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豪問,「怎麼回事?」

踩住康有為的彭東硬著頭皮,賠笑臉道,「豪哥,我們同學在您這裡過生日,這小子跑過來鬧事。」

魏家豪轉頭看了下身邊的男子,指了指彭東和康有為,「打斷他們兩個人一條腿。其他人十倍賠償包廂損失。」

彭東打了個激靈,急忙解釋道,「豪哥,事情和我沒有關係。」

魏家豪理都不理,轉身就走。

他只要知道,是彭東一方和康有為發生衝突就夠了,誰對誰錯,誰是關鍵人物,他都不會關心。

他要的是殺雞儆猴,打斷誰的腿都是一樣。

……嚴原顯得很是失望,但他也沒有怪罪於茂遠,而是提出了建議。

「於神醫,我相信您的實力,看來我兒子這次的情況有點特殊,不知道……能否請聖手出山?」

「不可能。」

於神醫搖了搖頭:……

《長生帝婿》第一百零一章請玄醫聖手 一群老煙鬼激動的喊著,請楊恆這個新的旱煙鍋王上坐。

「旱煙鍋王,並非是一個惡搞的稱號,後面牽扯到了一件亂神兵的大機緣。」老王說道,一臉感慨。

其他老煙鬼聽到了,都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臉上紛紛露出羨慕嚮往的神色。

楊恆略一沉吟,便想起的確有這麼一回事。

老王繼續道:「獸人國多次襲擾我們青州邊疆,近些年來不但要求贈送更多人種,還要求各種寶物,青國皇室表面上服軟,虛與委蛇,其實早就有動用皇家祖器滅神煙的打算。」

「滅神煙,是一把真正的亂神兵,和極道帝兵一個級別。」

說到眾人所生存的青州安危,這些個老煙鬼頓時都面色嚴肅起來。

老張介面嘆息道:

「想當年,咱們青州的青國神朝的開國大帝青帝,就是依靠滅神煙建立的萬世基業。」

「那時候,大荒十國神朝,何等繁榮,我們南荒青州的青國神朝,也排名前五,高手無數,獵殺大荒凶物,驅逐詭怪,建立青州邊疆長城堡壘,為我們青州人族打下了好大一片祥和的修鍊樂土。」

「哎,可惜。」

「隨著青帝和其他九國大帝一起去了大荒深處,數千年不歸,青國神朝又連年征戰,高手凋零,如今,也只有亂神兵滅神煙震懾青州,護佑青州人族,否則我們青州早已成了大荒無數凶物和詭怪的鮮血獵場了。」

楊恆聽到這裡,也一陣唏噓。

他忽然想了起來,問道:「青國神朝的那頭祥瑞,傳聞是一頭牛,是嗎?」

眾老煙鬼都一陣搖頭,表示不知,只有老王點頭道:「沒錯,是一頭牛,而且是青牛。」

眾老煙鬼都一陣驚訝,紛紛來了興趣。

這件事,很隱秘,他們也不知道,急忙向老王請教。

楊恆也不清楚,看向老王,並給老王斟了一杯茶。

老王抿了一口,不小心喝進了一片茶葉,眼睛一亮,贊了聲「好茶」,然後又把茶葉吐進了杯子里繼續泡著。

這才說道:「咱們青州青國神朝的這頭祥瑞,全名叫做紫氣青牛,傳聞那是一頭超越了高級祥瑞的存在,足以鎮國運!」

「超越了高級祥瑞的祥瑞?!」

眾老煙鬼們都大吃一驚。

楊恆也不由震撼。

低級祥瑞已經很可怕了,站在了大荒食物鏈的頂端,這超越了高級祥瑞的祥瑞,該是何等的恐怖。

「要是我能吸一口這樣的祥瑞,我的不滅神手定能升數級,我的肉身也能再次進化蛻變!」

楊恆的腦海里,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

老王很滿意眾人的神色,繼續道:「傳聞,青帝之所以可以證道大帝,和這頭紫氣青牛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所以,青國神朝的所有皇室族人,都在嘗試討好這頭紫氣青牛,想要出現第二個大帝,君臨南荒。」

楊恆嘆息道:「祥瑞何等冷漠無情,高高在上,眼裡只有血食,視我等為螻蟻一般,那等存在,豈是說討好就能討好的。」

眾老煙鬼點頭,紛紛附和,認為老楊說的很對。

然而。

老王卻神秘一笑,道:「你們錯了,老楊你也錯了。」

「青國皇室的這頭紫氣青牛,性格極為古怪,好美色,好美食,還喜歡抽旱煙鍋。」

眾人嘖嘖稱奇。

楊恆也一陣驚訝。

感情這紫氣青牛是一頭老色牛啊!

老王笑著說道:「對於祥瑞而言,美色自然是母的祥瑞,這沒辦法弄。」

「而美食,則是指大荒深處的大傢伙,但大荒深處無比可怕,生命禁區無數,除非提著極道神兵去獵殺,否則根本不敢深入。」

「所以,只剩下最後一樣,抽旱煙鍋!」

「也許你們不知道,青國神朝上到數千歲的老祖,下到幾個月大的孩童,都是煙鬼,抽煙是必學的技藝,還要通過層層選拔,考核,最後進入青國的神朝學院培養深造,學習老祖級的抽煙大道。」

「之後,他們會分批次被送入紫氣青牛的旁邊,陪紫氣青牛抽煙,希望能得到紫氣青牛的青睞,進而得以傳授帝道。」

眾老煙鬼聽得一陣驚奇,他們沒想到青國皇室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神朝家族。

楊恆問道:「那這和亂神兵滅神煙有什關係?」

老王沉吟道:「關係大了,青國神朝的皇室族人,一代不如一代,血脈之力越來越淡,而滅神煙是亂神兵,激活它,就能發出神兵氣息,靠近后就可以得到神兵照耀輻射,讓血脈進化,提升資質。」

「而滅神煙,除了青帝有實力駕馭和抽兩口外,便剩下那頭祥瑞紫氣青牛了,它所抽之煙,就是滅神煙。」

「其他人,包括准帝,都抽不了滅神煙,傳聞青國的一個老准帝,強行抽滅神煙時,結果,反被滅神煙給抽了精氣神呢,當場自燃,化為灰灰,身死道消啊!」

眾人頓時驚悚。

這滅神煙,不愧是亂神兵,可怕邪門兒的很。

老王嘆息道:

「所以,我們青國就很流行抽旱煙鍋,而且每年都要舉行煙鍋王大賽,各城池都要舉辦,決出真正的旱煙鍋王。

「然後將這些旱煙鍋王送往青國神朝,作為陪抽,陪同神朝的皇族子弟一起去紫氣青牛那裡抽煙。」

「你們想想,做皇族子弟的陪抽,能沒有好處嗎?而且還能靠近紫氣青牛,紫氣青牛抽滅神煙的時候,神兵光芒照耀下,咱們自己的血脈也能被刺激進化,修為大漲呢!」

這些事,眾老煙鬼都早已知曉,此刻聞言,不免又是一陣唏噓嚮往。

他們壽元無多,氣血乾枯,如果能做一次陪抽,那很大可能會得到賞賜增加壽元的寶丹,再多活些年。

但是。

青州的老煙鬼太多了。

單單一個青陽城裡,就有幾十個專門修鍊抽旱煙鍋的門派,那裡,才是真正的老煙鬼雲集,高手無數啊!

「以往,老王參加青陽城的煙鍋王大賽,都是羽紗而歸,這次老楊出馬,煙技出神入化,定能拔得頭籌,拿下青陽城旱煙鍋王的稱號!」

老張說道,一臉興奮之色。

其他老煙鬼聽到了,頓時紛紛附和。

他們剛才稱楊恆為「旱煙鍋王」,是一種戲稱,真正的旱煙鍋王,只有在青陽城決勝而出。

每城一王,是為旱煙鍋王。

老王也不由神色複雜的感慨道:「老楊啊,的確,以你的煙技,這次定可能勝出,成為今年這一屆的青陽城旱煙鍋王。」

「到時候,你去了青國神朝的神都,發達了,可別忘了我們幾個老兄弟啊!」

「對對對,老楊,如果你去了,一定多弄些增加壽元的丹藥給我們帶回來啊!」

「要不,等你回來,我們都死了,你以後就只能坐在我們哥幾個的墳頭上孤獨的一個人抽煙了。」

老張,老劉,以及其他幾個老煙鬼,急忙說道,卻滿臉笑容。

楊恆哈哈一笑,保證道:「借諸位老兄弟的吉言,老夫若能取得增加壽元的寶丹,定不忘諸位一份兒。」

眾老煙鬼們聞言,都笑了。

而老張,則立刻拿出一袋旱煙,當場倒掉了。

看到楊恆疑惑,他才解釋道,這是一袋毒煙,本打算給楊恆抽的,但現在忽然覺得不需要了,就倒掉了。

楊恆聽得訝然失笑,卻也驚訝老張的坦誠和精明。

這件事,如果老張不當面自己捅破,換做被其他人悄悄地告訴楊恆,那必然與楊恆結怨,後面想要增加壽元的寶丹,也不用想了。

現在當面說破,路走寬了。

而做人做到這個份兒上,也可謂是真正的老奸巨猾到家了。

「青陽城這一屆的旱煙鍋王,老夫,定會竭盡全力!」楊恆語氣堅定的說道。

不為別的,只為能靠近青國神朝的那頭超越了高級祥瑞的紫氣青牛,只要想辦法吸它一口古妖力,那絕對是天大的機緣。

當然,此中的危險也要好好思量。

接下來。

一眾老煙鬼又說起了其他事。

期間,自然聊到了楊恆襲擊黑鷹宗和巨鹿宗的事。

但這兩個宗門,和在座的諸位老煙鬼都不和,所以也沒有人為他們可惜,在聽到楊恆沒有對他們這些老夥計的宗門下手的保證后,眾人又其樂融融的抽起了旱煙鍋。

末了的時候,彼此互相兌換寶物,算是他們這個小圈子的交流會。

楊恆覆滅了黑鷹宗和巨鹿宗,得了不少好東西,但很多他都用不到,拿出來后,這些老煙鬼卻很是喜歡,紛紛兌換了不少。

而楊恆也換回了一大堆所謂的「寶物」。

留宿了一夜,第二日,眾老煙鬼紛紛告辭離去,臨走的時候,老張和老劉對楊恆擠眉弄眼,指了指內殿,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然後大踏步離去了。

「等過些天,青陽城召開旱煙鍋王大賽的時候,我們再會。」

留下一句話,很快沒了人影。

楊恆滿是好奇的走進了內殿,發現卧榻上似乎有人。

而且不止一個。

掀開床幃,不由呆住了……

……

下午的時候,太陽西斜。

楊恆才從大殿里走了出來。

門口,李大秋早已候著,看到楊恆,急忙端來了紅棗枸杞鹿茸蛇羹湯。

楊恆正打算喝一口,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一陣羊叫聲。

「咩咩咩……」

這聲音,充滿了威嚴,傳遍了方圓千里,帶起虛空閃電驚雷陣陣,驚得大荒無數凶物和詭怪逃遁,凶禽也急速飛上雲層,消失不見。

楊恆面色一變,驚喜道:「是咱們青羊山的血眼青羊回來了……」

與此同時。

在青羊山,洗髓宗的後山,青羊殿地宮裡。

祭壇上,神光一閃,出現了一個時空通道,時空的力量浩蕩,一頭巨大的青羊出現在了祭壇上。

「咩咩咩,吾血眼青羊回來啦!」

血眼青羊歡喜的叫道,然後看向時空通道,猩紅的眼睛里滿是羞澀和開心的喊道:「二牛哥,快點啊,到我家啦!」

「歡迎二牛哥來我家做客!」

聲音落下。

祭壇連接的時空通道里,一道青光落下,一個比血眼青羊大上好幾倍的巨大青牛出現了。

它的眸子如兩輪血月,渾身青色鱗片似青銅神金鑄造,流轉金屬的光澤,四個牛蹄子上長滿了利爪,如凶獸的爪牙,散發著神兵利刃的鋒銳之氣。

它站在那裡,就如同一尊真正的大荒牛魔,威武霸氣和凶煞之氣自然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