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棠輕快笑著,握住了韓天逍的手,低聲道:「其實,我能認識那位老先生,純粹機緣二字。」

「這就對了。」

韓天逍悠然微笑,語氣頗有些神秘意味:「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機緣所定。」

韓棠苦笑,無語。

「對了,增加的是什麼屬性?」韓天逍忽然又想起來,腳步略停,問道。

韓棠低聲道:「能促進金屬性修鍊者的修鍊,活躍金元素。」

「看來,這次長生會和烈風堂,又要被小棠子你虐待了。沒有什麼金屬,能比加快修鍊更誘人啊,生活修鍊兩不誤,價格上必定有著強烈的優勢。」

韓棠微笑點頭,這就是他的目的。

夕陽將落未落,所有物體都被覆蓋上一層深邃的紅芒,變得濃郁厚重。

車隊過去,道路安靜。

而在後面幾十丈,兩條黑影悄然站立,站在道路旁的樹冠上,站在夕陽的殷紅光芒里,像是幽靈一般,不知何時出現,樹冠勁風吹過,他們卻紋絲不動,如同兩尊雕像。

赫然正是那兩個屢次跟蹤韓棠的神秘黑衣人。

「動手的機會,似乎越來越差了。」紅眼黑衣人盯著韓棠遠去的方向,聲音低沉,像是喉語。

「他受到的保護太密集。」鬼臉黑衣人聲音冰冷。

兩個神秘人被黑色衣袍包裹,似乎雙臂都隱藏在衣袍下,渾然一體,充滿了玄機和無法預測的殺意。

「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紅眼黑衣人低聲提醒。

鬼臉黑衣人輕輕扭頭,黑色斗笠下,露出臉龐一角,慘白如紙,他沉聲道:「暗殺不行,可以趁亂。即將到來的平金大會,可能是我們最好的動手機會。」

「成功,他死,失敗,我們死。」紅眼黑衣人聲音冰冷。

鬼臉黑衣人忽然露出個殘酷的森然笑意,嗤然冷笑:「所以,只能他死。」

車隊回到韓家。

而經過黃昏封金地帶的街道時,這種龐大的陣容,再次引來了民眾的熱議,很快就成為了熱門話題。

與此同時,天易場財務廳後門處。

我的絕色明星老婆 「擎蒼先生,韓棠少主向我託付了一件事,是關於您的。」擎蒼剛要返回,忽然被侍女彩心攔下來。

擎蒼愣了下,微笑道:「哦,什麼事?」

彩心殷切笑著,取出了一張面值二十萬的金卡,雙手向著擎蒼遞過去,柔聲道:「韓棠少主說,無功不受祿,這是他對您的一點心意,請您務必收下。」

「這……」

擎蒼看著金卡,頓時有點哭笑不得,感嘆道:「這小子,還是跟我有點拘謹吶。」

「錢對我來說是身外之物,就當我轉送給彩心姑娘了。你留下吧。」擎蒼溫和地笑著,並沒有接,然後瀟洒著離去,內心喃喃:「龍浮,老朋友,你該替我高興,遇到了一位可以託付大任的出色少年啊。」

「……」

彩心驚訝得站在原地,呆愣了好久,才回過神來。

二十萬的巨款,就這樣送給她了啊。

「韓棠少主,我好愛你!」

因為興奮,侍女彩心紅顏如霞,扭頭望著封金地帶的方向,心中想著韓棠的模樣,情深意切地呼喚。 韓棠組織的這次行動,還處於保密狀態,已經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成為整個封金地帶的熱議話題。

加上上次的搶購風波,更是讓這種關注度無形中增加不少。

而當韓棠在韓家的一大大型商鋪中,將這批金屬貨品能促進修鍊的消息傳開時,那種轟動性幾乎擴大為原來的數倍,能促進修鍊的金屬貨品,有點不可能吧。

大批的民眾洶湧而至,將韓家商鋪圍攏得水泄不通。

熱議之餘,猜疑不斷。

「在場有不少修鍊者吧,無論老少,都可以上來親自驗證下。」在萬眾矚目下,韓棠隨手舉著一柄小型斧頭,微笑著高聲講解。

不得不說,能促進修鍊這個賣點,帶來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特別是在全民修鍊的大背景下,任何一名修鍊者都想獲得修鍊的進展,當然,時間也是越短越好,於是很多民眾帶著自己年少的兒女,瘋狂擠到了前面,親自嘗試驗證。

「真的啊,體內金元素有活躍的跡象。」第一道驚呼聲響起。

「流速真的在加快。」第二道驚喜聲緊隨其後。

「金元素的吸納量,明顯增加了。」第三道欣喜之聲接連響起。

隨後,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的呼喊聲響起,在整個現場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場中的氣氛達到了第一個小高chao,於是,後排等待購買的民眾,開始更加瘋狂地向前擠。

雖然價格要比長生會和烈風堂高出一倍,仍舊是絲毫擋不住購買者的熱情。

能促進金元素的修鍊!

單純的這種奇特效果,就足以讓所有的修鍊者都心甘情願掏錢,那終究要比丹藥便宜太多。

不出意外,僅僅一個上午的時間,便賣出了接近二百萬的貨品,幾乎是以往韓家半年的銷量,而純利潤居然達到了驚人的六百萬金幣,徹徹底底地破了封金地帶的利潤記錄。

而且,在民眾的追捧爭搶下,金屬貨品的價格還在攀升。

「這反擊,漂亮。」

親自置身於熱烈氛圍中,看到巨量金錢洶湧而入,韓棠也是心花怒放,振奮不已。

一時間,韓家銷售火爆衝天。

近乎整個韓家的成員全部出動,在韓家的各個商鋪忙活著,大把大把地收著金幣,簡直樂開了花。

「韓棠這小子,果然神奇啊。」

「不是神奇,簡直就是神了。隨便一次出動,就能帶來巨額的利潤啊。」

「呵呵,長生會和烈風堂可就慘嘍。」

坐鎮後方的韓家長輩們,心情大好,對韓棠的讚揚也是不絕於耳。

與此同時。

原本還算繁忙的長生會和烈風堂商鋪,這一天突然冷冷清清,門可羅雀,幾乎沒接到一位顧客。

而韓家商鋪爆棚的消息,也是快速傳到了洪嘯和林碩石耳中。

「具備促進金元素修鍊能力的金屬百貨?!」聽到商鋪屬下的彙報,洪嘯忍不住嗤然笑起來,「這是在逗我玩么?會有這種神奇金屬?」

「稟會長,千真萬確。」屬下小心翼翼確定道。

洪嘯皺起眉頭,看向了林碩石。

「已經說過,那小子領著車隊,去過天易場。回來后,那批三百萬的貨品,就具備了這種神奇屬性,看來不是假的。」林碩石神色冷清,緩慢踱著步。

「但那是我們的東西。」洪嘯強調道。

林碩石深沉判斷:「一定是經過了特殊加工。」

「煉兵師?」洪嘯下意識地問。

林碩石深沉點頭:「似乎也只有煉兵師能做到。但是,這麼多年來,從未聽說天易場存在煉兵師,那是種不亞於升靈師般的存在。」

「那小子,居然能聯繫上煉兵師,太強悍了。」洪嘯冷著臉,惱怒道。

林碩石低沉道:「最近越來越不平靜了,先是出了位神秘的升靈師,現在似乎又出現位更隱秘的煉兵師,似乎是人才洶湧的節奏。」

「可惜,沒出在我們兩家。」洪嘯一臉羨慕,無奈嘆息。

「這小子的手段是越來越強了,已經遠遠超出了尋常的少年。還記得上次他購買葯鼎的事么?我總覺得這個韓家小子有蹊蹺。」林碩石回憶起往事,沉聲提醒道。

「你的意思是……」洪嘯吃了一驚。

林碩石點頭,憂慮道:「最怕他成為一名升靈師,到那時,呼朋喚友,幫手遍布,我們再無任何機會。」

「必須除掉他。」洪嘯攥緊了手掌。

林碩石緩緩回到座位,眉頭緊鎖:「所以,這屆的平金大會,一定要精心策劃!」

「我想在大會召開前,再增加個籌碼。」洪嘯陰沉道。

林碩石默然思索,緩緩點頭:「可以有。」

「是時候下狠手了。」洪嘯低頭看了眼自己殘缺的左手,目光兇狠。

林碩石低聲問:「迎接韓天明的準備,都做好了么?」

「妥當了。」洪嘯陰謀盎然地一笑。

林碩石冷然微笑,不再說話。

火爆銷售的場面,並沒有因為時間而減弱,甚至因為中午的緣故,民眾的熱情更加高漲,而價格也是順其自然地提升到了原來的六倍,純利潤很快便達到了千萬金幣。

同時,韓棠將六位靚麗女子邀請出來,在各個店鋪前站台。

不得不說,漂亮女子的魅力不可估量。

在六位女子的激情演說下,金屬貨品的價格被購買者哄抬到了原來的十倍,而火爆的搶購場面,也擴大為原來的數倍,整個韓家的商鋪徹底陷入沸騰的海洋。

到黃昏之時,最後一件貨品被搶走。

而價格更是達到了原來的二十倍,甚至差點引發鬥毆。

參與銷售的韓家成員們,歡歡喜喜回到家族,在盤點完所有的利潤后,所有的韓家成員都驚呆了:整整一千八百萬金幣,驚天利潤。

從窮途末路到逆天翻轉,每個韓家成員像是做了一場夢。

簡直不太真實。

韓天明坐在正座上,臉龐上始終帶著無法形容的振奮,笑意不斷,顯然是從未有過的激動。

而廳內兩側的韓家成員們,也都高聲熱議著,暢快歡笑著。

「這傢伙,怎麼那麼神奇啊?」韓飄飄扯著自己的一頭青絲,越發覺得不可思議。

「誰知道啊,我都快被他震撼得麻木了。」旁邊的韓沖面帶著尷尬表情,哭笑不已。

「看來,這位韓棠小侄成為下任族主,是整個韓家最值得慶幸的事了。」韓天楚在思索之餘,也是忍不住暗自感嘆慶幸。

「給金屬附加屬性,這似乎是煉兵師的能力吧。」

似乎想起了關鍵問題,韓天明看向了閱歷豐富的韓天逍,笑著問道。

「好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