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蝶有些幽怨又有些柔弱的道:「現在婢子的身心內彷彿有團火在燒,想主人想得要命,怎麼辦?」

那幽怨神情,酥軟的話語差點就讓蕭戰的心一軟,應了下來,暗呼一聲妖精后,柔聲道:「媚術已到了第四境巔峰的你,要將火壓下簡單容易的很,待會兒你們幾個一同陪本主人研究劍域吧,正好讓主人我見識一番妙欲劍齋的情.欲劍道。」

微微一笑,麗蝶親了湊吻了蕭戰一口之後,應道:「婢子這身宮裝可不方便比劍,主人還需等一等才是,婢子先得回一趟瓊玉仙殿換一下裝才行。」

不一會兒,粉光一閃,麗蝶與碧落一同消失不見了。

蕭戰扭頭看向跪地月夕和殷鶯道:「你們兩個的劍法都非常的不錯,就陪主人一道研究劍域。」

兩女恭聲應道:「是!」

兩女的換裝並未讓蕭戰等多久,不過當麗蝶與碧落一身曳地盛裝出場的時候,當真是美艷不可方物之極,只讓他一陣無語。不就是比個武嗎,他還以為四女會瓊玉空間是換上武士裝,好方便動手了。瞧著她們身上那漂亮繁複的衣裙,雖沒有原先宮裝時那麼誇張,但動起手來真不知她們如何放開手腳。

善解人意,似天仙般美艷的碧落一眼就瞧出了蕭戰的想法,她上前一步,挺了挺自己那鼓鼓脹脹的胸脯,巧笑倩兮著說道:「主人,是否覺得我們四個穿成這樣無法動手比劍了?」

對於美人那驕傲的舉動,蕭戰的目光緊隨而至,落在了她那豐傲異常的胸脯上。心下一聲暗贊,雖不是專修胸脯的,但她胸前兩團美.肉卻是侵略性十足,主動的將她們的豐挺、嬌軟透衣侵襲而來,讓蕭戰僅憑目光就能領略道她們的無限美好。

那一瞬間,**豐挺、軟膩的美好觸感脹滿了蕭戰的胸膺,它們翻湧著、激漾著,似乎有股股熱流侵入他的四肢百骸,讓他彷彿品了一口絕世佳釀,那芬芳四溢,甘甜美好的滋味,一瞬間就讓他醺醺然,飄飄然起來,只欲沉醉其中,永不醒來。

這《豐胸》竟然比《女子塑身訣》上邊的塑胸法還要勝上三分,這還沒摸了,竟然就讓他美成這樣,當真美妙得緊啊。讚歎一聲過後,蕭戰仍是答道:「無法動手比劍到不至於,只是這樣束手束腳的讓人無法完全一展手腳而已。」

對於蕭戰那讚賞的目光,碧落很是自得與滿意,她拍了拍胸脯,將那媚眼一拋,嬌聲說道:「那是主人沒有見過妙欲劍齋的劍法才會如此一說,到時咱們使劍時那可不是一個好看能夠形容的,定力不夠者可是會迷失在劍訣之中哦。」

那一顫一顫的美景只讓蕭戰瞳孔猛地一縮,好一會兒才說道:「是嗎,那倒要見識一番才是。」

碧落嫵媚一笑,上前挽住蕭戰的胳膊,將自己的美好緊緊挨靠而上,斜眼瞅著他道:「主人待會盡可一試,只是莫要被婢子迷得找不著北就是。」

蕭戰舒爽的吸了口氣,暢然笑道:「不用待會,現在本主人就已被你迷得找不著北了。」

碧落立時抿嘴嬌笑,花枝亂顫起來。

看著她那嬌態,蕭戰現在都有些後悔了剛才的決定,真想立馬就研究一番這個女人的獨特媚體,深吸了口氣,他才笑道:「現在時候也不早了,咱們馬上就去練武場!」

說完他一左一右挽著笑意盎然的碧落與劉御朝著練武場而去,餘下三女急忙跟上,有說有笑間,一行人很快就到了練武場。

由於蕭家實行了新的晉陞策略,此時的練武場內有著不少的蕭家子弟在習武,蕭戰一行人到來時,練武場的重要位置都已被人佔用。

「天啦!快看!好多漂亮的女人!」

「啊!哪裡,在哪裡?」

「要死了!要死了!一個比一個漂亮,尤其是那穿粉紅色衣裙的女人。哦!太妖了!我的魂都被勾沒了!」

「天!快看後面那兩個,她們的衣服是不是太輕薄了些,我怎麼感覺她們有些走光了?」

「啊!你怎麼流鼻血了……」

蕭戰一行人的到來引起了練武場的騷動,絕大多數的人紛紛停下了修鍊,將注意力投注而來。要知蕭戰一行八人中有五個是傾國傾城的絕代佳人,而其中的月夕和殷鶯更是惹火,雖然不是以前的輕紗裹體,但露慣了的她們,穿著仍是非常的火爆,哪怕僅是一件常服,她們也能將其穿得極度的性感妖嬈。

蕭戰皺了皺眉,看著一群處於躁動中的傢伙,此刻的他極度的後悔,自己幹嘛一次性帶著這麼多美女招搖過市。看著這些不斷欺近的處於躁動中的青年男子,蕭戰哼了一聲,霸之劍域陡然一展,頃刻間就已將整個練武場籠罩。天地元氣、空氣瞬間化為劍氣,身處其中的青年男女紛紛駭異的發現,自己已被成千上萬,森寒的劍意鎖定。

虛空中陡然傳來嗡嗡的劍鳴聲,駭然色變之際,無數劍氣朝著他們轟來。

「啊啊啊……」

一時間慘叫聲,驚呼聲連連,頃刻間所有人都被萬千劍氣轟出了練武場。

看著人影全無的練武場,蕭戰才滿意一笑。

……

ps:這一段結束得有點兒倉促,寫了很多,但很多內容都刪了,感覺……太激情了…… 被人轟了出來,一百多號人先是一臉的驚恐,待發現自己沒事後,紛紛鬆了口氣。雖然此時的他們滿肚子的怨氣,但並未叫罵出聲來。畢竟剛剛蕭戰霸之劍域一展,讓他們知道了厲害。

當先一位面容嬌媚,姿色非常不錯的勁裝女子咬牙不憤道:「剛剛那囂張的傢伙是何人,竟然二話不說就將老娘給轟了出來,這也太霸道,太氣人了些?」

她邊上不遠處一個眉清目秀,很是俊美的青年爬起身來,發現自己毫髮未傷后,輕舒了口氣。聽到清秀女子的憤憤不平的話,他急忙出言制止道:「青兒,你休要胡言亂語,剛剛那人至少是一個仙武,耳目靈得很,要是讓他聽到就不妙了。」

剛剛還只是稍稍氣憤的女子,在聽到他的話后,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只見她戳指厲聲道:「好你個花心的傢伙,枉我對你痴心一片,你這負心郎一瞧見那風騷.女子露出來的雪白大腿,眼都直了,現在竟然還幫那姦夫淫婦說話,看姑奶奶我怎麼收拾你。」

對於女子的喝罵,俊美男子立時蔫了,一副犯錯願罰的模樣任由女子數落。邊上一眾男女紛紛幸災樂禍的瞅著,一時間都已將剛剛的不快拋之腦後了。

「你們都待在這幹嘛?」

忽然,一道如珠落玉盤的聲音在眾人身後響起,讓正不斷數落著俊美男子的勁裝女子停了下來,她一轉身看向出聲之人。頓時就見她驚喜的道:「太好了!昕兒表姐你總算來了,你可要為青兒出氣才是。剛剛簡直將青兒氣死了,那個囂張跋扈的傢伙竟然將我們統統從練武場給轟了出來。」

來人霍然就是蕭昕和蕭鼎兩姐妹,聽到她的控訴,蕭昕蹙著好看的黛眉道:「到底是誰這麼囂張?」

叫青兒的女子一下子竄到蕭昕的身旁,挽著她的胳膊,憤憤的說道:「表姐剛剛你不在,沒瞧見那傢伙有多囂張了。他帶著七個美得不像話的女人來到了練武場,真是不知羞,這其中竟然還有兩個幾乎沒穿衣服的。可氣的是這人二話不說就放出自己的域,然後一瞬間就用劍氣將我們給轟了出來。」

「用劍氣將你們轟了出來?」

蕭昕與蕭鼎目光十分驚異的看著她,發現她渾身別說傷勢,就連衣服也沒破一點兒,一時間有些懷疑她說話的真實性起來。

瞧著兩人的表情,叫青兒的女子一跺足,嬌嗔不依道:「不信表姐和表哥可以問問這裡所有的人,青兒可沒有絲毫的誇大。」

看到大夥一副認同的表情,蕭昕與蕭鼎對視了一眼,紛紛在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相同的答案。蕭鼎皺著劍眉,遲疑的道:「這麼囂張,不會是上午那個傢伙吧?」

叫青兒的女子一愣,失聲道:「表哥,你不會認識那傢伙吧?」

蕭鼎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練武場的方向,有些苦澀的說道:「如果真讓他給佔了,咱們這練武場怕是去不得了。只是不知媚兒表妹是否也在這裡?」

說完他的目光變得有些痴了,讓一旁的蕭昕無奈得很。

……

轟完人,蕭戰並未將霸之劍域收起,青光一閃,手握寶劍,轉身笑意盈盈的看著五位風姿各異的俏佳人,大聲笑道:「五位美人,你們誰先來與我對戰一回?」

換成了一身粉紅盛裝的碧落媚聲笑道:「主人神勇難當,不如一人應付我們五個如何?」

對於碧落曖昧的話語,蕭戰不以為然的笑道:「少來,你們五個中除了柳玉,其餘的都是巔峰虛武的修為,論實力,只需一根手指頭就能將我摁趴下。這又不是做那男女間的事兒,本人是不會答應這樣純粹找虐的事兒。」

「哎呀!同主人交手,咱們幾個自然需要壓低修為喏,以一對五,這樣更能襯出主人的神勇與無敵。」

對著這位說話露骨,老愛挑逗他的美人,蕭戰只是搖頭笑道:「今天本主人只是想印證劍域,並不需要顯出自己的強大,碧落就無需在多言了。呵呵呵!既然你這麼積極,這第一人就由你開始吧。不過待會動手時,你可要牢記了,最多只能動用虛武一重天的修為,高了本主人就要家法侍候。」

碧落嬌媚的橫了一眼蕭戰,嗔道:「主人好生霸道。」

粉光一閃,一把寶劍出現在碧落的手中。在一定距離內,她和麗蝶就可以聯繫上瓊玉空間,隨時出入其中,自然而然的想要取出內里物品也容易的很。

手持寶劍,碧落搖搖曳曳,裊裊娜娜的來到蕭戰的對面立定,抽劍一橫,擺出了一個好看之極的姿勢,然後風情萬種的瞅著他。瞧她那模樣似乎完全沒有一點想要與蕭戰比劍的樣子,彷彿她只是想要為他舞劍一番,以博得他的歡心。

蕭戰看得劍眉不由一皺,心下有些嘀咕著暗道:「這難道就是妙欲劍齋劍法獨特的起手式不成?」

「主人,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蕭戰點頭道:「開始吧。」

他的話音剛落,碧落玉容倏然綻笑,絢麗奪目,彷彿讓天地失色,蕭戰的心中閃過剎那間的驚艷。陡然,裙裳舞盪,人影翩翩,碧落宛若一隻粉蝶,翩翩起舞而至。

劍光熠熠,電掣間,如花般綻放,美得讓人炫目。

這刺來的一劍中,蕭戰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殺意,他看到的彷彿不是劍,而是那令天地失色的笑。佳人一笑,傾國傾城,任何的妄念似乎都是一種褻瀆,剎那間,他心中所有抵抗的念頭煙消雲散,竟然興不起一絲抵抗的念頭,他的心彷彿被美人一笑給勾走了。

電光火石間,蕭戰心中的劍御使著他手中的劍平刺了出去,他的臉上仍掛著沉醉的微笑,似乎這刺出的一劍,就是那為博美人一笑,而願烽火戲諸侯。

「叮!」

劍尖相撞,星火迸濺,刺目的劍光一散,碧落的眼中閃過絲絲驚訝,借著反震之力,她輕飄飄的退回了原地。蕭戰並未舉劍攻擊,只是好奇的道:「剛剛這是什麼劍法,竟然這般厲害?」

「一笑傾城。」

蕭戰由衷的贊道:「好一個一笑傾城,剛剛那一劍完全將我給傾倒了,竟然興不起絲毫抵抗的念頭。」

碧落蹙了蹙黛眉,不解的道:「剛剛婢子明明感到主人已經迷失在這一劍中,為何還能出劍破了婢子的劍招?」

「你這一劍雖然厲害,但還迷惑不住本主人的劍心,被破了去正常得很。」

碧落撅了撅嘴,嗔道:「婢子就不信了,憑我的《美人劍舞》還勾不走主人的心。」

話音未落,又是一劍攻來。 劍光燦燦,衣袂飄飄。美人如玉,劍氣如虹。

情絲化劍,繽紛炫舞。劍氣萬千,剎那間轟入蕭戰的情感世界,無邊的愛意,無邊的情意,交織著,怒舞著,似欲將他攻陷。

雙眸綻笑,情深似海。刺目的劍光美得讓人炫目,沒有劍的森冷,沒有劍的殺意,有的只是那似大海般的深情。

「情深似海!」

這一劍非常的華麗炫目,艷麗多姿,配上那含情脈脈的眸子與那情深似海的劍意,讓蕭戰心都醉了,竟有種甘願死在美人劍下,來成全這一劍的痴念。此時此刻的他,感覺不是在比劍,而是在與美人深情相訴。

劍光熠熠,耀眼奪目,一股狂野霸道的劍意與那情深似海的劍意轟然相撞。

霸之一劍,雖是一劍,但卻是數千劍招凝鍊而成,一劍可化千、化萬,甚至於一切霸之劍道,因而蕭戰的霸之劍道只有一招。

「霸!」

碧落精心編織而成的情,被蕭戰野蠻的,霸道的,轟得支離破碎。

「討厭!主人好生野蠻哦。」

酥軟的話音剛落,碧落騰空而起,當頭一劍刺來。

「軟玉溫香!」

蕭戰抬頭上望的剎那,眼皮一跳,色心狂起,心下更是暗呼好媚的一招!美人這一劍給他的感覺竟然是要投懷送抱,那含嬌帶媚的俏顏,那波濤洶湧的胸懷,陡然間無限放大,似欲脹滿他的眼眶。更妙的是,美人那撩人的體香四溢,頃刻間就已瀰漫在整個霸之劍域內。立時,蕭戰就覺身心內最原始的**驚蟄了,隱藏的獸性更是蠢蠢欲動。幾乎是瞬間,蕭戰就衝動了,他男人的那桿槍竟迫不及待的傲立起來。

這一情勢,只讓蕭戰哈哈一笑,想也不想就是一劍攻去,電掣間穿過重重劍影,刺向美人那鼓鼓脹脹的胸脯。有意思!太有意思了!這還是蕭戰第一次挺著男人的那桿槍,和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斗劍。

「鏘!」

被蕭戰一劍逼退,碧落向著空中拋飛而去,她玉臉緋紅,嬌羞萬狀的嗔道:「主人好壞!」

蕭戰咧嘴一笑,持劍飛身攻來。

咯咯一笑,碧落扭身出劍。

「回眸一笑!」

蕭戰立時雙目熾亮,心中狂呼,好生妖嬈的一劍!這一劍不同於剛剛那一劍的波濤洶湧,含嬌帶媚,而是將美人那堪稱魔鬼的背臀曲線展露無遺,再配上美人那回眸一笑,當真是百媚叢生。

太妖嬈了!

對於美人施展出的這極其香艷的一劍,蕭戰立時獸血沸騰起來。

他心劍狂起,手中長劍尋著美人這一招的破綻而去,頃刻間,電光火石間,蕭戰噴血的發現,美人這一招的破綻竟是……,我靠!竟然是她的翹臀。

哪有這麼巧,這妖女不會是故意露出來的吧?

電光火石間,就見蕭戰當空一劍刺向雨詩的翹臀。看著這近在咫尺的圓隆挺翹的香.臀,蕭戰有些猶豫,但更多的卻是熱血。他很想知道美人兒接下來一招,將是如何香艷的破掉他這刺來的一劍。

碧落沒有令蕭戰失望,很快就見她羞澀一笑,劍招也隨之一變。

「美人御劍!」

這是一招防禦的劍招,隨著劍招一出,蕭戰那心中的火一下子猛烈起來。先前那招是將重心集中在了背臀之上,而這一招微微一變,將重心下移,臀兒倏然一翹,那圓隆挺翹的肉.臀將裙子綳得緊緊的,一瞬間就佔據了蕭戰的視野,她的豐隆,她的挺翹,她的噬手彈性,隨著他的目光映到了他的心坎里。

靠!好熱血的一招「美人御劍」。

那一刻,蕭戰立時就發現,美人的香.臀雖不及柳玉、黛玉幾女,但較之青雲仙子卻是更勝一籌,真乃極品也。面對這香艷的一招,蕭戰無往不利的劍,一剎那間產生了猶豫,是刺還是不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