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粟看著手中掛斷的手機,整個人都是懵的。

因為阮菲菲向他要錢的事,他對阮菲菲已經有了不好的印象。

可即便如此,他對阮菲菲仍舊有眷戀之情。

畢竟深愛過。

愛情是最執著最火熱的感情,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從深愛變成不愛的。

可聽了戰錦川的話,再執著再火熱的感情也被澆滅了。

再想起阮菲菲,他只覺得噁心。

什麼叫美女蛇,他總算是見到真的了。

現在他才知道,他媽多英明,多睿智。

他媽不惜自殘,也要讓他和阮菲菲離婚,是因為他媽看穿了阮菲菲的真面目,不忍心讓他被那樣一個惡毒的女人欺騙。

就算是為了他媽,他以後也決不能再和阮菲菲有任何交集了。



車上,戰錦川掛斷手機后,有些疲憊的捏了捏眉心。

他自認是頂天立地的好男兒,俯仰無愧。

黎粟是他這輩子欠下的唯一的債。

顧君逐看他一眼,單手搭在他肩上:「你也不用太內疚,他和你一樣蠢,不全是你的錯。」

戰錦川:「……謝謝你的安慰,但是我一點都沒被你安慰到。」

顧君逐拍拍他的肩膀笑起來,笑的肩膀直聳。

戰錦川無語的嘆氣:「看到我被人耍,你就這麼開心?」

「嗯,開心,」顧君逐笑著點頭:「有熱鬧看,為什麼不開心?」

「我也開心!」小樹苗兒舉起右手,脆生生的說。

戰錦川嘴角抽了下。

他覺得,他這輩子在小樹苗兒面前恐怕都不會擁有「威嚴」這種東西了。

他的臉,在小樹苗兒面前已經丟光了。

他摸摸小樹苗兒的小腦袋:「你開心什麼?」

小樹苗兒挺著小胸膛說:「我爸爸開心,我就開心!」

戰錦川:「……真乖!」

他下意識看向肖風潛的小腹。

最初聽到肖風潛懷孕時的消息時,他只有憤怒和焦躁,沒有一絲一毫的驚喜。

可現在,和小樹苗兒相處多了,他開始對肖風潛腹中的孩子有了期待。

小樹苗兒真的太可愛了。

漂亮又軟萌,當他用烏溜溜的大眼睛看人的時候,被他看著的人,會覺得心都要被萌化了。

他和肖風潛長的都不錯,只要不出什麼意外,將來他和肖風潛的孩子,肯定也會是像小樹苗兒這樣漂亮可愛的孩子。

看到戰錦川望向她小腹的目光充滿了期待,肖風潛忍不住抿唇笑了笑,抓過他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希望我們的孩子,將來能像小樹苗兒這樣聰明可愛。」

戰錦川一顆心軟的厲害,伸手將她攬入懷中,稍稍猶豫了下,低頭吻了吻她的發頂:「一定會的。」

現在,對肖風潛做這些親密的動作,對他來說,仍舊有心理障礙。

他必須逼著自己才能做。

但應該他做的,他一樣都不會少。 「李!看好,什麼叫做真正的體術,現在開始,不要閉上眼睛,也不要錯過任何一個細節!這將有利於於你的修行。手打吧手機小說站點(wap.)中文網還有寧次和天天,這可是難得一見的戰鬥!」阿凱朝著身後的小李還有寧次他們嚴肅說道。

「是!阿凱老師!」

「柞木老師,下面我可要動真格的!讓我們來見證青春吧!木葉旋風!噢——」阿凱咆哮著在空中旋轉起自己的腿,朝著柞木踢來。

柞木看著四周被帶起的灰塵,皺起了眉頭,前世就在動漫里看到阿凱這貨體術殺傷力驚人,可是當面對面匹敵時,你才發現他的體術真的很有一套,不可是力道和速度驚人,就是進攻角度都很是刁鑽!柞木看看一臉嚴肅的阿凱,難得的沒用土兼顧,將雙手護在胸前,決定先和阿凱玩玩!

阿凱看著試圖硬抗自己木葉旋風的柞木,哈哈笑道:「老師,現在的我可不是昔時,你這樣很容易受傷的!」話音剛閉,腿風依然吹開了柞木黑髮,接著就是轟的一聲,柞木被阿凱這一擊擊退了數米!柞木穩住身體,站起身子,笑著說道:「阿凱,你果然厲害很多了啊?你的體術看來早已在我之上了!」

阿凱看著只是倒退數米的柞木,再看看自己滿意招數似乎沒有起到什麼效果,在聽到柞木讚賞的聲音,突然覺得有些難聽,阿凱朝著柞木的標的目的賓士而來,嘴裡叫囂道:「柞木老師!拿出你真正的實力吧!我知道你最擅長的是土遁!」

看著已經衝到身邊的阿凱,柞木使出了自己不咋的的體術,和阿凱這個體術達人抗了起來,可是阿凱似乎已經沒有了幾多耐心,使出的力道頻頻加大,以至於柞木這個力道算的上不錯的柞木都覺得有些吃力了。柞木仔細一看,原來這會的阿凱已經開了一門了!難道這貨可以在打鬥中開門?看來阿凱的八門似乎真的已經如火純青了!柞木後退了幾步,脫離阿凱體術的攻擊規模,然後笑著說道:「阿凱,看來你到是真的進步了很多啊?」

阿凱停下攻擊,露出牙齒,笑著說道:「柞木老師,開始吧!我已經被你激起了鬥志!來吧——」

「既然你興緻這麼高,我就讓你看看我的一個新招!」

「果然是我的老師,那個游龍術的威力可是相當驚人,我要看看老師還有什麼新術!」阿凱似乎更加激動了。

一旁的小李還有天天和寧次被阿凱和柞木的話繞的雲里霧裡,三人睜著眼睛,生怕錯過任何一個情節。

「土遁——岩石巨人!」柞木咬破手指快速結印,雙手按在地上,接著一圈圈的墨色咒文朝著四周散去,「轟隆隆——」整個地面開始顫抖起來,阿凱警惕的看著四周,看著顫抖的地面,就知道自己的柞木老師新術已經策動了。阿凱幾個閃身,退到旁邊的樹上,就在阿凱剛剛穩住身體時,地面的三個位置開始朝著兩面分隔,然後又是一陣轟隆隆的巨響,三個五米多高的巨人,揮著車蓋般的拳頭,咆哮著朝著自己的標的目的衝來。阿凱感受到三個岩石怪物巨大的氣場,就知道來者絕對不簡單,可是似乎被敵手的強大所激怒,阿凱不但沒有遁藏,反倒朝著離自己最近的那巨人衝去。

「這是——這是什麼招數?好厲害!這些巨人竟然可以自己吐出泥彈!」小李瞪著眼睛,受驚的說道。

「是啊!似乎以前從沒有見過,難道真是那個男人自創的忍術?」寧次開著白眼看著三個呈現岩石巨人說道。

「嗯!真的好強大啊,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達到這個境界?」天天兩眼冒著金星說道。

「雖然柞木叔叔很厲害,可是阿凱老師也很厲害啊!看,老師已經開了五門了!」小李崇拜的看著阿凱說道。

「可是,我覺得還是那個柞木大叔比較厲害!」天天頷首說道。

「天天說的沒錯!那人的查克拉很——很——」寧次把白眼的餘光定格道到柞木身上說道。

「天啊!阿凱老師竟然被那些巨人擊退了!這些巨人到底什麼,老師都用那招到如此水平了,似乎依然沒有破開那些怪物的防禦!」天天受驚的說道。

「老師開了六門了!快看,老師已經擊碎了一個怪物的頭顱了!老師果然厲害!我一定要像老師達到那個高度!」小李握起了拳頭,似乎下了什麼決定。

「開來老師似乎以經可以破失落這個術了!」寧次在一邊頷首說道。

雖然阿凱的三個門生在一邊說的很輕巧,可是身在其中的阿凱可不是那樣想的,八門遁甲的威力他自然知道,剛才那一擊的威力他也知道,雖然剛剛的那個重擊干失落了其中一個,可是事情遠遠沒有想象的那樣簡單,這三個巨人似乎有著密切的配合,不可是純脆物理衝擊,這三個巨人甚至可以口吐泥彈,雖然泥彈的威力可以忽略不計,可是這樣沒完沒了騷擾,依然會影響自己攻擊和遁藏的速度!阿凱脫離了另外兩個岩石巨人的夾擊,站到了剛被自己擊碎頭顱的巨人身上。柞木看著兩眼通紅的阿凱,再看看他身體四周飆射的查克拉氣場,倒下的岩石巨人的胸部已經被絞出了一個大坑,暗自想道,不愧是滄瀾野獸,好恐怖的力道!不過,岩石巨人哪會像你想的那麼簡單?

就在阿凱準備進一步進攻岩石巨人時,突然感覺到了一絲危險,「欠好!」阿凱朝下一看,倒下的岩石巨人一把抓住阿凱的腳,猛的使力,直接拽飛起阿凱,在空中輪了一圈,朝著另外的兩個巨人的標的目的扔來,或許是早就預備好了,另外的兩個巨人一同揚起拳頭,朝著發著藍色光芒飛來的影子打去,接著又是轟的一聲,阿凱如同棒球一般被打飛起來,然後在地面打著滾兒,撞到了不遠處的樹上,可是這個大樹卻遭了秧,整個大樹以與阿凱接觸的位置攔腰折斷!

小李三人完全被這一幕給驚呆了,從三人跟著阿凱開始,歷來沒有(色色小說看到老師開了六門還被他人打得那麼慘!這個不是重點!從一開始到現在,那個叫做柞木的似乎都沒插手過,就是站在一邊,抱著雙臂,一副悠然自得的看著精彩的打鬥。假如不知情況的人來了,還以為這傢伙不是參戰者,而是一個目擊者!固然,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個柞木看起來根本沒有使出幾多力,就這樣打的開六門的阿凱老師毫無還手之力!

柞木笑著說道:「阿凱,還要不要接著打啊?」

阿凱倒在地面,突然睜開雙眼,原本就是紅色的眼睛,此刻變的更加紅了!阿凱站起身子,大聲咆哮道:「驚門,開!」一道光柱從阿凱的身子衝天而起,藍綠色的查克拉朝著四周漫延,一道道空氣波開始向四周展開,接著阿凱跳起來,對著岩石巨人的標的目的大聲吼道:「奧義朝孔雀!」

柞木看著不竭揮著拳頭的阿凱,「欠好!」柞木剛忙趕到正在攻擊規模內的小李三人旁邊,直接祭起了玄武護體,接著砰砰砰的撞擊聲,大約一兩分鐘過去了,護體內沒有再響起撞擊聲,整個戰場也歸於平靜,看看已經釀成碎石的岩石巨人,再看了看喘著粗氣的阿凱,直接撤了護體,幾個閃身來到阿凱身邊,對著阿凱的老臉就是一拳,砰地一聲,阿凱整個人再次飛了起來,倒在了地面。

「你瘋了?是兵戈了?用得著這麼拚命嗎?我靠!」柞木對著阿凱咆哮道。

阿凱摸著鼓起大包的臉,一臉委屈的說道:「我不是看情況不對就撤了八門遁甲嗎?」

「撤你妹啊?要不是我看情況不對趕到了他們身邊,那還不得出大事啊?你個混蛋!是不是一打起架來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那個什麼?對不起啊!柞木老師!」阿凱看到張著嘴巴不知所以然的小李三人,撓著後腦勺欠好意思的說道。

;.. 柞木看著人來人往的木葉大街,時不時的走過幾個他村忍者,貌似這會兒該中忍考試吧?這個可是個熱鬧的階段啊!柞木四處走了走,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了幾多興緻。中文網就在柞木準備離開時,身後突然呈現了一個人影,柞木轉頭一看,原來是阿斯瑪!還有他的三個小弟!

阿斯瑪和自己所帶的小隊剛剛做完任務,籌算去烤肉店裡慶祝一下,就在阿斯瑪在為要掏錢請客感到肉痛時,突然看到前面一個年輕男子,一個男子自然不足以引起阿斯瑪的注意,可是那股熟悉的查克拉卻讓阿斯瑪叼在嘴中的煙直接失落落在地,那個分明是他!

阿斯瑪身後的鹿丸自然發現了阿斯瑪的異樣,看著阿斯瑪那副帶著激動的面孔,鹿丸聳聳肩,張開雙手,無奈說道:「丁次,我們回去吧,阿斯瑪老師可能有事了!」

「哎呀哎呀!老師明明承諾我們請我們吃烤肉的,為什麼要突然變卦?」井野撅著嘴說道。

「對啊!」丁次手中拿著一袋薯片,不斷的朝著自己的嘴中塞著。

阿斯瑪沒有理會手下們的埋怨,一步步走進那男子,滿臉的驚訝「你是柞木師兄?」

「哈哈哈,阿斯瑪!好久不見啊?」柞木轉過身子,恰巧看到靠近自己的阿斯瑪,拍著阿斯瑪的肩膀笑著說道。

「師兄!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三年前我聽阿凱說你回來了,我還不信了!快十年沒見了吧?」阿斯瑪驚喜的說道。

「呵呵呵,三年前確實回來過,不過還沒幾天就被你家老頭子整出去當勞動力了!那時走的急,沒有來得及和你們見面就走了,你不會介意吧?」柞木笑著說道。

「呵呵呵,師兄說笑了,不過話說今天可要好好的喝一杯啊!」阿斯瑪說道。

「走走,歸正我也閑著,走吧,到丁座他們家的烤肉店去。我記得他們家的烤肉很不錯喲!」柞木說道。

「好喲!可以吃烤肉了!阿斯瑪老師,我們去吧!」阿斯瑪身後的丁次大聲嚷嚷道。

柞木看著大肚子的丁次,再看看把手插在兜里的鹿丸和扎著馬尾的井野,走到他們跟前,看著鹿丸「你是鹿久的兒子吧?還真像他!」

「您好,家父奈良鹿久。」鹿丸對著柞木點頷首說道。

柞木對著鹿丸笑笑,走到了井野身邊,說道:「你是亥一的女兒吧,還真漂亮啊!」

「多謝您的誇獎。」井野紅著臉,對著柞木鞠了躬,滿臉笑容。女孩子嘛,聽到他人讚美自己的相貌總會高興的。

「那你一定是丁座的兒子,很可愛啊!」柞木摸摸丁次的腦袋說道。

丁次拿出自己的薯片,朝著柞木遞來,還在咀嚼的嘴趁著空閑嗡嗡的說道:「你吃不吃這個?」

「呵呵呵,不消了!謝謝你啊!」

阿斯瑪看到丁次的這幅樣子,撓著後腦勺說道:「那個師兄,欠好意思啊,其實丁次這孩子很好——」

「你不消解釋,我和秋道家族的淵源也算不淺,自然明白他們的一些舉動。走,我請你們吃烤肉去!」柞木對著幾人揮手,笑著說道。

。。。。。

「老爸,你認識一個叫做柞木的前輩嗎?」走廊上兩個一大一小的人正下著象棋,一個扎著鳳梨頭的孩子對著一個和那孩子頗像的男子說道。

「什麼?鹿丸,你說誰?」那男子猛的睜大眼睛說道。

「一個叫做柞木的前輩啊!今天他還請我們吃烤肉來著。」鹿丸不在意的說道。

「這個時候回來?難道他也知道了?這樣或許掌控更大了!」鹿久說了一句,然後看著地板上的象棋陷入了尋思。鹿久和木葉高層自然知道這次中忍考試將會有敵來襲,而來者是誰雖然還不肯定,可是對敢襲擊木葉的實力,無論是誰都不會小覷,並且這次加入中忍考試的一干人可是很有幾個古怪的!現在的木葉根本就無法承受一場戰爭!假如柞木真的肯回來輔佐,以他和火影大人實力,對一幫心懷不軌的人可是很有震懾力!那樣木葉的平安也將上升很多百分點啊!

「老爸,老爸!」鹿丸看著正在尋思的鹿久,「老爸,下棋的時候走神可欠好啊!這是你教我的!」

被鹿丸喊醒的鹿久撓著後腦勺笑著說道:「呵呵呵,欠好意思啊,不知不覺象棋了一些事,來,我們繼續!」

秋道家

「呵呵呵,他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就像火影大人那樣!」一個大胖子,對自己身邊的小胖子說道。

「真的?那不是比爸爸還要厲害?」小胖子瞪著眼睛說道。

「他比爸爸厲害多了,說起來,爸爸和你鹿久叔叔還有亥一叔叔都是他救回來的!」大胖子笑呵呵的說道。

「真的?爸爸,可不成以給我講講啊?那個叫柞木的叔叔人真的很好!還有,為什麼阿斯瑪老師要叫他師兄啊?」

「呵呵,你阿斯瑪老師的兄長是柞木的老師,所以阿斯瑪要叫他師兄!」

「這樣啊!你剛剛說他曾救回來你們是為什麼?」

山中家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和你鹿久伯伯還有丁座伯伯一起出使岩忍村,還有柞木。那時岩忍們提出和談,可可是雙方對和談的內容都不滿意,最後和談自然也就破裂了,可是岩忍們竟然在土之國的邊疆搞起了偷襲,數千岩忍包抄了我們,那時我都沒想過還會回來!」山中亥一似乎想起了昔時馳騁沙場的場景,念懷的說道。

「那你們不是很危險?數千岩忍,就是火影大人怕是都很難逃脫吧?」井野捂著嘴,一副惶恐的樣子。

「誰說不是了?這數千的岩忍可不簡單,其中還有兩個人柱力!」

「那你們是怎麼逃脫的?」

「這就要說你們看到的那個柞木了,好像那時的他只有十一二歲!為了讓我們能夠平安返回木葉,他依然留下來阻擊岩忍!最後我們順利的離開了,他好像最後也平安的離開了!所以說,我們三人是被他救回來的!」

「天啊!他那麼厲害啊?那時的他真的只有十幾歲嗎?不是比我們還要小?他究竟是怎麼離開的?」井野更加受驚了。

「呵呵,他被人稱作龜仙人!最後用的好像是一招有關通靈獸的!」

「那他和火影大人相比,哪個厲害?」

邪性總裁的獨寵甜心 「這個就不知道了,歸正就是實力很強,在整個木葉絕對是數一數二的!」

「可是在木葉好像沒有聽過他的名字啊?」

「這個——」亥一想起了有關柞木的禁令,打起哈哈說道:「大概是不想當忍者了,也就離開了木葉!」

月亮高高的掛在空中,柞木站在火影岩上,俯看著月下的木葉,整個村莊都披上了一層銀色的白紗,已經快十一點了,所有出攤兒的小販都回到了家中,除偶爾從娛樂場合閃現出的燈光和深夜工作的人家中燈光,黑夜漸漸的將木葉吞噬,似乎預示著一個驚天動地的行動即將考驗多年未經戰爭走向萎靡的神經!

「呵呵呵,柞木君卻是好興緻啊?」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在柞木耳邊。

「大蛇丸大人不也一樣!」柞木回頭看著包裹著全身的大蛇丸笑著說道。

「怎麼樣?柞木君有沒有興緻和我一起摧毀這腐朽的木葉?」

「大人,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