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絲毫不以為意,略帶笑意的打量著華雲飛,道:「這是我的女人,還請無關人等不要像發情的公狗一樣湊過來,這會令我很反感。」

說著,摟著王嫣然轉身就走。

「站住!」

華雲飛一聲無比憤怒的暴喝,身形已經擋在了陳風的前面,怒斥道:「小王八蛋,你罵誰是發情的公狗。」

太狂妄了,自己堂堂凌天宗弟子竟然被人罵發情的公狗。奇恥大辱,奇恥大辱啊!

華雲飛心中發誓,他一定要陳風不得好死,讓他嘗盡天下最痛苦的折磨,讓他想死都難。

「王八蛋罵誰?」陳風眉頭一挑,不屑反問。

「王八蛋罵你!」

華雲飛一開口,便知道陳風這是在下套子讓他鑽。他還毫不猶豫的罵了自己王八蛋,這讓華雲飛的一張俊臉氣得變成了豬肝色。

華雲飛再也忍不住了,蜣螂,一柄雪亮長劍瞬間刺向陳風的胸口。劍勢又快有恨,帶出呼嘯的勁風,分明是要取陳風的性命。

「小王八蛋,老子看你嘴硬,今天老子要將你切成千萬塊,看你還能不能跟老子嘴硬。」

「哼,凝真境八層修為而已,也想殺我。不自量力!」

陳風冷哼一聲,右腳抬起,看似隨意一腳,卻蘊含了數千斤力道。

砰,一腳狠狠的踹在了華雲飛的小腹之上,發出卡擦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響。華雲飛整個人如同風箏一般向後倒飛了出去。

徐方林兩人見此都是大駭不已,這還了得?陳風這小子竟然敢打凌天宗弟子,簡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兩人根本就沒有猶豫,爆喝一聲,身形快速向著陳風衝來。兩人一拳一腳,分別攻擊向了陳風的胸口和小腹。

徐方林兩人的攻擊雖然沒有華雲飛那般凌厲,但也是不容小覷了。但這兩人的修為終究比陳風要差幾個檔次,陳風右手翻轉,一掌狠狠拍向攻擊他胸口的凌天宗弟子。

與此同時,右腳抬起,對著徐方林的大腿狠狠踢去。

卡擦,兩聲清脆的骨頭斷裂聲響傳來。徐方林兩人被陳風一招打敗。

王嫣然見此,狠狠推了一下陳風,身體這才擺脫陳風大手的摟抱。站在一旁,惡狠狠的看著陳風,目中噴發著熊熊的火焰。

隨隨便便出手,便將華雲飛三人撂倒,陳風並沒有感到絲毫得意的,而是轉頭,冷冷對王嫣然道。「蠢女人,給我記住,你一天是我陳風名義上的女人,你就給我放自重一點。今天你並沒有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但是如果被我知道你與別人拉拉扯扯,糾纏不清的話,我不僅會殺了你,就連你們王家,和你牽扯不清的人都會全部殺掉。」

陳風的話語里充滿了霸氣,任何人聽到他的話都可以肯定,陳風絕對說得到做得到。

王嫣然踉蹌後退幾步,臉色煞白。被陳風兇悍的氣勢所懾,一時之間腦海一片暈眩,有些不知所措了!

嘆,這個時候才來電,馬上發一章,一個半小時后還有一章! 陳風轉身,走到的華雲飛的面前,抬起右腳踩在華雲飛的胸口上,冷冷俯看華雲飛。

華雲飛的臉上現出一陣潮紅,目中噴火,恨不得將陳風千刀萬剮,但陳風的腳就像是千鈞巨石一般,壓得他一動也不能動,只能怒視著陳風。

「凌天宗的弟子?」陳風淡淡問道。

「哼!」

華雲飛將頭扭到一邊,不敢與陳風的目光對視,但口中還是威脅道:「我乃凌天宗真傳弟子華雲飛,你知道打傷我的後果是什麼嗎?」

卡擦!

華雲飛的話聲剛一落下,便發出一聲骨骼斷裂的脆響,伴隨著華雲飛凄厲的慘叫聲傳來。陳風竟然硬生生踩碎了華雲飛一條手臂的骨頭。

「難道沒有人告訴你,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威脅我嗎?」陳風說完,又是一腳踏下,卡擦,華雲飛的另一條手臂的骨頭被他踩碎。

華雲飛的一張俊臉頓時痛苦的扭曲起來,喉嚨里發出如同野獸一般的咆哮聲。

陳風對這聲音充耳不聞,依舊淡淡道:「據我所知,凌天宗弟子是從來不會來山海城這種窮鄉僻壤的地方的,你們三個人來此,是有何目的?」

「是……是,捉拿陳家逆賊陳風!」

華雲飛再也忍受不住這般痛苦折磨,連忙將這一次來山海城的目的說了出來。但他的話剛一說出口,便就後悔不已,眼前的黑衣冷峻年輕人不就是他口中說的逆賊陳風嗎?

霎時間,華雲飛的臉色變得煞白起來。不知道陳風聽到這個消息會不會就此殺了他滅口?華雲飛心中忐忑不已。

陳風只是沉默了一下,心中便已經知曉了個大概,便問道:「是誰派你們過來的?」

「是,是丹華長老派我們來的!」

此時華雲飛再也顧不得凌天宗真傳弟子的顏面了,小命要緊,連忙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盤托出。

「三個月前丹華長老收到消息,說山海城陳家的少家主殺了他的弟子羅宇。本來丹華長老三個月前就要派人來山海城的,但是由於你前段時間的失蹤,直到山海城三家大比的時候,你大放光彩,丹華長老注意到了你,便讓我們三個人前來將你帶回凌天宗。」

陳風點點頭,問道:「丹華長老是什麼實力?」

「這……」華雲飛猶豫了一下,不是很確定的說道:「應該是築元境,或者更高修為也說不定。」怕陳風怪罪,於是連忙解釋道:「在下只是真傳弟子,並不在丹華長老門下,平時也很少和丹華長老有接觸,所以並不是很了解丹華長老的具體實力。不過凌天宗長老的修為最少在築元境以上。」

「那凌天宗有多少位長老?」

「陳……陳兄……你……你不會是想要殺我吧?」華雲飛此時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陳風莫不是等榨乾了自己的價值之後,就要殺人滅口不成?

陳風嘴角微翹的看著華雲飛,似笑非笑道:「你還有別的選擇嗎?」

華雲飛面色一變,知道自己的小命已經掌握在別人的手中,此時就算他跪下來求饒也沒用,倒不如老老實實的回答陳風的問題。

「凌天宗一共有三十六名長老,十名太上長老。其中太上長老的修為最少在玄液境以上。」

這只是明面上的實力,凌天宗具體有多少高手,不是華雲飛這樣的真傳弟子所能夠知曉的。

「呵呵,最少十名玄液境以上的頂尖強者,看來凌天宗的實力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那般羸弱不堪嘛!」

陳風笑了笑,也沒有繼續問其他問題了,而是擺擺手道:「你們可以滾了!」

「啊!」

華雲飛愣了一下,隨即便反應過來,連忙對陳風一陣千恩萬謝,由徐方林兩人攙扶著一溜煙的跑開了。

王嫣然獃獃看著這一切,一時間有些回不過神來。陳風的實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就連凌天宗三名真傳弟子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而且他還打得華雲飛幾人像條死狗一樣,這份膽量和氣魄,遺失之地怕是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吧?

不知道怎麼的,王嫣然心中很是複雜,似乎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事情一般。陳風的修鍊資質看起來很差,似乎以後的前途並不是很好,但是陳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和潛力,絕對比那些所謂的年輕天才要好上無數倍。

陳風根本就沒有理會王嫣然,而是帶著茗兒直接回了陳家。

王嫣然感覺很不是滋味,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跟在陳風的後面回到了陳家。

出了凌天宗這檔子事,陳風變得更加急迫了。那個丹華長老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找他麻煩,他必須加快進度衝擊地級煉丹師才行。

把華雲飛放回去,並不是因為陳風不想殺華雲飛,而是他要給丹華長老一個信號,那就是你要派人來就派實力強一些的來,不要派來一些小貓小狗。

想必以丹華長老的實力和地位,是絕對不會親自來陳家找他麻煩的。

來到地火房,陳風又開始煉製丹藥。

這一次陳風依舊是煉製真氣丹,不同的是,這一次陳風是二十份靈藥一起煉製。

同時煉製二十份的丹藥,就算是對地級煉丹師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更不用說陳風現在還是凡級七品煉丹師了。

不過陳風的優勢在於他有著玄級七品煉丹師的記憶,在煉丹之上經營了近千年時間,對煉製丹藥早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所以陳風衝擊地級煉丹是要比別人容易許多倍。

陳風現在畢竟還是一個凡級七品煉丹師,雖然有玄級七品煉丹師的記憶和經驗,但是對於一些小細節上的操控還是有所欠缺。

第一爐真氣丹很是遺憾的煉廢了。

這二十份靈藥的價值至少在一千多元氣石以上,要是一般的煉丹師肯定心疼的要命,但陳風看也不看看,便將丹爐中的藥渣倒掉。重新取出二十份真氣丹的靈藥,又開始煉製起來。

足足一個時辰的時間過去,陳風全身汗如雨下。隨著他的一聲暴喝,丹爐蓋子衝天飛起,一股如同蘑菇雲一般的濃郁元氣從丹爐中飛起。

煉丹爐裡面赫然躺著一大堆的真氣丹。細細數一下,足有兩百多顆的樣子。

「還不錯!」陳風點點頭。「雖然品級不齊,但大都都達到了凡級六品。再煉製幾次,應該可以全部達到凡級七品了。」

接下來,陳風休息半天時間。等到精氣神完全恢復了之後,便開始了第三次的煉製。

一直到晚上,陳風這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盤膝坐下來,閉目養神起來。

兩個時辰之後,陳風豁然睜開了眼睛,身形如同青煙一般,消失在了地火房。

陳風並沒有驚動任何人,悄然無息的離開了陳家,直奔李家而去。

自從上一次陳風闖進了李家之後,李家的把守嚴密了不少,其中有不少的凝真境武者在巡視。

但這些對陳風來說根本算不什麼。身形在黑暗中幾個閃動之下,便來到了假山位置。

這裡是李騰輝囚禁臧羅的地方,被陳風闖進去了之後,李騰輝再也不敢大意,竟然派了兩個築元境武者看守地下通道。

這兩個築元境武者守在赤火玄鐵門口,如同兩尊門神一般,不動如山。陳風躲在角落中,暗暗皺眉。

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個玉瓶來。將玉瓶打開,一股肉眼不可見的霧氣頓時瀰漫了整個密道。

這是迷神煙,是一種極為罕見的迷神花煉製出來的。玄液境一下的武者,只需要吸入一點點,腦海中便會浮現出一個個幻境出來,無法自拔。

出人有人攻擊,否則吸入迷神煙的人一天一夜之後才能夠從幻境中脫離出來。

這株迷神花還是陳風斬殺了那兩個黑衣人後得到的,用在這兩個李家築元境武者的身上實在有些捨不得。

專情首席,前任請稍息 待到李家的這兩個築元境武者徹底進入了幻境中后,陳風大大方方的穿過鐵門,來到了地下石室。

臧羅還在沒日沒夜的煉製丹藥,見陳風進來,臧羅馬上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高興道:「前輩,你終於來了。」

陳風點點頭,道:「最近李騰輝有沒有來找你。」

「找過晚輩一次,但我們兩人的談話並不愉快,晚輩把他轟出去了。」臧羅尷尬笑道:「不過晚輩以衝擊凡級五品煉丹師為由,讓他多送一些靈藥過來給我練手。誰知道李騰輝那老傢伙足足拿過來十幾個儲物戒指的靈藥,其中還不乏地級的靈藥。」

說著,就將一個儲物戒指遞給陳風。

陳風接過儲物戒指看了看,裡面赫然有著數十株地級靈藥。

臧羅諂媚笑道:「晚輩只是凡級煉丹師,這些地級靈藥目前還用不上,就送給前輩了。」

「那就多謝了!」陳風點頭收下了,便問道:「李家這段時間正在招兵買馬,召集人手,大動作很多,想必是在籌劃對付陳家了,你是李家的煉丹師,在這裡面起的作用非常關鍵,我想你不用我教,也知道該怎麼做吧?」

臧羅點點頭。「晚輩已經按照前輩的吩咐,這段時間煉製出來的丹藥全都做了手腳。現在就等前輩吩咐,隨時都可以動手了。」

「這就好。」

陳風的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李騰輝這個月來招攬了不少高手準備對付陳家,但他卻不知道身邊一個最大的威脅就是臧羅吧?

臧羅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昏暗的眼中射出陣陣陰狠光芒來,同時心中對陳風感激萬分。隨後連忙又從身上取出幾個儲物戒指,遞給陳風。

「臧羅有幸受到前輩的栽培,前不久剛剛突破到了凡級五品煉丹師。晚輩沒有什麼可以答謝前輩的,這些地級靈藥值不了什麼元氣石,但數量眾多,想必對前輩家族有很大作用。」

這幾個儲物戒指裡面裝的全都是低級靈藥,正是陳風衝擊地級煉丹是繼續練手之物,所以並沒有客氣的接下來。

之後陳風又交代了臧羅一些事情,這才悄然無息的離開了李家! 陳青青和陳青龍兩人在十幾歲的時候就獨自在外經營陳家靈藥生意,兩人雖然性格迥異,但都有了獨當一面的能力。

陳江流把招攬人手的事情交給陳青青,但陳青青和陳青龍兩人做的並不好,一個月時間僅僅只是招攬了不到十位凝真境武者,十數位聚氣境武者。

不是陳青青和陳青龍兩人的辦事能力不行,而是因為陳家的對頭李家同樣也在大量招攬人手。

陳青青開出來的報酬比李家高,但是一些散修武者卻偏偏選擇歸入李家陣營。這時候誰都看得出來,山海城平靜之下正在運量著一場大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