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三娘搖搖頭,繼續用男人的聲音說道:「不認識,但我曾聽有人說過,你義薄雲天,偷來的財富都用來接濟窮人了,是也不是?」

舒展鴻訕訕一笑,說道:「慚愧,其實舒某人沒有傳聞的那麼好,不義之財大半還是被我自己給揮霍了。」

在這種時刻,還能夠不忘自我批判,唐明玉覺得這個舒展鴻在江湖上來說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壞人。

大唐國武林,劫富濟貧被人稱為俠士。

就像曾經的浪子燕青,也是被人津津樂道。

風三娘聽得亦是點頭笑著說道:「你倒是誠實,說吧,為什麼要偷這柄寒冰玉劍,別跟我說,你看上了一小姑娘的隨身寶劍,這劍雖然不錯,但似乎還不值得你這個妙手神偷出手。」

唐明玉自然知道這寒冰玉劍雖然不錯,但價值真的不算太高,天山派最有名的是游龍寶劍和玉鳳寶劍,另外還有冰魄寒光劍和冰川霞雲劍等等寶劍,其價值都遠在寒冰玉劍之上。

舒展鴻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妙手神偷,除了金銀財寶之外,非絕世珍品不偷,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去偷唐明月的寒冰玉劍呢?

這裡沒有其它原因唐明玉也不信。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落到別人手裡,舒展鴻也只能據實說來。

原來,這劍是一個蒙面人讓舒展鴻偷的。

十年前,舒展鴻進入皇宮盜寶,被大內侍衛圍困,危急關頭,有一人將之救出重圍。

舒展鴻是個有恩必報之人,而那人當時並沒有接受報答,只說了個暗號,說哪天真的需要他的話,會給他傳話,到時候以暗號為準。

這次舒展鴻到鳳凰鎮的時候,便有一人傳音給他說了暗號,希望他能夠盜來天山派掌門之女唐明月的隨身寶劍,然後放在鳳凰鎮的鳳凰廟裡。

舒展鴻想問為什麼,對方卻說不用問原因,只要他辦到從此再也不欠對方的恩情。

舒展鴻想了想便也作罷,遂問了唐明月行走的大概方向,於是便一路追趕,終於在龍門客棧找到了目標。

風三娘和唐明玉聽完都感覺是有蹊蹺,對方的目標竟然是寒冰玉劍,簡直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如果目標是唐明月本人的話,那倒是容易理解,畢竟唐明月是掌門之女,身份特殊。

風三娘略一沉吟,隨即問道:「隱忍多年不提恩情,現在突然出現竟然讓你這個神偷去偷一柄價值並不高的寶劍,你不覺得奇怪嗎?」

舒展鴻眼珠子滴滴直轉,說道:「我是覺得奇怪,但是這畢竟是別人的要求,我也管不著。」

唐明玉看到舒展鴻的眼神就覺得他又沒說真話,遂冷笑道:「你是覺得我們好欺騙嗎?你明明知道這柄劍的秘密,為何要藏著掖著?」

舒展鴻苦著臉說道:「女俠,我真的不知道。」

「別跟我裝可憐,雖然你是俠盜,但是我可不是什麼女俠,信不信我現在就割了你的手筋,讓你一身神偷之術化為烏有?」

唐明玉此番說話,還真的是帶著一抹凌厲的模樣,因為她知道不來點狠的,這個妙手神偷是不會輕易說實話的。

風三娘看到唐明玉的表現,亦是暗自點頭,在江湖上闖蕩,該善良的時候可以善良,但是該狠的時候一定要狠。

舒展鴻也被唐明玉狠辣的話嚇了一跳,「姑娘,你你你不會來真的吧?」

「你要是不說真話,那我就來真的。」唐明玉說著,猛地將寒冰玉劍拔了出來,劍身抵在舒展鴻的胳膊上。

寒冰玉劍的寒意透骨,讓舒展鴻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反正這個秘密是他自己發現的,跟恩人無關,就算說出去也不算背信棄義。

好漢不吃眼前虧,看架勢這個丫頭說不定真的會動手,還是說出來為妙。

而且作為妙手神偷,本身來說他也有好奇心,之前由於急著跑路,他還沒來得及查看這個秘密就被抓住了,所以其實他也不知道裡面到底藏著什麼,恩人竟然會如此看重。

舒展鴻哭喪著臉說道:「姑娘千萬莫要動手,舒某人說出來便是。」

唐明玉見狀收回寶劍,說道:「快說,要是敢騙我,我可不管你什麼妙手神偷,我一定會讓你變成無臂老鼠,人人喊打。」

舒展鴻心說算你狠,於是將自己拿到寶劍后的發現告訴了唐明玉和風三娘。

作為神偷,對於各種物件是非常有研究的。

舒展鴻拿到寒冰玉劍,便覺得這劍的劍柄有名堂。

他覺得這柄劍的價值可能就在這劍柄裡面,不然那個恩人怎麼會突然讓他去偷一柄在江湖上並沒有什麼名氣的寶劍呢?

聽妙手神偷這麼說,唐明玉便開始仔細查看這柄寒冰玉劍的劍柄。

發現寒冰玉劍的劍柄是可拆卸式的,上面有一顆鉚釘。

唐明玉現在的修為已經今非昔比,直接催動吸字訣將鉚釘給硬生生拔出,隨著劍柄跟劍身脫離,劍柄裡面竟然掉出一塊羊皮紙來。 星痕大帝:「?」

系統:「?」

凌風:我在這聽你們感慨了半天,然後什麼就走了?是不是有點虧,好不容易遇到個大帝,是不是該拿點好處?

「你還何事?」星痕大帝微笑著道。

「其實也沒啥大事,你看,我好不容易來這一趟,要不要給我一點見面禮?比如把你的大道兵器送給我,再比如把你的帝道經典傳授給我,再不行隨便給點可以秒殺聖級強者的寶物也成。」凌風攤了攤手。

星痕大帝:……

系統:……

兩人一言不發,石化了片刻。

「小子,你胃口不小,開口就要大道兵器,閉口就要帝道經典…你以為是大白菜。」星痕大帝肯定是不答應的。

「再說了,你擁有系統,要這些玩意幹嘛?」

「真的不成嗎?」

肯定不成啊,那些可是大帝的根本,哪有將自己的道統隨意送給人。

而且凌風的體質也不適合星痕大道傳承。

「那好吧,我也就不強人所難了,你的帝道經典我就不要了,大道兵器我也不要,這樣吧,你給我弄一些星痕界的土特產吧,比如寶葯,靈石…等等什麼的。」

就這點小事也想勞駕堂堂的大帝?有沒有搞錯…

「不用理他,這小子就是這種性格,愛佔小便宜。」

「我去…是誰愛佔小便宜?連宿主的獎勵都搶。」凌風反駁。

「星痕老鐵,你可知道…現在跟著系統修鍊有多麼苦逼,資源資源沒有,獎勵獎勵還會被扣,得個寶物吧,動不動就卡住,哎…想占系統便宜?這輩子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向大帝乞一些看不上眼的東西才能維持得了生活了。」凌風道。

如果有人知道,凌某人居然叫大帝老鐵,感覺會被氣得吐血。

大帝啊…萬年都不一定出一個的絕世強者,你叫老鐵?

這個活寶,徹底讓星痕大帝和系統無語。

「你怎麼不說話?你也覺得我很慘對不對,哎…如果你實在為難的話,就畫個地圖給我,把星痕世界的寶物位置標註一下,我自己去取…」

星痕大帝強忍著爆粗口…

好吧,忍不住了:

「我去…你們這對組合,騙了一樣又想要一樣,真的是奸詐!」

「星痕啊,不是我說你,活這麼大年紀了,怎麼能怎麼說話?別把我和這小子划入同一類,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我是那種愛貪小便宜的人嗎?」系統語重心長地道。

難道不是嗎?

「也罷,也罷…」星痕實在無語。

他再次抬手,這個世界數百種生長在無人知曉的禁區中的寶物衝天而起,瞬息,便已出現在其掌中。

寶物有靈藥,靈果,還有礦石等等。

每一種現世都絕對能引起世人的爭奪。

凌某人看花眼了,這些都是給我的嗎?給我的嗎?

發財了,發財了!

「你們不說的話,我還差點忘記,這些寶物我得好好保管,要是讓其他人不小心拿走了怎麼辦。」

說完,星痕大帝大手一揮,所有寶物湧入他安息的星辰之內。

咔咔咔~

凌某人表情突然凝固,心碎的聲音響起。

「卧槽…」

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尼瑪就是傳說中的大帝嗎。怎麼這麼摳門?說好的胸懷坦蕩,無疆無邊呢?說好的大義凜然呢?

聽到別人要寶貝,居然把所有的好東西都先藏起來。

「果然不愧是系統培養出來的大帝,就是摳門!」某人心道。

「嗯?你們怎麼還不走?」

居然直接趕人了!

「好吧,如果你們想在這裡玩,我個人不介意,可恕我不奉陪了,我要去睡覺嘍,請便!」說完后,星痕大帝轉身,哼著小曲,踏著大道光芒,伴隨著各種祥光異象,回到了那顆最大的星辰中。

獨家霸愛:誘寵呆萌甜妻 愉快輕鬆的步調,和「大帝」二字很不搭調。

凌某人臉都黑了,得…這是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好東西沒要到,還被大帝給躲起來了,早知道就不和他要,直接去這個世界打聽一下哪裡有禁區,往裡面找就可以了,這下好了…

大帝,你這麼皮真的好嗎?

「哈哈哈…你知道嗎,你小子剛才就宛如一枚智障。」 我的二婚時代 系統調侃。

果然,有什麼樣的老師就有什麼樣的弟子,有什麼樣的系統就會有什麼樣的大帝。

「走吧?還等什麼?」系統道。

當星辰大帝回到墓地的那一刻,星隕山脈再次安靜,懸浮而起的眾多星辰失去光澤,沉入地面,各種植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恢復了原貌。

看樣子,大帝再次安眠了!

寶物什麼的…別想了!

「轟~」

可就在此時,從巨大星辰里突然射出一抹微光,直奔凌風。

並沒有殺傷力!

凌風下意識一接,攤開手一看。

「一枚戒指?星辰戒?」

一枚戒指靜靜躺在他手心,戒指鑲嵌著七顆顏色各異的漂亮星辰。

「這是!儲物戒指?」系統道。

「太多的寶物容易令人迷失自我,裡面的東西,足夠你以後一段時間的修行花費,就當送給你的見面禮。」星痕大帝的聲音傳來。

「送給我!」凌風心臟猛抽一下。

這就好比過山車,低谷高潮,令人慾罷不能。

出名從國風歌開始 「大帝…你皮一下開心嗎?」凌風高興地道。

他打開儲物戒指發現,裡面的東西雖不及大帝收起來的那些寶物,可也絕對是不可多得的珍貴物件。

「走!咱們離開!」

得了便宜,他也不想在這裡多停留。

「看把你美得!」系統道。

「小雲雀,快來!」

唳~

遠處的火雲雀聽到召喚后長嘯一聲,展翅飛到凌風身邊。

他跳上鮮紅的羽毛背。

「出發,我帶你飛出這個世界,我帶你出去浪!」

火雲雀騰空,沒入雲霄。

遠遠看去,像一隻由火化成的巨大飛禽在白雲中翱翔。

當真拉風。

凌風也心滿意足地躺在鳥背上哼起了小曲。

「這趟…不虧…無驚無險!」

不僅無驚無險,還得到了一堆好處,簡直賺大了。

他們是從星隕山脈飛出的,這一幕,被許多人看到,其中就有一個白髮蒼蒼的看著。

他用渾濁的目光掃了一眼,身體騰空,攔住了凌風的去路。

「道友請留步!」

……

…… 火雲雀見有人攔路,在雲中停下。

凌風也翻身站起,見到了攔路之人的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