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著眾人的議論,這一次韓澈長老沒有再阻止,他只是輕輕嘆息了一口氣。

他心中自責,是自己太憂心蒼靈學院目前的處境,太希望蒼靈學院再出一個絕世天才的弟子了,是以對鹿羽有了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現在想來,自己的想法卻是足夠荒謬的,居然認為一個出身四方邦那種偏僻地方,並且只有高級脫凡境的低級弟子,能像當年的谷風月那樣驚才絕艷。

是自己錯了。

「大家都散了吧,這一場考核結束了。」

韓澈長老失望的揮了揮手,宣布了這一場比試的結束。

眾人都是身心疲憊,急於回到住處調息。

這時,忽然聽得沐詩雨驚聲叫道:「你們看!鹿羽沒有死!他出來了!」

「鹿羽出來了?」

眾人被沐詩雨這驚聲叫喊給嚇了一跳,紛紛朝著魂寂山林的入口望去,卻哪裡能看到鹿羽的身影。

「沐詩雨,你是看花眼了吧……」

眾人本來是責怪沐詩雨一驚一乍的,卻忽然注意到,沐詩雨的眼睛並不是看向魂寂山林的入口的。

而是看向魂寂山林那一邊的出口!

循著沐詩雨的目光看過去,他們都看到了魂寂山林那一邊出口中的一個身影。 在昏暗的天色中,那個身影顯得有些模糊。

但是卻可以辨認出,那人正是鹿羽無疑!

待得眾人認出鹿羽的身影,整個人群都炸開了。

「什麼!鹿羽還活著!」

「他從那一邊的出口出來了!」

嘩!嘩!嘩!

眾人的內心掀起萬重波濤,再也難以平靜了。

只是一瞬間,大家的心緒一下子就從山谷升到了高峰中。

本來所有人都認為鹿羽已經死翹翹了,誰想到鹿羽忽然就出現在了他們的眼中。

一個事實已經再清楚不過。

那就是鹿羽直接橫穿了整個魂寂山林!從這邊的入口,穿到了那邊的出口!

這是一個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啊!

大家都只是比試能在魂寂山林中支撐上幾息的時間,就算是再厲害的人,也都是匆匆從入口回來,沒有誰能夠真正的深入到魂寂山林裡面。

而如今,鹿羽卻是直接橫穿了整個魂寂山林!

從東到西,三百多丈的距離,就這樣橫穿了!

眾人是真的不知道,鹿羽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鹿羽明明只有高級脫凡境啊!

那一邊,鹿羽卻根本體會不到大家內心的震驚,他和個沒事人似的,猶如閑庭漫步,緩步走了過來。

「讓大家久等了。」

鹿羽說這句話乃是真心的,他在魂寂山林中收穫了那麼多的寂滅妖花,外面的人等他可等得夠嗆。

沒有人回答鹿羽,因為沒有人知道如何來回答鹿羽。

眾人獃獃的看著緩步走來的鹿羽,就像是看著一個超級大怪物。

寧榮鋒情緒激烈無比的叫道:「鹿羽肯定是在作弊!不然他怎麼可能穿過魂寂山林!這不可能!」

鹿羽根本就懶得理會寧榮鋒,淡淡的說道:「所謂道心,如何作弊?」

一句話說的寧榮鋒啞口無言。

眾人也不知道如何來反駁鹿羽。

鹿羽穿入到魂寂山林,乃是所有人共同見證的。這是實打實的穿越,沒有半分的含糊。

雖然說大家都想不通鹿羽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由不得他們質問。

寧榮鋒吼道:「他肯定是在作弊!」

「好了,夠了!」

韓澈長老打斷了寧榮鋒的叫吼。

韓澈長老有些不悅的看了寧榮鋒一眼,他深深的說道:「由老夫親自主持這場考核,豈能有人做的了假。你們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別人做不到。鹿羽能穿過魂寂山林,只能說明他的道心穩若磐石,他的心境毫無雜念,乃是極品的修鍊資質!」

最後,韓澈長老的目光只落在鹿羽一人的身上。此時此刻,他的目光閃亮的可怕。

「鹿羽,你的道心,真是讓老夫長見識了。」

任誰都看的出來,韓澈長老對鹿羽十分的欣賞。

這種欣賞,是其他所有參加考核的弟子,不曾有的待遇。

這讓眾弟子都是羨慕嫉妒不已。

鹿羽對於這些所謂的榮耀,卻不怎麼感興趣。他只是對韓澈問道:「請問韓澈長老,我算是通過第一場考核了吧。」

「算!當然算!」

韓澈長老忙不迭的說道。

如果鹿羽都不算通過考核的話,那誰又有資格說自己通過考核了。

鹿羽聽到這話就足夠了,他只關心這個。

「第二場考核是明天上午吧,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鹿羽沒有繼續呆下去的興趣,直接告辭離去。

看著鹿羽離去的背影,韓澈長老是越發的欣賞,暗道:「此子寵辱不驚,難怪道心如此強大。此子乃是可造之才,我當親自稟告藍明院主!」

這一場考核終於是散場了,但是很多人卻反而沒有一鬨而散。

大家都還獃獃的看著鹿羽身影離去的方向,久久難以平息內心的動蕩。

他們第一次不再看輕四方邦這種偏僻小邦。

似四方邦這種小地方,也能出鹿羽這種在道心上尤其出色的人物。

「鹿羽!」

寧榮鋒緊緊的盯著鹿羽的背影,不知不覺中他已是捏緊了拳頭。

鹿羽一再搶了他的風頭,還讓他受了韓澈長老的呵斥。他心中對鹿羽的敵意已是越來越深。

在演武場旁邊一側搭建起來的帳篷群,便是參加考核的弟子們的住處。

每一個參加考核的弟子,都會被安排有單獨的客房。鹿羽安心的待在自己的住處,稍作調息,便修鍊起來。

他現在最感興趣的乃是寂滅妖花。

豪門地下情 在魂寂山林一番行動,讓他一共採摘到了一百零三朵的寂滅妖花。

這些寂滅妖花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只有延年益壽的初級功效,但是對於鹿羽來說,可是具有著更為神奇的效果。

寂滅妖花,受魂寂古樹的精神威壓滋養而生,本身具備著非常奇妙的精神力量。

他將這些寂滅妖花吸收的話,可以將這些精神力量提取出來,修鍊一門控制類型的功法——攝魂天訣。

攝魂天訣乃是當年他從天古寶地中得到的玄妙功法,前世他一直沒有修鍊,因為身為輪迴帝尊的他,可以力掃萬物,根本就不需要這種控制類型的技能。

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修鍊起來卻是絕對的制勝神技!

試想,對戰之時,若能對敵方實施干擾,對敵人來說該是多麼致命的。

接下來,鹿羽一邊吸收寂滅妖花,一邊仔細修鍊著攝魂天訣。

時間快速的流逝。

……

第二天一大早,韓澈長老便將參加考核的弟子給召集到了一處陰風嶺。

蒼靈天峰這半山腰的面積十分廣大,陰風嶺位於山峰的右側。這裡植被茂密,生長繁盛,同時居住著許多種妖獸。

最有威脅的一種妖獸,也是數量最多的妖獸,要算是陰風妖狼。

第二場考核的要求便是,讓弟子們都進入到陰風嶺中,給定兩個時辰的時間,讓人去獵殺陰風妖狼的內丹,最後出來時,以獲得的陰風妖狼的內丹來定成績。

只要能獲得二十個內丹以上,便算是成績過關。反之,則考核失敗。

第一場魂寂山林的考核下來,直接淘汰了九十七個弟子,只剩下九百零三個弟子參加第二場的考核。 每一場的考核都具有同樣的效果,只要任何一場考核的成績不合格,就要淘汰出局,失去加入到蒼靈學院的機會。

所以說,參加第二場考核的弟子,壓根沒有任何的放鬆。他們的心弦反而更加緊繃了。

因為按照常理來說,第二場考核肯定比第一場考核肯定要難度更大。而且他們已經好不容易通過了第一場考核,對於第二場考核就寄予更大的希望了。

「一定要通過第二場考核,一定要進入到蒼靈學院!」

站在陰風嶺之前,很多弟子都在默默的祈禱著。

他們距離成為蒼靈學院正式的弟子,已經不遠了。如果在這裡栽倒,就實在太可惜了。

鹿羽來到人群,引起了人群不小的騷動。

畢竟昨天第一場考核中,鹿羽的表現實在是太逆天了。大家都知道,千萬不能小看了修為低微的鄉巴佬,鹿羽的道心可強大著呢!

就憑著這強大的道心,大家就不得不高看鹿羽一眼。

韓澈長老點了下名,看到人都到齊了,馬上和眾人再正式講了一遍第二場考核的規矩。

雖然說大家早就打聽清楚了第二場考核的規矩,但是在韓澈長老正式講的時候,大家還是聽的十分的認真,只怕有什麼紕漏。

韓澈長老再三重申了考核的目標:兩個時辰,二十個陰風妖狼的內丹!

「第一場考核,乃是考驗大家的道心。不過光擁有道心還沒有資格加入我們蒼靈學院。還需要本身具有一定的實力,才能得到我們蒼靈學院的栽培。這第二場考核,便是考驗大家的真實作戰水平!和陰風妖狼的作戰中,是最能驗證人的綜合實力的,沒有人可以僥倖獲得陰風妖狼的內丹。另外,陰風妖狼乃是初級玄天獸中最為厲害的妖獸,十分的兇狠,大家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如果不小心死在了陰風嶺中,可沒人會去給你收屍。」

韓澈長老最後宣布完畢后,便開始組織著人員分批進入到陰風嶺了。

在進入的時候,寧榮鋒故意湊到了鹿羽的身邊。

「鹿羽,你道心再堅硬,到了陰風嶺也沒有用了。在這第二場考核中,可是要靠自己實打實的戰鬥力。你區區高級脫凡境是不可能過關的!你就等著淘汰出局吧!」

寧榮鋒嘲諷著鹿羽。

在他看來,高級脫凡境的鹿羽必然要在這第二場考核中敗下陣來,被淘汰乃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不過在鹿羽淘汰之前,他想要打擊一下鹿羽。

昨天鹿羽搶了他的風頭,並且讓他下不來台,這點過節他可從來沒有忘記。

鹿羽淡淡的看向寧榮鋒,不急不緩的說道:「寧榮鋒,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你在想什麼?」

寧榮鋒被鹿羽忽然這麼一問,倒是愣住了。

鹿羽淡淡的說道:「以我的經驗來看,似你這種心胸狹小之輩,在武道之路上絕對走不遠,隨著你年紀的增大,你就越是難以寸進。給你一聲忠告,你修鍊不過是白費功夫,還不如早早回去種田栽秧,說不得還能混個正常死亡。」

鹿羽這忽然的勸告,使得寧榮鋒當即是震怒。

「混賬!你敢侮辱我!」

寧榮鋒怒指著鹿羽。

鹿羽絲毫不以為意,仍舊是淡淡的說道:「等你過個幾十年回頭再想想我的話,就知道我此時說的,乃是你此生聽到的最好的忠告。」

「混賬!我要教訓你!」

寧榮鋒哪裡會信鹿羽的話,忍不住都要動手了。

那邊韓澈長老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當即沉聲喝道:「誰再敢在考核時喧嘩,立即開除出去,蒼靈學院永不錄用!」

被韓澈長老這麼一喝,寧榮鋒頓時不敢大呼小叫了,連忙收斂起來。

他壓低聲音說道:「鹿羽,我懶得和你多費工夫。你在第二場考核中出局,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你是沒希望加入到蒼靈學院的,等你淘汰的時候,有你哭的。」

鹿羽淡淡一笑,都懶得回應寧榮鋒了,徑直朝著陰風嶺走去。

後面進入的人,看著鹿羽的背影,都是連連搖頭。

大部分人的想法和寧榮鋒一樣,都認定鹿羽這次要吃癟。

昨天鹿羽出盡了風頭,很多人嘴上不說,其實心裡都十分的嫉妒鹿羽,巴不得鹿羽出洋相。

而在這第二場考核中,他們無疑可以看到鹿羽丟臉的樣子。

鹿羽跟著一批人進入到陰風嶺中。

一般進入到陰風嶺中的人,都不願意和別人結伴行動。

修為高的人自己就有獵殺陰風妖狼的本事,不需要修為低的人和他來分內丹。

奶爸兵王 而修為低的人也不願意跟著修為高的人一起作戰,到時候獵殺完陰風妖狼,分不分到內丹還是兩說呢。

大家都是從各個地方前來的弟子,互相之間缺乏最基本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