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有些氣鼓鼓。

「好了,你不要多想。」

丁武連忙改口。

「這次我到廬江皖縣,是要見一位喬公,他有兩女:大喬小喬,皆是國色天香,將來極有可能許配孫策、周瑜。」

「孫策奪我偽璽,周瑜背後出手傷我,還想要把我的未婚妻當成他的雙~修爐鼎。我丁武有冤抱冤有仇報仇,現在既然到了荊州,自然也要到廬江再走一趟,見一見孫策、周瑜的未來妻子。」

「若有機會,可以把大小喬帶走,即便做不了妾,給你做兩個丫鬟也算不錯。總之,不能便宜孫策周瑜。」丁武正色說道。

「算你還有良心。」

任紅裳小聲嘟囔。

「你若真的有意帶走她們兩個,我倒是可以提供一個好去處。」

任紅裳接著說道。

「什麼去處?」丁武詢問。

「百花宮!」任紅裳說出這樣三個字。

丁武雙目一亮:「把大小喬帶回百花宮?這倒是個不錯的想法,如此一來,孫策周瑜再想要得到大小喬,幾乎不可能了。」

「走吧,先到皖縣看看再說。」

丁武說著,大步而行。

兩人並不趕時間,一路遊山玩水。

說是遊玩,實際上丁武也是在縱覽山河,磨練武道。

武道修鍊,絕不能閉門造車。

這個時代,不少武道強者的武學功法,都是遊覽山河大川,或者是觀看鳥獸爭鬥,突然頓悟,從而領悟出來的。武道,師法自然!天地力量鬼斧神工,若是能領悟,融入自身武道之中,必然可以大幅提升自己武道造詣。

同樣,道法仙術也是如此。

老子《道德經》第二十五章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從天地自然之中悟道,才是正途。

一路行走而來,不只是丁武,哪怕是任紅裳,也有巨大收穫。

足足一個月時間過去。

廬江,皖縣。

清晨時分,丁武任紅裳到達皖縣縣城之外。

縣城城門剛開,丁武、任紅裳從西門位置準備進入縣城之中。

「呵呵,老夫前幾日夜觀天象,就知道近日必有貴客到來,老夫在此等候多時了……敢問公子高姓大名?」

而不等丁武、任紅裳進入皖縣縣城,這縣城西門之中,一位高大老者手持拐杖,一身儒者衣袍,面帶微笑,大步走出。這老者約莫八十餘歲,鶴髮童顏,他腰桿筆直,骨架龐大,體內隱約有不弱的氣血力量透出。最最重要的是,他全身上下儒道氣息縱橫,比之大儒孔融、王允,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緩步來到丁武、任紅裳面前,目視丁武,開口詢問。

「皖縣之中,竟有大儒!」

丁武一驚。

「在下丁武字子烈,乃并州刺史丁原之子。」

丁武向著眼前老者正色作揖,口中說道。

「哦?原來是名門之後,忠烈遺孤。丁公子,老夫喬玄,這廂有禮了。」老者微笑還禮。

「大儒喬玄?」

聽到老者自我介紹,丁武忽的心緒一震。

「他不是六年之前已經亡故了么!」

丁武心緒震蕩,無比驚訝。

喬玄字公祖,東漢名臣,曾歷任司空、司徒、太尉,位至三公。後來漢室衰弱,喬玄感到無能無力,託病辭官,184年身死,時年七十五歲。

曾有人認為,喬玄便是江東大小喬父親,不過,後人從年齡、籍貫等方面推斷,大小喬父親「喬公」,和喬玄並無關係。

他怎麼出現在廬江皖縣,大小喬的故鄉?

「難道……」

「大小喬父親,真是喬玄?」

「六年前,他是詐死?」

「詐死之後,他來到廬江皖縣隱居?」

丁武腦海中,冒出這樣猜測。

漢室衰落,大儒喬玄辭官詐死,隱居廬江皖縣,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至於他的年齡,現在是八十一歲,六十多歲生下大小喬,看似不可能,但若是喬玄武道修鍊達到先天境,煉出一口先天真氣的話,六十多歲生兒育女,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

「喬玄,應該就是大小喬父親,當世大儒,體魄武道也跨入先天境層次……」丁武做出這樣的判斷。

「呵呵,丁公子,老夫精通玄學,丁公子此來所為何事,老夫已經知曉。老夫膝下小女喬瑩、喬婉,雖然一個只有十三歲,一個十二歲,但琴棋書畫,無所不通,雖是女子,也有大儒之資,若修道術,更是有極大可能邁入鬼仙境。」

「老夫原想將她們許配給江東英雄人物。」

「江東英雄,唯有孫伯符、周公瑾!」

「前日里老夫夜觀星相,知道丁公子要來。」

「丁公子的前程……恕老夫愚昧,竟然……看不透!」

喬玄眉頭微微皺起。

「所以……」

「丁公子若是對喬瑩喬婉有意,老夫可再等三年。」

「丁公子若能建功立業,闖出一份事業,打下一片江山,老夫願將大小喬送與公子,為妾為婢!」

【謝書友閱讀澤、骨灰級神書蟲、賢菲王道1988打賞!謝謝支持!謝謝!】 喬玄非但是東漢大儒,更是玄學大家。

漢末三國時代,不少大儒、道法強者,都兼修玄學,能夠夜觀天象,預測未來。喬玄在大儒之中,無論是年齡還是輩分,都遠超孔融、王允,玄學造詣精深,能提前幾天預感到丁武到來,倒也正常。

只不過,他玄學造詣再精深,也看不透丁武。

畢竟,丁武來自於後世,並不屬於這個時代。

而且因為丁武的到來,這個漢末三國時代的歷史進程,必然要發生偏移!

強如喬玄,也看不透丁武,無法預知丁武給這個時代帶來哪些變化。

他能預料到丁武要來,而且打他兩個女兒的主意,就算是相當不錯了。

「原來喬玄早就看好孫策、周瑜,想把女兒許配給二人。」

丁武暗自點頭。

他不得不承認,以孫策、周瑜的天賦、實力、容貌氣度,都當得起「江東英雄」這個稱謂。

若是歷史正常發展,兩人割據江東,成為一方諸侯,也絕對沒有辱沒喬玄對他們的看重。

「可惜,我到來之後,喬玄多了一種選擇!」

「他……看不透我!」

「所以他不可能直接拒絕我。」

「而是定下三年之約,若我能建功立業,割據稱王,成就在孫策、周瑜之上的話,喬玄也會考慮,將大小喬許配給我。」

丁武暗道。

所謂建功立業,無非就是爭霸天下,割據稱王。

之前的丁武,很少考慮爭霸天下的事情。

自己穿越成丁原幼子,良臣猛將沒有半個,州郡之地沒有半塊,反而有董卓、呂布這樣的強敵追殺,朝不保夕,怎麼爭霸?那個時候的丁武,心裡想的無非一個是逃命,再一個是修鍊、提升、找回貂蟬,報丁氏血仇。爭霸天下的念頭,只能暫且隱在心底。

而現在……

即便喬玄不提出這樣的「建功立業」的要求,丁武在實力提升,找到任紅裳的情況下,也已經開始考慮爭霸天下了。

「孤家寡人,固然是自由自在。」

「但面對強敵,也只能躲躲閃閃,隱在暗處,不見天日……」

丁武想到孫堅。

孫堅有江東之地作為後盾,有程普、韓當、黃蓋、周瑜輔佐。

哪怕天下人都知道他得到傳國玉璽,哪怕袁紹、曹操、劉表全部都針對他,孫堅也能霸氣無比,一路殺回江東,無人能阻攔。

而丁武孤家寡人一個,得到真正傳國玉璽,也不敢暴露。

甚至連自己真正身份都不敢大肆宣揚。

害怕一旦被董卓、呂布注意到,自己又要被追殺,遭遇兇險。

若是自己建立了一方勢力呢?

哪怕帳下只有幾個先天高手、驅物強者,眾人一起操控傳國玉璽,都足以抗衡武聖,讓呂布這樣的強者都忌憚自己。

天下之大,無人敢小覷!

這是爭霸天下的好處之一。

再一個,唯有爭霸天下,才能真正與當世英雄爭鋒!

才能精彩一世,不枉重活一回。

若是孤家寡人一個,只能在各大戰役發生時,遠遠的乘坐傳國玉璽,做一個旁觀者。

虎牢一戰,三英戰呂布,自己旁觀。

界橋之戰,文丑趙雲爭鋒,自己旁觀。

宛城一戰,北地槍王與「古之惡來」典韋對決,自己旁觀。

官渡之戰,關羽斬顏良誅文丑,自己旁觀……

而若是爭霸天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