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強說完這番話后,沒有人接腔,在座幾位都把視線轉移到了蔡公民身上。

因為他們都清楚,秦洛是蔡公民一把提起來的,也是他在中醫領域大力豎立起來的標杆。

黃強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藉此機會把秦洛給打跨,一是降低蔡公民威信,在他的形象上抹黑。如果查到他涉及到了和秦洛的錢財交易,那就最好不過了—–那個時候,他還能接掌正印?

做夢!

這是兩個最有力競爭者的決鬥,他們自然會置身事外。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如果能夠兩傷就更好了,那樣的話,他們這些人的機會不也來了?

蔡公民神情坦然,一直優哉游哉地喝茶。

不知道他是絲毫不懼,還是故做聲勢。

並且,他保持沉默,根本就沒有主動開口替秦洛辯解的意思。

郭龍聲自然知道裡面的玄機,最後幾個月在任期之上,他可不想涉及這兩位的鬥爭。不然的話,誰成了正印都會敵視自己。

他看著黃強,問道:「這些數據有多少可信度?如果不夠確定的話,我們也要謹慎一些處理。秦洛不比其它人,他是全國著名的醫生,剛剛才在美國治療好瑪瑞太太的腦溢血—–如果我們如此對待有功之臣的話,會讓人心寒。以後誰還願意為國家做事?」

「郭部長說的是。我也明白這個道理。」黃強說道。「但是,咱們國家的法律是有功就賞,有錯必懲。不能因為他為國家做了幾件事情,我們就可以容忍他去做任何事情。這樣的話,是不是以後有功之士都可以挾功自重?如果法律不能制裁他們,我們還能用什麼來制裁他們?」

「再說,事情已經捅到媒體那邊去了。我們不查,外面會傳得更加瘋狂。我們查一查也好。如果秦洛真的什麼事也沒有,到時候我們部里可以理直氣壯的站出來替他說話嘛。」

郭龍聲看到了黃強的強勢,他不想查秦洛,但是也不想因為一個秦洛就得罪黃強。

這不,還有蔡部長在嗎?

他轉過臉看向蔡公民,問道:「老蔡,你也談談你的看法。」

「查。」蔡公民斬釘截鐵的說道。「一定要嚴查到底。如果這些資料上所列舉的數據全部都是真實的話,簡直是無法無天,觸目驚心。無論涉及到誰,都要將之繩之於法。」

眾人愕然!

蔡公民這是什麼意思?

就算你不幫自己的頭號馬仔說話,也不能落井下石過河拆橋啊?

還是說,那個秦洛確實有很大的問題,他是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才做出壯士斷腕的決定?

可是這也太兒戲了吧?如果他真有嫌疑,蔡公民能夠安然脫身嗎?

即使他脫身了,恐怕那個位置也會離他越來越遠。

不過,他們看向蔡公民的眼神卻發生了變化。

心腸之狠,決斷之快,不是一般人可及。

那個秦洛—–他確實幹了很多事情啊。

不是秦洛,不是中醫的巨大起色,不是一次又一次將全世界的眼神吸引到華夏中醫上來,哪裡輪到蔡公民這個即將退休的老傢伙坐上那個位置?

黃強也被蔡公民的反應搞得莫名其妙,他們兩人是多年的老對手,對他的性格也算是摸索得很清楚了。

他以為蔡公民一定會和他發生爭執,並且力阻調查組對秦洛『展開』調查。而且他還會說什麼『不能如此讓英雄的名聲受辱』等等之類的話。

但是,最終的結果一定是調查組去調查秦洛。因為只有這樣,事情才會鬧大。

也只有這樣,才能夠阻擋他的更進一步。

自己得不到那個位置,也不能讓他得到。

不然的話,他在部里的日子就會很艱難。

這就是黃強的目的。捨得一身剮,也要將蔡公民拉下馬。

黃強笑呵呵地看著蔡公民,說道:「蔡部長高風亮節,令人佩服。」

「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蔡公民板著張臉說道。

「是啊。我們的幹部就應該有這樣的覺悟。不包容,不庇護,有功就賞,有錯就罰。我們的工作才能越來越好,我們的國家才會繁榮昌盛。不然的話,老百姓會戳咱們的脊梁骨,說咱們官官相護—-時間久了,名聲就搞臭了。」

「黃副部長說的是。公正無私是我們立身之本。如果根基動搖,人就會長歪了。」蔡公民也很是積極的去附和黃強的話。這讓其它幾人看得莫名其妙。

他們到底是互相捅刀子的對手,還是相親相愛的好基友啊?為什麼他們說的話那麼的曖昧不清呢?

難道說,他們私底下已經達成了諒解?

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黃強又要提出解決掉秦洛的事情?或者說,秦洛和蔡公民之間發生了衝突,蔡公民欲借黃強之手把他除掉?

想到這茬,眾人看向兩人的眼神就再次發生了變化。

郭龍聲也看不明白,所以他乾脆不表態。出聲說道:「老黃和老蔡都同意調查此事。其它幾位對此有沒有意見?」

沒有人有意見,大家一致通過。

白痴才會在這種事情上提出反對意見呢。反正秦洛又不是他們的人。

「好。那麼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郭龍聲說道。「由紀檢處陳處長牽頭去調查此事,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黃強的一顆心終於落地。

只要部里統一了意見,他的目的也就達到了—–紀檢組下去調查,一定能夠查出問題。秦洛又不是聖人,涉及到那麼大筆錢財交易的事情,他就沒有一點兒把柄落下?

也就是問題大小的問題。不過,以自己的能力,把大問題變成天大的問題,把小問題變成大問題—–看他們還怎麼脫身。

可是,蔡公民並沒有就此沉默。

他放下手裡的玻璃杯,看著郭龍聲說道:「部長,我這邊也收到一份舉報材料,可以一起交由紀檢處調查一下。如果情況不實的話,也好給下面干工作的同事恢複名譽。下面干工作的同志不容易,我們不能隨便讓人如此抹黑侮辱。」

看到蔡公民推過來的一個黃皮紙文件夾,郭龍聲的眼皮細不可察的跳了跳。

其它人也是表情各異,但大多數都是屬於看好戲的表情。

蔡公民反擊了!

黃強的心裡是最緊張的。他知道蔡公民的性格,不鳴則已,一鳴傷人。

在這種關鍵時刻,自己在背後向他捅刀子,這可以說是生死大敵。沒有比這個更加讓人痛恨的事情了。

而蔡公民卻一點兒也不生氣,反手就來這麼一下—-看來,他認為自己是勝券在握了?

黃強的表情很平靜,低下頭喝著杯子里的茶水,好像這件事情和自己毫無關係一般。

郭龍聲接過文件袋,解開外面的繩線,然後從裡面抽出一疊資料。

看過幾眼后,臉色再次大變。

他看了一眼蔡公民,然後把資料遞給黃強,說道:「黃部長,你也看看吧。這事和金秘書有關係。」

金林是黃強的新任秘書,據說和黃強的兒子關係良好,走的公子路線成為黃強的秘書。

蔡公民這一刀砍在金林的身上,也算是精準狠毒。

因為只要是政府系統里的人都清楚,秘書就是領導的形象代言人。領導不方便說的話,秘書去說。領導不方便去做的事,秘書去做。秘書出事,那是最容易給領導臉上抹黑的。

黃強接過資料翻看一陣,心裡的震蕩可以用驚濤駭浪來形容。

這份資料投訴的是一起衛生系統內的招標案,當時負責人是自己,主要執行此事的人就是金林。

那次的招標案算不得成功,因為有一家公司以極底的價格拿到了這個項目。原本他還非常生氣,結果金林告訴他,那家公司的幕後老闆是他的兒子,他才對此保持沉默。並且還想了些辦法對此事做掩飾。

這一次,蔡公民不僅僅把刀子砍在了他身邊人的頭上,還砍到了他唯一的兒子身上。

這個老不死的,下手可真毒啊。

他不能讓調查組下去,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情是真實的。

他看著郭龍聲,說道:「事有輕重緩急。秦洛的事情要查,金秘書的事情也要查。但是,秦洛的名氣更大,如果事情外露,所帶來的影響力也更大一些—–我看,是不是讓紀檢處先查一查秦洛的事情?然後再著重調查金秘書的事情。」

蔡公民冷笑,說道:「黃副部長,是你剛才說我們的幹部要有覺悟。不包容,不庇護,有功就賞,有錯就罰。我們的工作才能越來越好,我們的國家才會繁榮昌盛。不然的話,老百姓會戳咱們的脊梁骨—-怎麼?你現在也不怕別人戳你的脊梁骨了?」

(PS:縱橫聊聊上線。也就是咱們大家的超級QQ群。只要你有一個縱橫帳號,就可以加入我們的互動。我會經常上去寫心情發照片撒嬌賣萌求勾搭。你們也上來玩玩吧。記得加老柳關注哈。我的帳號是:柳下揮01,地址是:http://t.zongheng.com/user/home。也可以在《天才醫生》頁面的作者信息旁邊點擊『關注』按鈕。) 此時因為這隻黑修羅妖獸的阻攔,眾人的去路已經被攔截下來了,而黑修羅早就對於這三個人類懷恨在心了,自然不可能就這樣輕易的放走楚天他們三人。

「師叔你和紫菱一起先走吧,這裡交給我來拖延時間。」楚天開口道。

「什麼,難道你以為我是貪生怕死之人嗎?」元良怒斥道。

「師叔,比起我回到宗門之內,我想你回去的作用應該會更大一些。」楚天目光堅定的看著元良開口道。

聽到這話元良微微一愣,察覺到楚天目光的堅定之後,元良無奈嘆了口氣點了點頭,他明白楚天的意思,即便他能夠在這裡拖延時間,楚天畢竟剛剛加入萬法仙門沒有多長的時間,貿然帶著大量的靈石回去搬救兵,也許宗門會不予理會,但是好歹自己也是宗門的長老身份,宗門還是會聽聽看他的意見的。

「你可不要死在這裡了,否則我是不會給你收屍的。」元良開口道。

「放心吧師叔,我福大命大,沒有那麼容易死的。」楚天微微一笑道。

此時他的手掌之上已經握住了兩塊上品靈石,在這裡有再戰之力的恐怕只有他了,楚天身上有大量的上品靈石,雖然效果不比他恢復修為要更加的好,但是總體實力來說,楚天生存下來的機率會更大一些。

紫菱雖然也想留下來幫忙,但是即便是元良都徒勞無功的話,實力更為弱小的她根本什麼忙也幫不上,留在這裡反而可能會讓楚天分心。

「想走你們以為有那麼簡單嗎?」黑修羅怒吼一聲開口道。

此時他身上妖獸那兇悍的氣息擴散而出,三人都是受到了極大的壓制,而就在此時楚天的面前出現了一口黝黑的葯鼎,正是陰陽寶鼎。

之後楚天隨手一揮,大量的靈石落到了葯鼎之內,隨後靈氣完全被陰陽寶鼎吞噬掉,在楚天控制下一條火龍向著黑修羅沖了過去,感覺到了這條火龍那恐怖的高溫之後,黑修羅也是吃了一驚,隨後他稍微避開鋒芒。

但是此時火龍就這樣突然爆裂開來,漫天遍野的火焰包裹了整個天地,黑修羅的身影也是被吞噬進入火焰之中。

而之後惱火之下的黑修羅已經從火焰之內跳躍而出,它目光憤怒的看向了楚天三人的方向,但是此時場上只剩下楚天一人了,其他的兩個人已經逃掉了。

黑修羅斜眼向著遠方看了一眼,他可以看到兩道黑影正在想著遠處逃去。

「盡耍小聰明,小子你以為憑藉你一人之力能夠攔下我嗎?」黑修羅冷漠的開口道。

「我可不這樣認為,我的實力有限自然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想殺了我也沒有那麼簡單,如果你選擇去追逐那兩個人的話,我有信心憑藉手中的靈石迅速的離開此地,保證讓你追不上我。」楚天微微一笑道。

黑修羅皺眉了起來,剛剛楚天大手筆的使用靈石,到底後者身上還有多少的靈石,黑修羅也是不敢保證。

「很好,你這個人類真是讓我徹底火大了,有意思那我就先解決掉你再說,那兩隻螻蟻就放他們一馬又如何,要不是因為你的話,獸王早就已經被我解決掉了,哪裡還會受那老傢伙的氣。」黑修羅目光森冷的盯著楚天道。

黑修羅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楚天也早就料到了,這也是為什麼他讓元良和紫菱兩人先行離開的原因。

楚天取出了自己的法器藏鋒,雖然自己有種種手段和法寶,但是要面對的可是這實力強悍無比的黑修羅。

即便修為全盛的楚天也絕對不是對手,更不用說現在他的修為被封鎖了,更加不是對手,楚天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乾坤袋,好在他的手中還有大量的靈石,否則光憑肉身恐怕連一下也擋不住黑修羅的進攻。

「師叔你的速度可要快點啊,否則我可堅持不了太長時間。」楚天心中無奈的嘆了口氣。

而此時黑修羅已經再次撲了過來,後者一掌之力足以讓地動山搖,強橫的罡風還有那破碎的石子都是很具有威脅的,楚天一變藉助身法來躲閃,一邊也是讓陰陽寶鼎擋在自己的面前。

這陰陽寶鼎本身材質就相當的堅硬,是無法輕易破壞的,用來當防具也是相當不錯的,當然楚天也不是被動的挨打,他時不時的讓陰陽寶鼎擴散出兇猛的火焰。

那樣的高溫是連黑修羅都畏懼的存在,楚天自然懂得藉助這樣的優勢來進行反擊,黑修羅越是進攻越是惱火,對於那股火焰它感覺到了厭煩,正是因為那火焰的存在,他才好幾次都沒有能夠成功解決掉楚天。

「人類,你惹火我了,既然你找死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黑修羅開口道。

此時後者已經再次向著楚天撲了過來,而此時楚天同樣是利用自己陰陽寶鼎進行還擊,洶湧澎湃的火焰向著那黑修羅而去。

但是這一次面對著洶湧澎湃的火焰,黑修羅根本不閃不躲,就這樣正面穿越而過,此時巨大的獸爪已經出現在了楚天的面前,如此倉促的一擊楚天根本沒有躲閃開的可能。

楚天在危機關頭將陰陽寶鼎擋在了自己的身前,隨後巨大的力量落在了他的寶鼎身上,巨大的力量將他連同陰陽寶鼎一起擊飛了出去。

楚天面色蒼白吐出了一口鮮血,他早就知道黑修羅必然會穿越火焰,冒著一點點的傷勢也要取自己的性命,但是即便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楚天也是無可奈何,因為他自身修為被封堵的情況下,根本很難相出什麼有效的解決辦法。

看到楚天受傷了之後,黑修羅的眼神更加的冰冷,隨後它再次向著楚天撲來,強悍的肉身力量讓他能夠無視掉楚天的進攻,雖然那火焰確實有些麻煩,但是只要強忍住那樣的畏懼,只是付出一點點的傷勢以它的肉身實力很快就能夠恢復。

此時的楚天只能勉強的進行躲閃,移形換影的身法雖然能夠憑藉肉身來使用,但是像是這樣的低等級身法面對這樣強大的妖獸能夠起到的效果微乎其微。

楚天最主要還是借著陰陽寶鼎來避免受到正面的進攻,但是即便是那股反震之力也是讓楚天感覺自己的肉身彷彿要被拍散了一般。

能夠堅持到這個時候,楚天不得不感謝獸王讓自己沐浴在靈泉之下,要不是肉身有所成長的話,現在的他早已經死在這黑修羅的手中了。

「沒有想到你個區區的人類竟然能夠這麼能抗,但是我看你也差不多到極限了吧,這之後我會將你撕成碎片,以泄我心頭之恨。」黑修羅冷笑的開口道。

此時楚天根本沒有閑心情去回答黑修羅的話語,與其將力氣用在和後者白費的功夫上,還不如多留一點氣力,多爭取一點時間自己活命的機會也會更大一些。

這時黑修羅騰身躍起,隨後獸爪重重的落在了楚天的陰陽寶鼎之上,恐怖的力量直接將楚天給拍飛了出去,楚天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他的身體重重的撞擊在了岩壁之上,整個岩壁凹陷了一個巨坑,即便是用陰陽寶鼎來承受下這一擊,但是楚天的肉身也已經到極限了,雖然他的身上還有不少的丹藥和靈石,但是那些對於面前的情況來說乃是車水杯薪。 第1330章、我被我自己感動了!

看到蔡公民冷嘲熱諷,黃強心火上升,怒聲喝道:「蔡副部長,你說話要注意分寸。我說過,事有輕重緩急,先調查誰后調查誰總要有個順序,並沒有要庇護金林—-我什麼時候說過不能調查金林了?而且,我懷疑你故意栽贓金林,就是為了要替秦洛拖延時間。」

「這有什麼難辦的?」蔡公民笑著說道。「紀檢處那麼多人,還不能同時查兩個案子?以前同時查十幾個案子都沒有問題,現在就不行了?還是說,黃部長心虛了?」

「你—–」黃強被蔡公民擠兌到牆角下不來。喝道:「我有什麼好心虛的?金林是我的秘書不假,但是,他私底下做過什麼事情,我怎麼知道?」

「黃副部長,你這麼快就放棄了?」蔡公民鄙夷地說道。才剛剛丟出資料,黃強就想著和自己的心腹秘書撇清干係。還真是讓人心寒啊。

「蔡副部長,請注意你的身份,請注意你的言辭。」黃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聲喝道。

「好了。」郭龍聲開腔說話了。再不說話,這兩個副手就要在部長辦公會議上互毆了。「這不僅僅是涉及兩個人的事情,還涉及到衛生部顏面的事情。秦洛是全國有名氣的醫生,是中醫界的領袖人物。金林是黃副部長的秘書,身份也相當的敏感—-這兩件事要是抖落出去,恐怕要引起外界對部里工作的質疑。你們想過後果沒有?」

站在郭龍聲的立場,他不希望事情鬧大。如果能夠平靜卸任,這是最好不過的了。

可是,他又不得不考慮這兩位重量級副手的想法。

畢竟,這件事是他們互相拆台搞出來的。他就算想平息也平息不了。

「部長。剛才黃副部長說過,咱們國家的法律是有功就賞,有錯必懲。把事情查個水落石出,也算是為了他們恢複名譽嘛。再說,現在事情都已經傳播開了。他們能夠往黃副部長哪兒遞資料,能夠往我這兒遞資料,就不能夠往其它的媒體哪兒遞資料?要是有人把它發布到網路上,我們對此又沒有任何準備,工作不就很被動了?」

他看了一眼黃強,說道:「所以,我和黃副部長的意見是一致的。我們都認為此事應該嚴查到底。並且,兩個案子一起查。絕不冤枉一個好人,也絕不放過一個壞人。」

聽了蔡公民的話,黃強差點兒要狂噴三升鮮血。

什麼叫做『我和黃副部長的意見是一致的』?是的,他之前確實是贊成嚴查,但是那個時候的嚴查對象只有秦洛啊。

剛才郭龍聲明顯是想息事寧人,他也想著要同意的。畢竟,他知道當真查起來,他可能更加吃虧一些。

要知道,涉案的人可有自己的寶貝兒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