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德擡起頭看着他,不解這什麼意思。

“或許我就認識這個人,不知道是不是他。”郭子明說着,一邊從懷中掏出一張相片。亦然是陳飛羽。

黃德一看,雙眼如火,恨不得狠狠的抽死照片上的人。拍案而起,怒道:“老子現在就去宰了他!”

他天生就一個打架狂,天不怕地不怕,有事就找他表哥野狼。

“誒誒,德少冷靜冷靜。這件事不能魯莽,你應該知道了他的手段。”郭子明起身攔住了他,不然他還真會做一些傻事。

郭子明暗自唾棄,要不是這個傻逼還有點價值,他才懶得管他死活。

直到冷靜下來,黃德才嘆出一口氣,想起那天晚上的事,自己還膽戰心驚,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德少,你知道他的名字嗎?”郭子明說道,說着時右拳緊握,一股恨意涌出。

黃德能知道?要是知道他還會找這麼久?依他脾氣,早就提把菜刀砍人了。

郭子明冷笑,笑他沒腦子。方纔說道:“他叫陳飛羽!”說他名字時,明顯聽得出聲音的加重。

黃德一聽,站起身。道:“就是那個把你打的落花流水的陳飛羽?”雖然沒見過他,黃德還是知道他的名聲。

可是他的話,讓郭子明很不爽,但也被他忍住了。現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和忍。

黃德不是傻子,現在能知道郭子明請自己吃飯的原因了。爲的就是聯手對付他。因爲現在,是兩個人共同的敵人。

“既然如此,那就召集人手……”

“不行!他非等閒之人,普通的混混對付他根本沒用。”郭子明搶先說道。“對了,你知不知道瘋子幫的南瘋子?”

黃德聞言,搖搖頭。說道:“我表哥可能知道。”

“你的意思是,拉攏我表哥和南瘋子?”轉頭又問道。

聽者點頭,看樣子他不傻。不過幫派的紛爭,他們是不會明白的,有些事不是錢就能解決的。

黃德也是點點頭,打了個電話。自然是給野狼的,剛開口說到一半。

電話那頭就喝罵道:“和南瘋子合作?你他媽翅膀硬了?找死啊!”

如今非常時期,剛剛和刀疤會面。自己這個廢物表弟竟然讓自己聯繫南瘋子,說他逗?還是說他二?淨給自己找麻煩。

郭子明也是知道了,看樣子這方法不行了。便說道:“我們還有機會,下週的籃球聯賽……”

這是別有風味的笑意,後者跟隨一陣笑聲,兩種奸詐……

這是學校的食堂。

這個包廂中,只有陳飛羽和林涵。

“飛羽,今天就是星期五了,晚上我爸想請你吃個飯。”林涵說道。

正在吃飯的陳飛羽沒太聽清楚。點點頭,才反應過來。自己今晚可是答應了韓玉瑤的啊。

“那個涵涵啊,那個今天晚上還有點事兒,就……那個,明天晚上吧。”陳飛羽解釋的說道。

雖然讓林涵有些不爽,不過也只能點頭,臉上仍是不高興。

陳飛羽嘴角有些抽蓄。道:“好了,別生氣,那明天星期天陪你一整天行了吧?”

後者聞言,會然一笑。大大的賞了他一個笑臉。

雙11,又是一個人過。哪個人來安慰一下,投張票啊? 這時候,韓玉瑤已經在樓下等了五分鐘了。一身藍色的短裙,穿着黑色的絲襪,纖長的小美腿暴露在空氣中,分外惹火。本就165的身高穿上高跟鞋顯得更加高挑。

“讓你久等了!”陳飛羽走下樓。

一身黑色的西裝,特意戴上了領帶,黑色的皮鞋。很有成熟男人的氣質,特別是那些稚女的殺手。

“還有半個小時。”韓玉瑤看了看手腕上的百達翡麗鐘錶。

陳飛羽一笑,道:“瑤瑤不錯吧?”說着還顯擺了一下。

惹得韓玉瑤又是一陣笑聲。

車是那輛紅色的保時捷卡宴。

“飛羽,你會開嗎?”韓玉瑤問道。說實話,她還真沒見過陳飛羽開車呢!想着他們這種壞男人哪個不會玩飆車的?

“當然!你這保時捷卡宴能開到三百多碼吧?”陳飛羽看了看這車。

座駕上的陳飛羽繫好安全帶,對着韓玉瑤一笑。

“去哪?”

“我家別墅啊!”韓玉瑤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後者一笑,發動引擎。

這車由起步加速到100碼,期間只用三四秒就足夠了。不過陳飛羽大膽要命的車技把韓玉瑤嚇了一跳。

“飛羽,你開的太快了。”好不容易上了高速,韓玉瑤臉色蒼白的拍着胸脯。

“怎麼樣過癮吧?”陳飛羽得瑟道。

“哼!你這個壞蛋,差點我就嚇死了。”韓玉瑤一聽,狠狠掐了他一下胳膊。又是一番捶打。

“好了,瑤瑤,你哥是做什麼的?”陳飛羽問道。他可是知道,一個能讓龍榜排行十三的牛人貼身保護,身份是簡單不得的,因爲高手有着傲氣。

這會兒才問起韓玉瑤家裏來,畢竟差點上了人家妹妹。其實他也知道一些祕辛,他隨意知道的。畢竟青幫幫主,名頭掛在那,他倒是不屑。

“平日裏也不關心一下,這會兒想知道,沒門!”韓玉瑤嬌聲罵道。這話裏,還是能聽說撒嬌的韻味的。

貌似自己夠可以的了,平日裏除了陪涵涵,就你了。還不知足,難道真要自己綁在她們中間?恐怕她會同意,涵涵可就難說了!

聽她說,從小就沒有父母。一直是她大哥撫養他。即是兄長,也是父親。因爲他們兩兄妹吃了很多苦,特別是她的哥哥。

談着談着,就到了韓玉瑤所說的地方。她住的公寓他是去過的,這棟別墅應該能說豪華了。

能有三百平方左右,兩層樓。樣式比較現代化,燈火輝煌。

“怎麼樣?”韓玉瑤笑着問道。

“只能說不錯!”陳飛羽淡淡的說了一句。

後者一聽,暗中啐道,不懂風情的人。

別墅的傭人不是很多,手指都能數的清。很清淨,給人舒適安逸的感覺。

這張桌子很長,精緻的大理石桌面,平滑富有光澤。上頭吊着的長燈恰到好處的放射光芒,不給人刺眼的感覺。

座上的男人,應該就是韓玉瑤的哥哥。也是青幫幫主,韓楓!

看上去很近人,隨時擺着微笑。只有陳飛羽才知道這種人最危險。因爲,你不知他何時會對你露出猙獰。

看樣子,這個人不簡單了。如果簡單,這道上就走不遠了。陳飛羽暗中勾起笑容。倒是看看這笑容能燦爛到什麼時候。

“誒呀,原來是小舅子啊!聽瑤瑤經常說起你呢!”陳飛羽帶着笑容,伸出手想和他握手。

後者沒想到這人竟然如此不懂禮數。不過,還是笑着同他握手。頓時,一股粘糊糊的感覺,很是不爽。

韓楓這會兒正好看着某人摳鼻屎。一時間想到了什麼,一股嘔心從胃中涌出。

“抱歉啊,我這人吃飯前是要去洗手的。”留下一句話,就往衛生間走去。

“瑤瑤,你哥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這會兒就上廁所了。”陳飛羽對着一旁的韓玉瑤說道,實則說給韓楓聽得。

韓玉瑤奇怪的搖搖頭,什麼難言之隱?她可不知道她哥哥上廁所和難言之隱有關。

她是不懂,可是一邊走着的韓楓可是聽得一清二楚。自己有什麼“難言之隱”?開玩笑,這混小子太可惡了。

“哦,你不知道啊!那我幫你哥哥看看啊!”陳飛羽說着,就跟上去了。

他可沒興趣看男人的,只是右手膠水的粘糊感,還是不爽的。

韓楓忍住噁心,合着洗手液用力的戳着自己的手掌。直到有些發紅才停下。

“那個……小舅子啊,你家有沒有肥皂啊?”陳飛羽看着一邊的韓楓問道。

此時,韓楓皺了皺眉頭。幾乎是自然反應:“是大舅哥!”

陳飛羽一聽,頓時恍然大悟。道:“對對,是大舅哥,我弄錯了。”

這話一出,韓楓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了。意味着,自己把自己妹妹給賣了,而且承認了眼前的這個“妹夫”。

有洗手液,還要肥皂的,他只能想起那些鄉下的土包子。難道,這個人就是?

就當拿出肥皂時,突然一滑。掉在地上,韓楓猶豫了一會,還是彎下身撿了起來。

“原來大舅哥還有撿肥皂的習慣啊!”陳飛羽大聲的說道。(這話,不知道有沒有太純潔的不懂啊?)

果然,韓楓臉上一紅。這鄉下佬竟然如此戲耍自己。臉上的笑容都有些抽筋。

草草的洗完手,陳飛羽笑嘻嘻的拉着韓楓往外走。後者看着他的手,頓時一陣哆嗦。

飯桌上,韓玉瑤爲他介紹:“哥,這就是陳飛羽。”

韓楓點頭,卻是不屑。自己妹妹怎麼能和這樣的人在一起?不行,得好好敲他一棍子。

“飛羽是吧,那你家有什麼人呢?”這話是敷衍。他對陳飛羽還是有些瞭解,不過他太過神祕,哪怕自己在天海通天的本事,也只能知道他的一點皮毛。重要的是他龍榜的戰力,不然他也不會請他來了。

“哦,我家呢,是普通家庭,沒什麼好介紹的……”陳飛羽傻笑的說道。

韓玉瑤卻是白了他一眼,簡直就是敷衍,而且連自己都瞞着。

韓楓點了點頭,沒有再糾結在這話題上。而是問:“喝點什麼?”

“隨便就好……”

最後韓楓開的還是紅的,拉菲。一邊守着的女僕一一爲他們倒酒。

高腳杯剛倒上一半,就停了下來。陳飛羽不滿意的說道:“喝酒就要滿上。”

韓玉瑤聽着皺眉,飛羽平日裏是懂情調的啊,不過這麼俗吧?這樣,不是給哥哥留下不好的印象嗎?

韓楓暗自搖頭,這不是爽快。而是不懂風尚。這行爲和勇叔講述的不一樣啊!難道他藏的這麼深?

一頓飯下來,陳飛羽再露不雅。韓楓並沒有看出什麼不一樣,看不透啊!

“聽說飛羽身手不錯啊!”他只能轉移話題。試試口而已。

“小打小鬧罷了!”

口舌之爭嗎?

“最近開了一家公司,不知道飛羽有沒有興趣啊?”韓楓問。

這會兒,韓玉瑤開口:“哥,飛羽才上高三呢,這話不是早了嗎?”

自家妹妹的胳膊肘往外拐,讓韓楓有些難堪,不知道這混小子灌了什麼迷魂湯給自己的妹妹。但願他能識擡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