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笑著收下

「多謝徒兒」

不管茶葉如何

這好歹是他的徒弟送的吶。

他可得寶貴些點喝才是

羲和沒急著教授炎曦月什麼

而是先問起了炎曦月

「你來了也有幾日了,覺得宗門如何?」

炎曦月側眸飄了他一眼

「期望過高。」

羲和並沒有驚訝

笑著負手而立

「青雲宗建立之初,意義便是傳授弟子以浩然正氣之心不斷追求強大,而眾多長老也無不在以這一目標而教授弟子。」

說著回頭撇了炎曦月一眼

「烏煙瘴氣之人在何處都有,宗門自然也不例外,不過那些人也只能在外門蹦噠而已…況且,你現在入的,還不算是真正的宗門。」

說著他轉身定定的看向了炎曦月

炎曦月睫毛上下一扇

這言外之意是說

內門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青雲宗

……

他向著炎曦月眨眨眼

「所以啊,徒兒你要多多努力些了。」

……

羲和所說的話她也明白

烏煙瘴氣之人何處都有

所以……

她現在對青雲宗又存了些改觀 天斗帝國,星斗大森林邊緣,一片風和日麗,鳥語花香,魂獸們都在歡快的追逐著,時不時來幾次場「我追你,我追到你,然後一口吃了你」的魂獸遊戲。

突然,一道白光閃過,嚇的不少溫和的柔骨兔,四處亂串,撒腿就跑,連地上的藍銀草都不吃了。

待白光散去,顧驀然被系統隨機傳送到了這裡,他面色慘白,顫巍巍的站著,然後~

「哇~嘔!」

五顏六色,七彩斑斕的流體從他口中傾瀉而出,吐了好一會,顧驀然扶著旁邊的樹榦,勉強穩住自己的身體。

「TMD,系統你個坑貨,隨機傳送太TM難受了,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沒了!」

聽著顧驀然的吐槽,系統嫌棄的話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你可拉倒吧,如果我不將你傳送出來,你就等著被比比東一巴掌呼死吧,唧唧歪歪的。]

顧驀然一聽,倔脾氣上來了,頓時嘴硬的說道:

「我寧願被她一巴掌呼死,也不願意吐死!」

[早說呀,趁現在還有機會,我現在就把你傳回去,保證精確到比比東面前,3~2~]

「別,系統大爺,我錯了,不要玩我啊!」

系統的話當場將顧驀然嚇的腿都軟了,不是吧?來真的,連忙開口求饒,打斷系統的倒計時,他可不想去面對比比東。

他敢肯定,自己現在出現在比比東面前,絕對會被她生吞活剝的!而系統則鄙視道:

[切,慫貨,嚇你的,三次保命機會用完了,我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出手了。]

「呼,還好,還好~疼!」

顧驀然聞言,頓時鬆了口氣,抬手拍了拍自己胸口,然後!

「作孽啊!」

感受胸口傳來劇痛,直達神經,顧驀然差點疼暈過去,剛剛因為傳送頭暈的原因,對胸口痛覺感知下降,現在這一拍,簡直是爽翻天了!

[活該!]

系統幸災樂禍的聲音傳出來,嘲諷著顧驀然,叫你手賤拍胸,真以為自己有啊。

「你個坑貨,我要給你差評,浪費了一次保命機會,你除了傳送,連傷都不給我療,我靠,我要上系統協會投訴你!」

系統的話這讓顧驀然面色一黑,這個鬼系統還好意思嘲諷他,本來他好好睡覺的,結果被迫穿越,是不是沒人了,隨便拉他上崗的,要知道他現在穿的可是睡衣啊!

顧驀然看著自己卡通恐龍睡衣,感覺到有點不對勁,好像大了一點?

「貌似,我好像變小了?嘶,先不管了,系統,有沒有什麼辦法治療我的傷勢?」

他扒開自己的卡通恐龍睡衣,看著胸膛那鮮明的纖細手掌印,面露哀怨。

這比比東下手真狠,等自己強大了,第一件事就是讓她跪下唱征服!嘶~疼死我了!

[沒有,你的三次保命機會已經用完了,所以,自生自滅吧。]

聽到讓自己自生自滅,顧驀然直接炸毛!

「emmm,不是吧,我什麼時候用了三次保命機會,你是不是中飽私囊了?」

[我*#&&£,你才中飽私囊你全家都中飽私囊!!]

[如果不是我,你早不知道死在比比東手上了,你以為就傳送是一次保命機會,前兩次定住比比東的三分鐘被你吃了!]

聽著系統的怒吼,顧驀然完全懵逼了,按照系統的說法,比比東之前確實被定住過兩次。

我靠!這TM也算保命機會,坑爹啊,都不說的!

[你又沒問。]

系統的回話差點氣死顧驀然。

「我♀%#,你狠!既然這樣,按照那些斗羅同人小說劇情,我到了這個世界總該有武魂吧,我武魂呢?」

[你在想屁吃,人家有武魂是因為都是魂穿,身體是斗羅人,你個身穿的有個屁的武魂,白日做夢。]

系統毫不留情的打擊著顧驀然,不過它隨後繼續說道。

[但是~作為無量混沌,諸天萬界第一系統,本大爺的新手禮包中不僅有三次保命機會,還有三次抽獎,一次自選武魂,一次隨機武魂的機會,你自己選擇,是先用自選還是先用隨機,以你現在的傷勢撐不了多久,慎重考慮。]

顧驀然聞言,面露錯愕,這坑貨系統這麼豪爽他沒聽錯吧!

[切,大驚小怪,斗羅的穿越者不都是標配雙生武魂嘛。]

「哦哈哈哈,感謝系統大爺,嘶~疼!」

聽到這話,顧驀然一激動,胸口又是一痛,直接癱坐在地上。

「不行,這傷勢不能耽擱下去了,必須感覺治療!」

忍著痛苦,顧驀然按照系統的指示打開虛擬投影,看著上面顯示的三次抽獎,一次自選武魂,一次隨機武魂。

顧驀然暫時性忽略抽獎,先選擇自己的武魂,其實他心中已經想好了選什麼,就決定是你了!

「系統,我選擇九心海棠!」

沒辦法啊!他也想來個厲害的武魂,可形勢比人強,他不能確定隨機武魂能抽到治療系的,不敢賭,還不如直接一點,選擇九心海棠!

[你這麼惜命的人,就知道你會選這個。]

顧驀然聞言,訕笑著,體內一股暖流涌動,有某種力量在覺醒,而在他在左瞳之中粉色海棠花魂印顯化,妖異至極。

體內魂力涌動,一朵粉紅色的海棠花,由白色和粉色的花瓣組成,海棠花色艷麗,花姿優美。

花葉和枝蔓從顧驀然手掌兩旁滑落,柔蔓迎風,垂英鳧鳧,如秀髮遮面的淑女,脈脈深情,風姿憐人。

看著右手盛開的九心海棠,顧驀然突然想到了一部國漫電影,不由自主道: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

「南海有花,其名為椿」

「極北有神,其名為湫」

「椿去湫來,海棠花開」

「湫化椿雨,執椿之手」

「椿還鯤命,湫兮如風」

「暗藏心傷,大魚海棠」

「本該椿花湫月,奈何北冥有魚」

「至此八千歲為椿,八千歲為湫,椿湫相隔,生死不見!」

[大魚海棠,你倒是感傷,不過這個可不像你。]

系統聽完這首長詩,驚訝的說到,顧驀然搖搖頭,語氣變的感嘆不已。

「當初看大魚海棠也是感傷不已,青梅竹馬,卻抵不過一見鍾情,真是世事無常。」

[聽你的語氣,是要搞事情?]

「知我者,系統也,既然你能帶我來斗羅大陸,那麼,大魚海棠肯定沒問題吧?」

顧驀然神色變轉,陰測測的說道:

「等去了大魚海棠,烤了那條鯤!」

腦海中的系統聽到這句話,語氣中帶著果然如此。

[emmm,果然是你的風格,這種事情也就你乾的出來。]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一鍋燉不下,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大,需要兩個烤架。一個蜜制一個麻辣,再來瓶雪花,那妥妥的人間,啊不,天上美味!」

十幾分鐘后~藍天白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