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主任完全當做是秀秀在為夏雨玥掩飾,不再說什麼。因為秀秀說的這些都不足以證明這個女孩不是夏醫生。也只能愛莫能助的看着着急上火的秀秀搖搖頭。

得不到主任的支持,不再花費口舌與黃主任解釋,只是在心裏腹誹:真的是不仗義,以前玥兒幫咱們兒科那麼多,怎麼現在有事情一個兩個就知道做睜眼瞎!然後鬱結而憤懣的離開黃主任的辦公室。

其實秀秀也是太擔心夏雨玥才會關心則亂,她也不想想黃主任又不是她,怎麼可能知道雨玥前胸部有沒有一個斑!想着現在的夏雨玥肯定特別是希望自己可以陪伴在身邊,又急着往產一區跑。等氣喘吁吁的趕到產一區門口才發現這裏已經封鎖,有保安在門口把守,輕易不能入內,秀秀着急的說:我是夏醫生的好朋友。

保安卻盡職盡責的搖搖頭說:對不起,沒有雷主任同意,誰都不可以入內。

秀秀知道就算是求也沒有用,非常時期當然會有非常的應對手段。

還是打電話吧求助吧,在口袋裏胡亂的摸了一通才發現手機落在門診辦公室的抽后里忘記帶出來了。再次腳步匆忙的趕往門診部。

走在路上的她極力讓自己冷靜,她知道現在的夏雨玥肯定是需要她的,可既然產一區已經被封鎖交通,此時的她想必是出不來的。也許打電話給李鐵會更好,李鐵一直把夏雨玥當眼珠子一般愛護著,當然不可能放任事情發酵不管。李鐵還是社會上的人,也許是更有辦法幫忙夏雨玥解決目前這個棘手的問題。

秀秀的通電話把李鐵徹底的弄瘋了,怎麼會有如此可惡的人,這樣來陷害如此來良善有才華的人。

掛斷電話的那一刻,他恨不能立馬把那個可惡的人狠狠的狂湊一頓。可那個人是誰,他(她)在里,他(她)到底有何居心,居心險惡的他的目的又會是什麼?就算他想破腦袋瓜理都理不出頭緒來,然後就突然間想到,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先幫夏雨玥洗脫有罪名,然後才是追查

到底是誰在作亂。說做就做,趕打開電腦,可惜現在省醫學附院的網站的點擊最已經遠遠超

出可承受的極限。這一天伺服器一直在超負荷工作,頻頻當機,點擊了好久都沒有辦法打開視頻。此時此刻的李鐵真正的體會到什麼叫心意如焚,他好擔心等會視頻會越傳越廣,於是趕緊沖門口大聲喊:小豬給我滾進來。

在外邊與同事閑聊得正歡的小豬嚇了一大跳,與同事做了鬼臉。同事指了指裏邊張口做口型說:趕緊進去受死吧!然後假裝看戲般對他暖昧的擠擠眼。

小豬揮了揮拳頭用口型回復:小樣!一邊在心裏暗暗地腹誹:好好的又抽什麼風!一邊腳步已經往辦公室里小跑着進去。

看到出現在面前的小豬,李鐵也不跟他廢話,直接說:你把大家的手提電腦都馬上給我搬過來。

小豬不知道什麼情況,不過看着李鐵鐵青著臉看急上火的暴怒而激動表情,也不敢細問,只是趕緊轉身離開,到外邊去囑咐讓大家都把手提電腦送到李鐵的辦公室來。

很快李鐵的辦公室卓子很快地就擺滿了電腦。

大家都還算識趣,雖然有的人並不是心甘情願的,可也礙於他是領導不得不自動把機子打開才離開。

小豬小心翼翼的問:鐵哥,要不要幫忙。

李鐵頭也不回不耐煩的揮揮手說:去,一邊去。

於是小豬識趣的站的遠遠的。

李鐵在每一台電腦上都打開醫院的網頁,反覆在不同的電腦上點擊視頻,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有一台電腦的視頻打開了。

大概一看確實是特別象夏雨玥,可仔細一看他就知道不是她。雖然他不如秀秀那樣清楚的她胸前沒有斑,其實就算他不知道她前胸部是不是有一小塊斑,以他對夏雨玥的熟悉當然可以輕易地辨認出裏邊的人到底是不是她。因為有的人讓你愛到深入骨題之後,就算是對方化成了灰,你也可以把她給辯認出來,因為她在你的心上已經深深的烙下終生也無法忘懷的烙印!然後他就辨認背景酒吧是誰的,可他反覆仔細看也不知道這到底是那個的酒吧間。

與李鐵樣急得如同熱鍋上螞蟻的還有司南猷楓,他是在接近下午下班的時候知道消息的。一整天都是在手術室里,累了一整天的他從手術室里下來等電梯的時候,正好聽到科室里的倆個護士站在角落處正津津樂道的說着這一則新聞。一開始他並沒有注意她們倆是在聊什麼,可在他即將把腳踏進電梯的時候,那個他從來不曾忘記過的名字就那樣毫無徵兆地躍進他的耳朵,他的腳步即時一滯停了下來。當他聽明白她們是在說什麼的時候,完全不顧一向在大家前面的高冷、清淡疏遠的形象,即時轉身走到護士的前面,伸出雙手一把搭在其中一個護士的肩上,猩紅著雙眼着急的問:你們說的是不是真的?

他的突然間出現把倆個護士嚇到半死,特別是被他搭住雙肩的護士,好象是白天見到鬼一樣,嚇到臉色青灰,幾乎要癱軟在地。然後抬頭一看才發現是他,他那一雙猩紅的眼再次嚇到了護士妹妺,原來平時那樣渴望的一雙手現在搭在肩頭及目光投在臉上卻是如此的駭人。沒有半點想像中的的驚喜與歡騰。

醫院年輕的未婚的護士、醫生妹妹們都特別渴望能得到他的親睞,那怕是隨意掃過的一眼,都會讓她們年輕的心跳加快、臉紅半天。然後捂住臉異想天開大半天。想像著下一刻他會不會即時的約會她!

此時護士卻是捂住胸囗好一會兒才能開口回答他的問題:是的,整個醫院都已經傳開了。

他只說了聲謝謝,留下滿臉不相信表情的兩護士,連電梯都不記得坐,撒腿往樓梯跑。

與李鐵一樣,因伺服器超負荷工作,花費了將近半小時才把視頻打開。在這半小時里他幾乎把他十多平米的辦公室走了不下百遍,一會兒撓頭,一會兒捶桌子,一會兒去把窗打開又關上。然後又把又望寄托在手機上,可手機更加的不給力,連醫院網站都點擊不開,不甘心的他在焦慮不安中反覆不斷地點擊著電腦與手機。

反覆的點擊卻得不到半點回應,他氣得幾乎想要把手機及電腦用力的甩地上再狠狠地踩上幾腳來發泄這一刻的着急與擔憂。他瞪着眼反覆對看手機、電腦說:再打不開我就把你給廢掉啊。

可他又知道如果說現在把手機或者說是電腦給甩碎,那他更加不可能知道具體情況,他的性格及他目前與夏雨玥的尷尬關係,不允許他隨便再向別人打聽視頻裏邊的內容。在沒有眼見為實前,他更願意相信也許是—場鬧劇,只可惜相信並不一定就是事實。所以不管他是多麼的心急火燎、憤怒不安,他也沒有辦法把手機或者是電腦狠甩地上來宣洩這一刻的焦慮又狂亂的情緒。在幾乎把他的精力、耐力即將耗枯竭的時候,電腦上的視頻才如同初次登台的小女孩兒般羞答答的在他面前打開。這一刻的他已經被折磨到差不多心臟病發,精神錯亂。他目不轉睛的盯着電腦細細地看,在腦子裏存在了六年的熟悉的身影,只需要一眼他就認出裏邊的那個人並不是夏雨玥,誰都沒有辦法騙得過他。

無論是在別人看來有多麼的相像,他也知道裏邊的那一個人並不是他日思夜想的心上人,才稍稍的鬆了口氣。可是他清楚的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裏邊的人不是她是不夠的,他需要拿出最有力、確實充分的證據才可以讓醫院領導信服裏邊的那個人不是她!

他把視頻下載下來,與農主任說了聲:家裏有事。也不管領導是不是同意,拔腿跑掉,幾乎是一路飛車來到省衛生司的門口。都沒有時間把車停到地下車庫,把車往路邊一停也不管,是不是可以停車的地方。連電梯都不記得坐就一路飛跑上十樓,他老爹(也就是司南浩正)在二樓辦公。

他冒失鬼一樣闖進司南浩正辦公室的時,正好有人與他父親在談事情。

看臉紅脖子粗氣喘吁吁站門口的兒子,司南浩正不滿的瞪了他一眼。司南浩正十分的納悶,一向注意形象的兒子,今到底怎麼啦?竟然會如此的慌慌張張,畢竟三年多前夏雨玥突然間消失他都沒有如此失態。與司南浩正談事情的人當然是認識司南猷楓的,既是司南司長的公子還是那麼的有才華、有名氣誰還能不認識他。

還好與司南浩正談事情的人特別有眼力勁,草草結束了談話,還特別貼心的幫忙把門帶上。門才剛剛關上司南猷楓就把U盤往辦公桌重重一拍桌面,還沒有完全平復過來的他喘著粗氣恨聲說:你現在滿意啦!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司南浩正莫名其妙的,畢竟競司南猷楓在他前面從來沒有這樣冒失過,更沒有這樣的對他沒禮貌。這三年來來就算他特別的恨着他,可依然還是敬重他是父親的與事實,象今天這樣還是第一次。

十分出乎司南父親的意外,他向來疼愛與欣賞他,雖然不滿他現在的態度,司南浩正也只是稍稍加重語氣責備:到底是怎麼啦,沒頭沒腦的。

司南猷楓雙手抱胸拿眼斜睨着他的老子冷笑:你自己好好看看不就知道:!

司南浩正邊埋怨邊把U盤插到電腦裏邊去,一邊插一邊說:越來越越沒大沒小,沒有規矩,到底是什麼東西,值得你大動干戈。

看着看着就震怒起來,拍著桌子怒罵:你們這些孩子到底是想要幹嗎?

司南猷楓完全把父親的表情當成了做秀,冷哼一聲諷刺:不正合你意嗎?你不是想要毀了她嗎?現在你的目的達到了,不是應該舉杯慶祝嗎?

司南浩正一臉蒙在鼓裏的表情:你這孩子到底說的是什麼話,我怎麼就會想要毀了她呢,我

疼……。他本來是想說:我疼她來不及呢,然後意識到什麼張著的嘴突然就閉住。

三年的怨憤、壓抑與隱忍不發,在這一刻徹底爆發,如同埋在地下千萬年的火山,噴發出熊熊的恨不能毀滅一切的怒火,司南猷楓盯着司南浩正看:怎麼啦,說不出話來了吧。你怎麼就看不得我幸福呢,你明明知道我是那樣的愛她、在乎她,怎麼就恨得下心拆散我們,趕她走呢!

司南猷楓的話如同最鋒利的匕首狠狠地一刀一刀插進司南浩正的心窩,傷心、難過,不過依然抱着一絲希望說:這二十幾年來對你的好,你都沒有感覺到嗎?

司南獻楓哼了聲,怒到極致的他有些口不擇語:是啊,我以前怎麼就不知道你的好呢,以前對我的好都是裝出來的吧!是為了討好我外公才裝出來的吧,要是沒有我外公你應該是不可能坐到現在的位置上的吧!沒有想到你竟然會是如此的心腸狠毒。然後雙手撐著桌子,目光深冷、決絕,唇角扯起冷冷的譏笑與恨意,狠狠的盯着司南浩正。

司南浩正被氣到彎著腰連聲”咳、咳」不停,然後一手捂住心口一手指著司南猷楓喘著氣說:你,你到底是在說什麼樣的混帳話,我為了你連……。

連什麼?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管呢,這話讓他如何說得出口!他就那樣一臉痛苦哀傷的看着司南猷楓再說不出半個字。

※※※※※※※※※※※※※※※※※※※※

畢竟有私生女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並且還剛剛出那麼一檔子臉丟的事。她有些糾結與難以啟齒的樣子,用手指絞看衣角,

。 「唐小姐,你怎麼來了?」路遙有些驚訝。

「封晏人呢?」

她有些生氣的說道。

「先生在裡面……」

路遙還沒說她不能進去呢,唐柒柒就火急火燎的推門進去了。

結果……封晏正在開視頻會議,他端坐在沙發上,雙腿疊起,膝蓋上放著文件。

他正埋首看文件,聽到開門聲,挑眉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唐柒柒瘋狂吞咽口水。

來的時候,氣勢洶洶。

現在,慫的要死。

她知道封晏的毛病,工作的時候任何人都不得打擾,就連他身邊的路遙都從未破戒,也不敢輕易嘗試。

而自己……竟然打擾了他辦公。

死定了!

「那個……當我沒來過,等你忙完了再說。」

她弱弱的說道,正準備退出去,卻被他叫住。

「坐那兒,等我一會兒,我這邊就要忙完了。」

「啊?」

唐柒柒發出了疑惑聲,視頻里的人,更是如此。

封晏竟然分神了?

不僅不惱怒,竟然……態度如此和順。

「聽不懂我的話?」

「聽、聽懂。」

唐柒柒乖巧無比的坐在了他斜對面的沙發上。

「桌上有吃的,隨便吃。」

「行……行……」

她結結巴巴的說道,開始胡亂的吃著,吃點東西心裡倒是沒那麼慌亂了。

「你們繼續。」

他對著電腦說道。

「下個季度的重點側重於……」

對方欲言又止,畢竟這是集團商業機密,有外人在這兒,是不是不太好。

唐柒柒也意識到了什麼。

「要不,我還是出去吧。」

「出去做什麼,你現在是封家的大小姐,是我的妹妹。封家也有你的一份,乖乖坐著,等我結束。」

「你們,繼續說,她不是外人。」

最後五個字,似乎有著格外的深意。

視頻很快結束,他修長好看的手輕輕蓋上了屏幕。

「怎麼來找我了。」

他提到這個,唐柒柒心裡有些火氣,道:「我聽到了一些傳言,關於陸老師的,是不是你散播出去的。」

「現在只是流言,後面是新聞,然後是媒體的輪番轟炸。他要是逃跑了,我也聯繫外媒。」

「你到底想幹什麼!」

唐柒柒氣得站起身子。

「我說了,他不行。」

「什麼意思?」

「我讓你和他保持距離,你卻背著我和他偷偷見面。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既然如此,我也不會跟他客氣。」

「封晏,你怎麼這麼不講理。」

「是你,先背叛了我。」

「這就叫背叛了嗎?退一萬步說,我和他是男女朋友,他是我孩子的父親,我見他一面不可以嗎?還有,你憑什麼決定我的事情,憑什麼斷定他品行不端?時清靈也十九歲,你比陸老師年紀還大,你怎麼不反思一下自己老牛吃嫩草呢?」

「你說什麼?」

封晏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至極。

「我……我……」

她吞吐著,內心慌亂。

她都在說什麼?

怎麼能說封晏老牛吃嫩草呢?

「我……我只是等量換算……」

「唐柒柒,你學的數學,就是為了說我老牛吃嫩草?」

。 被eco翻盤的navi整體都有點泄氣。

幾次機會來到他們手中,他們都沒有把握住。

這真的很打擊他們的士氣。

接下來的一回合他們被迫選擇了一次純eco。

利用這次eco來調整了一下他們的心態,省了一個暫停的時間。

eco之後他們做了一次非常規進攻,可是卻被faze用道具拖得死死地,將navi的攻勢給擋住了。

後面雖然faze略有膨脹,navi也把握住了機會。

可他們終究輸得分實在是太多了。

比分也來到了9:15.

faze率先拿到了賽點。

在csgo的每一張地圖上,都會有一個核心區域。

對於迷城來說是中路,對於沙二來說是a大。

而對於小鎮來說,那麼一定會是香蕉道。

這張地圖的回防時間長,哪一邊能夠拿下香蕉道的控制權,就意味着另一方能夠在地圖上佔據主動。

能夠更靈活地支配自己的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