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毛的哀鳴聲還不絕於耳,他的身子已經倒了下去。

一秒鐘。

寸頭男的動作實在太快了,只用了一秒鐘,黃毛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小子,我承認你有點讓我意外,但,我要提醒你。」

說到這裡,寸頭男將殺氣騰騰的目光投向楊漠:

「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心機都是徒勞。有許多比你更強的人,都已經死在了我的拳頭下。我殺你,簡直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

聽到這話,楊漠微微一笑,從嘴裡吐出兩個字:

「垃圾!」

「嗯?」

寸頭男子微微一愣,感覺自己聽錯了。

楊漠收起笑容,指著寸頭男子數落:

「我說你就是一個垃圾,垃圾得不能再垃圾的垃圾。」

這次,寸頭男子聽清楚了,臉色隨之一沉,漆黑的眼眸里爆發出一抹寒意:

「找死!」

隨著他一聲爆喝,寸頭男子驟然竄出,一記鐵拳直取楊漠的腦袋。

寸頭男子徹底被激怒了!

他是赫赫有名的雇傭兵王,死在他拳下的人不計其數。

而這個公認的廢物,竟敢說自己垃圾。

所以,他必須死!

哪怕楊少不殺他,他也不會放過這個廢物。

看到寸頭男子的攻擊,楊漠微微抬手,隨意地打出一拳。

「蠢貨!」

寸頭男子嘴角勾起一絲殘酷的冷笑。

他最得意的就是一雙鐵拳,就算是數厘米的鋼板,也能一拳打穿。

而楊漠的拳頭,白皙纖瘦,看上去手無縛雞之力,跟自己對拳,完全就是以卵擊石,必定被廢。

想著楊漠手臂折斷的慘狀,寸頭男子的臉上寫滿了興奮,他毫無保留地打向了楊漠的拳頭。

嘭!

眨眼間,兩拳狠狠地撞在一起。

咔嚓!

伴隨著一聲脆響,一道身影如遭雷擊,整個人像斷線的風箏,硬生生地向後飛出去四五米遠,落在了地上的大坑裡。

楊漠依舊靜靜地站在原地,整個人彷彿一座山嶽,紋絲不動。

這……怎麼可能!

若不是那隻鐵拳鮮血淋漓,令自己劇痛無比,寸頭男子懷疑自己是在做夢。

他無法相信,自己堂堂的雇傭兵王,素有「鐵拳」之稱,會被這樣一個「廢物」打飛。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寸頭男子恐懼地大喊道。

「回去告訴楊銘,從今天起,楊漠不再是從前那個『廢物』楊漠。若是他想死,儘管來找我報仇。」

楊漠甩下這番話,徑直朝山下走去。 楊漠,不再是從前那個廢物。

現在,他是榮耀王朝的劍帝!

楊漠抬頭往榮耀王朝的方向望去,眼裡浮現出一個傾國傾城的倩影。

「藏月,你還好嗎?」

藏月——

精靈一般的女子!

「藏月,以你的修為,足可封帝!」

「不要!我不要封帝,我只要做楊漠哥哥的女人,永遠都和楊漠哥哥在一起。」

這個傻女人!

為了跟自己在一起,付出了太多太多;

為了跟自己在一起,又放棄了太多太多!

「藏月,你等著我,楊漠哥哥會用最短的時間,回到你的身邊。」

……

下山。

「嘎……」

伴隨著刺耳的緊急剎車和兩聲驚呼,一輛疾馳的商務車,突然在路中間停了下來。

車頭距離楊漠只有一米遠,司機反應再慢一秒,就要撞上他。

「這車去威城嗎?」

男子從車窗探出腦袋,剛準備開罵,卻聽楊漠問道。

「關你什麼事,趕快讓開,否則對你不客氣了。」

男子大聲呵斥。

「我要搭車!」楊漠淡淡地說道。

「不行!」

話音未落,楊漠已經坐在了副駕駛上。

楊漠注意到,後排坐著一個冷艷美女,美女大概二十二三的樣子,穿著一套藍色的職業套裝,成熟大方,只是臉上夾雜著一絲愁容,看上去心事重重。

「呀?你是怎麼上來的?趕快給我下去!」

男子驚訝地看著鄰座的楊漠,臉色有點難看,他伸手準備推楊漠下去,楊漠則像一座山,根本就推不動。

「算了,俊逸。」

後排的美女開口道。

「小雅,這小子來路不明,我怕……」

聽到美女的話,男子不由得一怔。

「別說了,快點開車,我不想耽誤時間。」

美女的話裡帶著明顯的不滿。

「好吧!」

男子雖然很不情願,卻也無可奈何,但在開車前,還不忘警告地瞪了楊漠一眼:

「小子,你最好老實點,到了威城的出口,你就乖乖地下車,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重生農女躍龍門 楊漠沒理會男子,目光投向了後排的美女:

「我做事恩怨分明,有恩必報。今日,我欠你一份人情,他日必當報答。」

美女心事重重,對楊漠的話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微微抬頭看了他一眼,倒是楊漠身旁的男子冷笑道:

「你欠我們一個人情?小子,你的人情很值錢嗎?」

「你搞錯了,她讓我搭車,我欠她一個人情,並不是欠你。」楊漠冷聲道。

「切!小子,你以為我稀罕你的人情啊。」男子惱羞成怒地哼道。

不稀罕?

曾幾何時,不知道有多少高手,為了劍帝的一個人情而拼得你死我活。

「小子,你全身的衣服加起來也沒超過一百吧?你知道我這輛車值多少嗎?一百多萬!就算把你賣了,也買不起我的一個車胎。要不是運氣好,你這輩子恐怕也沒機會坐這種豪車。」

見楊漠不說話,男子繼續喋喋不休。

tw.95zongcai.com/zc/63838/ 「夠了!俊逸,你專心開車,我們趕時間。」

聽到男子的話,美女微微蹙眉,不耐煩地呵斥道。

「知道了。」

男子倒是很聽話,立刻就閉上嘴,加快了速度,只是那雙眼眸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寒意。

美女又把目光投向楊漠:

「你不用報答,我也只是順路而已。」

「白虎主凶,你白虎附身,乃是大凶之兆,馬上會有麻煩,只有我能幫你。」

楊漠搖搖頭,再次開口道。

「嗯?」

美女頓時一怔,眉頭緊皺,臉上閃過一絲慍色。

自己好心替他解圍,不感謝就算了,竟然還詛咒自己。

而此時,旁邊的男子轉頭瞪了楊漠一眼:

「小子,你說什麼?」

楊漠不為所動,同情地看了男子一眼:

「印堂發黑,必有血光之災。你比她更慘!」

「你!」

男子異常憤怒。

而就在這時,車子突然顛簸了幾下,同時還傳來兩聲悶響。

「該死!」

男子臉色驟變,趕緊給車子減速,迫不得已把車停在了路邊。

「俊逸,怎麼了?」

美女連忙問道。

「應該是爆胎了,我下車看看。」

男子說著,便下了車。

「該死,不知道哪個王八蛋在路上撒了一地的鐵釘,把車胎給扎破了。」

男子鬱悶地罵道。

「啊?那怎麼辦?這車豈不是開不了了?」

美女先是一愣,從車窗探出頭來,一臉鬱悶地瞅著乾癟的車胎。

男子四下望了望,發現前面一百多米遠的路邊,有一棟兩層高的平房,門口立著一個牌子:補胎。

「前面有補胎的,先去看看吧。」

男子重新上車,趁著輪胎的氣還沒漏光,艱難地往前開了一百多米,把車子停在了平房門口。

一個刀疤青年迅速鑽了出來,笑容滿面:

「老闆,車壞了吧?」

「車胎被扎破了,能補嗎?」男子問道。

「能,當然能!」

說著,刀疤青年轉頭朝裡面大喊道,「生意來了,快出來幹活!」

很快,兩個留著寸頭的青年,手拿工具箱跑了出來,先繞著車子轉了一圈,然後便開始動手了。

「老闆,外面天熱,你們三位進屋休息一下吧,裡面有上好的西瓜。」

刀疤青年熱情地說道。

男子轉頭看向後排,顯然是在徵求美女的意見。

「那下車吧!」

聽到美女的話,男子連忙走下車,替後排的美女打開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