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躍起,長刀斜向下斬,墨綠色刀刃撕裂空氣,帶著滲人的嗚咽聲直奔小白熊脖子,什麼打人不打臉都是廢話,生死戰鬥哪有這麼多講究,什麼地方能一擊斃命就砍什麼地方,雖然冷血,但卻實用無比。

這頭白熊雖然比其它白熊體型要小,但兩米五的身高足以傲視時軒,而且氣勢、修為都絲毫不弱,看著迎面砍來的長刀,白熊一點都不慫,或者說戰鬥二字早已植入骨髓。

小白熊朝著時軒怒吼一聲,獠牙露出的猙獰巨嘴中冰藍色光芒閃爍,堅冰覆蓋的熊掌猛地往上一拍,勁風呼嘯。

噗嗤~~

溫熱血珠飛起,還沒濺出多遠就被凍成冰珠滾落在雪堆中,長刀破開小白熊熊掌上的堅冰,直接將整個熊掌剁下。

嗷……

兩米五高的小白熊發出一聲哀嚎,但依舊沒有退縮,冰藍色的雙瞳瞬間變紅,嘴巴張開準備將時軒凍成冰雕。

佔得先機的時軒顯然不會任由小白熊發出那種極寒的光束,刀鞘迅速上頂,破開一層層飄落雪花之後頂在小白熊下巴。

嗚~~

刀鞘砰一聲將小白熊頂飛,剛剛張開的猙獰巨嘴被強行合上,冰藍色光束在嘴中炸開,將整個頭部凍結。

噗嗤~~

溫熱液體濺到臉上,時軒收刀后躍避開兩道冰藍色光束,這時被頂飛的小白熊砰一聲落地,抽搐兩下后安靜下來,化作純凈的靈氣朝著時軒聚攏。

感受著體力靈力的恢復,時軒手腕一抖,墨竹長刀上凍結的血紅細冰被抖落。 看著眼已經將自己團團包圍的白熊,時軒面無表情,能搶先斬殺一頭白熊已經是極限。

況且被包圍也在意料之中,這些白熊不是真正的生物,而是聖殿用靈力凝聚而成的偽生物,擁有與本體相同的實力以及感官。

擊殺這些生物能補充自身體力以及靈力,在這種極寒環境中戰鬥,落在體表的雪花會帶走自己的體溫,同時流逝的還有大量的體力,而這些白熊的冰屬性能力卻能得到一定提升,持久戰明顯是下下策。

而且這些傢伙戰鬥意識非常好,屬於那種寧死都要從敵人身上刮下一塊肉的狠角色,這一點剛才的小白熊已經證實。

這群極地冰熊還會團隊協作,智慧不輸人類,單挑時軒可不慫,但現在是對面群毆自己一個,這才是它們最可怕的地方。

時軒腳步緩緩移動,這種情況對時軒非常不妙,這群極地冰熊擁有急凍光束一類的能力,沒辦法顧慮到背後的情況下很容易被偷襲。

嘁~~

時軒眼角直跳,握刀的手不由得再次緊了緊,這群白熊太聰明了,將時軒包圍后居然不採用近身戰,而是同時在醞釀那種能冰凍雪地的光束,這個距離時軒根本沒時間靠近。

要是冰熊身體不高還好,可以利用對位的攻擊抵消或者反擊,但現在所有的白熊都在俯視時軒,這就意味著時軒無法利用白熊的光束攻擊隊友。

被動挨打從來不是時軒的作風,察覺到這群白熊的意圖后依舊待在原地無異於等死,小腿微曲,砰一身巨響,時軒腳下堅冰出現一道道裂縫,沒過腳踝的積雪被氣浪吹散。

自從突破到武者,時軒發現自己的力量比之前強了數倍,這與自己身體素質提升有著密切關係,身體越強,承受的力量越強。

長刀收到腰側,重心微沉,向著白熊首領極速靠近,看其架勢似乎是要一命換一命。

冰熊首領看著將要靠近自己的時軒,以多打少佔據優勢的情況下怎麼可能以命換命?

冰熊醞釀冰藍色光束的大嘴一撇,似乎是在嘲諷時軒不自量力,堅冰覆蓋的熊掌猛的一拍地面,一排排寒冰倒刺頓時從熊掌部位朝著時軒蔓延,封鎖了時軒前進的道路。

隨後猙獰巨嘴張開,朝著時軒發出一道粗壯的冰藍色光束,這一道冰凍光束至少要比之前小白熊發出的粗兩倍,能帶領一個族群的傢伙果然不是弱者。

幾乎在同一時間,其餘七頭白熊也張開嘴巴發出冰凍光束。

看著一路凍結而來的冰藍色光束,時軒表情依舊,雙腿躍起的同時躬起,下一刻,一道冰凌拔地而起,距離時軒鞋底就只有兩公分。

冰凌破碎,冰晶四散,砰一聲時軒踩在冰凌上,借力朝著一頭體型中等的冰熊飛射而出,長刀后收,目光冰冷。

一道道冰藍色光束在背後爆開,白熊首領的冰凍光束甚至擦著時軒後背飛過,極寒侵襲入體,刀尖狀的靈氣奔湧向後背,雖然沒過多久便將這一個極寒驅散,但後背依舊一片麻木,這是被凍傷了。

長刀斜斬,一顆帶著錯愕的熊首落地,隨後時軒砰一聲砸落在雪地上,再次朝不遠處的一頭冰熊躍出,長刀直刺,墨綠色刀刃前胸插入,透體而出,受到致命傷害的冰熊似乎並不甘心就此逝去,抬起熊爪狠狠拍向時軒。

看著極速接近的熊爪,時軒眸子睜大,抽出刺穿白熊心臟的墨竹,同時一腳直踹將其踹飛,白熊空中翻滾幾圈后落入厚厚的雪地中,掙扎幾下后沒了動靜。

雖然及時將冰熊踹飛,但覆蓋堅冰的熊爪依舊在時軒胸前留下四道傷痕,其中一道甚至來到了鎖骨,傷口再高、再深一點點恐怕就會傷到大動脈,即便如此前胸也是血肉模糊

幸虧周圍氣溫極低,血液流動速度不快,要不然在劇烈戰鬥再加上前胸的傷口沒法止血,恐怕單是流血都能耗死時軒。

時軒附身抓起一大把冰雪,眉頭微皺按在胸前的傷口上,雖然白雪未必能止血,但起碼能止痛。

白熊使用冰凍光束後會有一小段時間的虛弱,這是時軒斬殺第一頭小白熊時發現的,否則根本就沒那麼容易斬殺小白熊。

冰藍色靈力圍繞時軒,如同光環般恢復時軒的體力和靈力,狀態雖然有所恢復,但依舊是入不敷出,不僅僅要斬殺敵人,還要面對嚴酷的環境,甚至環境帶來的威脅要更大。

時軒呼出一口熱氣,背部肌肉開始跳動緩解麻木,還剩下六隻,這真的是艱難,能在包圍中斬殺兩頭白熊已經是極限了,下次不可能再有這樣的好機會,畢竟雖然敵人是熊,但實際戰鬥起來並不熊,甚至很聰明。

氣海中的靈力星璇開始高速轉動,外界一縷縷靈氣被吸入轉化,補充時軒的消耗,刀客一般都是殺伐力爆發力極強,但持久力不足,而時軒似乎沒有這種憂慮,持久力甚至遠超一般武者,這都是混元聖刀決帶來的優勢,雖然沒有什麼配套武技,但靈力質量數量遠超同階武者。

眼看又有兩名同伴身死,冰熊首領雙眼赤紅,露出嘴角的獠牙越發尖銳猙獰,冰晶開始覆蓋全身,形成一層堅冰鎧甲,剩餘的白熊也紛紛低吼,粗壯前爪刨開雪地,緩緩靠近時軒。

時軒嘴角一抽,長刀斜擺,氣海內靈力不要錢般湧出,墨綠色的刀刃覆蓋上一層薄薄的黑光,一片片飄落在刀刃上的雪花被切開。

眉心識海開始調動神識,雖然微弱,但依舊能增強自身對危險的感知,生死戰,即便能比對手快萬分之一秒察覺到接下來的動作,都有機會活下來。

看著步步緊逼的冰熊,時軒一抖墨竹長刀,掉頭便跑,他還沒自信到能單挑六頭冰熊的那種程度,單人硬懟別人一群,這是下下策。

看著面前氣勢洶洶彷彿不死不休的人類轉身逃跑,六頭靠近的冰熊一愣,白熊首領最先回過神,怒吼一聲后四肢著地追趕時軒,其餘五頭白熊也開始紛紛追趕。

砰~~

一腳踏下雪花飛濺,時軒側頭看了眼身後,與白熊之間的距離正在被迅速拉近,以這個速度,用不了多久就會被追上。

在這種雪花沒過腳踝,有的地方甚至沒入膝蓋的場地,與四肢著地的白熊比拼速度無疑是自取其辱,

但時軒並不需要跑贏白熊,只需要讓他們拉開距離就可以了,所以時軒選擇了上山,雖然這個山坡並不高,但足夠了,按照現在的速度,在坡頂之前就會被追上。

刷啦~~

時軒側躍避開一道冰凍光束,這種冰藍色的光束一接觸到地面的雪花便會凝聚成冰,霸道的不講道理,而且蔓延速度極快,若時軒慢上一步,恐怕即便不被凍住也會踩上冰塊,在山坡上腳踩冰面,下場只有一個。

吼~~

勁風呼嘯,寒冷撲面而來,一道陰影遮蓋陽光,泛起寒光的冰爪籠罩時軒要害。

汗毛倒豎,劇烈的危機感在背後浮現,太陽穴開始猛烈跳動,這是神識全開的代價,這一爪子要是落在身上絕對會涼,比冰塊還涼涼。

沒有絲毫猶豫,長腿用力一蹬,身體在冰熊爪子揮出之前撞入白熊首領懷中,手肘狠狠撞擊在堅冰鎧甲上,發出砰一身巨響后冰粉四濺,雖然堅冰鎧甲上細密的裂縫遍布,但依舊完整。

結實的臂膀撞在時軒身上,若不是時軒一手扣在堅冰鎧甲的邊緣,絕對會被擊飛。

冰熊大臂剛一接觸,時軒體表便覆蓋上一層薄冰,衣服被凍得堅硬,但這比起被一爪分屍已經是好太多了。

堅冰覆蓋的手爪沒能擊殺時軒,反而是被這隻小蟲子擊裂了自己的鎧甲,白熊首領怒不可遏,抬起另外一條手臂準備施展懷中抱漢殺。

噗呲~~

白熊首領還沒來得及合攏,墨竹長刀便先一步插進白熊身體,溫熱鮮血順著刀刃流出,沒多久便被凍結。

白熊吃疼,但沒有放棄這個機會,合攏的手臂進一步加快,體表湧出冰藍色靈力,企圖將時軒凍住,原本便被凍的全身僵硬的時軒打了個冷顫,一條鼻涕流出,而後被凍成冰晶。

時軒手臂青筋跳動,后槽牙緊咬,一把將墨竹抽出,正常來說不應該這麼艱難,但這頭白熊很聰明,它將傷口用堅冰凍結,不僅僅能止血麻痹痛覺,而且還能將入體的長刀卡住,避免造成二次傷害的同時鎖死時軒。

咔嚓~~

長刀一把抽出,時軒看著聲勢浩大的抱殺,嘴角一咧。

低頭露出嘲諷,似乎想要看到面前這個小矮子炸成肉沫的白熊一愣。

嗷~~

砰一聲巨響之後,白熊發出一聲痛呼,時軒一躍而起,長刀劃過白熊胸膛,斜斜斬出一道猙獰刀痕。

對上白熊兇狠的目光,時軒沒有猶豫,手腕一翻剛剛帶起一道血珠的長刀直奔白熊嘴巴,並不是不想斬擊要害,而是這頭白熊實在兇悍,受傷之下的第一反應居然不是躲避,而是想要拉著敵人一起死,要是在空中被這種冰凍光束擊中,那時軒就只能被剩下的白熊沉海。

噗嗤~~

墨竹長刀沒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唯一的特點就是鋒利以及堅韌,特別是灌注自身的黑色刀尖狀靈力之後,這種靈力彷彿與墨竹長刀的契合度極高,斬熊如同砍瓜切菜。

墨竹長刀刀劍劃過白熊下巴,這頭白熊也不是真正悍不畏死,至少關鍵時候慫了,縮頭避開了時軒的斬擊,這也就導致嘴裡發出的冰凍光束與時軒擦身而過。 感受到身體上傳來的僵硬感,撇了一眼插在白熊胸膛以及手臂上的刀鞘,時軒不再遲疑,一腳踩在白熊頭頂,往山下飄去。

自己跑出老遠只為了將熊群分散,再磨蹭下去,熊群很快就會匯合,到時候就沒辦法再將其分開了。

現在還有六頭熊,白熊首領受傷,但並不影響戰鬥,只要能一鼓作氣斬殺三頭,靠著靈氣的恢復,時軒有信心與剩下的白熊周旋。

剛躍到空中,三道冰藍色光束迎面而來,時軒眸子微沉,雙眸中閃過一道精光,大喝一聲後手中墨竹長刀悍然斬出,黑色靈力如同裝甲般覆蓋在刀刃上,沒有厚重感,反而看上去更加鋒利。

體驗未來人生 冰藍色光束在墨竹刀刃上炸開,一層薄冰開始在刀刃上蔓延,剛蔓延至刀柄又被黑色靈力消磨,反反覆復,比拼的就是靈力的精純已經雄渾,雖然三道冰凍光束靈力數量遠超時軒,但可惜面對的是極其凝鍊的刀尖狀靈力,在質量上數十份冰藍色靈力都未必能比得上一份刀尖狀靈力。

冰藍色光束漸漸消散,時軒臉色蒼白,體內的靈力星旋萎靡不已,雖然質量上完勝,但可惜數量上完敗,體內靈力僅剩下靠近中心光柱不遠的少許,而且氣海中心的光柱幾近停止轉動。

雖然消耗極大,但好歹留住性命,這一波值得!

時軒砰一聲落地后迅速翻滾,避開最近的一頭白熊拍擊,這頭白熊緊跟著首領,實力比起首領也只差一線,類似於二把手的地位。

懶驢打滾滾動幾圈后,時軒下肢用力躍出,朝著山下狂奔,但跑起來的姿勢怎麼看都有些彆扭,這是剛才白熊首領的冰凍光束造成的,雖然避開了,但左腿距離冰凍光束太緊,極寒幾乎讓整條左腿失去直覺,現在隨著運動奔跑,血液快速流動,比起之前算是好多了。

四肢著地上山容易,下山就不好說了,若是冰熊捨得直接從山上滾下來,可能還有一絲機會能追上時軒。

這也是時軒想要營造的戰場,這片冰雪大地原本就是別人的主場,陷入絕境並不是仰天長嘯便能得到神靈的指引,更不是怨天尤人便能得到解脫,爆種這種技術活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學會的。

這就要自己去思考,去創造出一個有利於自己的環境,戰鬥不僅僅靠戰力,還要靠腦子。

靠近一頭剛發出冰凍光束而陷入虛弱的白熊,雖然直立身高足足有兩米多,但此刻匍匐在地比之時軒還要矮上一些,長刀斜斬,一顆透著不屈的熊首落地,隨後化作濃郁冰藍色靈力滋潤時軒體內的靈力星旋。

看到又一個同伴倒在雪地上,白熊首領雙目怒瞪,鮮血從眼角滲出,一把從胸前抽出剛才擋住抱殺的刀鞘,熊掌用力彎折,但刀鞘卻紋絲不動,破劫靈竹的硬度顯然不是一頭一階白熊能撼動的。

白熊首領似乎有些惱怒,朝著時軒用力一扔,刀鞘破開層層氣浪,如同箭矢一般朝時軒飛射。

一擊得手后時軒沒有絲毫猶豫,白熊虛弱的時間並不長,而且白熊之間的距離也不算近,一旦被白熊緩過來就會匯聚在一起,到時候就不是時軒斬殺白熊了,而是一群白熊追著時軒毆打。

按照時軒的推算,他頂多只能殺兩頭虛弱的白熊,然後來到第三頭白熊面前,此時白熊已經從虛弱中恢復過來,到時候又是一場硬仗。

狂奔的時軒身後掀起一大片雪花,重心微沉,身體低俯,長刀收到腰後作出橫斬的動作。

但這時背後卻傳來致命的危機感,無聲無息,或許說風雪聲遮蓋了背後物體高速靠近的聲音,手中墨竹長刀輕輕顫動,時軒眉頭一皺,想到是什麼東西靠近了。

沒有絲毫猶豫,時軒前衝過程中硬是側身,下一刻,箭矢般的黑色刀鞘帶著嗚咽聲從脖子旁邊飛過,帶走大片血珠。

藉助下山的勢能,時軒速度極快,幾乎瞬間便與後面暴怒追擊的兩頭白熊拉開距離,脖子上的傷口也來不及處理,現在時間就是生命。

一朵朵艷紅色雪花在潔白的雪地上嬌艷盛開,沒過多久又被殘暴踩踏,隨後大雪覆蓋,白茫茫一片,似乎從未出現過。

時軒高速俯衝而下,面前的白熊抬起堅冰覆蓋的利爪,似乎想要抵擋,但表面覆蓋一層黑色靈力的墨竹長刀顯然不是一隻熊掌能抵擋的,即便這隻熊掌上覆蓋厚厚的堅冰。

噗嗤~~

一隻覆蓋堅冰的熊掌以及上半截身體落地,化作滿天冰藍色靈力滋潤時軒,時軒剛想要繼續下沖擴大戰果,三道冰藍色光束射來,但目標並不是時軒,而是時軒腳下的雪地。

這是除了白熊首領之外剩下的三頭冰熊發出的,目的自然就是阻止時軒繼續前進,原本九頭白熊此刻僅剩下四頭,已經有五頭白熊死於時軒刀下,再這樣下去,說不準真會被時軒團滅。

此時剩下的白熊已經殺紅眼了,冰藍色靈力源源不斷轉化為冰凍光束,似乎不將時軒凍成冰雕就絕不罷休。

時軒握緊刀柄,一顆心沉到谷底,若是這群白熊直接朝著自己攻擊還好,如今瞄準的腳下雪地實在是死穴,不躲?只會被冰封在雪地中,最後難免成為一地的冰碴。

若是避開,喪失良機不說,踩在冰面上,而且還是斜坡上的冰面,後果可想而知。

心中有了打算的時軒輕輕躍起,剛好避開飛射而來的冰藍色光束。

冰藍色光束接觸到雪地后迅速響起一陣子的咔嚓聲,時軒尚未落地便已經凍出一大片的冰面,光滑如鏡。

這並不僅僅因為白熊冰藍色靈力的兇悍,更是因為雪地的緣故。

落地的時軒一個踉蹌,隨後一刀刺破冰面,咔一聲,細密的裂縫朝四面八方蔓延,穩住身體后淡黑色靈力湧向手臂,時軒握拳奮力砸在冰面上,已經裂縫布滿的冰面頓時被砸碎一大片,露出冰面下的雪地。

剛製造出一個落腳之處的時軒來不及鬆一口氣,一道陰影便將自己籠罩,後頸處的汗毛甚至能夠感受到背後吹來的腥風,汗毛倒豎、全身細胞都在尖叫吶喊。

勁風呼嘯,時軒猛地轉身將墨竹架在身前,還沒來得及發力,一隻布滿堅冰的熊掌破開層層氣浪狠狠拍在墨竹之上,發出砰一聲巨響后連帶著墨竹長刀一起拍在時軒胸膛上。

噗~~

胸膛瞬間內陷,時軒一大口鮮血噴出,而後被擊飛,砰一聲撞入十數米外的雪地中,激起大片雪花,艷紅色雪花在陽光照耀下鮮艷無比。

吼~~

一掌擊飛時軒后,白熊首領發出一聲怒吼,背後凸起的冰晶閃耀著刺眼藍光,濃郁的冰屬性靈力在口中醞釀,片刻后化作一道粗壯的冰凍光束,落在時軒砸出的大坑中,冰層漸漸浮現,沒過多久便將整個大坑凍結。

全身劇痛的時軒無力躺在雪坑中,眼看著堅冰將自己一寸寸冰封,想要抬手撐地起身,但胸膛處傳來的劇痛開始傳遍全身,破風箱般粗重的呼吸聲越來越微弱,眼皮越來越沉重。

此刻時軒甚至有點渴望將自己凍結,起碼氣溫越低越能麻痹神經,漸漸就會感受不到痛覺。

冰層如同一座大山般將時軒壓垮,無法形容的寒意侵襲入體,全身血液開始停滯,細胞停止跳動,意識陷入黑暗。

敗了……

時軒意識在劇烈掙扎,但最後依舊歸於沉寂。

……

時軒沉重的眼皮顫顫巍巍睜開一絲,意識如同一碗糨糊,但胸膛和咽喉上傳來火燒般的劇痛。

涼風隨著月色飄入房間,輕輕拂過時軒皮膚,時軒頓時打了個寒顫,半眯著的雙眼突然睜開,意識重連成功,一把抽出放在床邊的墨竹,但剛站起身便摔倒在地上。

太累了,雙腿打抖發軟,手臂連提刀的力氣都沒有,剛才只是條件反射,能抽出墨竹已經是極限。

時軒開始躺在地上思考人生,現在他的意識已經清醒,知道自己回到了房間,安全了!

這種情況並不是第一次,只不過沒有像這次這麼接近死亡的,所以時軒適應起來並不困難。

以往每三月到聖殿中打一次淬體拳法,而後便會被布布扔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戰鬥,喋血的斗獸場上與獅子搏鬥,山間老林與凶虎殘殺,暗無天日的監牢與死囚爭鬥……

以往都是些普通野獸或是低階武者,但這一次一下子就是十頭靈獸,而且在別人主場,時軒感覺自己能殺五頭已經是踩了狗屎運。

別看之前時軒將白熊首領安排妥當,但最後幾下徹底將時軒驕傲的內心擊碎。

即便單打獨鬥,時軒依舊不覺得自己是白熊首領的對手,雖然白熊笨拙,但一旦抓住機會一爪子就能讓自己回家,最大的可能就是兩敗俱傷,共赴黃泉。

戰鬥沒有那麼多爆種,被人擊傷,而後開大,再將別人擊傷,而後別人繼續爆種,繼續纏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