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聲金屬劇烈的碰撞聲,影煊與林逸塵之間猛地激起一陣強烈的玄力氣流,飛快地向四周快速卷席而去,沿途擴散出一圈紫藍輝映的巨大光旋。

短暫的對峙,知道不能久磨的影煊,抓住時機快速拉起偃月刀柄處的鎖鏈,朝著偃月刀身緊緊所抵住的藍白色細劍就快速捆繞了一圈,緊接著使勁一扯,身形強行一偏。

移動過程不禁又在胳膊處劃出一道狹長的口子,但影煊卻暫時空出了偃月,他一手緊握偃月,猛地一轉刀身,就朝著林逸塵的胸口處猛地刺去。

林逸塵見此,神色猛地一變,顯然也完全沒想到影煊會如此不要命。

要知道影煊只用了一隻手攥著鎖鏈,而且還是先前被自己刺傷的右手,雖然此時他右手的鎖鏈緊緊捆繞著自己的細劍,卻也不能困住多久。

而他在這短暫危及的時刻,卻孤注一擲飛轉偃月刀身,直接朝著自己胸口突刺而來,不得不說的確是膽大包天啊!

一旦影煊錯誤判斷了時間與林逸塵突然爆發的力量,他可就是必死無疑了,畢竟橫在他胸口處的藍白色細劍除了一根鎖鏈的捆繞之外,可並沒有絲毫可以再抵擋的東西了。

如果林逸塵意料之外的極速將手中的藍白色細劍從鎖鏈捆繞之中猛地抽出,即使沒辦法抵擋住影煊刺來的一刀,也完全有時間給影煊絕命一劍,那時林逸塵死不死尚且不知道,但是身受重傷的影煊可就是必死無疑了。

「噗―嗤!」

利刃猛地刺過了衣衫,緊接著洞穿了血肉,偃月銳利暗藍的刀身直接在林逸塵胸口處深深沒入到直至影煊緊握著的刀柄。

影煊拿命來做孤注一擲,很幸運的賭對了!

鮮艷的血液順著林逸塵胸前的傷口,緩緩流出,在昏暗的燈光下,輝映出一陣極其異樣的光彩。

影煊微微偏頭,看著緊緊搭在脖頸處的藍白色細劍,又看了看身前的林逸塵,此時他那面若寒霜的面孔正朝著自己,同樣透露冰冷的雙眼也緊緊注視著自己。

總裁逃妻:新娘不是我 兩人就保持這這個姿勢過了良久,林逸塵才沖著影煊微微一點頭,手中握著的原本搭在影煊脖頸處的藍白色細劍也隨著一陣光亮,極速搖曳進了手指間的戒指之中。

「你贏了。」

林逸塵握著影煊依舊靜靜握著偃月刀柄的手,緩緩將偃月從自己胸口處拔了出來,隨著偃月從他傷口處拔出,不禁帶出了一大片鮮血,但林逸塵面色卻是絲毫沒有變化,好似流血對他來說就如呼吸一般再正常不過。

影煊滿是驚愕,自己的孤注一擲雖然得逞了,但林逸塵的劍明明也到了自己的脖頸處了,他手只要輕輕一動,那柄緊緊貼在自己脖頸處的細劍瞬間就能幹脆利落削下自己的腦袋了,可他卻並沒有這麼做,到底為何呢?

看到影煊絲毫沒有一點死境重生的表情,林逸塵不禁冷聲說到:「記住,若被某些重要的人牢牢牽挂,千萬要重視自己的命。」

「除非為了她們,否則…那怕一絲死的念頭都不能有。」

「輕易死去的人,永遠理解不了活著卻為之牽挂人的痛苦。」

微微一嘆,語氣莫名的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林逸塵轉身緩緩離去了。

「恭喜夜家參賽者夜影煊!最終在問鼎賽中戰勝守席者!」

「獲得了本次世家排位戰的首席之位!」

「也熱烈恭喜夜家摘得本次世家排位戰的桂冠!」

隨著播報員遲來的響徹整個廣場的播報音,同樣愣住的萬千觀眾也都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熱烈歡呼了起來。

擂台上的影煊望了望林逸塵遠去之爭消失的身影,又看了看自己手中還沾著鮮紅血液的偃月刀身,不禁莫名一笑,卻絲毫沒有勝利的喜悅。

萬千觀眾目光熾熱的緊緊注視著擂台上靜靜站立的紫衣少年,他必將是滄嵐帝國年輕一代冉冉升起的明日星辰,他的燦爛榮光將如林謙彧一般,照亮同一輩人的道路。

當然,前提是他能一直成長下去。

PS:一更奉上,希望各位書友能多多支持,收藏推薦一下,留下寶貴的評價,畢竟是萌新作者,書中難免會有很多不足之處,希望能指出,一定會盡量改正,感激不盡。

PS:卷一也該完結了。

【未完…待續哦……】

卷二迷茫之路的徘徊 每一年的世家排位戰落幕,都預示著在這新的一年中少年天驕的位列將發生巨大的更替。

而夜影煊將在他下次落敗之前,榮光無限的坐在世家少年新一代的首席之位上,受那些同樣年紀的少年瞻仰讚頌。

世家排位戰結束了,陸老頭笑呵呵地領著陸家參賽人員準備在滄帝城之內好好轉悠一圈,再離開。

畢竟這滄帝城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隨意進來的,如果非滄帝城內家族,沒有滄嵐帝召見是不可隨意進來的。

當然,滄帝城外面的人沒有在得到滄嵐帝事先派人召見,也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在玄陣重重、高手雲集的防護之下進入城內。

他們陸家這次雖然只贏的了世家排位戰第八席的位置,但陸老頭卻並沒有感到絲毫的遺憾。

畢竟這也是陸焱自己的選擇,他對世家排位戰名次顯然沒什麼太大興趣,能進前十,對他來說已經差不多了,而對陸家來說也不不算差了。

更讓陸老頭高興合不攏嘴的是,是他本以為被陸四少坑慘會打水漂的兩百萬玄玉幣,居然給他贏了整整兩千萬玄玉幣的巨款,這簡直差點沒把陸老頭高興地險些直接在壓住台背過氣去。

在押注台工作人員和一眾貴族滿是驚愕和羨慕的強烈眼光下,陸老頭眉開眼笑地領走了存有兩千萬玄玉幣的帝國銀行鑽石金卡。

要知道,這兩千萬玄玉幣,即使放在貴族土豪滿大街的滄帝城之內,也是一筆極其不菲的巨款啊!

更何況,這特么還純屬就是白白拿到手的。

而另一個賺翻的顯然就是夜無極了,他與滄嵐帝、左相秦幽以及林謙彧在賽前進行了一番豪賭,最終也因為影煊最終奪取世家排位戰首席的寶座,贏得了價值極其不菲的賭資。

而且夜家還是今年世家排位戰的最終桂冠奪主,一時間可謂是聲威大振。

不過此時夜無極顯然並沒有多少心思去過多高興,因為他知道夜影煊在為夜家奪得無上榮譽的同時,也將無數大世家貪婪的目光給聚攏到了夜家身上,尤其是夜影煊自己的身上。

接下來夜家以及夜影煊都得極其小心翼翼走好每一步,決不能讓有心之人抓到任何可以拿來做文章的把柄,否則某些機密一旦泄露示人,那一切努力就功虧一簣了。

若夜家能完全度過難關,從此夜家將凌駕於一品世家乃至超品世家之上,甚至…呵,最後超越滄嵐帝國帝室皇族族,也未嘗不可能。

隨著世家排位戰的落幕,滄帝廣場的觀眾也是逐漸散去了,而原本圍坐在高台帝座之上滄嵐帝身旁的一眾世家家主以及皇室貴族,都被留下來參加滄帝宮晚上舉行的盛大宴會了。

而至於那些參賽者,滄嵐帝則讓他們這些同一輩少年自己去組織安排慶祝了,不過在滄帝城一切花銷自然都會算在皇室賬上。

當然,也只有世家排位戰前十席的世家有這種特殊優待,而那些二品世家或是更低品的小世家,比賽結束后還沒來得及多欣賞一眼滄帝城內的繁華與燦爛,就早已被被專人勒令迅速離開滄嵐城境內了。

「尊敬偉大的皇帝陛下。」

「這就是此次計劃,我想要替S班要的幾名實驗學生。」

等到一眾世家家主與皇室貴族都紛紛離開,為晚上參加滄帝宮的宴會做準備時,一直在比賽過程中寫寫畫畫,不知擺弄一個奇怪儀器計算著什麼的哈蒙博士,終於開口向寶座上的滄嵐帝恭恭敬敬地遞上了一張單子。

滄嵐帝接過那張單子,仔細一看,一個怪異的巨大S下,世家排位戰前十席的所有成員赫然在列。

而在這些對應的名字後面,還列出一些由哈蒙博士通過那個怪異的儀器測算出的種種特殊數據。

雖然滄嵐帝沒能看懂那些數據名稱最前面的怪異文字到底代表著什麼意思,但卻能通過那些的數據大小,得出夜影煊幾人的具體排列。

影煊當仁不讓地位列首席。

「這些人員,朕全部批准進入滄神學院S班進行學習。」

沒有過多思索,滄嵐帝微微點頭一答應就將單子重新遞還給了哈蒙博士。

「你覺得能從這幾人身上挖掘出什麼呢?」

滄嵐帝一臉平靜,微笑著問向哈蒙博士。

「通過我的觀察,這幾人身上所含的各種屬性元素的玄力,都與平常的修鍊者極其不同,就似乎……」

說到這裡哈蒙博士語氣一頓,顯露滿臉的不可思議接著說道:「就好像夾雜著某些極其特殊的強大能量,若能全部探知挖掘出來,絕對可以形成一股全新龐大的新屬性元素能量!」

「尤其是那個夜家孩子。」

「他身上所蘊含的強大獨特能量,即使我離得很遠很遠,也能感到無比的心悸沉醉!」

說到這裡,哈蒙博士蒼白乾瘦、毫無血色的臉上居然極其怪異地顯露出一抹無比沉醉的痴狂。

「聽夜無極閣下說過,那神秘強大的紫色火焰是從自然天降的紫色雷電中意外所獲的神秘力量,即使那孩子並沒有釋放全力,我也大致測算出那股無比強大能量波動的可怕之處。」

「那種力量似乎永遠不可能發揮到盡頭,如果要是能從那紫色火焰中提取研究,相信即使那傳說中的強大紫色閃電,最終也可能複製還原出來。」

「到時候批量複製出擁有這種強大神秘能量的戰爭兵器,也並非完全不可能的!」

「那時候即使在戰場上面對血脈強橫的暗影種族,我們人類也將無需所懼、戰無不勝!」

顯然一談到夜影煊的神秘力量,哈蒙博士語氣之中就溢滿了無限的嚮往與極度的狂熱,簡直都恨不得迅速就將影煊綁到自己實驗室的檯子上進行全息解剖、仔細觀察探索,進行自己的大膽實驗了。

「嗯,朕會儘快安排他們進入滄神學院,你的計劃也得加快進程了。」

「畢竟暗影族這些年來雖然表現的格外沉寂,但我們的心中都很清楚,他們只是在韜光養晦、待勢而發,一旦他們覺著時機成熟了,隨身可能組織大軍強行入侵萊夕大陸。」

「留給我們人類喘息的時間並沒有多少了。」

一邊說著,滄嵐帝滿是凝重地沖著哈蒙博士微微點頭。

「還有,千萬不能讓你們國家內聖修院的那些老傢伙發覺到什麼,否則——」

「你應該知道是何下場吧?」

談到神聖共和天國聖修院那些頑固不靈的老傢伙,滄嵐帝的語氣不禁帶著強烈告誡之意,淡漠望著哈蒙博士。

「我偉大尊敬的皇帝陛下,請您放心。」

「一切皆在我的掌握之中。」

哈蒙博士連忙再次向座上的滄嵐帝恭敬一行禮,顯的極其順從尊崇。

「尊敬的萊暉公爵閣下,接下來支撐試驗所需的大量木元素晶能石,還需要您們那邊多多費心操勞了。」

應付完滄嵐帝那邊,哈蒙博士又沖著一旁的精靈族賓客躬身行禮恭敬說到。

「哈蒙博士,請放心吧!本爵是不會耽誤我們三方共同大事的。」

見哈蒙博士如此懇求,精靈族的萊暉公爵瑞法也連忙點頭答應保證到。

……

原本準備趁著還有些時間,帶著陸家參賽人員在滄帝城內好好轉一轉的陸老頭,剛領到手的帝國銀行鑽石金卡還沒捂熱呢,就被陸焱順走了。

我們的陸四少臨走前還恬不知恥地美名其曰:「都是本公子的功勞,暫時借去在滄帝城搓一頓。」

看著恍如地痞無賴般的陸四少遠去身影,陸老頭氣的是直跺腳,卻是無可奈何地任由心在繼續滴血了。

「影煊,你們在這啊?」

「找你半天了,走,去吃飯!」

「本公子請客!」

終於看見影煊幾人了,陸焱不禁迅速跑過去,輕輕一拍影煊肩膀,滿是豪氣地笑著說道。

因為賽后滄帝宮提供的特效療傷葯,影煊身上所受的傷基本都痊癒了,他正和夜辰曦還有夜空辰兩人游賞滄帝城呢。

「吃飯?好啊!」

「陸四少真是闊氣啊!」

小胖子夜空辰顯然也是認識陸焱的,一聽到要去吃飯,還是他請客的,連忙雙眼發出一陣精光。

畢竟在滄帝城內吃一頓飯,所需要的飯錢數額,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當然,他們現在還不清楚世家排位戰前十席的參賽者,在滄帝城所有消費,賬是全記在皇室頭上的。

「辰曦!」

影煊幾人原本也想找個吃飯的地方,見陸焱這麼盛情邀請,自然沒打算拒絕,一行人剛準備走卻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呼喊。

幾人回過頭,只見一紅衣少女正與一白衣少女,慢步走來。

正是南宮千夢與洛寒汐兩個女孩。

「千夢姐,寒汐姐。」

「喲!這不是公主殿下嗎?」

陸焱見到紅衣少女,連忙打趣道。

「誒?」

「你這個無業游民怎麼也在這啊?」

南宮千夢見到陸焱如此打趣自己,也裝出一副滿是驚訝的神情問到。

「哎!」

「本少爺怎麼就成了無業游民了?」

陸焱一臉摸不著頭腦地問到。

「滄嵐城的人可都知道,陸家四少,整天什麼事也不幹,到處瞎轉悠,到處灑錢。」

「美名其曰,說什麼探險交友。」

「依我看,還不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的無業游民。」

南宮千夢撇了撇小嘴,滿是不屑地嘲諷道。

「切,你們這種嬌生慣養沒見過世面的小女生,怎麼能弄體會我們男人的浪漫。」

「你說是吧,影煊?」

陸焱雙手環胸,同樣對身旁的紅衣少女不屑一顧,卻沖著一旁影煊詢問到。

「你也認識影煊?」

南宮千夢顯然對陸焱認識影煊很是驚訝。

「對啊,我和這傢伙可是有著過命的交情呢!」

陸焱顯得滿是自豪的輕輕一拍影煊肩膀,微笑說到。

看著南宮千夢依舊滿是驚訝地望向自己,影煊看了看身旁嬉皮笑臉的陸焱,無奈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他所說的話。

見到影煊都認同地點頭了,南宮千夢更是露出一臉的不可思議了,陸焱的性格她是完全清楚的,而影煊的性格,她也大致摸清楚了,按道理說這兩人格格不入的性格,完全是相排相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