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他就施展順風耳,仔細傾聽。

「左前方三十丈之處還有守衛,右邊的守衛距離此地較遠,有五十丈,從右邊繞過去吧!」

暗下決定之後,他便貓著身子,快速離去,眨眼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藍沁的獨院很大,戰羽選了個光線比較暗的地方,直接衝到牆根下,輕飄飄的翻到了院牆的另一邊。

這時候,他根本沒有仔細觀察院落中的房屋布局,而是直接貼著牆角,朝著門口飛速而去。

很快,那四個守衛就出現在了眼前,距離他不過三丈距離而已。

戰羽屏住呼吸,一步邁出,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站在後面的兩個守衛身後,他們兩人正好站在一起,不知在嘀咕什麼。

只見戰羽如同鬼魅一樣,輕靈無聲,雙手同時揚起,然後快速落下。

那兩個守衛根本沒有發出絲毫響聲,便直挺挺的倒下。

戰羽連忙出手,將他們扶住,慢慢放在地上。

此時,剩下的兩個守衛距離他只有一丈距離。

戰羽故技重施,悄無聲息的走到了其中一人的身後,同時又催動意識神通,向另一人攻擊而去。

意識通法非常神異,可以短時間內控制敵人的意識,讓其喪失自我,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昏睡、自殺等等。

當初,在月城之時,那位小隊長何彌就曾帶人對戰羽等人使用了意識神通,差點令他們著了道。

不過,在戰羽得到此天賦神通之後,因為品階太低,就從來沒有使用過。

所以他剛才就沒有敢利用意識神通攻擊這四個守衛,要不然的話也無需這麼的麻煩。

此刻,戰羽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才不得不催動此意識神通。

『砰~』

他再次舉手,將第三個守衛擊倒,令其昏厥。

可是,受到意識神通攻擊的那個守衛卻在掙扎,並沒有立刻暈掉。

戰羽大驚,連忙飛身一腳,斜踢在了對方的脖子上,這才將其擊倒。

這時候,他暗暗后怕,心裡喃喃道:「這意識神通果然不好掌握,還需要多加練習啊!」

剛才,若是那守衛稍有戒備的話,戰羽的意識神通就會徹底失效,那麼後果就不可預料了。

就在這時,藏在暗處的蘇晴墨四人全都飛奔而來。

「快,將他們帶到暗處,一定要在巡夜守衛再次巡視到此地之前,讓他們回到門口守著!」戰羽急匆匆的說道。

接下來,他們幾人迅速行動,將四個昏過去的守衛搬進院中的角落裡。

至於控神神通法,戰羽倒是已經使用的非常順手了。

很快,他就順利的控制了四個守衛,然後又將他們喚醒,最後囑咐了一些事情后,就讓他們回到了崗位上。

此刻總算後顧無憂了。

「為了安全起見,我和贏青濤去找藍沁,你們三個分散於院落的四周,小心戒備,如果有什麼異狀的話,就立即通知我!」

雖然暫時已經非常安全,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戰羽還是謹慎的安排。

三女倒是沒有反對,畢竟一路上全都仰仗戰羽的計劃和安排,她們才能安全的走到現在。

所以,她們對戰羽的信任和依賴也是與日俱增,只會支持他,根本不會違背他。

隨後,他們就按照計劃分頭行動了。

在贏青濤的帶領下,戰羽來到了一間亮著燭光的閣樓外。

他們並沒有貿然行動。

戰羽先是施展順風耳,將屋內的動靜聽得一清二楚。

「在洗澡?」

他在心裡默念,面色瞬間古怪了起來。

就在這時,贏青濤突然神秘兮兮的說道:「主人,我表妹現在應該在洗澡!」

戰羽:「……」

看到他那微微驚訝的表情,贏青濤又說道:「不瞞主人,她從小到大都是這個時間點洗澡的!」

戰羽:「……」

他在想,這小子整天斗狗遛鳥,欺負鄰里,壞事做盡,肯定沒有少偷看錶妹洗澡。

「主人,進去吧,她一開始洗,少則半個時辰,多則一個時辰,如果要等她洗完的話,非得等到猴年馬月不行!」贏青濤說道。

戰羽眨了眨眼睛,心頭狂跳,只見他忍不住朝著背後看了一眼,像是做賊一樣,生怕被蘇晴墨三女發現。

隨即,他就準備推門而入,可是卻被贏青濤攔了下來。

只見贏青濤從腰間拿出一柄非常薄的短刃,插進了門縫之中。

「主人,門肯定被反鎖了!裡面應該還有一個小侍女,進去之後,一定要先將那個侍女打昏了再說!」

戰羽又多看了這小子一樣,越發確定自己心中所想了。

「你總偷看你表妹洗澡嗎?」

贏青濤愣了一下,然後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那倒不是,很小的時候偶爾偷看過一兩次,後來我被舅舅收拾了幾次,就不敢了。不過,我曾睡過她的幾個侍女,所以對她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

在他們輕聲說話的同時,門閂已經被那短刃撬開。

贏青濤小心翼翼的將門推開,像是做了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似的,美滋滋的邀功道:「主人你看,很簡單的!」

戰羽啼笑皆非,心裡在想,要是贏青濤擺脫了控制,想到自己曾經將敵人帶進表妹的房間後會,不知會是什麼表情。

戰羽讓贏青濤守在門外,他自己則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

剛進門,就聽見了嘩啦啦的流水聲。

『咚咚咚~』

戰羽能夠清楚的聽見自己的心臟在狂跳,眨眼間他就感覺口乾舌燥,就連額頭上都出現了汗珠。

「真他瑪的刺激啊,怪不得那些紈絝子弟都喜歡這種調調!」

想到自己就要去偷窺一個光著身體的女人,他就血液沸騰。 屏風、紅燭、嬌軀,眼前的場景像是一幅畫,香艷而誘人。

戰羽躲在屏風後面,小心翼翼的向前看去。

正如贏青濤所說,房中放著一個大木桶,一個女子正坐在桶中洗浴,在其身邊,另有一個女子服侍。

怪異的是,那服侍的女子竟然也是光著身子,而且身上還濕漉漉的,不停的有水珠滑落而下,這種場面似乎有些不合常理,令人匪夷所思。

「搞什麼?她們剛才在共浴?」

戰羽的腦子裡瞬間出現了幾個大大的問號。

他原以為自己只能看見一抹香艷,卻沒想到即將看見兩朵毫無遮攔的並蒂蓮。

只可惜,那木桶太大,將裡面的女子遮的太嚴實,只露出了一少半後腦勺而已。

恰好此時,那侍女轉身要取東西,露出了一張絕世的面容。

「傾城之貌,絕佳身姿!如此漂亮的女子,竟然被贏青濤那個王八蛋給玷污了!」他忍不住暗罵道。

想到這裡,他真的想轉身出去,將門口的贏青濤一腳踢死。

只是,他渾然沒有發現,自己竟然『淪落』到這種地步了,此時不但偷窺女子洗浴,更是厚顏無恥的藏在暗處對那被偷窺者評頭論足。

幸好,他還沒有忘記自己來這裡的主要目的。

「這該怎麼辦,直接出去將她們制服了再說?」戰羽忍不住咧了咧嘴,實在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可是,欺負兩個弱女子不太好吧?而且還是兩個身無寸縷的弱女子!」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

……

戰羽的思想在做激烈的鬥爭,最後,為了大局著想,他毅然決然的沖了出去,直接來到那侍女身後,將其一掌打暈。

『吧唧~』

侍女那赤條條的身體直接貼在了地上,戰羽根本沒來得及攙扶,因為那木桶之中的女子已經張開大嘴,準備叫喊了,所以他必須立刻出手制止。

「別出聲,不然我殺了你!」他用力捂著對方的嘴巴,威脅道。

就在這時,他終於看清楚了浴桶中這位藍沁小姐的真容了。

「丑!又胖又丑!沒想到堂堂藍統領的獨女竟然是這幅尊容!」戰羽暗暗嘀咕道。

只見眼前的藍沁滿臉驚恐,一雙眯縫眼死死的盯著他,不停的搖著頭。

戰羽從腰間將那把自溶洞之中得到的短刃拿了出來,架在對方的脖子上,說道:「好了,現在我鬆開你,你若是膽敢喊叫的話,我決定不會客氣的!」

話畢,他就將手掌從對方的嘴巴上移開。

這時,藍沁顫抖著聲音,說道:「我……我只是個小侍女,什麼也……也不知道,你如果想問的話,就……就問我家小姐吧!」

聞言,戰羽頓時愣在了原地,他發現自己的腦子似乎有些不夠數了,一時蒙圈,竟然不知道這句話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你是誰?你家小姐又是誰?」他不知道這藍沁為什麼自稱侍女,而藍府之中還有哪位小姐。

藍沁那肥胖的身體不斷哆嗦,將整個木桶都震的嘩嘩直響。

「我不是我家小姐,地上的是我家小姐,你把她打暈了!」木桶中的女子說道。

戰羽徹底傻眼,看了看地上那絕色女子,又看了看木桶中的女子,問道:「啥?你沒騙我吧,那她為何要服侍你?」

木桶中的女子帶著哭腔說道:「我和我家小姐情同姐妹,她經常會在洗完澡之後,將浴桶讓給我,還會幫我擦擦背!」

戰羽沒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這種事情,竟然一出手就把正主給打昏了。

只見他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胖侍女,然後舉手就劈。

不等對方叫喊出來,就將之劈昏了過去。

隨後,他又小心翼翼的去攙扶躺在地上的藍沁。

「同樣都是原住民,此女的長相較之阿依還差了一兩分,可因為面色紅潤,精氣神比較好的原因,整體樣子比阿依不知強了多少!怪不得人人都想進入王都內城,人人都想接受那治癒神通者的賜福啊!」

在王都停留了這麼久,戰羽已經知道,治癒神通者不但能夠救治傷患,還能使得原住民的壽命增加,而且更能使原住民的氣色改善。

只是,藍沁現在一絲不掛,戰羽怎麼扶都覺得不順手,實在不知道雙手該往什麼地方抓。

在整個過程中,他甚至不小心雙手一滑,在對方胸前那峰巒上碰了幾下。

溫軟如玉,軟似清水,異樣的感覺讓他心神搖曳,小腹發熱,幾乎不能自已。

「哎,醒醒了!」戰羽將藍沁報到床上,然後一手捂住對方的嘴巴,一隻手在那嬌嫩的臉蛋上輕輕拍打。

他的手勁雖然不大,可是那架勢卻沒有半分憐香惜玉的意思。

連叫了幾聲都不見藍沁有何反應。

無奈之下,他只能催動真力,手指在對方那羊脂美玉般的身體上連連點下。

終於,藍沁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

突然看見一個陌生男人俯身看著自己,她便準備張嘴喊叫。

可是,卻發現嘴巴被一個大手牢牢的按著,根本無法張開,只能從鼻子中發出一些憤怒的哼哼聲。

為了不嚇住對方,戰羽連忙笑了笑。

「現在我會鬆開手,但你若是敢大喊大叫的話,我就割破你的喉嚨,知道嗎?」他和顏悅色的威脅道。

藍沁惡狠狠的瞪著眼睛,雖然很憤怒,可還是點了點頭。

戰羽小心翼翼的鬆開手,隨時準備再捂上去。

「你是誰?怎麼進來的?你要做什麼?」這藍沁倒是比那侍女鎮定了很多,她雖然也很害怕,可至少沒有口齒不清。

聞言,戰羽如實回答道:「我是外來者,闖進藍府是準備拿回我的東西!」

至於自己是怎麼進來的,他並沒有如實相告。

藍沁瞥了他一眼,然後就坐了起來,直到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身體還暴露在空氣里。

「啊~」她張嘴就準備叫喊。

幸好戰羽早有準備,再次將那張嬌艷的紅唇捂了個嚴實。

「瑪的,真以為老子不敢殺你,是嗎?」說到這裡,他試著催動控神神通,想要看看能否將其控制。

可是,正如贏青濤所說,此女的確是無暇之體,當神通法接觸到她的身體時,那瑩白的肌膚上泛出了淡淡的光輝,將神通法阻絕於體外。

戰羽不信邪,又試著催動吞噬神通和意識神通,可結果依舊如此。

「瑪的,怎麼會有這種怪物?」他忍不住在心裡罵道。 藍沁,堂堂的藍府大小姐,在族中是明珠一般的存在,誰見了她不是嘴角噙笑,面露慈祥,生怕驚著她,嚇著她。

從小到大,她就被家族長輩們寵著,從來不曾受到過哪怕一丁點傷害。

可是,這一天她終究還是沒有逃脫宿命的安排,落在了一個外來者的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