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沉看著這兩位一唱一合的老者,就知道他們並沒有放自己走的意思,所以就欣然答應,其實陸沉心裡也想,了解一下這呼延家的一些情況,畢竟呼延家截殺過自己,那麼就是自己的仇人!而這兩個正好也是呼延家的敵人,那麼幫助一下也無妨!

「好吧!」陸沉點了點頭!

兩個老者見到陸沉答應了,立刻笑容滿面,不過牽動了身上的傷,則顯得比較難看!「恩公請」兩人說道。

「我姓陸,名沉!不知道兩位怎麼稱呼!」陸沉可不喜歡恩公這兩個字。

「我白無境,他戰天豪,」白姓老者自我介紹道。

「好啊,前面有一個小鎮,我們到那喝酒再聊」一旁的戰天豪說道。

「好!」陸沉點了點頭,三人就消失在了官道之上,只留下大片的屍體,不過卻已經漸漸的被學雪花所覆蓋!。

十里之外!一片白霧之後,高雷和呼延燕出現在一顆白松的下面,此時的高雷口正吐著鮮血!而呼延燕卻站在他的身旁!

「高叔叔,你沒有事情吧!」呼延燕關心的說道。

「沒什麼大礙,只是內府受了一點傷,那食人株竟然鑽到地面給我一擊,」高雷眼神之中充滿了狠辣。

「那個人不簡單啊,不知道是什麼人?」呼延燕兩隻眼睛紫光閃閃說道。

「是啊,小姐,那我們現在還去北帝城嗎?」

「去,為什麼不去,所有談判的東西,都在我的空間戒指中,你立刻的通知父親,讓他查查這個少年的是什麼人?」呼延燕摸著手中的空間戒指對著高雷說道。

「是!」高雷立刻的起身離開,只留下了呼延燕一人,看樣子對呼延燕安全並不擔心,可見呼延燕不簡單。

呼延燕望著高雷消失的方向,身體一下子進入了雪地之中,消失不見,這是東瀛忍術之中的遁術。

三溝鎮乃是一個小鎮,但是他卻離北帝城最近,此時陸沉正,白無境,戰天豪三人正在三溝鎮中最好的酒樓之內,喝酒!陸沉從他們兩人的口中知道了呼延家來北帝城的目的,也知道了戰家和白家所遇到的困難,怪不得他們要截殺呼延燕!

「你們現在怎麼辦,我想那呼延燕恐怕已經進入了北帝城!」陸沉品了一口酒說道。

「陸先生,我們準備返回極冬之城,將這裡發生的事情稟告家主,看看家主那邊有什麼計劃,」戰天豪喝了一口酒說道。

「這次謝謝陸先生的救命之恩,希望陸先生有時間,可以到我們兩家做客」白姓老者說道。

「好,倒時候一定去拜訪兩位」陸沉滿口的答應,因為他會再次進入那死亡淵谷,所以肯定會去極冬之城,到時候去拜訪一下戰家和白家也沒有什麼?只是順路!

天黑的時分,戰天豪和白無境兩人則是回極冬之城,而陸沉則是在小鎮之上住了一晚,準備明天前往北帝城,並且還想幫助一下白家和戰家,畢竟假如讓呼延家和盛遠堂聯合的話,那麼這兩家恐怕很快就會被趕出極冬之城!

次日陸沉來到了北帝城,望著全部用冰石頭切成的城牆,心裡感到無比的驚訝,冰石乃是極冬之地特產的一種石頭,白色的猶如冰一般,但是卻堅硬無比。

北帝城只比極冬之城小那麼一點,但是卻比極冬之城繁華一些,因為他是極冬之地的一個交通,樞紐地帶!

當陸沉踏進北帝城的時候,卻感覺到了一股喜氣,兩旁街道之上的店鋪都貼著一個紅色的「壽」字

「看來這盛遠堂不簡單啊」陸沉望著兩旁的店鋪就知道盛遠堂不簡單!

盛遠堂當然不簡單了,北帝城乃是北方城市的一個樞紐地帶,卻只有一個勢力,可以說盛遠堂就是北帝城的王!

「看來應該去盛遠堂看看!」陸沉望著北帝城中心地帶的盛遠堂的總部!

盛遠堂此時正人山人海,忙的絡繹不絕!正在為盛遠堂的韓老爺子準備壽宴!怎麼能不忙,而在內堂的一間屋子內,一個老者此時正望著牆上掛著的一副,猛虎下山圖,欣賞著,這個人就是盛遠堂的堂主韓霸,而呼延燕此時正在他的身後!

「燕兒,聽說你這次前來遇到了白家和戰家的偷襲,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吧」韓霸轉過身子問道在一旁的呼延燕!

「韓伯伯,燕兒這不是好好的站在這裡嗎?可是護衛燕兒的顏冰天和孤寒天卻被人給殺了」呼延燕,眼角之中流出了眼淚!

「孤寒天,顏冰天被殺,什麼人乾的?」韓霸的臉上出現了驚訝!

「那個人一直都帶著一個斗篷,看不清楚摸樣,不過他卻控制五株食人株王」呼延燕說道。

「控術士?北方之地並沒有這樣的高手啊!」

「是啊,不過他好像也是前往北帝城的」

「來北帝城!我會吩咐下去的注意此人,你父親那邊怎麼樣?」

「現在白家和戰家聯手,實力已經能夠和我們呼延家抗衡了,父親說了只要韓伯伯肯出手,那麼極冬之城和北帝城交接的那礦脈就歸韓伯伯所有」呼延燕在說完的時候,還將自己手中的空間戒指放在了書桌之上。

韓霸在聽到礦脈的時候,眼神之中出現貪貪婪的神情,不過卻一閃而逝,並沒有去望那書桌上的空間戒指。

半息之後韓霸道「等老夫大壽之後,就派人前往極冬之城!」。

」那謝謝韓伯伯」呼延燕低著頭說道,不過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也不知道她想什麼?

「啪!啪!」幾聲敲門聲響起。

「誰?」韓霸開口道。

「父親,是我濤兒」門外響起一個年輕人的聲音!

「是濤兒啊,進來」這時候韓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慈祥的笑容,不過這股笑容卻被呼延燕緊緊的記在了眼中。

門開了,進來的是一個年輕人,一身白色的長袍,面容清秀,眼神之中有股神光,當看到呼延燕的時候,年輕人眼神之中閃過一絲不一樣的光芒!這個年輕人就是韓霸最小的兒子韓濤!

「濤兒,有什麼事情嗎?」

「父親,錢伯伯來了,正在大廳等你,」韓濤回到。

「好!燕兒,你和伯父一起去見見客人」說完三人走出了房間!

手打更新站!www.56shuku.org想找請《》!56shuku.org 第862章年輕的女皇(1)

【宿主大大,說不定以後會穿到那種男人生孩子的世界呢,嘻嘻,你不要失望嘛。咱們這一次,先積攢點經驗。】

「我沒有失望啊,就是問問而已。以前看過很多書,女尊世界男人不都是要生孩子的嗎,我一直很好奇,他們是從哪裡生出來。而且男女的身體構造非常不同,女人是怎麼讓男人懷孕的,真的特別好奇,男人懷孕了,又是怎麼生出來的?」

系統愣了愣:是啊,那麼大個孩子,懷在肚子里,怎麼生?說不通啊。難道,剖腹產嗎?

他弱弱的說:【或許,那些男人生孩子的女尊世界,男人的身體構造不一樣,平常看著一樣,等懷孕之後,就不一樣了?】

「身體構造會因為懷孕改變那麼大??你以為是細胞直接分裂,分裂之後,會長成原來的樣子嗎?」

系統:有點暈。

唐果一臉的笑眯眯,感覺到了系統的糊塗,「別想了,你想也想不出來的。」

但系統還是很糾結,所以,男人是怎麼生出孩子來的?怎麼越想越可怕啊,這就是細思極恐?

「我接收記憶了。」

唐果說了一句,便吃著食物,不和系統說話了,由著系統一個桶在那裡糾結男人是怎麼生孩子的。

這個世界只是以女性為尊,其他的生理構造都差不多,她一點都不糾結這些。就算真的不一樣,她也不用擔心什麼,反正她又不會有孩子什麼的。

她所統治的這個國家叫西聖國,是一個以女子為尊的國家。

但在這個大陸上,其他的國家,還都是以男子為尊。這也是為什麼,這裡的男女生理構造都是正常的。

因為,西聖國在很久以前,也不是以女子為尊,而是由男人統治。

是後來女子被壓迫太久,終於有一位天縱奇才的女子出現了,一舉拿下了已經內亂的西聖國,稱帝。當然,西聖國這個名字,也是這位女皇親自改的。

她這具身體,確實只有十五歲。

在西聖國,十六歲為成年,作為女帝的她,需要成年後才能夠臨幸後宮的夫郎。

不過,在這之前,身為女帝,免不了會因為各種勢力,納許多人在後宮平衡勢力。

原主十歲登基,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女皇,唯一的短板可能就是年紀太小。但有先皇留給她的實力,足夠等到她成長。

但在她成長的期間,出現了變故,後來發生的一切,導致這位有著才能的年輕女皇英年早逝。

她的死並非是意外,而是謀害。

謀害她的人,是她後宮的男人和她的親姐姐唐諾月,西聖國的月王爺。不過確卻的說,這位唐諾月,其實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因為唐諾月本來是一個傻子,後來謀害她的人不過是穿越到唐諾月身上的一個現代女。

現代女穿越到唐諾月的身上后,一開始小心翼翼,後來慢慢的從傻子變成了正常人。

但身為女皇肯定會對這件事產生懷疑,任何變故都得重視,不可能忽略掉。

(本章完) 寬敞的大廳之內,人頭洶湧,極為熱鬧,洋溢著一股喜慶的氣息,大廳中高台之上的貴賓座椅之上,坐著來北帝城附近勢力的首領或者代表!對於北帝城的唯一勢力盛遠堂的韓老爺子大壽,身在北帝城的臨邊的勢力當然的相當重視!

大廳高台之上韓霸一身華服,臉上出現洋溢著笑容,正對著下放前來的賓客抱拳行禮,而他的幾個兒子則是大廳和院落各處迎接客人。

「瀚海城龍家龍海城到」

大門之處,一道嘹亮的通報聲,傳進大廳,讓得喧鬧的大頓時靜了下來,一道道奇異的目光,掃向大門處,瀚海龍家可以說是北方行省中最強的勢力,韓霸的壽宴,瀚海的龍家竟然能夠派人過來,而且還是龍家的二公子,看來也是認可了盛遠堂韓家如今的實力!

強者都是認可強者的,他們從來都不會認可一個弱者!

大門處,一個穿著華麗衣服的年輕人走了進了,身材挺拔,看上去不過二十七八的年紀,英俊的臉龐,宛如刀削一般,透著許些陰柔的感覺,臉龐上那柔和的笑意,極容易打動一些女子的心扉,這年輕人就是龍家的龍二公子龍海城。

「呵呵,韓老爺子,恭喜!恭喜!家父因為有點事情不能前來,還望韓老爺子抱歉」龍海城走到高台之上笑著說道。

「呵呵,二公子!你能夠來就已經長我這張老臉了,快請!」韓霸極為熱情的說道。

「韓老爺!你真的是太客氣了」龍海城上前握著韓老爺的手說道,只不過眼神深處卻帶著一股得意的神色。

「呵呵!二公子!請!」韓霸對著龍海城大笑了一聲,並且將龍二公子引到了特製的貴賓椅子上,和那龍二公子閑談了幾句之後,就繼續的迎接別的貴客!

大廳之中的各個勢力首領和代表望著坐在貴賓座椅之上的龍海城,有人興奮,有人妒忌,有人無奈,還有些人眼神之中流露出擔憂!雖然北帝城只有盛遠堂一個勢力,但是臨邊的勢力也不少。

盛遠堂如今雄踞北帝城,就像一個老虎一般的卧著,身在臨城的勢力都感到了空前的壓力,畢竟假如你家的鄰居是一頭老虎,還是隨時可以傷人的老虎,那麼恐怕晚上你也很難入睡,逮小心的提防這頭老虎!

接下來。又是接二連三地來了一大批其餘地方勢力的首領。一時間。這種熱鬧地大廳中。竟然便是聚集了北方行省差不多五層的勢力代表,也算的上一次難得地盛會。

望著那滿廳貴賓。韓霸臉龐上地笑意。也是越來越濃。想當年盛遠堂也不過只是北帝城的一個三流勢力,經過他不到五十年的打拚,竟然取得如此的成績,恐怕除了他們韓家之外了,在北方行省中根本是再找不出第二家。

他焉能不高興!

大廳之中熱鬧非凡,各地的勢力首領彼此的交頭接耳的在討論些什麼?而在大廳的頂樓之上,一道黑色的影子很詭異的出現在橫樑之上,目光掃視著大廳!望著在高台之上的呼延燕一眼之後,便將目光轉移到了韓霸的身上!

「那應該便是盛遠堂的堂主,人稱狂刀的韓霸」眼神掃視過滿臉笑容的韓霸之後,陸沉心裡淡淡的說道。

陸沉進入北帝城后,一時間也沒有想到什麼辦法幫助白家和戰家,最後才想到一個方法,那就是將那個韓霸打成重傷,重傷之後,恐怕他們就沒有能力在幫助呼延家對付白家和戰家!

壽宴的時間即到,韓霸也停止了談話,緩緩的站了起來,目光掃視了一圈大廳,笑著壓了壓手,頓時,喧鬧的氣氛便逐漸的變的安靜起來,一道道目光也都轉移了過來!

「哈哈!非常的感謝大家能夠參加老夫的宴會,現在宴會正式開始!」韓霸大聲的笑道。聽得韓霸的話,大廳之中韓霸的那些兒女逐一的走了出來!上前給韓霸叩禮!恭祝韓霸「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韓霸則是很興奮的享受著!

就在這時候一股凌厲的殺氣,席捲整個大廳!

所有人都緊張的戒備起來,眼神同時的望向殺氣傳來的湧現的方向!這時候一襲黑色身影,詭異的閃掠至大廳中央!

半會之後,眾人才看清楚,來人一襲黑色的長袍,臉上帶著黑色的面具,只留下了一雙陰冷的眼睛,一隻長袖隨風飄動,證明是一個獨臂!

「天殺,獨臂客」騷動的人群之中突然有人叫出這樣的名字,頓時大廳之中一處恐慌開始蔓延!

天殺!乃是近兩年出現的一個神秘的殺手組織,雖然只是出現兩年卻已經躋身為大陸三大殺手組織之一,而獨臂客乃是天殺的天級殺手,他一出道就殺了當時極富盛明的骷髏殺手岳不凡和千人殺董卓!

最主要的是這獨臂殺手,從來都是在光明正大之下殺人,並且兩年內無一失手!

韓霸在看道如此的黑衣人的時候,臉色陡變,緩緩的戰了起來,手掌一揮。頓時。大廳周圍得房門猛地被踢了開來。幾十名全副武裝得盛遠堂的強者。殺氣騰騰得衝進大廳。將黑袍人包圍其中。

黑袍人的眼神始終的都沒有變過,依然的冰冷無比!好像並沒有將圍住自己的韓家高手放在眼裡,徑直的向前走,而眼神則是望向那座在高椅之上的龍家二公子!

他的目標是龍海城!

所有人陡然的吸了一口涼氣!

高台之上的韓霸此時心裡大驚!手握著的拳頭越來的越緊,這裡是韓家,如果在這裡的讓黑衣人然殺掉龍家二公子,那麼不僅韓家積累了多少年的威望一去無存,恐怕還會有滅頂之災。龍海城死在韓家,龍家焉會放過盛遠堂!

在頂樓橫樑之上的陸沉,望著出現的那獨臂黑一人,眼神之中露出了一股詫異的神色!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那是岩石!

「怎麼會是岩石?」陸沉望著黑衣然,但是沒有要動的意思,他要繼續的看著事情的發展!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這裡是韓家,」韓霸天擋住了岩石的去路,一股強橫的氣勢瞬間的爆發出來,衣服呼呼的鼓脹起來,就在他周圍的韓家子弟頓時被他給震的遠離高台!

「這傢伙還有點實力」陸沉望著武能爆滿的韓霸!而眼神則是轉移到了岩石的身上。

此時的岩石眼神猶如一把利劍一樣的竄進了韓霸的身體,韓霸頓時身體退了一步,臉色豁然大變,沒有再說任何廢話。臉色森冷得猶如一團寒冰。手掌一揮。低喝道:「這裡是盛遠堂,給我殺了他!」

隨著韓霸得喝聲落下。周圍地韓家的那些強者,早已經渾武能爆發,就等堂主一聲令下,立刻的將眼前的黑衣人給砸成稀巴爛。

他們身在韓家一直都認為韓家是最強大的,而且韓老爺子就是他們的天,這個黑衣人竟然在韓老爺子大壽之日來搞亂,怎麼不令他們憤怒,假如不是韓老爺沒有吩咐,他們早就動手了現在,他們根本就不把這個殘廢放在眼裡,現在韓老爺子已經下了命令!他們立刻的開始向岩石劈砍而去。

岩石站在原地並沒有做任何的閃避,就在那十幾把鋒利大刀即將劈砍在身體之上時。他動了一股滿天的殺氣頓時席捲而出,殺氣出,人影動!只見寒光一閃,劈砍向他的那些韓家的強者,都停止了動作!

有得舉著刀,有往下劈#**小說/class12/1.html的,有身體前傾,雖然形態多樣,臉上的神情也是多樣的,但是有一點卻是一樣的,那就是他們的眼神之中處滿了驚訝!

緩緩的倒在了地面之上!

大廳之上鴉雀無聲,只有那倒吸冷氣的聲音。一道道驚駭的目光望向岩石,而在橫樑上的陸沉眼神之中則是閃過一絲精光!

沒有想到幾年不見,岩石的劍法竟然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好快!」站在岩石面前的韓霸失聲的說道。殺掉幾人後的岩石手還握著背後的長劍,慢慢的向那龍海城走去。

周圍寂靜的如針一般!都沒有攔劫岩石的意思,而坐在高椅之上的龍海城一直都沒有動,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在岩石殺掉那韓家的強者之後,陰柔的眼神望向在岩石面前的韓霸,並且還閃過一絲詭異的笑容。

手打更新站!www.56shuku.org想找請《》!56shuku.org 在橫樑上的陸沉卻看到了那龍海城一閃而過的詭異笑容!陸沉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笑,難道他知道有人來殺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