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龍,我和高茹以前是有過關係,不過這都多長時間了,你說這樣的話就有點過分了吧,我什麼時候辜負她了?”

“沒辜負高茹?那好,現在就取消婚禮。”

“不可能,高天龍,不管你今天有什麼目的都休想達成!”

然而陳明話剛落下,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聲音突然響起。

“陳明,你個負心漢,你太讓我失望了!”

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陳明看見了一個熟人!

高茹!

只不過此時高茹並不是一個人,在高茹的懷中還有一個嬰兒!

陳明一怔,下意識感覺有些不妙。

“孩子給你,從此咱們一刀兩斷!”高茹走到陳明跟前,直接將懷中的孩子塞給陳明。

陳明下意識的接住孩子,大腦有些沒反應過來。

這是自己的孩子?自己跟高茹的孩子?

可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爲什麼自己一點消息都不知道?

突然想到這段時間高茹手機關機,還不在大地集團的事情,難道就是因爲這孩子?

“詩雅,按理說今天是你的婚禮,我應該祝福你,但情況擺在這,怎麼選擇就看你自己了。”旋即高茹轉頭看向許詩雅。

說完後,高茹又惡狠狠的瞪一眼陳明,這才轉身離開。

陳明看着高茹的背影,想要開口問什麼,可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該問什麼。

“許國忠,恭喜你找了個好女婿啊。”這時高天龍看向許國忠,冷笑着道。

說完衝着春姐示意一下,後者這才推着他離開婚禮現場。

靜!

整個大廳裏格外的安靜,沒有一個人去打破這種可怕的寂靜。

哇!

突然,陳明懷中的孩子傳出一陣哭聲,在寂靜的大廳中顯得格外刺耳。

陳明看着懷中的孩子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怎麼就突然多了個孩子?

雖然自己之前和高茹住在一起沒錯,但每次都比較注意,就算是意外也未免太準了吧。

懷裏的孩子哭聲越來越大,也讓陳明從愣神中反應過來,畢竟現在孩子都在這,自己不信也沒辦法。

只是看着一旁的許詩雅,心裏就不由犯了難。

這怎麼解釋?

跟之前杜黎兒的出現不一樣,那自己還能解釋解釋,雖然瞞着許詩雅照片的事情呢,但並沒有多少影響,而現在不一樣啊。

自己懷裏抱着的孩子怎麼解釋?

然而不等陳明解釋,極力剋制着的許詩雅便問道:“這真是你跟高茹的孩子?”

雖然許詩雅盡力讓她表現的平靜一些,但陳明怎麼能看不出來許詩雅很憤怒,很失望。 不過自己也不知道怎會回答許詩雅。

自己現在也不清楚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自己都多久沒見高茹了,現在她直接抱個孩子給自己送來,自己哪知道是怎麼回事。

“騙子,你個騙子!”不等陳明開口,許詩雅便一臉失望的聲嘶力竭道。

此時此刻,許詩雅眼眶通紅淚水決堤,止不住的往下掉。

陳明拉住許詩雅,想要安慰她,可許詩雅卻甩手打開了陳明的手臂。

“別碰我!”

陳明看着許詩雅氣憤的模樣,心裏苦不堪言。

許詩雅見陳明遲遲沒有解釋,於是轉身跑着離開了婚禮現場。

“陳明,今天的事情你必須給我許家一個交代,否則這事沒完!”這時許國忠則憤怒道。

此時陳明腦子裏已經亂成一團了,哪有心情搭理許國忠的話。

本是大喜的一天,卻鬧出這事。

好不容易纔和許詩雅步入婚姻的殿堂,怎麼就這樣了呢。

陳明抱着哇哇大哭的孩子,看着一個個賓客離開,心裏複雜無比。

不久後,整個天鵝湖大酒店頂層,只留下陳明和李濤還有六子等人。

而此時陳明懷中的孩子還在不停的大哭着。

“孩子應該是餓了,要不先交給我吧,雖然沒帶過小孩,但這段時間上網學了不少,一直這樣讓他苦着也不是辦法。”這時王鳳走到陳明跟前。

陳明想了想於是只好點點頭然後把懷中的孩子遞給了王鳳。

雖然王鳳和李濤交代一下,讓他去附近看看有沒有母嬰店,買點奶粉和尿不溼回來。

奶粉買回來,餵了一點奶粉,孩子才停止哭泣。

陳明坐在一旁抽着煙,時不時的看向王鳳懷中的小傢伙,眉頭已經之皺成了川字。

這件事情沒弄清楚之前,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和許詩雅解釋。

而如果孩子真的是自己的,那也就不需要解釋了。

許詩雅短時間內肯定接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孩子,更何況還是自己和高茹的孩子。

“明子,這孩子真是你的?不會是他們隨便找的孩子想要破壞你和詩雅婚禮的吧?”李濤走到陳明跟前坐下,抽根菸遞給陳明。

接過煙,陳明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不過想想高茹應該不會做這麼無趣的事情,更何況如果是假的,高天龍會跟着她一起來鬧?

高家難道不要面子?整個廬州有幾個不知道高天龍的,如果這事傳出去,他高天龍還要不要在廬州待了?

現在不管孩子是不是自己的,現在情況已經這樣了,眼下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最重要的是先搞清楚孩子和自己的關係。

在天鵝湖酒店坐了許久,等李濤和六子等人也離開後,陳明這才抱着孩子離開。

邊走邊看着孩子,陳明總感覺跟自己有幾分相似。

不過這也只是感覺而已,還需要更準確的判斷。

走出天鵝湖酒店,把孩子放在副駕駛,直接前往了親子鑑定中心。

做完親子鑑定後,陳明則帶着孩子獨自回了別墅。

看着別墅中張燈結綵的樣子,心裏就不由一陣低落。

親子鑑定結果需要七十二小時才能出來,所以未來的三天裏,自己還是得繼續照顧眼前的小傢伙。

好在之前學過一點,有過一些經驗,不至於不知所措。

把孩子哄睡後,陳明轉身離開房間。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抽着煙看着掛在牆上的婚紗照,心裏非常不是滋味。

本來說今天辦完婚禮,明天就帶着許詩雅回陳家村辦事的,現在出現這樣的情況,自己還得跟陳父陳母解釋。

過去不知道多久,陳明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呢,剛想再點一根菸,就聽見房間裏一陣哭聲響起。

連忙放下煙和火機,快速的朝房間走去。

看看孩子的情況,然後抱起來哄一會才消停。

可當陳明感覺差不多想要把孩子重新放在牀上,剛放下孩子就立馬又大哭起來。

無奈陳明只好繼續抱起孩子在房間中來回的走動着。

此時懷中的孩子也睜開了眼睛,圓鼓鼓的眼睛盯着陳明。

四目相對,陳明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衝着懷中的孩子逗了逗。

下一秒,只見那張小臉上也露出一抹笑容。

看着孩子可愛至極的模樣, 陳明心裏一陣溫暖,不管如何,孩子是沒有錯的。

旋即陳明又陪孩子玩一會,到晚上十一點多才把他哄睡着。

而陳明則躺在孩子身邊,沒多久也同樣睡着過去。

匆匆兩天過去,陳明這兩天一直都在別墅,吃飯也都是外賣,只有偶爾抱着孩子在別墅的院子裏走走。

而這兩天裏每天李濤都會帶着王鳳來陳明的別墅。

王鳳幫着李濤照顧一下孩子,李濤則陪陳明說說話。

生怕陳明有什麼想不開。

陳明當然沒有李濤想的那麼脆弱,最起碼有什麼也要等親子鑑定報告出來。

第三天,陳明掐準了時間點,剛剛到七十二小時,便立馬帶着孩子前往親子鑑定中心。

雖然這兩天的相處,讓陳明心裏對孩子增加了不少感覺。

但陳明還是不希望孩子是自己的。

如果孩子真是自己的,那自己跟許詩雅基本上就沒有可能了。

然而當陳明帶着孩子來到親子鑑定中心,拿到親子鑑定報告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跟自己心裏所希望的完全不一樣。

孩子就是自己親生的!

收起親子鑑定報告,看一眼懷中的孩子,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想當初有小陳澤的時候自己欣喜若狂,而現在心裏卻一點不開心。

不是自己不喜歡孩子,而是這孩子來的不是時候。

如果孩子是自己和許詩雅的,那肯定不會是現在這樣。

帶着孩子回到別墅,想了想於是決定帶着孩子回陳家村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