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如此,但是畢竟是沙魯也算是龍珠里的一個重要的小boss,楚河也不能置之不理。

他對於沙魯的到來,有了一種貓戲老鼠的心態,沙魯的到來,或許,將會給他現在平靜的生活,帶來一絲絲的趣味。

他想好好戲弄一下,這個不可一世的傢伙。

他很想看一看這個所謂究極人造人,自以為變化成了完全體之後,就擁有了究極的力量。

而當他的心態極度的膨脹之後,卻發現,自己卻引以為豪的強大力量,在楚河面前,卻猶如土雞瓦狗一樣時,那無盡的絕望害怕恐懼的表情,會是怎麼樣!

一想到那種驚駭欲絕。不可置信的臉色和神情時,楚河的心裡就是一陣狂熱的興奮之感。

沙魯,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我真的很期待,你在我面前,瑟瑟發抖,跪地求饒的樣子。

被稱作究極兵器,終極人造人的沙魯,在楚河面前,俯首稱臣的場景,讓楚河想想都有些小激動。

這種普天之下捨我其誰的感覺,讓楚河有一種掌控一切的霸者姿態。

他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所以說,他很是期待下來的劇情的展開。

不論是格羅博士還是沙魯的誕生,他都靜靜的,任其的發展。

他不會去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倒不如說,他反而期待著,這格羅博士和沙魯,因為他的到來,變得比原著中更加的強大。

因為只有這樣,才會讓他那古井無波的心,泛起漣漪,才會讓他的熱血燃燒得沸騰起來。

楚河也寂寞了很久了,他想要一個更為強大的對手,能讓他的熱血重新燃起來

此時,楚河那幽深如星空般的眼眸中,散發出了猶如星辰爆炸般的熱烈火光。

他生來,就是為了戰鬥而生,平靜的生活,讓他的身體,已經慢慢地生鏽了。

只有通過強烈的戰鬥,才會讓他的身體煥發出無盡的活力和升級。

這就是賽亞人,這就是那骨子裡,熱愛戰鬥的血液。

無論面對什麼危機,不僅不會逃避,反而會激發出迎難而上的戰鬥意志。

對手越強,反而越興奮,在狂熱而無盡的戰鬥中,只有前進,沒有後退,直到留下最後一滴血,轟然倒下而止。

賽亞人,就是一個如此瘋狂的民族。

尤其,楚河還是賽亞人中的王族,遠古賽亞人。

這種斗戰蒼穹,不屈不服,逆天而行的戰鬥之魂,更是普通賽亞人的百倍。

時光飛速而逝。

又是一年後,這天,正在北界王星上打坐冥想修鍊精神之力的楚河,突然,得到了亞德拉特星凱奇長老的心靈傳音,告知他悟空已經成功的學會了瞬間移動,將要回來了。

楚河得知這個消息,頓時非常高興。許久不見悟空了,確實有些想念了。

於是,此時的他,一邊在默默地修鍊,一邊用意識觀察著四面八方,好在第一時間內,察覺到悟空的到來。

學會瞬間移動的孫悟空可以說是意氣風發,神色極其的高興。

他剛一學會,便迫不及待的直接感知到了北界王星上楚河和界王的氣,得意的一笑后,他直接從亞德拉特星上揮手告別了亞德拉特星人們。

下一刻,便瞬移到了北界王星上。

而有些倒霉的是,孫悟空瞬移落地的位置,有些偏差。

不巧的是,當時北界王星上的北界王因為尿急,正在一邊吹著口哨,一邊和和巴布魯斯比賽誰尿的遠。

他經常和巴布魯斯玩這種小遊戲。

好巧不巧的,孫悟空恰巧瞬間移動到了那尿水噴洒的下方。

可憐的孫悟空,他正沉浸在瞬間移動的喜悅當中,突然見到尿液襲來,還沒反應過是怎麼回事,就被北界王和巴布魯斯的尿淋了一身。

而楚河此時睜開眼睛正好看到這滑稽的一幕,頓時,他嘴角一勾,臉上忍不住抽動了起來。

北界王和巴布魯斯見到孫悟空的突然到來,頓時也嚇了一跳,他們立刻往後一退,停止了撒尿。

見到已經被淋了一身的孫悟空,巴布魯斯直接嗷嗷大笑一聲,直接跑開了。

而北界王臉上一紅,則是一臉慌張尷尬的擺手道:「悟空。這個可不怪我們啊,這是你自己無緣無故的衝上來的。」

「誰能想到,你會突然出現啊!」

孫悟空一邊捂著鼻子,一邊脫下了沾滿了尿漬的衣服。

他瞪了一眼北界王,氣哼哼的道;「界王大人,你這是隨地大小便啊,沒想到,您就這麼歡迎我的啊。我的新衣服啊,這可是亞德拉特星人送給我的啊。

看上身上沾滿了尿漬的服飾,孫悟空滿臉可惜的嘆息道。

而這時,楚河也走上前,看到一臉狼狽,滿是尿騷味的孫悟空,楚河強忍的笑意和孫悟空打了招呼

「歡迎回來,悟空!」

楚河微笑著說道

「楚河,你,你,你先別過來我先去洗個澡再說。」

孫悟空有些尷尬的看了楚河,他現在渾身都是一股尿騷味,自己都覺得難聞。

孫悟空難得臉上一紅,他一溜煙兒的跑到了北界王屋裡的浴室里,狠狠的沖刷起了自己的身體。

「這小子真是毛手毛腳,。不過他剛才的應該就是瞬間移動吧,沒想到還真讓他學會了。」

北界王一臉笑意的看著孫悟空,輕笑道。

「悟空學會很正常,他本就是一個武學奇才,雖然瞬間移動,確實是一項難度極高絕學,,但是,應該是難不住悟空的。

我對悟空很有信心。

楚河微笑著說道。.. 「嗯,悟空確實是一個難得的人才,不過,相比之下楚河你更是出色!」

悟空如果說是武學天才,按照你們賽亞人的等級劃分來說。楚河,你應該被稱作傳說中的超級天才。

雖然悟空追趕你的念頭很強,但是,有些時候,天賦卻決定了一個人成就的上限。我估計,就算悟空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會超越你的。

雖然悟空的天賦也很出色,而且,對武道一途非常熱愛,然而,楚河,你的天賦讓我完全看不透。

我閱人無數,多少武道俊傑,天之驕子,我都可以看出他們的成長上限、但是唯獨你,楚河,我完全看不透。

北界王雙目凝視了楚河片刻,那漆黑的眼瞳中,閃爍出了無比動人的光亮。

我相信,總有一天,這整個宇宙,恐怕都容不下你。

北界王對楚河的期待,可以說,已經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https://ptt9.com/100358/ 無論楚河做出多少驚人之舉,實力達到什麼樣的程度,在北界王的心中,都已經是理所當然。

楚河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在北界王的心中,已經處到了一種這麼高的位置。

雖然楚河自己也知道自己很強,但是,說實話,這種被人無限看好,被無限吹捧的感覺,還是格外的舒服。

好在楚河還是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的。

他知道,這個世界上,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

在地球之外,還有許多實力遠超自己的高手,對於自己這點實力,他還是有數的。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的神,以及實力不下與神的宇宙戰士。

自己這點實力,放在地球,確實是可以橫掃一切,一旦出了整個銀河系,面對他所在的第七宇宙,甚至整個十二宇宙中,猶如恆河之沙,根本不值一提。

楚河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在界王神之上,有著破壞神,以及天使,大神官,龍神,甚至全王這樣的宇宙之神。

從這裡隨便拿出一個,都不是現在的楚河所能夠低檔的。

這些和現在的楚河來說,都不是一個層面的。

楚河接觸不到他們,他們也察覺不到楚河。

然而,隨著楚河的實力越來越強,這些更高力量的層次,也將會逐漸浮出水面。

雖說,這些存在對自己來說,只是鏡中花,水中月,是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

楚河相信,自己早晚有一天,會超越他們,甚至讓他們,俯視自己。

神又如何,天使又如何,全王又如何?

在楚河看來,這些存在,都只是他超越的對象,是他武道巔峰之路上的磨刀石而已。

楚河的野心很大,非常的大。

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踏上這個宇宙的巔峰,直至,超脫整個大千世界。

不過,這一切,對現在的楚河來說,都只是想想而已。

雖然看似是痴人說夢。但是,如果連這種幻想都不敢有的話,那麼,楚河怎麼可能會不斷地邁向更高峰呢?

正當楚河在這裡想著自己以後在宇宙中大戰群雄的時候,這時,孫悟空終於洗完了澡,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因為原來的衣服已經滿是尿漬,所以孫悟空赤著上身,露出了那強健而充滿了爆炸肌肉般的軀體。

看到孫悟空此時沒有衣服可穿了,北界王目光頓時微微一閃。

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他雙手向前一動,魔法施展中,直接就給孫悟空變出了一套背後印著『界王』兩字的嶄新的橘色武道服。

見到自己突然有了新衣服,孫悟空頓時喜不自勝。

換上了新衣服之的孫悟空,瞬間感覺神清氣爽了起來。

果然,還是這套衣服最適合我了。

孫悟空伸展著胳膊,大笑了起來。

他此時左聞聞,右聞聞。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還是感覺到身上的味道沒有洗乾淨。

好在他天性樂觀,豁達,並不在意這些細節,所以,爽朗的一笑后,也就忘記這些事了。

而北界王似乎對淋了孫悟空一身尿一事感到很不好意思。

於是,為了表示歉意,北界王便對悟空和楚河表示,他要親自下廚,做一桌豐盛的飯菜來給孫悟空接風洗塵,表示慰問。

一聽到有好吃,孫悟空臉上頓時露出了狂喜之色。

在亞德拉特星球一年多了,這亞德拉特星人雖然有特殊能力,但是在吃的方面,卻是非常拉垮,很不講究。

不要說美食了,孫悟空只能說是過著填飽肚子的生活,勉強餓不死,至於其他的,就完全的沒有指望了。

地球上的美食,孫悟空無時無刻不再想念著。

只是因為沒有學會瞬間移動,他才強忍著這份苦楚,然而當學會了之後,他馬上毫不留戀的離開亞德拉特特星球,歸心似箭的來到了北界王星。

此時,聽到北界王說自己要親自下廚,孫悟空直接兩眼放光,他臉上的表情就如餓鬼一樣,嘴角滿是口水,潺潺而下。

看到孫悟空此時的樣子,兩人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北界王可謂是誠意滿滿,很快,飯菜就做好了。

果然非常的豐盛,三人圍在桌子前面,看到眼前的各種山珍海味。雞鴨魚肉,孫悟空眼睛直接就冒光了。

連筷子都沒拿,生怕楚河和搶食,孫悟空直接飛速的伸出手來,便拿起一隻雞腿往嘴裡塞了進去。

「放心好了,我不會和你搶的,你看你,像餓死鬼投胎一樣!」

看到悟空這風捲殘雲般的搶食速度,楚河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有道是先下手為強,楚河,這可是你教我的。

孫悟空一邊撕咬著雞腿,剛吞下肚,又飛速的抓起一塊香噴噴的烤肉,急速的說道。

雖然口中說著不和孫悟空搶食,但是,美食在前,楚河也忍不住食指大動,於是,也飛速的拿起筷子,夾起一隻熊掌便大啃特啃了起來。

在吃飯的問題上,無論是楚河還是孫悟空可以說。都秉承了一個理念,那邊是先下手為強。

不過,知道孫悟空畢竟是好久沒有吃到好吃的東西了,楚河這一次,還是有心的謙讓了。

然而,看到孫悟空那風捲殘雲般的速度,楚河知道,在謙讓下去,自己啥都沒得吃了,於是,也不和他客氣了,楚河夾筷子的速度,也頓時快了起來。

而北界王和這兩個擁有著賽亞人巨大胃口的大胃王不同,他的飯量並不大。

武煉巔峰 樂呵呵的看著兩人搶著吃他做出的飯菜,雖然他並沒有吃多少,但是看到兩人狼吞虎咽的樣子,他的心裡卻覺得非常的有成就感。

看著別人吃的那麼香,他的心別提多高興了。

酒足飯飽之後,孫悟空便和楚河眉飛色舞的說起了他在亞德拉特星球這一年多的生活。

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枯燥的修鍊中度過,但是,在這之中,卻也發生了許多的趣事。

孫悟空一邊說著,一邊開心的笑著,楚河和北界王聽著各種趣事,也是輕輕地笑了起來。

飯桌上滿是快活的氣息,三人其樂融融,好不自在。.. 孫悟空跟楚河、北界王一直聊到夜色漸深了才肯罷休。

孫悟空已經是有家室的人,所以。雖然很想要待在北界王星玩,但是,已經離家一年多沒有回去了,他接下來,必須要回家和妻子兒女團聚了。

畢竟,為了學習瞬間移動,悟空已經離家一年多了。

而他的妻子蘇諾,兒子孫悟飯,可是日日思念,牽腸掛肚。

作為一個丈夫,一個父親,孫悟空必須要回家去給他們溫暖才是。

「悟空,以後千萬不能只顧著修鍊武功,家庭比武功修行更為重要,千萬不要傷了妻子兒子的心啊!」

「等回到家以後,一定要和蘇諾還有悟飯好好解釋,好好安慰一下才是。」

楚河目光灼灼的看著孫悟空,用語重心長的語氣,緩緩說道。

「是啊,悟空,楚河說的很對,你可不像楚河,還有我,都是獨身,結了婚的男人一定要顧家才行,不然,你這樣東跑西跑,就算他們不說,心裡也會埋怨你的。!」

北界王對楚河的說法深以為然,此時,他隨聲附和道。

聽到楚河和北界王兩人的話,孫悟空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羞愧之色。

回想起已經一年多沒有見到妻子和兒子,孫悟空心中又是想念,又是愧疚。

他猛的對兩人點頭,正色道;「我知道了,楚河,界王大人,以後,我一定會盡量少修鍊,多陪家人的。」

想起妻子蘇諾的嬌顏和兒子悟飯的天真可愛的笑臉,孫悟空立刻歸心似箭。

他馬上告別了楚河和北界王,直接一個瞬間移動,便離開了北界王星,回到地球上和妻子兒女團聚去了。

目送孫悟空離開之後,楚河和北界王相視一笑,默然無語。

此時,原本熱鬧的星球又只剩下了楚河和北界王兩人,和剛才的熱熱鬧鬧相比,又變得略微冷清了起來。

畢竟,楚河平時並不是多言之人,而北界王平時也只以冷笑話為樂,兩人平時大多數時間,都是各忙各的,並沒有什麼娛樂活動。

不過,對此,楚河並不在意。

畢竟他到北界王星是來修鍊的,又不是來玩樂的。

他繼續利用著北界王星獨有的重力,再加上他開發的重力室重力,在這種強大的壓力中,繼續進行著他的修行。

他的實力,每一天,相比前一天都有階段性的提高。

時間就在這日復一日中流逝

修鍊不知歲月,只感覺如白駒過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