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陽的目光循著聲源看了過去,便看見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正一臉笑意的沖著他揮手。

見狀,高陽連忙帶著冠桃迎了上去。

「任叔叔!」

來至近前,高陽禮貌的開口打招呼,冠桃雖然不認識眼前的人,卻也連忙跟著高陽叫了一聲:「叔叔您好。」

任雄面色熱情沖著兩人一笑,才開口道:「路上辛苦了吧?走,叔叔的車在外面。」

說話間,任雄的目光在兩人牽著的手上掃過,而後又十分自然的移開,並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剛剛冠桃有第一時間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高陽卻握的更緊了,她只好作罷。

不為別的,她不想給高陽惹麻煩。

兩人跟在任雄的身後,高陽低聲給冠桃解釋:「這個任叔叔是我爸的好朋友,也是我家的生意夥伴,燕兒島海邊有一個度假酒店就是任叔叔的,我們就住那。」

冠桃聞言表示了解的點了點頭。

……

簡艾一行人都在酒店補了幾個小時的覺之後才相約著去了海灘。

所有人都換上了泳裝,男士們也都只穿著泳褲,白色的海灘被海水沖刷之後,被陽光照射出銀色的光芒,格外的美麗。

這片海灘是屬於簡艾他們入住的酒店的,所以人並不算多,還有免費的躺椅和遮陽傘可以使用。

「小姨夫,你不是想去潛水嗎?」簡艾走到姚峰身邊,指著右邊停靠的一艘小輪船說到:「看到那艘船了嗎,船上有教練,會把你帶到稍微深一點的海域,然後教你怎麼使用潛水裝備,很安全,你可以試試。」

姚峰聞言眼睛一亮:「是嗎?那我想嘗試一下。」

吳叔在一旁聽見也來了興趣:「那我也去。」

「佳馳。」簡艾見狀,便對著佳馳道:「你帶著你爸和吳叔過去吧,我怕他們不會英語,交流會有問題。」

姚佳馳聞言點了點頭:「正好我也想試試潛水。」

男生嘛,對這種運動本身就感興趣,到最後,加上簡煜,四個男人都去潛水了。

而簡艾這邊的女士們,則是在遮陽傘下排排躺,互相幫著對方擦防晒油。

「姐,大嫂,這地方真是太漂亮了,我覺得我什麼也不幹能在這躺一天,光看風景就夠了。」王允芝靠在躺椅上感嘆,遮陽鏡都放在了一邊,生怕掩蓋了眼前的美景。

蔣春芬聞言笑道:「哪都很完美,就是太熱了,你說咱們那都入秋了,這邊三十六度,要命不要命。」

「聽說這邊根本沒有四季之說,只有雨季這麼個說法,雨季也三十多度。」王允梅說到。

幾人正說著話,便有穿著襯衫馬甲的服務生端著果汁送了過來,一一擺放在幾人躺椅旁邊的木桌上。

王允梅幾人左右看了看,蔣春芬疑惑道:「咱們沒點飲料啊。」

那印尼模樣的服務生也聽不懂蔣春芬的話,自顧自的做著自己的工作,簡艾見狀便解釋道:「這是免費的,因為我們是酒店的客人,他們提供這項服務,就是只要躺椅上有人躺著,就會主動送上飲品,不管你喝不喝。」

幾人聞言不覺驚詫的眨了眨眼,末了王允芝忍不住問到:「小艾,這酒店一間房一天多少錢啊?」

簡艾搖了搖頭:「我還真不知道,白晝訂的呀。」

簡艾並沒有撒謊,她是真的不知道,因為白晝把錢都已經交完了。

「你們只管開心的玩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簡艾看著幾人道。 秦南聞言怔了怔,腦海中浮現出來了一張精緻的臉龐。

他們所說的那位仙靈一族的公主,莫非就是陸輕音?

當初,秦南尚未擊殺向魂之前,他與陸輕音還有很多瓜葛,因為他掌握了一門仙靈一族的禁術,所以被她不依不饒的追殺、算計等等,給秦南帶去了不少麻煩。

只不過,後來隨著局勢的劇烈變化,秦南迅速的崛起,所以秦南與她再也沒有了任何交集。

「有點意思。」秦南嘴角微勾,跟著前方的一位位修士們,向著另外一條街道走去。

朝都,城主府。

此府乃是朝都城內極為亮眼的存在,大部分人見到之後,都會忍不住觀摩半餉,因為它是用上百種神木的枝幹打造而成,散發著氤氳神光,古色古香,沉穩大氣,並且還使得天地之間的木系靈氣,變得極為濃郁。

秦南來到這裡之後,只是瞥了一眼,毫無任何興趣,不過他卻被眼前的景象,給微微驚了一下。

在這城主府的前面,有著一個方圓五萬丈之大的道場,此時道場上面,卻是人滿為患,極為熱鬧,彷彿有著一個驚人的機緣,即將就此打開一樣。

仔細一瞧,這人群之中,有白髮蒼蒼的老者,亦有面目稚嫩的少年,還有許多的修士,雖是一身公子書生裝扮,但明明是女子身。

倘若這些到來的女修,修為不怎麼高的話,秦南只會覺得,她們只是過來看看熱鬧罷了,但是這些女修當中,有不少人乃是主境修為,還有幾位主宰。

堂堂主境,主宰級別的強者,會跑來這裡看熱鬧?

什麼時候主境和主宰變的這麼閑了?

秦南立刻拍了一下前面一位修士的肩膀,好奇問道:「道友,眼下是什麼情況?為何會來這麼多人?而且,還會來這麼多女子?」

那位修士扭過頭來,察覺出秦南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深不可測,立即笑道:「前輩,您有所不知,這位仙靈一族的公主,當真是個奇女子。她面對整個九天仙域招婿,她不管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只要修為足夠,那就可以了。」

「而且,她設定的比武招婿,與尋常的比武招婿也不一樣。尋常的只需武鬥,最終勝者便是成功。而她這邊,卻是分為兩關,第一關為混戰,所有參與的修士入場,最終還在場上的一百人,就視為成功。」

「第二關更有意思,仙靈一族在神息戰場的中間之處,發現了一處上古機緣。前一百人者,皆可以在第二天隨她前往上古機緣之中,只要達到她的要求,便能成為她的夫婿。」

「不過,這具體的要求,仙靈一族倒是沒說。」

他壓低聲音:「還有,前輩,傳聞中仙靈一族發現的這個機緣,非同小可。而且仙靈一族還說了,不管在機緣內得到什麼寶物,只需分仙靈一族三成。功法武技的話,給仙靈一族一份便可……」

秦南運氣不錯,遇到了一個話癆,秦南都還沒問,對方就將各種消息,通通告知給了秦南。

秦南神色不由得古怪起來。

男女不分,老少不限,這仙靈一族的招婿,怎麼感覺都像是一個陽謀?

只是為了召集更多的強者,一起去瓜分這個機緣?

不過,這又有點不合理,如今仙靈一族出現了陸方這位天尊巨頭,並且早在一年前,就已橫掃各族,成為萬族之首,勢力無比強大,完全沒必要讓拉著外人一起。

還有,如果這是一個陰謀的話,那就更加說不通了,畢竟那最終選出來的人,都不會是無名之輩,一旦仙靈一族對他們下了黑手,那必定會引來大禍。

「這仙靈一族的公主,是不是叫陸輕音?」秦南打斷了這位修士繼續嘮叨。

「對啊,前輩,正是陸輕音!」這位修士滿臉陶醉狀:「這陸輕音公主,可真是國色天香!最最最關鍵的是,她已經血統跨族,成為了傳說中的無靈之體!」

「無論男女,只要得到了她,與她神念融合,那一身修為必然會層層暴漲,以後突破主境,甚至是主宰的時候,都會容易的許多,好處無窮……」

秦南這總算才明白過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女修前來。

一個神息戰場的上古機緣!

一具無靈之體!

並且,當今仙靈一族勢大,如果加入了其中,那就會有更大的把握,渡過接下來的混亂大世。

「前輩,待會你是不是要去參加?你如果參加的話,晚輩斗膽找前輩幫一個忙,能不能替我向陸輕音公主要一件她穿過的衣裳。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那散修期待的看著秦南。

秦南心中微動。

去參加?

似乎不錯。

她們正好第二天要前往神息戰場的那個機緣。

「陸輕音,你曾經屢屢追殺算計於我,雖然我如今沒有了太多報復的心思,但是你要有什麼目的,我倒正好可以攪黃一下……」秦南眼睛微亮,打定了主意。

至於他身邊這位散修,秦南只含糊應了一聲:「嗯,我知道了,我先過去。」

索要陸輕音穿過的衣物?如此下作的事情,他怎麼可能幹得出來!

「啊,好的。前輩,多謝你了!」散修滿臉興奮,看著秦南的背影,不禁揮手大喊:「前輩,你要記住了啊,我的名字叫凈無痕!我會在朝都百花巷等你的……」 這次反倒是王允梅贊同的開口應和簡艾:「小艾說的對,這麼好的機會大家能一起出來玩,又來這麼好的地方,當然是開心最重要了,別總想其他的。我覺得這一趟,花多少錢都值。」

能聽到母親這麼說,簡艾心裡自是十分高興的,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自己賺了那麼多錢,可母親卻捨不得花。

「小梅說的對,來了就開心的玩!」蔣春芬說著便從躺椅上站起身來,繼而招呼道:「走,下海里去。」

王允芝和王允梅聞言紛紛站起身,簡艾見狀連忙開口:「你們去玩,我在這幫你們看著東西。」

三個女人手拉著手光腳跑在沙灘上,連背影都帶著歡樂,簡艾看在眼裡,心中亦是無比滿足。

潛水的輪船也已經往海中央駛去。

不用多做其他,簡艾就這樣看著,吹著海風,已是無比愜意和幸福。

然而下一秒,海灘之上突然起了一陣騷亂。

「雲步謠!」

「快看雲步謠!」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雲步謠,引得其他海灘上的華夏遊客紛紛響應。

聽第一句時簡艾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直到一旁的王梓萌一聲尖叫響起:「啊!蒼天啊!我看見誰了!」

還不等簡艾反應,王梓萌已是腳底生風的跑了。

周圍大批的遊客也顧不上遊玩了,紛紛往一個方向跑,簡艾順勢回頭看去,便看見不遠處人群已經圍成了一個肉牆,裡面的雲步謠早已被淹沒其中,根本看不見她人在哪裡。

而人牆外是……白晝、赤陽、司月寒、簫鴆。

三個人每人只穿了一條黑色的褲衩,雖是都戴了墨鏡,可簡艾能感覺到,他們分明是在看自己。

簡艾有一剎那的慌神,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真的是他們!

連忙站起身迎上去,就聽見耳邊不停的響起……

「啊,雲步謠,我好喜歡你。」

「可以和你拍照嗎?」

「可以給我簽個名嗎雲步謠?」

「新電影什麼時候上映啊,我一定去支持你。」

「雲步謠,你是我的女神。」

然而,雲步謠被包圍的里三層外三層,像是千層麵包里最裡面那一層的餡兒,根本看不見人。

簡艾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雲步謠的身上,走到白晝幾人面前站定:「你……你們怎麼來了?」

白晝抬手扒拉了一下額前的銀色劉海,開口道:「給你訂票的時候順便一起訂的,我想我們也是需要旅遊一下的。」

簡艾目光怔愣的挨個掃過四個戴著墨鏡的臉,最後落在司月寒的身上。

怪不得……

怪不得她這次出門司月表現的那麼淡定,甚至一句囑咐都沒有,原來是早就安排好了。

「不過老闆你放心,我們可以裝作不認識你,你可以盡情享受和家人的獨處時光!」白晝伸出俊美無雙的腦袋在簡艾面前晃了晃。

簡艾一把拍開:「給老子爬開,我小姨和我舅媽都認識你好不好!他們都知道是你訂的酒店!」

信了你的邪!

蔣春芬和王允芝都是M集團的員工,兩人都是認識白晝的,王允芝是東海地產財務部的出納,幾乎每天能都在公司見到白晝。

白晝捂著頭,後知後覺般的眨了眨眼:「好像是哦。」

「我說過了,要提前跟門主打招呼的。」簫鴆在一旁面無表情的開口。

簡艾輕微嘆了口氣,頗有些無奈的道:「你們想出來玩就出來啊,也不必這樣刻意的瞞著我,我又不會永遠把你們關在白雲市。」

只是旅遊而已,她巴不得這幾個人能多一些自己的時間,好好的玩樂一番,不要把生活的重心都放在她的身上。

搞的她像是一個隨時隨地需要被人照顧保護的孩子一樣。

「那門主你不生氣了?」白晝又伸著頭湊了過來。

簡艾當下便是回他一個白眼:「這有什麼好生氣的,我是魔鬼嗎?再說馬爾地夫又不是被我承包了,你們既然來了,就好好玩吧。」

說著,簡艾也不忘囑咐白晝:「要是碰到我小姨和我舅媽,那就自然的打個招呼。」

白晝聞言,咧嘴露出一抹好看的笑,點了點頭。

簡艾這才側頭看向依舊被人流包裹住的雲步謠,開口問到:「雲步謠不是在拍戲嗎?」

「殺青了。」白晝開口道:「本來也邀請了御無垣,不過被拒絕了。」

拒絕了?

簡艾微微一愣,腦海中浮現出御無垣優雅的身姿,雖然只見過一面,可御無垣那個人給她留下的印象,可不像是一個會輕易拒絕別人的人。

或許,他是有什麼其他的事情,也可能是他不喜歡旅遊吧。

簡艾沒有多想,末了輕輕的點了點頭。

因為這一次是家庭旅行,對簡艾來說十分的難得,所以她並沒有要和白晝幾人同游的打算。

儘管如此,她也知道自己隨時隨地在幾人的保護之中。

……

這是冠桃人生之中第一次見到大海。

燕兒島的海灘雖然算不上華夏國最漂亮的,可卻也屬於佼佼者。只是眼下已是入秋,海灘上下海的人並不多,大家都站在遠處觀賞和拍照。

冠桃立在岸上的石階棧道之上,眼睛之中仿若閃著光,心中亦是激動無比,一直盯著那遼闊的碧海藍天在看。

她知道大海是波瀾壯闊的,可當眼下她真正的置身於海岸,才彷彿切身感受到了自然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