凰營天才,將他請來閑心酒樓。如果別人不願意,那也不要強求。」

「遵命!」

白髮老者,知道事態緊急,連忙退下。

小七深吸了口氣,心情緩緩平靜下來,朝著那光幕看去,然而,這一看之下,他直接愣住了。

不只是他,石凱還有其他天才們,全部都愣住了。

因為這道光幕上,緩緩凝聚的身影,他們都無比熟悉,赫然是秦南!

「我靠!」

龍虎看到這一幕,一口酒直接噴出來。

秦南不是被四大勢力聯手追殺嗎,怎麼變成鳳凰營弟子了?

「這……」

小七、石凱等人,張了張嘴,微微有些發懵,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個傢伙,居然是鳳凰營弟子?

秦南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搖了搖頭,看來他進入第二城的時候,就已經被各大勢力盯上了,身上也被打上了鳳凰營的標籤。

他還沒決定要不要進入鳳凰營。

「你……你怎麼可能……」最為震驚的,莫過於石凱,他根本沒有想到過,一個武宗境的傢伙,突然搖身一變,就成為了鳳凰營的天才。

「怎麼不可能?」

秦南眼神一冷,剛才若不是被人打斷,他早就出手。

「我——」石凱回過神來,這情報絕對沒有錯,至於秦南為什麼只有武宗境,那就是秦南隱藏了修為。

這一刻,一股寒意,從石凱心中升騰起來。

無論是在城門口,還是在這酒樓之中,他都次次針對秦南。

若是秦南要對付他,他恐怕就要倒霉了。

想到這裡,石凱額頭上,不禁浮現出來了層層冷汗,身形都在發抖。

「滾!」

秦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石凱只覺通體生寒,腦海中想到剛才秦南爆發出來的殺氣,不敢繼續逗留,腳步錯亂,倉惶離開。 第五百一十九章三營選拔賽

其他天才,見此一幕,眼神中都露出了抹慶幸。

就在剛才,他們雖然鄙視過秦南,但並未向這石凱一樣,直接開口嘲諷,否則的話,現在知道了秦南的身份,定然要後悔不已。

小七面露苦笑,道:「閣下,你瞞的我好苦啊……」

秦南若是早點亮出身份,他哪裡會讓石凱這麼囂張,早就將石凱轟出去了,除此之外,他自然毫不猶豫給秦南令牌。

當然了,小七並不知道,在秦南亮出身份的時候,是被他自己打斷的。

「在下段青,不知道小七公子,能否給我令牌?」秦南拱手說道。

「段青道友,你身為鳳凰營的人,進入白虎城,是不需要令牌的。」小七略帶尷尬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秦南沉吟一聲,忽然想到剛才石凱所說,道:「小七公子,不知道那三營選拔賽,是什麼?」

「三營選拔賽,難道你還想參加三營選拔賽?」小七有些發懵。

不只是他,其他幾位天才,也都呆住了。

難不成,秦南還想進入白虎營么?

要知道,這鳳凰營,從底蘊種種方面來說,並不遜色於白虎營啊,只是因為鳳凰營每年招收的天才弟子,人數極少,這才導致鳳凰營排名第二。

小七儘管不解,依然迅速回答道:「這三營選拔賽,規則很簡單,乃是各大天才,進入白虎城內,進行考核,然後由三營的考核官進行挑選。明天,在白虎城內,就會進行三營選拔賽。」

秦南很快明白過來,這種選拔賽,和當初兩大聖地選拔弟子相同,沒有什麼區別。

「現在還不一定要去鳳凰營,明天去選拔賽上看看也無妨。」

秦南打定了主意。

小七察言觀色,試探問道:「不如這樣,段青道友,今天在我們閑心酒樓,住宿一晚,明天由我帶你們去,如何?」

「那就麻煩了。」秦南拱手說道,他對白虎城,不是很了解,有了小七帶領,那也方便許多。

接下來,酒宴繼續,期間龍虎看上的那位女子,多次和秦南搭話,讓龍虎鬱悶不已,還有那小七,給秦南準備了足足一百瓶火靈酒,當做賠禮,也令秦南哭笑不得。

酒宴結束后,秦南留宿一晚,第二天一早,在小七的帶領下,前往白虎城。

白虎城方圓五十里之內,不允許飛行,眾人皆是快速步行而去,當來到城門腳下,眾人眼中都露出了抹震動。

這城門極為霸氣,渾身漆黑,上面還釘著一個個巨大的鐵釘,在城門中央,書寫著「白虎城」三個猙獰大字,大字下方,則掛著一顆長達數十丈的龍頭。

出示令牌后,眾人進入城中,當看到眼前景象時,哪怕是秦南,眼中都露出了抹震撼。

只見到,這白虎城道路寬闊,通向四方,一座座風格迥異的宮殿,拔地而起,在那宮殿的中央,則有著一尊巨大的金色皇宮,彷彿被群星圍繞,閃耀著奪目光彩,哪怕遠遠看去,都會感受到那一股濃濃的帝皇威壓。

除此之外,白虎城毫不清冷,大街上人來人往,熱鬧非凡,基本上都是武皇境強者,連一些武尊強者,也極容易見到。

至於武宗強者,基本上都沒有。

「如此龐大一個白虎城,難以想象有多少修士在這其中,就好像把整個上域的強者,都聚集起來一樣。而且,這也不愧是皇都!」

秦南深吸了口氣,心中發出了道由衷感慨。

他剛才動用戰神左瞳,掃向四方,每一座宮殿,他竟然都無法看透。

「在我們白虎城中,皇室第一,商道盟總盟第二,十大諸侯第三。我們三大天才軍團,也是隸屬於皇室麾下……」小七一邊走著,一邊跟眾人講解,侃侃而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