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震耳的天龍咆哮內,這拖動著浩大氣勢,璀璨神光的黃金戰船內,有著一頭爪牙無匹,尊貴盛烈的天龍巨獸,若隱若現,睥睨天地!

「古代大教,羅天宗!」

「羅天宗?就是那個號稱傳承著羅天聖藏的羅天宗?」

「什麼是羅天聖藏?」

「這你都不曉得嗎?當真是孤陋寡聞!這羅天聖藏,也就是聖人留下來的傳承,羅天宗的羅天聖藏,保存完整,是天州之上,極負盛名的聖道機緣。」

……

蕭塵感覺這一趟沒有白來,這天霄丹會,也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有難度的多,雖說年青一代,同階之中,蕭塵是無所畏懼,橫掃一切的,可要是能在這天霄丹會上,遇到一些聖子傳人,古代大教天驕,那也不失為一種歷練,否則這天霄丹會也太簡單了一些。

嗖!

一道身影,突如其來。

這是一個身姿霸道,目光如炬,冷酷高傲的青年。

能夠感應到他身體內的法力能量,尤為的浩蕩雄渾,那一身氣血,也是旺盛如洪爐。年紀輕輕的,更是屹立在了道一境層次,毫無疑問的傑出天驕!

「蕭……」

青年目光複雜的看著蕭塵,喉嚨蠕動的,準備開口。

「找個人少的地方在交流吧。」蕭塵打斷了青年的言語,吩咐道。

「好。」

青年轉身領路。

不多時,蕭塵來到了天霄城的一家豪華酒樓內。

到了包間里后,青年恭敬的施了一禮,道:「蕭塵大人。」

青年的身份,不言而喻了,毅然是那古代大教,純陽教的聖子了。

這傢伙在東蒼廢墟上,要蕭塵種下「熒惑天魂咒」,已經是臣服在了蕭塵的腳下了。

因為「熒惑天魂咒」的緣故,蕭塵走入這天霄城的那一刻起,對方就是有所感應的前來迎駕。

「起來吧。」蕭塵淡然的坐在了椅子上,問道:「我來是要參加天霄丹會的,可我還不知道這天霄丹會的舉辦過程是個什麼樣子,是參加的年輕修士一起登台交鋒,還是以其他方式進行,你知道嗎?」

楚陽苦笑,高高在上的純陽教聖子,臣服在金丹境七重的蕭塵腳下,他也不想啊,可有著「熒惑天魂咒」的奴役烙印在,他就是不想,也無法反抗必須臣服的哪一種意志本能。

…… 「回蕭塵大人的話,這一次的天霄丹會,舉辦過程分為兩步,第一步是淘汰環節。第二步才是爭鬥環節。」摒除雜念的,楚陽知無不言的解釋道:「具體是要怎麼淘汰決鬥,我也不太清楚,這隻有天霄閣才知道了,畢竟這天霄丹會,是天霄閣發起的。

不過我倒是可以告訴蕭塵大人另外一則重要訊息,那就是天霄閣熬煉了千載所成的那一爐「天霄入聖丹」,一共有九枚。」

九為數之極,蘊含著古老的奧妙與真義,也代表著尊貴無上之意,若不然,怎麼會有九五之尊這句話呢。

「天霄閣也會派遣天才,參加這天霄丹會嗎?」

蕭塵想了想的,又是問道。

「會。」

「蕭塵大人試想。這一爐「天霄入聖丹」的材料,是天霄閣好幾代閣主一起搜集出來的,再是熬煉了千載歲月,方才出爐,付出了這麼多的心血與時間的前提下,天霄閣還能舉辦這天霄丹會,說到底都是因為天霄閣的實力過於孱弱,

有能力煉製出那一爐「天霄入聖丹」,而沒有能力獨佔這一爐「天霄入聖丹」!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天霄閣要是不這麼做,後果可想而知,待到丹爐破封那一日,天霄閣擋不住各方窺視不說,還可能要天霄閣陷入到滅頂之災內。

如今有了這天霄丹會的牽制,各方頂尖道統認可,這天霄閣自然是要派遣自家天才,參與到這天霄丹會內了,只是蕭塵大人也曉得,天霄閣傳承的是丹道,年青一代間,即便是有個別卓爾不凡者,戰力上也不會太強。

加上這一爐丹藥,是天霄閣所煉製,因此不管那一爐「天霄入聖丹」,落入到哪一方勢力手中,第一枚出爐的「天霄入聖丹」,都必須歸天霄閣所有。」

楚陽侃侃說道。

「是啊,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貪婪與覬覦!」

蕭塵深以為表的感嘆了一聲,吩咐道:「好,我知道這些就夠了。到時我會與你一起參與到這天霄丹會裡。你先回去吧。」

「遵命。」楚陽轉身離開。

「九枚「天霄入聖丹」,第一枚歸天霄閣所有。那還有八枚呢。」

獨孤嫣的美目發光,臉蛋精彩的喃語道:「憑本公主道一境三重的修為,這餘下的八枚,要怎麼分配好了。」

蕭塵趔趄。

聽這女人的話音,好像那八枚「天霄入聖丹」,都已經落入她的腰包之中了啊。

……

十天時間,須臾一瞬。

天霄丹會開始了!

在天霄城中心之處延續的那一片宮殿樓闕,便是東蒼域一教三閣中的天霄閣了。

今日,於這天霄閣前的盛大廣場上,人山人海,熱鬧非凡。

還能看到那一座殿宇前,坐著一道道偉岸身影。

蕭塵姍姍來遲,一眼掃去,在場聚集的皆是年青一代修士,也都是要參與到這天霄丹會內的年青一代天才,廣場外聚集的那些人影,肯定是來湊熱鬧的了。

「蕭塵道友。」

楚陽笑容清朗,人模人樣的掠來。

蕭塵特意吩咐過,人前人後就以道友相稱,這傢伙裝的還挺像。回了一禮的,蕭塵笑道:「楚陽道友,別來無恙啊。」

「天霄丹會開啟在即,蕭塵道友與我等一起參加。」楚陽的身旁還有幾個年輕人,他對著這幾個年輕修士說道。

聞言,那幾個年輕修士,目光不一的打量起蕭塵的身姿面貌,修為道行。

「金丹境七重?」

「這樣的修為,如何能與我等一起參加天霄丹會?」

看穿了蕭塵修為的那個馬臉少年,冷笑譏諷,姿態狂傲的道:「楚陽道友,你可是純陽教聖子,我等也都是頂尖勢力內走出的天驕修士,這小子的修為和我等相比,實在是不堪一擊,而且你還沒說他是哪一方勢力的修士,

這要只是散修的話,更沒資格與我等一起參加天霄丹會了。」

蕭塵瞥了眼,輕描淡寫道:「閣下好像也才金丹境十重的修為吧,比我就高出三個小境界階段,有什麼地方值得你這般驕傲不可一世的?而且正如你所言,我就是無門無派的散修。」

馬臉少年憤怒,喝道:「臭小子,你活的不耐煩了?竟敢藐視於我!」

「住口!」楚陽一頭冷汗,這叫什麼事啊,連他也只是臣服在蕭塵腳下的一枚棋子,一粒螻蟻而已,你他娘的區區金丹境十重,有什麼好嘚瑟的!

「楚陽道友這是什麼意思?」馬臉少年尚沒有醒悟,不解的道:「難道我說錯了嗎?這小子金丹境七重的卑微道行,有資格和我等並肩為伍嗎,他還大言不慚的嘲笑我只比他高了三個小境界的修為,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應該好好教訓一下他。」

楚陽臉黑,你教訓你大爺啊!要是連累了本大爺,本聖子先一巴掌拍死你!

「無妨,他想要教訓我,只管讓他來好了。」蕭塵微笑溫和的開了口。

「裝腔作勢!」馬臉少年掠出,站在了蕭塵前方。

下一刻,驚人的氣勢,在馬臉少年身外鋪蓋開來!

廣場上聚集的年輕修士們,不約而同的投來了目光。

「金丹境七重,交鋒金丹境十重,有些魄力啊。」

「那小子是什麼來頭?」

「我看是蚍蜉撼樹!」

……

竊竊私語不絕。

馬臉少年率先出手。

他施展出了一門地階神通。

聲勢浩蕩之中,從天而降的那一座宏偉神山大印,掩蓋了幾百米的虛空天地,隆隆作響的壓迫而下,產生出的那一股破壞力,能夠威脅到道一境的大修士了。

蕭塵自始至終的風輕雲淡,無動於衷。

在哪千鈞一髮之際,所有人的註釋內,蕭塵就那麼漫不經心,嘴角邪笑的一指發出,從而衍生出的,是一道照耀天際,薄如秋水,美輪美奐的匹練斬痕!

「先天乙木斬!」

微不足道的一記斬痕,承載著難以描繪的木系精華,殺伐匹練,近乎是破竹之勢的撕碎了那一座神山大印。

…… 馬臉少年的表情不太好看,他採取的攻勢鎮壓,足以威脅到尋常道一境的大修士,理論上來說,金丹境七重的蕭塵,那是如何也不可能在哪輕描淡寫中,便化解了他這一記鎮壓!可現場所有人都是看得清楚,蕭塵從頭到尾連眼皮都沒有眨動一下,

只是用了一根手指,就抹滅了那一座神山大印,這說明什麼?毫無疑問的,金丹境七重的蕭塵,那弱不禁風的外表之下,蘊藏著驚天石破,深不可測的崢嶸狂暴啊。

「你也接我一招。」

就在馬臉少年還沒晃過神來的期間,蕭塵笑容陽光,一臉無害的祭出了一道天雷閃電!

煌煌神聖的天雷閃電,霸絕天地的撕破萬道,割裂虛空,包含著無上絕倫的破壞力,迸發瀰漫出的那一股神聖光明色彩,也是宛如一輪熾烈大日一般耀眼刺目!

「這……怎麼可能!」

登時感受到了前所未有死亡陰影的馬臉少年,臉如死灰,亡魂皆冒,縱是他傾盡全力的張開了神通屏障,可在那一道煌煌睥睨的天雷閃電前,也是顯得不堪一擊,微不足道,

只聽得一聲噼里啪啦,隆隆作響聲。

籠罩在馬臉少年軀體外的那一層神通屏障,既是化為泡影,四分五裂,而那餘威不減的天雷閃電,也就別無懸念的抨擊在了馬臉少年的肉身軀殼外。

此乃「天雷咒」!

若說蕭塵一身所學,那一道攻伐之術最具有殺傷力,破壞力,隸屬於道家「八大神咒」之一的天雷咒,那是毋庸置疑的排列第一!這可是太古靈寶天尊所締造出的無上雷法!

撲通一聲的,斷絕了生機的馬臉少年,渾身焦炭,血肉模糊,魂飛魄散的落在了地面上。

「妖孽!」

「一擊秒殺金丹境十重,這小子當真只是金丹境七重?」

「想要以金丹境七重的修為,舉手投足間秒殺掉一位金丹境十重的天驕,恐怕是那些開闢出了金丹異象的絕世天才,才能懷有的超凡戰力吧。」

……

廣場上,眾說紛紜,喋喋不休。

廣場外,亦是川流不息,沸沸揚揚。

「混賬,你可是李玄道友是什麼人,他可是頂尖大教,玄鴻教的真傳弟子,你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的擊殺了他,就不怕玄鴻教的強者,對你興師問罪嗎!」

在楚陽身旁的幾個天才內,一人與那馬臉少年關係不錯,眼看著馬臉少年氣絕身亡,魂飛魄散,此人沉不住氣的叱喝道。

「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蕭塵姿態輕佻,掏了掏耳朵的應道。

「我……」這也有著金丹境十重修為的天才,神色憤怒,怒目圓睜,可他也突然的意識到了,蕭塵能夠一招秒殺那馬臉少年,也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秒殺掉他了,要是惹惱了蕭塵的話,他或許是要步那馬臉少年的後塵了。一念至此的天才,一個字也是不敢多言了。

「到此為止吧。」楚陽走出,昂頭挺胸,以我為尊道:「這件事情,蕭塵道友沒有錯。終歸到底,都是那李玄不知天高地厚,觸犯蕭塵道友在先,莫說是蕭塵道友擊殺了他,就算是蕭塵道友不對他出手,本聖子也不會善罷甘休。

你們幾個都給我聽好了,蕭塵道友是本聖子結交的朋友,他要與我等一起參加這天霄丹會,那是你等的榮幸,誰要是在敢對蕭塵道友有所不敬,休怪本聖子翻臉!」

有著蕭塵秒殺馬臉少年的威勢在前,又有楚陽攤牌在後,那幾個天才目目相覷了霎那后,紛紛的點了點頭。

「道友先前施展的雷法,頗為精奧不凡,不知是什麼品階的雷法?」

一波未平,一波又作。

迫人的氣機迎面襲來,那是一個身形雄偉,身穿銀袍的英武青年。

二十歲出頭的英武青年,龍行虎步,天縱神姿,額骨生輝,每一步走出,都伴隨著一種攝人心魄的電閃雷鳴聲,在其身後,還隱隱有著一道道的雷霆長虹閃爍穿梭。

在這英武青年體內回蕩出的氣血聲,都夾雜著一種純粹匹練,威懾萬靈的雷霆長嘯聲,環繞在他周身左右的法力神輝,襯托的其像是天神之子一般貴不可言,霸道高大。

那金丹境十重的馬臉少年,不管是修為還是氣度,與這英武青年相比,都可謂螢火之光,不值一提,就算是楚陽這個古代大教,純陽教聖子的氣度風采,也遠不如這霸道尊貴,天縱神姿的英武青年。

「蒼雷教聖子。」

楚陽傳音道:「蕭塵大人小心,蒼雷教是頂尖序列的古代大教,傳承為雷法神通,這雷蒼玄,是蒼雷教的當代聖子,天賦異稟,根骨無雙,據傳還有著「雷靈體」,配合蒼雷教的雷法傳承一併施展,同階之中近乎無敵!」

雷靈體!

蕭塵挑起了眉頭。

一聽就知道,這是一種蘊藏著雷道本源的特殊體質,雖然無法和蕭靈兒的月神古體相比,可只要是特殊體質,那就有著舉世矚目的獨到之處。

眼眸閃灼的盯著那挺拔高大,天縱神姿的蒼雷教聖子,看了剎那,蕭塵敏銳的洞察到,這傢伙全身上下都是流淌著精粹而洶湧的雷電之力,那一舉手一投足,亦是暗合著天地間的雷電能量,光是這一點,就不是一般的道一境大修士能夠做到的。

「本聖子的身份,就用不著自我介紹了吧。」

在被蕭塵目光打量的時候,那蒼雷教聖子,意味深長的瞅了一眼楚陽,好像他已經看穿了楚陽給蕭塵傳音的事情。

蕭塵淡然:「道友謬讚了,我那雷法,就是普普通通的雷法神通,要和蒼雷教的雷法傳承比較起來,就更是不足掛齒了。」

「不不不,你那雷法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雷法神通。這一點上,本聖子還是不會出錯的。」蒼雷教聖子篤定的笑道:「本聖子有著「雷靈體」,對於任何沾染著雷電屬性的天材地寶,還是雷法神通,都有著旁人所不能及的感應力。

道友先前施展出的雷法神通,是我從來沒有感應到過的古老,神秘,強大!即便不能與我蒼雷教的雷法傳承相媲美,那也是不出左右,世所罕見的雷法神通了。」

…… 蕭塵無言反駁。

天雷咒的強大,那是宇內唯一,萬古絕世的凌厲睥睨,這可是道家「八大神咒」內攻擊力,破壞力最強的道家神咒啊!那蒼雷教聖子有著特殊體質「雷靈體」,說他對於雷道神通有著常人所不能及的感應力,那是肯定不會錯的。

因此,這蒼雷教聖子說他感應出了「天雷咒」不同於一般的雷法神通,蕭塵與其解釋,還不如一言不發,若是一味的辯解,只會顯得自己是在刻意掩蓋而已。

廣場上,這時又是一片的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