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那場面立刻就火了。所謂一傳十,十傳百。馬上。認出藍靈兒的這位在驚訝的大叫一聲:「藍靈兒在這裡。」,馬上,就被好事者給傳開了。幾乎是在一瞬之間,邊上好像是也是一下子出現了很多的人一樣的,圍了過來。

那速度,只怕就是歐陽法術變出個萬兒八千個人的速度還要快。

見狀。歐陽連忙讓兩個司機上去保護藍靈兒,而滿漢樓地保安也都聞訊趕了過來,將那些熱情的粉絲從藍靈兒的身邊隔離開來。歐陽也是那個鬱悶,同是心中也在想,剛剛怎麼的就忘記將藍靈兒的容貌容法術稍微的修改一下呢。

好不容易,一家人總算是突出了重圍進入了滿漢樓地大堂裡面,歐陽感嘆的道:「靈兒,你的粉絲可真多啊,比我的信徒還要狂熱。」一邊說,歐陽還一邊作勢擦了一把冷汗。

張菲雪見狀也是非常羨慕。說道:「靈兒姐姐,你的魅力可真足啊。簡直是男女通殺。你看外面你的這些粉絲,簡直是從三歲到六十都有啊。」

……

王風的爸爸。此刻正開著一輛車行駛在路上。所謂無巧不成書,王風一家人的目的地也是滿漢樓。

「爸,這滿漢樓到底是什麼時候開的啊,以前沒有地啊。」和女朋友一起坐在後排坐的王風好奇地問道。他可不知道,這上塘這個地方,時候多了一家可以媲美五星際大酒店的酒樓來。

「今年暑假地時候。」王風的爸爸開著車,說道。

王風正打算再問問別的事情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車子前面一下子變的灰濛濛的。於是說道:「奇怪,怎麼一下子就起霧了。」

話音剛樓。王風的心中猛的一下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 糾纏不休,Boss強勢來襲 「怎麼回事?」王風腦中暗道。也就在這個時候,只見坐在前排地自己的爸爸和媽媽以及坐在自己身邊地女朋友,竟然都相繼的暈了過了。

王風心中大駭,這樣的事情,他可真的是從來都沒有遇見過啊。「爸,媽,你們怎麼了。琳琳,琳琳,你醒醒啊?」王風拍了拍女朋友的臉,心中焦急萬分的喊道。

「呼呼呼呼——」的,坐在車內,車窗都已經拉上的王風猛的一下感覺到一陣冷到自己骨髓里去的陰風吹過,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冷顫。在這個時候,「鬼」這個字已經出現在了王風的潛意識裡面。

恐懼漸漸的佔據了王風的心頭,他不明白,現在大白天,怎麼就會有鬼怪這種生物出現呢。看來,這王風也是一位受傳統觀念影響頗深之人。要知道,這鬼並不是真的害怕陽光而不敢在大白天出現。只是三界之內的一個協定:人為陽鬼為陰,人主日歸主夜的。所以,一般來說,夜晚才是鬼物的天下。就像人一樣,大部分的人都是白天上班工作晚上休息,而鬼卻反一下。當然,人中也有很多的人是例外的,尤其是現在社會,大部分的年輕人都日夜顛倒。而鬼中也一樣,有相當一部分的鬼物也顛倒了日夜,喜歡在大白天出來獵食。今天,王風碰到這鬼,就是這樣的一個,一個喜歡在白天行動的鬼。

「哦哈哈哈哈哈——」無形之中,王風猛的一下感覺到冥冥之中,有一個笑聲在自己的耳朵邊響起,那聲音,就好像是在自己的耳朵邊響一樣,又好像,距離的很遠很遠。

其實,鬼物並不可怕。人類只要永遠都記的「天地之間有正氣」這麼一句話,鬼怪自然就不敢靠近,更不要提會傷害到自己了。大家都知道,鬼是人類死後所化,所以說到底,他的本質還是人。所不同的就是人是活著的時候。而鬼,則是死後的人的存在方式而已。鬼他是縹緲的,是虛無的,所以鬼是不能夠直接對人類的身體構成威脅,一般來說,鬼都是通過精神攻擊,來控制住人的思想,來造成人類的身體傷害乃至死亡。

所以,一般被鬼物襲體至死之人都是什麼自殺之類的,又或則就是被鬼吸幹了陽氣。至於鬼為什麼要吸人的陽氣,這就和人想要變的透明同樣的道理。鬼因為是虛無的,所以他們可能能夠擁有身體,所以他們只能不斷的吸人陽氣,來為至於煉化出身體。而更有甚者,有一些鬼會閑吸人陽氣自己煉化時間太慢,所以他們選擇了直接佔據人類的身體。

而今天,王風遇見的這一個鬼物,正是一隻靠吸人陽氣來為自己煉化身體的鬼物。 顧冰倩不是想上衛生間.而是直接找的陳陽!

倆人在chuáng上,剛想親熱的時候,忽然響起了腳步聲!

顧冰倩緊張了起來,從陳陽的懷裡起身,下了chuáng!

腳步聲在陳陽的房間門口停了下來,就聽到許菲菲的聲音傳了過來,道:「陳陽,你睡著了嗎?」

「噓……!」陳陽示意顧冰倩不要出聲,他嘴裡說道:「我還沒睡,怎麼了菲菲,你還要去衛生間嗎?」

是,我……我想在你的房間睡覺!」

當許菲菲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顧冰倩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向陳陽,她的粉拳握了起來,在陳陽的面前揮舞了兩下,那意思分明是再警告陳陽不要打她表妹的主意!

陳陽也沒有想到許菲菲這樣直接,他也感覺很意外,對於顧冰倩的威脅,陳陽表現出來很無辜的模樣,就好像整件事情都和他沒有關係一般!

其實,不管是顧冰倩也好,還是許菲菲也罷,大家心裏面多少都有一些清楚,誰也不是傻瓜,大家都生活在一起,誰看不出來一些不同尋常的反應來,只是,大家都不點破而已,這樣以來,倒也相處無事!

「菲菲,你這樣是不是太主動了,我好有心理壓力!」陳陽嘴裡雖然這樣說,但他卻來到了房門口,把房門給打開了!

「表姐是不是在你這裡?」許菲菲問得很直接,她的眼睛望向陳陽的房間,果然看見了顧冰倩!

「我剛剛去找過表姐了,表姐不在房間裡面!」許菲菲走進來,說道:「我晚上也害怕,我要和表姐一起睡覺陳陽,你睡地上!」

「啊……不會吧這樣不太好吧!」陳陽聽到許菲菲這樣一說,立刻抗議道:「這房間可是我的,我才是主人,你們怎麼可以這樣!」

顧冰倩粘在陳陽的身後面此刻的顧冰倩伸出手來,暗暗捏了一把陳陽的腰間nèn肉,那意思是讓陳陽不要亂說,陳陽被顧冰倩這樣一捏,有些話本來想說的,現在全收了回去,說什麼也說不出來!

顧冰倩大大方方挽了自己表妹的胳膊,「菲菲,我們就在這睡覺吧讓他給我們守著!」顧冰倩這句話立刻得到了許菲菲的響應,許菲菲點了點頭,贊同地說道:「表姐,就這樣最好,我回房間去拿被子去,我才不要他蓋過的被子!」

許菲菲說話的時候,就要去拿被子忽然,她叫了一句陳陽道:「你還愣著幹什麼啊,幫我拿被子去!」

「我嘛?」陳陽問道。

「當然了,就你啊!」許菲菲撅了撅嘴chún,嘴裡說道:「不你的話,你難道讓本小姐拿被子,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快點,快點不要讓我等著了!」

陳陽顯然不甘心就這樣被許菲菲使喚著,嘴裡還發表著抗議,但架不住顧冰倩也在一旁說著陳陽只好乖乖得去許菲菲的房間取了被子,他的被子早已經被放在地上,許菲菲和顧冰倩倆人躺在陳陽的chuáng上而陳陽則很無奈地躺在地上!

陳陽有意識地把身子側過去,背對著chuáng上許菲菲靠近窗邊,側著臉,看見陳陽側到一邊去了,許菲菲嘴裡說道:「陳陽,你是不是在生氣?」

「沒有!」陳陽說道。

「口不對心!」許菲菲說道。

陳陽不吭聲了,側躺著,許菲菲又把身子轉了過來,和她的表姐小聲說道:「表姐,你說他是不是在生氣?」

「我想是吧!」顧冰倩心裏面有鬼,半夜跑到陳陽的房間裡面來的,卻不想被許菲菲堵到房間裡面,就好像做了虧心事一般,顧冰倩的心裏面想著的是別的事情,對於許菲菲的話,顧冰倩只是敷衍著!

許菲菲把嘴chún湊到顧冰倩的耳邊,嘴裡低聲說道:「就讓他躺在地上一會兒,他在醫院裡面總是欺負我,表姐,他昨天動手術的時候,還訓斥我呢,我心裏面總是再想著這件事情,這次他可是落在我的手裡面,我不會就這樣算了的……!」

顧冰倩沒有吭聲,許菲菲躺了一會兒,忽然又輕聲說道:「表姐,要不讓他áng睡,我們睡裡面,他睡外面,我想他不會有什麼不軌的行為的,要是有什麼不軌行為,我就一腳把他給踹下去!」

「好!」顧冰倩輕聲答應著。

許菲菲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她趕忙把身子轉過來,對躺在地上的陳陽說道:「你áng來睡吧!」

陳陽沒有吭聲,許菲菲嘀咕道:「該不會真的睡著了吧……!」她下了chuáng,用手輕輕推了推地上的陳陽,在黑暗之中,也看不太真切,就在許菲菲剛剛把頭低下去,想要聽陳陽是否真的睡著的時候,陳陽的嘴chún忽然湊到許菲菲的嘴chún上,親了一口!

許菲菲不敢發出聲音來,手在陳陽的肩膀上擰了一把,隨即,她上了chuáng,陳陽也站了起來,爬上了chuáng!

「往裡面點,我一點位置都沒有了!」陳陽故意用屁股擠著許菲菲,許菲菲立刻說道:「讓你áng來睡都不錯了,你要求倒是很高,我可提前跟你說清楚了,你別想著有什麼不軌的行為,你要是敢有別的想法的話,我……!」

「知道了!」不等許菲菲說完,陳陽已經打斷了許菲菲的話,「我好睏,大家晚安!」陳陽說了一句,就不再說話了!

許菲菲卻不像陳陽那樣能睡得著,她把臉轉過來,面對著自己的表姐,倆人的目光相對著,這個時候,許菲菲感覺到有一些尷尬,自己這是怎麼了,好端端地怎麼會跑到陳陽的chuáng上睡覺!本文字由啟航更新組歹匕亓申提供許菲菲自己都說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不過,現在的她,就知道怎麼儘快渡過這個有些尷尬的夜晚,不過,許菲菲也感覺到一種以往所沒有的感覺,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刺jī吧!

她的眼睛看著顧冰倩,顧冰倩的俏目也在看著她,倆人都在彼此望著彼此!她們倆人睡不著,但陳陽卻睡得很香,很快,陳陽就睡著了!許菲菲和顧冰倩聽到陳陽發出的勻稱得呼吸聲,她們忽然對視的笑了起來,有些話不說最好,大家心裏面也都彼此清楚,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

許菲菲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她睡覺的時候,做了一個夢,在夢中,許菲菲夢到了她和陳陽擁抱在一起!

她忽然醒了過來,睜開眼晴的時候,發覺天還沒有亮,但她卻感覺自己好像被人摟住了,許菲菲這才注意到,陳陽的兩手不知道時候摟抱住她,那兩隻大手正握著她的sūxiōng!

「這個sè狼!」許菲菲的心裏面暗暗罵了一句,但不知道為什麼,許菲菲卻沒有那種羞怒,相反,她的心裏面卻有著一種別樣的感覺,她把頭轉了過來,卻不想嘴chún正碰到了陳陽的嘴chún!

許菲菲還是第一次這樣觀看這陳陽,這名白天讓人感覺到與眾不同的男人,其實睡覺起來倒是很可愛,許菲菲看著陳陽的睡覺的臉,忽然有了一種想親陳陽的衝動,這種衝動如此的強烈,讓許菲菲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許菲菲的嘴chún親到陳陽的嘴chún上,這是她主動親wěn陳陽的嘴chún,當這個wěn剛剛結束的時候,忽然,陳陽睜開眼睛,許菲菲驚訝地剛想出聲,她的嘴chún卻被陳陽的嘴chún緊貼住!於此同時,陳陽那一直摟著許菲菲的兩手也開始有了動手,向著許菲菲的小腹滑去,許菲菲的心裏面一陣緊張!

她想阻止,但卻沒有那種力氣,那種無力感讓許菲菲只能下意識的夾住雙tuǐ,但這在陳陽的兩手面前卻無濟於事,陳陽一隻大手伸到了許菲菲的兩tuǐ中間,雖然隔著許菲菲的內衣,但許菲菲卻能清楚地感覺到那隻大手在做著壞事!

許菲菲整個人都在沸騰,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愛撫,那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讓許菲菲全身都在沸騰著,她甚至於忍不住想要shēn吟起來,但她的表姐就在旁邊熟睡,許菲菲卻不敢發出聲音來,以免驚醒了她的表姐!

此刻的許菲菲變得很奇怪,一方面兩tuǐ夾緊,避免陳陽更進一步,另一方面,嘴chún卻和陳陽熱wěn著,她的內心正在jī烈的矛盾著……!

真希望夜晚就這樣下去,最好不要了結,許菲菲的心裏面如此想著!窗外,夜sè正在漸漸變淡,早晨正在到來,但房間裡面,卻依舊一片黑暗,在黑暗之中,倆個身體正纏在一起!

許菲菲和陳陽都在極力剋制,不能突破那一層關係!

顧冰倩背對著她們,她忽然之間睜開了眼睛,眼眸裡面也噙著炙熱的光芒,只是顧冰倩卻忍耐,她感覺這個夜晚是那麼的長,什麼時候能結束,她希望這個夜快點結束……二!

此刻,清醒的不僅僅是他們這幾個人,睡在另一個房間的程雪柔不知道為什麼也醒了過來,程雪柔做了一個很美妙的美夢,她夢見自己帶著陳陽去見了她的爸爸!

她醒過來時,發覺這是一個美夢,小唐果還在她的身邊熟睡著!

程雪柔忽然感覺害羞了起來,難道自己真的如此渴望嗎?(未完待續)!。 嘿嘿,嘿嘿!!!」又是兩聲陰森森的恐怖笑聲,王猛的一下從身上冒了出來,就在這麼一秒鐘的時間裡,王風只感覺到自己現在全身上下都已經**的了,尤其是後背,在那陰風的吹襲之下,王風感覺到的幾乎是刺骨的冷,而且還是由內往外的感覺到冷。

「誰?誰在笑,你出來!」王風驚恐萬分的叫道。在他的感覺之中,好像有一個人正在慢慢的靠近自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王風猛的一下抓起車內的一件硬物便朝那正在不斷向自己靠近的那個「人」砸去了。只可惜,這鬼物他是虛幻的,是縹緲的。說到底也就是人類的靈魂,這又怎麼可能被他砸的中呢。

忽然之間,王風只看到,車窗之上,出現了一個沒有雙眼,長發批肩的女鬼。女鬼的臉印在車的玻璃窗之上,王風知道,此刻,這女鬼真在看著自己。只是不知道,這失去了雙眼的女鬼到底是怎麼樣看人的。

「嘿嘿嘿嘿!」從女鬼的嘴裡,再次的發出了那另人聽了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恐怖笑聲,「純陰體、純陽體。哈哈哈哈,沒想到我的運氣這麼好,竟然在一下之間就得到了兩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好貨色。」女鬼擺動了一下她那張沒有眼睛只有兩個血洞的臉,猛的開口說道。她這一說話不要緊啊。直接將王風嚇地再一次冒了不少的冷汗。

純陰體、純陽體,指的正是王風和王風的女朋友,也就是現在早已經暈死過去的那位叫琳琳的女孩子。在修真界中,修魔之人最最喜歡的便是擁有這兩種體制的人。只可惜,擁有這兩種體制地人實在是太少了,中國有史以來,也不過出了三十六對七十二個,稱百年難得一見那是絕對的不誇張。

修魔之人要是能夠獲得擁有這兩種體制中的隨便哪一種用於爐鼎。對於自己的修為進展那是肯定有著相當大的幫助的。而一般地鬼物,要是能或其一,重塑肉身將是指日可待。像這位女鬼,要是可以將王風和他的女朋友全部煉化,不僅重塑肉身指日可待,就是修成鬼王一級,那也將不再是個夢了了。

所以,這也就難怪這女鬼在看到王風和他的女朋友的時候,會那麼的高興了。這樣百年難得一見的好爐鼎,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啊。更何況是兩個同在一起呢。

陣陣陰風再次大做,雖然王風人坐在車內,但他還是清晰的看到,車外隨著陰風的大做,道路兩邊的灰塵全被吹的飄了起來。

忽然,王風只感覺到那女鬼地手竟然穿透了車窗上的玻璃。朝著王風地腦門抓來。王風已經嚇的沒辦法再有任何地反應,竟然眼睜睜的看著那女鬼的手伸向自己。慘白慘白的手距離王風的腦袋越來越越近,越來越近。

突然之間。那女鬼的手上的白白的手指甲既然突地一下自己暴長了一厘米左右,那尖尖的指甲,看上去有一種說不出地恐懼之感!

就在這女鬼的手距離王風的面門只有不到5米距離的時候,從王風的身上,竟然猛的一下爆發出一道紅色光芒,將女鬼的手阻了下來。

同時,一個大大的「卍」字元號出現在了王風的腦袋頂上以及他的後背。剛剛被冷汗已經浸濕了的衣服瞬間便被蒸幹了,陣陣熱氣從王風的腦袋頂上冒了起來。

「佛子!」見到那金光四射的「卍」字元號。女鬼忍不住的驚呼。這佛子,可是佛界有地位的人轉世成人後的稱呼。一般來說。這佛子,就是佛在人世間的代理人。只不過怎麼看王風,也看不清他到底有哪裡像和尚的。

在這佛光的保護之下,女鬼想要在傷害到王風,那無疑是在痴人說夢話。直接吐出一口鬼氣,馬上,這狹小的車窗之內,無緣無故的升起一陣灰色的煙霧。馬上,王風的父母以及他的女朋友,那個叫琳琳的女孩,在轉眼之間,憑空從車內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切全部恢復成了原來樣子,王風茫然的看著四周的一切,他還沒有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麼這女鬼一下子就消失了。

就在這時,王風只聽到自己這部車后,不斷的響起喇叭聲,無意一回頭,自己這車的後面,早已經是排起了長長的一道長龍。直到這個時候,王風才猛的一下醒悟過來,自己的父母以及自己的女朋友都已經無緣無故的消失了,被那女鬼個擄走了。

「啊——」

王風發出一聲驚天的叫聲,然後,整個人便暈了過去。

……

歐陽在這個時候還正陪著張菲雪、楊紫羽毛、藍靈兒三個女朋友以及自己的父母正在「滿漢樓」里吃的正爽。其實,就在剛剛,王風遇鬼的那一刻,歐陽便已經感應到了。只不過他並不知道,那女鬼的目標會是王風以及他的家人。所以他並沒有去理會,去多管那閑事。

恢復戰神真身的歐陽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天地萬物,都有自己的命運。所謂「閻王叫人三更死,不能留人到五更!」就是這個道理。強行改變一個人的命運,這對逆命者並不見得就是好事。

就像修真者,那就是在逆天抗命。人一出生,便給定下了各自的壽命幾何,壽終正寢才是順應天命,才是天道。

凡人為了長生不老,為了強大的能量而妄圖成仙,那便是在逆天,在和天做抗爭。如果成功了,那麼如你所願,你便可以成功渡劫,然後位列仙班!但是萬一失敗,那便必須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凡人一般身死之後魂歸地府,判官會根據你上一世的所作所為判你下輩子要麼繼續做人要麼為畜,要麼大富大貴,要麼窮困潦倒,罪大惡極者入十八層地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而修真者萬一逆天失敗,那便直接是魂飛魄散,連下十八層地獄的資格都沒有。

所以,歐陽現在是不想再用自己的神力替人改命,因為這不是在幫人,而是在害人。當然,幫助自己

以及父母修真,那卻不一樣。因為為了自家人,歐i儘力,哪怕是天劫來了,歐陽也會幫助他平安度過。所以,自然是沒有任何的危險。

不要,要是這次歐陽知道這女鬼的目標會是王風一家人話,只怕已經去消滅那女鬼了。只可惜現在好像是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再一個就是,直到現在,歐陽也沒有知道,這被女鬼擄走的會是王風的父母以及他的女朋友。

吃吃喝喝,時間過的飛快,歐陽只覺得是才過了幾分鐘的時間,實際上,卻已經是過去了兩個多小時。

歐陽的爸爸看了看手錶,說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既然大家長一聲都開口說話了,大家自然是沒有異議。更何況,現在,大家都已經是吃的肚子非飽。

正準備走人,「滿漢樓」的經理那是滿頭大汗的推門進來,他的腿才剛剛踏進門一步,兩把手槍已經同時頂在了他的頭上。這兩人正是王風的兩個司機,當然,此刻也是兼職保鏢的了。這位經理連門都沒有敲,迎接他的當然是只有槍了。

歐陽一見進來的是這位經理,於是朝兩位保鏢說道:「把槍放下。」接著,又轉向那位經理,淡淡的說道:「馬經理有什麼事嗎?」

「歐,歐先生,我們的保安頂不住了。藍小姐地那些粉絲越來越多。而且一個個越來越激動,好像馬上就要衝進來了!」這位馬經理連忙說道。

「謝謝了,馬經理。不過現在還請馬經理讓外邊的保安再頂上那麼一會兒。」歐陽淡淡的笑道。

「一會兒功夫,好,沒問題的歐先生!」一咬牙,這位馬經理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等到這位馬經理出去了之後,歐陽才說道:「外面靈兒的粉絲這麼多,看來我只有先將靈兒送回家了。要不然想要簡單脫身,還真的是很困難啊。」

「好吧,你就先送靈兒回去,我們自己回去。你也就不要回來了,免得一來一回的麻煩!」歐陽的爸爸說道。

歐陽:「恩,好地。那我就先回去了。」

正準備走的時候歐陽口袋裡的電話猛的一下叫了起來。還沒有接電話,歐陽就感覺到,好像那裡有什麼不對。「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歐陽看了大家一眼苦笑的說道。說著,按了了接聽鍵。

「你好,請問是歐陽先生嗎?」一個陌生地聲音在電話里響起。

在得到歐陽的確切回答之後,那說話之人接著說道:「我是交警中隊的。你的朋友王風先生現在在人民醫院裡……」

一聽到王風在醫院,歐陽的第一個反應那就是王風出了車禍現在躺在醫院,緊張的問道:「什麼,王風在醫院?他傷的重嗎?」剛剛自己走的時候他不還好好的嗎,怎麼這麼快就出事情了。

「哦。你誤會了,王先生並沒有受傷。不過他好像腦子出了點問題,我們聯繫不到他的家人。看到他剛撥打過你地電話。所以我們才聯繫到你的。」電話里那位交警說道。

知道王風人沒什麼事情,歐陽這這稍稍地放下心來。

放下電話,歐陽看了自己父母一眼,說道:「交警中隊那裡打來的電話,說什麼王風出了什麼事情,不過沒什麼受傷。我送靈兒回家之後就去醫院看看。媽,你也打個電話給阿姨,跟她說一聲!」

「恩。好吧。你快去吧,等會遲了這下面的那些人可就要擋不住了。」歐陽的媽媽說道。

點了點頭。歐陽摟住藍靈兒的腰,說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啊。」話音一完,之間原來歐陽和藍靈兒站的地方哪裡還有他們二人的人影。其實,如果歐陽願意的話,完全是可以直接用瞬間一次性將張菲雪、楊紫羽以及自己的父母給帶回去地。只不過,他沒這麼做而已。

……

幾分鐘之後,歐陽人已經出現在了人民醫院的一個廁所裡面。「奶奶地,敢情我今天和廁所是解下了不得不說的感情來了!」歐陽苦笑的從廁所里走了出來。剛剛從電話裡面,歐陽已經知道了王風此刻在第幾樓的哪一個病房。所以歐陽那是絲毫沒有再耽擱,直接便朝王風所在的病房走去。

還沒有走近,歐陽就已經聽到王風的聲音。

「我沒有說謊,真的有鬼,真的有鬼啊。我的爸爸媽媽還有我的女朋友,都被那女鬼擄走了,你們快去救他們啊。為什麼你們都不相信我的話。」此刻聽王風的聲音,早已經是歇斯底里的了。在聽到王風的話,歐陽馬上就知道,剛剛自己在「滿漢樓」裡面吃飯的時候,感覺到的那個鬼物的氣息,應該就是那擄走王風父母以及王風女朋友的那個女鬼。只是為什麼那女鬼要獨獨放過王風,歐陽想不明白。不過歐陽知道,這應該不是那鬼物力不從心而無法帶走王風。

於是歐陽神力默放,馬上,剛剛發生的一切,一點一滴的全部重新在歐陽的眼中快速的回放了一遍。

「嘿嘿,真是沒有想到,和我從小一塊長大的王風竟然會是佛子,有意思啊有意思!不過這女鬼倒是蠻厲害的,竟然可以從佛子的佛光普照之下全身而退不少,還帶走了三個人。」歐陽再心中暗道。同是,人也推開門走進了王風現在呆的病房之中。

看到歐陽進來王好好像是一把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的,直接朝著歐陽就疾步走了過來,抓住了歐陽的兩隻手,口中顫抖的說道:「歐陽,這世界上真的有鬼,我剛剛看到了。我爸爸我媽媽還有琳琳都被那鬼抓走了。」

見王風那激動的樣子,歐陽可不敢再說什麼,雖然已經恢復成戰神真身,可歐陽還是沒有學會怎麼去安慰人,於是,只得是手一掐法訣。馬上,一道藍光從歐陽的手指上發了出來,引在了王風的額頭印堂之上。 早上的時候,又下子一場大雨,放眼望去,好像整個世界都被雨水淹沒!

陳陽一大早就起了chuáng,昨天晚上的電路出現了故障,陳陽一大早就去修理故障!

等他修好了之後返回房間裡面的時候,許菲菲和顧冰倩早已經不在房間裡面了。

chuáng上還留有兩人的體香,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來,陳陽心裡忍不住一陣感慨!竟然和兩名美女同睡一張chuáng,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至於早上的事情,只能說是一段**,和許菲菲的關係更進一步而已。

「好大的雨啊,這島會不會被水淹了?」許菲菲穿養居家的休閑短衫,手裡拿著牙刷,在經過走廊的時候,遇到了陳陽,故意很大聲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