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霧隱是鐵了心要拿下渦之國,也正如團藏所言,有引誘木葉的原因,在一開始就以大量軍力突入渦之國,將漩渦一族的駐地封鎖,當初漩渦族長能夠闖出包圍圈也是霧忍故意為之,否則漩渦族長絕對不會輕鬆闖出包圍圈向木葉求援。

在霧隱營地外,一個長發及腰的俊美中年悠然的踱步而行,身後跟著幾個忍者,距離青年最近的一個霧忍看向火之國的方向道:

「青大人,您說木葉會派援軍過來嗎?」

水無月青回首看了一眼屬下,淡淡的道:

「這種事情無所謂,不論來與否都在預料之中,與其胡思亂想,不如養精蓄銳準備戰鬥。」

「是。」

問話的霧忍低下了頭,眼中閃過一抹不忿之色。

各大忍村都是忍族組成的,但是霧隱並沒有木葉那樣和諧、團結,強勢的血繼家族互相傾軋,爭奪權力,水無月一族實力強,和二代水影走得近,所以能夠帶領霧忍軍圍剿漩渦一族,獲得更多的軍功和戰利品。

水無月何嘗不知道下屬的心思,那又如何?

漩渦一族內部也在探討著會不會有援軍到來,但是他們無法像外面的霧忍一樣心態平和,他們需要援軍,而且堅信會有援軍。

的確是有援軍,但不是木葉的,只是千手的而已。

「敵襲!!!」

霧忍軍的營地十幾米外的上忍暗哨發出驚怒交加的咆哮,十幾米雖然沒有進入大營,但也是非常危險的距離了,更加外圍的巡邏和暗哨居然沒有絲毫聲響傳回來。

巡邏和暗哨都是要定時報告位置的,然而對方悄無聲息摸了過來,喊出敵襲之後也沒有反應,這說明什麼?說明對方剛來不久就清理掉了所有的巡邏和暗哨,說明對方實力強的可怕。

暗哨上忍在圍攻下左支右拙,喊出敵襲之後數招落敗,被一刀穿胸而過,看著正對著自己,帶著動物面具的綠馬甲忍者,嘴角溢血,絕望的道:

「該死,木葉是把精銳全派過來了嗎!?」

這種凌厲的攻勢、精妙的配合,出身家族底層的他根本就沒有辦法應對,這樣實力強大的隊伍不是應該在木葉和砂隱、岩隱戰爭的最前線嗎!?

然而,千手一族的上忍註定不可能回答霧忍的疑惑,輕飄飄的揮刀而過,在他的脖頸留下一條血線。

木葉的精銳?

漩渦族長冷笑了一聲,金剛封鎖施展,背後數十條泛著淡淡金光的黑色鎖鏈迎風抖動,嘩啦啦作響,如同一張大網向前方衝來的霧隱掃去。

千手一族的忍者也迅速跟進,最後旁系的上忍反超,將漩渦一族的族長保護了起來,組成鋒矢陣,開路的忍者不顧查克拉的消耗,將查克拉灌入庫因克裝甲催動查克拉屏障,同時結印,噴吐出一條大河,御水而行。

鋒矢陣兩側的千手忍者也開始用出各種各樣的水遁進行防禦或者進攻,內層的忍者則開始準備水遁大招,或者拋灑起爆符。

水無月青久經戰陣,經歷過第一次忍界大戰,雖然不知道鋒矢陣,但也能夠一眼看出鋒矢陣的作用,深知不能任由鋒矢陣繼續前進,他只要擋下第一個人,木葉的援軍就會停滯,從而被他們包圍。

水無月青攔在一路勢如破竹的鋒矢陣最前方,迅速結印,冷喝道:

「冰遁·冰隆槍!」

隨著水無月青的話音落下,千手一族腳下幫助他們開路、快速移動的大河迅速凍結,冰錐從河流的最前端衝出層層遞進。

「水遁·硬渦水刃!」

鋒矢陣最前方三人身後忽有一人跳起,一柄水標槍脫手而出,直衝水無月青而去,水標槍脫手的瞬間失去了束縛,在路上不斷膨脹,沿途被凍結的河流被攪碎,一往無前。

水遁·硬渦水刃是S級水遁忍術,水遁形態變化的極致,由不同層次、不同方向、不同速度的水層組成的水漩渦壓縮而成,一旦釋放,破壞力不亞於一次小型災害。

鋒矢陣尖角后的忍者在鋒矢陣組成的時候就開始準備這一招,一旦前路被阻,立刻進行爆破。

沒錯,就是爆破。

水無月青顯然是清楚硬渦水刃的威力,尋常防禦忍術不夠看,硬渦水刃的移動速度不給他阻攔的時間,因此只好用瞬身術閃人。

硬渦水刃毫無阻礙的爆發,形成一股水龍捲在戰場上肆虐,就連千手一族的忍者都不敢硬掠其鋒,不過忍術是千手忍者釋放,能夠稍加控制,讓千手一族的人擦肩而過。

一直在內部準備的其他千手忍者也紛紛出手,施展攻擊,對霧忍的營地造成了更大的破壞。

不過千手一族並不打算打穿霧忍的營地進入漩渦族地,畢竟是霧忍大營,不可能輕易打穿,一定要這麼做的話,必然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從高空俯視的話就會發現,千手一族衝擊霧忍營地的地方選在了霧忍營地的側後方,僅僅沖入霧忍營地外圍就開始轉向,斜向穿插,向著漩渦族地移動,同時鋒矢陣內的忍者卻不斷將各種忍術、起爆符、苦無向著霧忍營地內部傾瀉。

霧忍一邊要阻攔千手忍者的突破,同時還要保護營地不受到破壞,尤其是一些儲備著重要物資的地方更是嚴防死守,誰都知道這一場戰鬥的重要性,一旦漩渦一族得到這些強力的援軍,這次圍剿漩渦一族的行動就算失敗了。

就算不能攔下全部木葉支援的忍者,也要將其重創,徹底掐滅漩渦一族的希望,因此,哪怕彼此之間矛盾重重也都全力出手。

即便如此,就算這樣也僅僅是拖延了千手一族的速度,並沒有對千手一族造成什麼實質性傷害,只有部分倒霉蛋受到了一些輕傷。

「援軍來啦!!!」

漩渦一族的忍者注意到了霧忍後方的騷亂,歡呼一片,鬥志昂揚,代替族長指揮戰線的漩渦族長老沉吟少許,無法確定援軍會從哪個方向進來,心中一定,下令道:

「全線反攻,牽扯霧忍的精力,替援軍分擔壓力。」

「是!」

漩渦一族接到命令,立刻對霧忍發起了反擊。

霧忍前線本就因為後方的戰鬥變得有些不穩定,這時候漩渦一族進攻頓時讓霧忍不得不嚴陣以待,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漩渦一族的難纏,原本要防禦後方的霧忍也因此脫不開身。

千手和木葉不愧是千年姻親盟友,配合默契,打了一波裡應外合,霧忍後面的千手忍者壓力一輕,速度更快,勢如破竹,從霧忍戰線的薄弱點衝殺了進去,並且毀掉了不少霧忍的物資。

「族長。」

漩渦長老激動的迎接族長和援軍,可是看到援軍之後腳步卻是微微放緩,並非援軍的數量太少,他的眼皮子沒那麼淺,能夠打穿霧忍的戰線足以證明這支援軍的精銳,只是···援軍都是千手的人。

千手和漩渦千年姻親盟友,自然是有著獨特的辨認方式。

漩渦長老人老成精,看出了不尋常之處,心中就是一個咯噔。

漩渦族長知道長老看出了異常,不動聲色的道:

「我離開這幾天沒什麼大問題吧。」

有些話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尤其是木葉背棄了漩渦,更不能現在說,否則對士氣將是重大打擊。

漩渦長老秒懂族長的心思,露出笑容,應對自如的道:

「沒有,霧忍發動了幾次進攻都被我們打退了。」

漩渦一族經歷豐富的忍者或者觀察力敏銳的忍者都察覺到了一些異常,但是大多數忍者都一無所覺,對於援軍的到來報以極大地熱情,對於勝利也有著極大的自信心。

「援軍遠道而來,又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先讓大家休息一下。」

有另一個心思活絡的長老出面,揮散了熱情圍在援軍身邊的旋渦一族的忍者,尤其是那些涉世不深,性格有些活潑的少年,轉身對千手一族最前方的帶隊忍者道:

「辛苦諸位了,請隨我來。」

千手忍者的領隊點了點頭,跟著長老前往漩渦一族早已準備好的營地修整。

···

漩渦一族的家族會議室,在援軍修整的時候,漩渦族長也將自己在木葉的經歷說了,當然,關於白露和在千手一族的事情稍加修改。

啪!

一位脾氣比較暴躁的長老頓時怒髮衝冠,狠狠地拍在桌子上大喊道:

「木葉居然打著那樣的主意!太過分了!」

其他長老也是異常憤怒,不過大多數都能夠剋制自己,其中一位冷冷的提醒道:

「小聲點,你想讓所有族人都知道嗎!?」

「···」

脾氣暴躁的長老閉上了嘴,感覺很憋屈,也愈發的不滿和憤怒。

漩渦族長卻是最為平靜,在木葉和白露聊了一番,他就看開了,嘆了口氣,平靜的道:

「畢竟初代火影已經去世多年,我們漩渦一族也不比當初。

好在千手一族依舊是漩渦堅定的盟友,並沒有拋棄我們。」

—————— 這武將所施展出來的封面的牢籠,瞬間的就被那紅色的血珠給打得四分五裂,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存在感。

而這紅色的血珠彷彿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乏力一樣,徑直的朝著由正義大道所化出來的武將攻擊而去。

好似是要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一樣。

「這……這怎麼可能?我的蜂蜜怎麼可能這麼輕而易舉的就被破掉了。」

武將直到現在還沒有緩過神來,他剛才還在得意洋洋,沒想到下一刻就直接都被打臉了。

他自以為傲的那封印竟然直接的被破掉了,而且看起來也沒有花費多大的力氣一樣。

「呵呵,你要是用別人的招數,說不定還真的能夠拖得住五行噬魂珠一段時間,但是你卻是要不自量力的去動用封印之力。」

「五行噬魂珠最喜歡的是吞噬人的靈魂在其次,就是吞噬這封印之力了,說實話,你這蜂蜜還真是不錯的,如果換做了是我還得費一番功夫才能夠出來。」

「但是,你這一招卻是用錯了對象。」

看著那武將一臉不敢相信的神色,林牧不知為何竟然出聲的解釋道。

或許只是單純的想看看那武將聽到這樣的事實之後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吧。

「不好……」

不過這由正義大道化出來的武將根本就沒有仔細去聽自己的那一個對手到底說了什麼,他現在最為關注的就是那飛速向著自己攻擊來的那五行噬魂珠。

一旦自己不能把這個東西給解決,那麼自己不死也得大殘,而到了那一步,他也沒有任何的實力可以去和林牧抗衡了。

只不過是一道呼吸的時間,五行噬魂便來到他的面前。

「不好!」

他自然不敢小瞧什麼,直接動用了自己最為強大的防禦力量,想要擋住眼睛的這一個小小的珠子。

「給我擋住啊。」

武將的臉上竟然伸出了一絲鎮靜之色,看得出來,他現在十分的不好受。

他現在只是在咬牙抵抗著眼前的那一個珠子罷了。

「咔擦……」

突然之間,不知道是不是他聽到了錯覺,這武將總感覺周圍好像破碎了什麼東西一樣。

突然,他看上自己眼前的防禦,頓時的臉色一變,變得有一些無比的蒼白。

自己的那防禦之上竟然出現了一道駭人聽聞的裂痕,而且正朝著四周擴散,眼看自己的防禦就要破碎了。

「不好!」

看到這一幕,他頓時的就被嚇出了神來。

如果自己的防禦被打碎了的話,那麼就代表著自己整個人就是暴露在了那一個紅色的血珠的前面,而自己也將即將的正面面對這紅色血珠爆炸帶來的力量。

而且還帶著一絲吞噬之力。

只不過不知道這五行噬魂珠對於道感不感興趣。

如果對於道還感興趣的話,那麼他可就不妙了。

五行噬魂之術裡面產生的這一枚珠子可是號稱諸天萬界當中所有的東西都能夠吞噬。

況且這一枚珠子,還是有著一位聖人之上強者親自施展出來的。

鬼知道他有什麼樣的效果。

…… 漩渦和千手的關係不是友誼就能概括的,兩族的關係要比外人想象的更加親密,如今千手一族冒險幫助漩渦一族,更是加深了彼此之間的情分。

有了強力的支援,漩渦一族有信心戰勝霧忍。

並非蜜汁自信,雖然單論頂級忍者數量和中下層忍者數量,有了強力援軍的漩渦一族依舊要比霧忍遜色一籌,但是漩渦一族的長處本來就不在正面交戰。

現在有了千手一族的支援,漩渦一族就能騰出一些封印術頂尖的族人在防線上布置封印術。

封印術以『封』為主,並沒有什麼攻擊力,對敵人的實質傷害有限,但並不代表封印術真的沒有辦法用來攻擊。

起爆符就是應用了封印術的知識,『里四象封印』更是攻擊性封印術的代表作。

當然,漩渦一族是不可能在前線布置『里四象封印』這種同歸於盡的術式,不過布置基層削弱查克拉的術式並不困難。

敵人的實力削弱就相當於我方實力增強,一來一往,漩渦一族的劣勢將不復存在,甚至佔據了優勢,霧忍接下來的進攻只能頭破血流。

不過霧忍沒有急著進攻。

雖然霧忍受到突襲損失慘重,有損顏面,但是水無月青很冷靜,作為統帥,即便很惱火,他也不會怒而興兵。

召開會議統計了損失,分派任務穩定軍心,水無月青派人返回霧隱村,支援漩渦的都是絕對的精銳,訓練有素、實力強勁,貌似是木葉全力以赴,但他總感覺有哪裡不對勁。

然而,水無月青最終等來的不是霧隱村的情報,而是驚天噩耗。

···

在千手的援軍跟著漩渦族長走陸路前往渦之國的時候,艾斯德斯和白露瘋狂了一晚之後,也啟程從海路前往水之國霧隱村,比千手援軍抵達漩渦的時間晚了兩天。

由於忍界大戰的緣故,水之國也進行了戒嚴,大海太曠闊無法封鎖,島嶼能夠登陸的碼頭卻有忍者熱液巡防。

一艘小小的冰船跨海而來,頓時引起了巡邏忍者的警惕,一邊發出訊號,暗暗準備忍術,一邊嚴厲的道:

「你是什麼人,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後果自負。」

這就是無知者無畏,敢和帝國抖S將軍這樣說話,而且是站在海上,距離很近的地方···

嘩啦!

碩大的冰塊沉入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