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沐陽要動用九星魂戰機?

不過,就算沐陽能勝一場,那麼下一場,他們冷家不依舊是失敗的份?

三局兩勝,對方勝兩場,他們冷家到最後不還得交出10%的資源?

一念至此,冷黎天的眼光便是黯淡了下去。

此戰,他們冷家倒是敗的可憐。

「燭天長老,你先歇息著,我去吧。」

「咻!」

沐陽的話音剛剛落下,他的身體便化作一道閃光,直接來到了比賽台之上!

「嘩!」

眾人嘩然。

這不是剛才那衝動的毛頭小子嗎,憑藉小玄元位的實力也敢參賽,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在下沐陽,冷家長老。」

沐陽絲毫不管周圍的聲音,淡然一笑,對著艾郝寧拱手抱拳。

「呵呵,冷家真是無人了,竟然派出來一個送死的。」

艾郝寧面容高傲,不屑冷笑。

在他眼中,沐陽只不過是一隻小玄元位的螻蟻罷了,自己只要動動手指便可以捏死他!

沐陽的眼神依舊淡然,這讓艾郝寧心裡很不爽,只見他怒甩袖袍,喝道:「好!既然你有意送死,那老子就送你去死!」

「轟!」

說完,一股凌厲的氣勢便從艾郝寧的體內噴出。

但是,就在他剛欲攻擊沐陽之時,後者卻是舉起手掌,大聲道:

「等一下!」

「小子,你怕了?!」

艾郝寧先是一愣,旋即仰天大笑起來。

這小子肯定是害怕自己把他殺了,才會如此膽怯!

觀眾席上也是爆發出一陣鬨笑聲,以為沐陽是害怕了才會叫停比賽。

「呵呵,害怕?就憑你?」

寧負韶華不負君 (第一更,求加入書架!300貴賓加更一章,謝謝各位對天下的支持~)< 「呵呵,害怕?就憑你?」

沐陽譏笑聲自其口中發出。

那一刻,全場寂靜。

這小子說什麼?是不是瘋了?!

「憑藉小玄元位的實力能說出如此大話,這小子的膽識倒是不一般,不過,戰鬥可不是光有膽子就能勝利的啊。」

「這小子就是一個二百五,除了會說大話,還有什麼能耐?」

「看來此次,這小子是必死無疑了。」

眾人對沐陽很是不看好。

區區一個小玄元位的武修者,竟然敢對大玄元位巔峰的強者如此說話,真不怕說了大話閃了他的舌頭嗎?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好你個雜碎!」

賽場之上,艾郝寧目光如刀,全身被濃郁的煞氣籠罩,恨不得將沐陽馬上置於死地。

不過,沐陽卻是直接無視了艾郝寧,抬頭看向主席台的冷黎天,用清晰的聲音問道:「冷家主,對於這個比賽,我有一個提議,不知當說不當說。」

「沐陽長老但說無妨。」冷黎天看了一眼艾字門長老與城主府長老,看到他們兩人都沒有反對后,方才點頭允許。

只是他不知道,沐陽在這個時候突然發話,究竟所為何事。

「我覺得三局兩勝制的比賽太過老套,沒有創新意,所以我想到了一個更好的比賽制度。」沐陽神秘一笑。

「哦?什麼?」

這次,是艾字門長老略感興趣的問道。

不管面前這個少年想耍什麼花樣,憑藉他那小玄元位的實力也不可能在他手中翻出什麼浪來,而且此次的長老盟賽,艾字門與城主府是贏定了,即便這個小子是個棘手的人物,那也不值畏懼!

而且,三局兩勝的賽制實在是太過平凡了,所以他也想的聽聽沐陽的看法。

「呵呵,倒也不是什麼新奇的點子,我建議長老盟賽開始修羅模式。」

沐陽的笑聲中帶著狡黠的味道。

「哦?修羅模式?誰來聽聽。」艾字門長老有些感興趣了。

「所謂修羅模式,就是以一人之力挑戰三人,如果把三人都戰勝了,那麼此次的長老盟賽桂冠便是由那人背後的勢力所得。」

沐陽詳細的解釋道,頓了頓,他望著艾字門長老那若有所思的表情,輕聲問道:「不知艾長老對我提出的建議,意下如何?」

「好一個修羅模式!以一戰三,戰如修羅,我覺得這個建議不錯!」

艾字門長老本就是火爆的脾氣,性格要強,而這修羅模式正好又契合了他的性格,所以才會一口同意,連想都不想。

相對於艾字門長老,城主府的楊姓長老則是謹慎多了,只見她仔細打量著沐陽,遲遲不肯下決定。

「不知楊長老意下如何?」沐陽此話,明顯有催促楊長老的意思了。

只見後者柳眉微蹙,望著沐陽那人畜無害的笑容,不知為何,她的心中卻是閃過了一絲不舒服的感覺,彷彿這個年紀不大的毛頭小子,並不像看起來這麼簡單啊。

就在楊姓長老剛欲開口拒絕沐陽的提議時,艾字門長老用粗暴的聲音說道:「楊妹子,你猶豫啥勁啊,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就這樣答應了吧!」

「可是…」

「可是什麼啊,一向殺伐果斷的楊麗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猶豫了?算了,既然你遲遲不肯下決定那我就給自己做主了!這個提議不錯,同意了!」

艾字門長老大笑一聲,說話迅速,根本沒有楊姓長老開口的份!

楊姓長老嗔怪的看了艾字門長老一眼,這個老傢伙的性子實在是太急了,以後肯定要在這上面吃虧!

而這時,沐陽也是笑著開口:問道「既然兩位長老都同意了這個提議,那麼就這樣決定下來了?」

艾字門長老一口答應,而楊姓長老雖然很不想答應沐陽這個提議,不過如今米已成湯,她心裡就算有一萬個不願意也沒法子拒絕。

「小雜種,你可說完了?!」

這時候,沐陽背後傳來一聲冰冷的聲音,自然便是艾郝寧所發。

沐陽臉色淡然的轉頭,眼神平靜,沒有絲毫的波瀾。

「真是令人厭煩的表情啊…」

艾郝寧嗜血一般舔了舔嘴唇,面龐之上,濃郁殺意涌動。

只不過,沐陽卻是輕抬起手掌,對著艾郝寧搖了搖右指。

配合沐陽你那鄙夷的表情,簡直就是再說:你艾郝寧不行,根本不配做我的對手!

「你他媽是在找死!」

「轟!」

極端狂暴的元氣波動噴薄而出,如今的艾郝寧是真的怒了!

沐陽卻是異常的平靜,用淡然的聲音笑道:

「你們艾字門與城主府的三個人,一起上吧。」

「什麼?!」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現場所有人的嘩然,即便是楊姓長老都是略微詫異的看了看沐陽。

難不成這個小子,真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底牌?

相對於楊姓長老,眾人便是鄙夷的諷刺道:「區區一名小玄元的螻蟻竟然也敢如此大放厥詞?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看來此次不教訓他一頓是不行了。」

而艾郝寧聽到沐陽的話時也先是一愣,旋即便仰天大笑起來。

「你個雜種,竟然敢挑戰三個人,你是不是腦袋出問題了?」

然而…

還未等艾郝寧的話音落下,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卻突然席捲了他的腦海!

猛地睜開雙眼,沐陽已是在他的身體面前!

「我有沒有能耐,你試一試便知!」

艾郝寧還沒回過神來,沐陽的手掌已是拍在了的他的胸膛之上!

迅雷之勢!

艾郝寧在剛開始的還有些擔心,沒想到自己竟然被人偷襲成功了,只不過,當他想到沐陽的實力僅是小玄元位時,他便放心了。

他絕對不相信區區一名小玄元位能在他手心中翻出什麼浪來!

但是,當沐陽的手掌觸碰到他的胸膛時,他的臉色,頓時巨變!

恐怖的力道猶如火山噴發一般自沐陽的手掌之上噴出,直接就是將艾郝寧逼退了數十步,而且當他最後勉強穩住身形時,他的嘴角上也是溢出了一絲鮮血。

沒有使用任何元氣,沐陽純動用**,一擊拍傷艾郝寧!

現場頓時就是安靜了下來。

這個沐陽,真的只是一名小玄元位的武修者嗎,看剛才那番凌厲的架勢,起碼能夠媲美一些玄元位巔峰的強者啊!

「你他媽竟然敢偷襲我?!」

艾郝寧勉強穩住神行,臉色猙獰無比。

他沒想到沐陽竟然會先一步出手偷襲,更沒想到自己竟是被沐陽一擊打傷了!

「我不想與你廢話。」

沐陽面色冷漠,凌厲的目光彷彿能洞穿艾郝寧的身體,「我現在只想問你,我沐陽,有沒有資格對戰你們三人?」

「你他媽未免也太狂妄了!」

艾郝寧再也遏制不住內心的衝動,身上的氣勢狂暴到了極點。

不過,就在他剛欲出手進攻沐陽時,一隻略顯寬厚的大手卻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郝寧,你自己一個人不是他的對手。」

開口者,正是第一場參賽的艾棕!

只見他深深的望了一眼沐陽,然後收回目光,朝著艾郝寧說道:「這個人的實力很強!」

「哼!不就是一個小玄元位的雜碎嗎,老子還怕他?」

艾郝寧怒聲大喝,他與艾棕的實力不相上下,而且平時也是競爭對手,兩人的關係並不算融洽,所以艾棕的提醒,他幾乎就是當狗叫了。

「咻!」

艾郝寧的話音剛落下,破空聲響起,而後眾人便是看到在艾棕身旁出現了一名紅裙女子。

女子穿著很是暴露,胸前的兩峰很是豐滿,幾乎能撐爆整個衣服。俏麗的面龐,細蛇般的蠻腰,到胯的短裙,無論是何種男人見了都會要血脈噴張。

「兩位艾字門的長老,這個小子不好對付,不過我們一起上的話,把握就大得多了。」

女子名為楊清,乃楊麗長老的親傳大弟子,實力同樣位於大玄元位。

對於艾棕與楊清的好意提醒,艾郝寧卻是絲毫不領情,喝道:「你們怕他,我艾郝寧可不怕他,看我不滅了這個雜碎!」

說完,他便雙掌結印,滾滾元氣奔涌而出,凝聚成十丈大小的拳印!

「給我死了!」

艾郝寧的身軀暴沖前去,右拳朝著沐陽狠狠揮出,元氣拳印也是化作一道流光砸向沐陽!

「艾郝寧,你這麼衝動會付出代價的!」

看到艾郝寧竟然不聽自己的善意勸解,他也是怒了。

看來不讓沐陽給你點教訓,你真以為你艾郝寧天下無敵了?

「呵呵,單槍匹馬衝過來,你的膽子倒是挺大的啊。」

沐陽冷聲笑笑,心念一動,背後便是生出兩道卷形氣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