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二狗高興的點點頭。

一旁的龍哥和胖子,兩個人都一臉敬佩的望向了我們,一個個對我們豎起了大拇指。龍哥說:“能交到二位兄弟,真是我們的福氣。以後,只要是你們的事,就是我李亞龍的事。”

我笑了笑,很顯然,龍哥和胖子是真心的把我們當成兄弟了。

信念堅定了,我們自然就不打算回去了。

於是就朝前方走去。

這時,我們又遇到了之前那位乞丐鬼婆婆,我將賣煙剩下來的一億一千萬冥錢拿給了她,鬼婆婆感激不矣,然後就對我們說:“大仙,你們往那邊走,如果遇到有人找你們幫忙修房子,記得一定要答應。”

“修房子?”

我一愣,一時對鬼婆婆的話,摸不到頭腦。

鬼婆婆也不多解釋,就說:“總之,你們記得我說的,往那邊走。”

見鬼婆婆不願多講,我也就不再多催問了。不過我也知道,她不可能害我們,她一定要我們往那邊走,肯定是有原因的,說不定就是給我們指路,幫助我們走出這個鬼市。

想到這裏,我便點點頭,跟鬼婆婆道了聲謝,最後就朝她指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是一條偏離了鬼市主街道的青石小路,比較偏僻,來往的鬼魂並不多。

往前走了一小段路,這時,眼前出現了一個三岔路口。見到這個三岔路口,我們就停了下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選哪條路走了。

是的,這萬一走錯了,可能就永遠也出不去鬼市了,這可就完蛋了。

這一下,我們四個人都爲難了起來。

陳二狗就說:“那鬼婆婆給咱們指路,也不說明一下,這三岔路該走哪條。”

https://ptt9.com/5198/ 胖子也說:“是啊,她還說會有人找咱們修房子,你看,哪有什麼人找咱修房子的呀。”

“會不會是鬼婆婆故意耍咱們呀?”陳二狗疑惑了起來。

我也一時十分的爲難,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不過聽到陳二狗他們的話,我還是搖了搖頭,說:“鬼婆婆不是惡鬼,她讓咱們朝這個方向走,一定是在幫咱們。只不過,這三岔路,還真是不知道怎麼辦。”

就在我們不知道該如何選擇的時候,一直沒說話的龍哥,突然叫了起來:“你們快看,有人過來了。”

一聽這話,我們趕緊順着龍哥所指的方向看去。

接着,果然見到從旁邊的一條小路上,來了兩個鬼魂。

那兩人都光着膀子,一個全身通紅,一個渾身漆黑,而且兩個鬼都是凶神惡煞般的長相,看着就讓人害怕。

見到這兩個惡鬼,朝我們過來,當下我就心都提了起來,心想如果對方看出我們是生人的話,那就真的要糟糕了。

想到這裏,於是我就趕緊對陳二狗他們說:“走,我們趕緊走。”

是的,此時已經也不在乎走哪條路了,反正總比被惡鬼盯上好吧?

於是,我就選了一條小道,就帶頭準備走。

不過,就在這時,身後的那兩個惡鬼卻一把叫我們給喊住了:“先生,先生,你們等一下。”

我當時就一驚,先生?難道他們已經知道我們是陰陽先生了?

而且,明知我們是陰陽先生,還敢叫我們等一等,這他媽的明顯是不怕咱啊。

很快,那兩個鬼就來到了我們後面,其中那個渾身漆黑的鬼就說:“您是史先生嗎?”

一聽這話,我們都驚呆了,他怎麼知道我姓史?

心中疑惑,當下我也沒立即點頭,而是一臉警惕的問他:“你們有事?”

那個全身通紅的鬼就說:“史先生,我們家的房子老是漏雨,想請您去看看是怎麼回事,可麼嗎?”

PS:第二章奉上。 “史先生,我們家的房子老是漏雨,想請您去看看是怎麼回事,可麼嗎?”

聽到這話,我們立馬就反應過來了,哪裏會不知道呀,這兩個鬼可不就是鬼婆婆口中所說的找我們修房子的麼。

得知這兩個鬼,就是來找我們修房子的,我心裏也大鬆了口氣,因爲我相信鬼婆婆,她絕不會害我。因爲要害我們的話,她只須要鬼市的大街上大喊一聲我們是生人,我們今晚估計就別想活着離開鬼市了。

所以,我當下就趕緊點點頭,說:“可以!”

那兩個鬼,見我這麼幹脆就答應了,反而一愣,然後就說:“你願意幫忙?”

我點點頭,就叫他帶路。

兩個鬼也沒再多說什麼,轉頭就給我們帶路,沒走多遠,就到了那兩人所說的房子。

只見這所房子雕樑畫棟,古香古色,但是卻比較破舊了。上前去打量了一番,這才發現,這竟然是一座破廟。

是的,這是一座廟,廟裏頭供奉着一尊神像。

那尊神像是一個老頭,長鬚老頭,仙風道骨之象。

一看到這尊神像,我立馬就認出來了,這尊神像竟然和我家裏供着的祖師爺神像是一模一樣,只是我家裏供的是小神像,而這廟裏頭供的則是大號的。

是的,沒錯,眼前這座破廟裏供着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家祖師爺賴布衣。也即是四大風水祖師之一。

說實話,見到自己的祖師爺的廟,我真是感到一陣欣喜,就好像見到了親人似的感覺。

這時,龍哥和胖子卻指着神像,驚訝的叫了起來:“小史,臥槽哦,這……這供的這位爺怎麼長得和你一模一樣呀?”

陳二狗也說:“其實,我早就想問這事了,當初我第一次見到他時,也是覺得很眼熟,後來纔想起祖師爺就和他一個樣。”

見他們吃驚的在拿我和神像對比,我只得無奈的說:“我出生就長得和祖師爺很像,爺爺當初還說我是祖師爺投胎的哩。”

“拉倒吧你,還祖師爺投胎,你咋不上天呀你!”

陳二狗翻了個白眼,覺得我這逼裝得太大了。

見他不信,我也只好算了。

這時,我就回頭去問那兩個鬼,這屋頂是哪塊地方漏雨。可是,結果我一回頭,卻發現剛纔帶我們來的那兩個鬼不見了。

是的,之前他們兩個鬼明明就站在我們身後的,可是如今身後空空如也,哪裏還能見到他們倆的鬼影呀,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樣。

當下,我就趕緊叫道:“二狗,二狗,那兩位鬼兄呢?”

陳二狗回頭一看,也愣住了,不解道:“剛剛不是還在的嗎?”

四個人都有些傻了,不知道那兩個鬼到底去了哪裏。

於是我們就喊了一下:“鬼兄!”

“鬼兄……你們在嗎?”

可是,喊了好幾聲,都沒聽見他們的迴應,最後,我們又去廟外邊看了看,還是不見他們的影子。

“這是怎麼回事呀?怎麼帶我們來修房子,人卻不見了?”陳二狗一臉的疑惑。

是的,我也很不解,難道那兩個鬼,只是負責引我們過來,人過來了,他們也就離開了?

總有刁民想吃小爺 就在我們一頭霧水的時候,龍哥突然在門口叫了一聲:“小史,你們快出來看呀。”

一聽這話,就知道,龍哥肯定是發現什麼東西了。

於是我們幾個人都趕緊跑了出去,問他:“龍哥,怎麼了?”

龍哥指了指廟門口的兩旁,說:“你們快看呀,這大門兩邊的石頭人。”

“石頭人?”

我們三個人都一愣,不知道他想要我們看什麼。

不過,心中雖然疑惑,但是還是趕緊朝大門兩旁打量了過去。接着,我們就發現,在這座廟的大門兩旁,一邊立着一尊石頭人像。

是的,左邊一個石頭你像,是用紅巖雕刻而成的,凶神惡煞。右邊那個石像,石頭是黑色的,也是雕刻的凶神惡煞。

一看到這兩個石頭人像,我們都有些震驚了,因爲這兩個石頭人的模樣,可不就是和剛纔那兩個鬼長得一模一樣麼?同樣的是長的凶神惡煞,同樣的是一個全身通紅,一個渾身漆黑,長相怪異。

看到這裏,我們終於恍然大悟,明白了過來。感情那兩個找我們過來修房子的鬼,竟然就是這座賴布衣廟的兩位守廟的陰兵鬼將呀。

怪不得會去請我們來修廟,請來我們後,立馬就不見了,因爲他們已經歸位了。

是的,剛纔我們進來的時候,就沒有見到這廟的大門兩旁有石人,現在那兩個鬼不見了,而這大門兩邊卻多出了兩座石像。顯然,就是他們了。

明白過來後,於是我就對兩尊石頭像作了一揖,道:“二位陰將放心,弟子一定會把屋頂漏雨之處修好的。”

說完,我就立即回到了廟內,查看漏雨的區域。

這一查,很快就查出來了,竟有好幾處地方的瓦掉下來了,所以前不久下的那場大雨,把神像都淋溼了。

知道了漏雨的地方,我和陳二狗就爬上了屋頂,花了半個多鐘頭的功夫,這才把漏雨破損的屋頂給修好了。

屋頂修好了,我們拜了拜祖師爺,接着這纔出了破廟。

шшш ¤ttkan ¤℃o

話說,我們一出破廟,天上的陰雲就散了,一輪明月不知何時竟然掛在了頭頂上空。

站在廟門口,接着就見到前方不遠處,隱隱約約現出了一個村子。

此時雖然是下半夜,那個村子黑燈瞎火,但是在月光下,我們卻能見到村子裏一片生機,一片片禾苗地,一塊塊菜園子,可不就是生人居住的村子麼?而且,這時我們還能聽見前方的村子裏,還傳來了狗吠的聲音。

看到這裏,我們頓時大喜,顯然我們已經走出了鬼市了。

當下,我就轉身又對祖師爺的神像拜了拜,感激祖師爺的保佑。

同時,我也很感激鬼婆婆的幫助,就說:“這次還真的多虧了鬼婆婆,要不是她給咱們指路,我們肯定出不來。”

陳二狗笑了笑,說:“這或許就是行善的果報吧,如果咱們對鬼婆婆的可憐視而不見,她也就不會指引咱們出來。”

我們點點頭,是啊,誰說這年頭好人沒好報?好人,終歸是有好報的。

接着,我們四個人,趕緊朝那前方的村子走了過去……

PS:【此章,爲‘書海一隻蟲’晉升盟主冠名加更1,謝謝慨慷打賞。】 村子離破廟並不算太遠,走了七八分鐘,我們四個人就來到了村口。

龍哥和胖子之前來過這裏,據他說,這個村子叫賴家村。不過,村子裏的人,卻又不姓賴。

村子一共就十幾戶人家,不足百口人,因爲這個村子深處太行山深處,所以至今都沒有通電,可以說是非常的落後。是啊,雖然電網是國營的,但是爲了十幾戶人家,翻山越嶺上百里給他們拉電線,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在這種深山之中的村子,沒有通電,也很正常。

進入村子,因爲此時天色未亮,村子裏的人都還在睡夢之中,我們也不好去敲門打擾人家,所以就在村子裏稍微轉悠了一下,準備等天亮後找戶人家吃些東西。

就在我們在村裏轉悠的時候,突然,我們在村西頭髮現有一戶人家,門窗裏隱隱約約有燈光透出,因爲大家都累壞了,而且大半個晚上都還沒閤眼,幾個人就尋思着過去那戶人家裏,休息一下。

幾個人就朝那戶人家走了過去,到了近前,果真,門窗裏頭亮着燈火,估計這家人是早起了。

其實,這時也早已雞鳴,已經是早上四五點了,農村有些勤快的人這時候起牀,也正常。

來到那戶人家的門口,我們就敲了敲門,喊道:“有人在嗎?”

“請問,有人在家嗎?”

“嘭嘭嘭”的敲了一會兒門,可是屋裏頭卻靜悄悄的,並無人回答。

這時,胖子就走到那個人窗戶外面又去窗了一下窗戶,又喊了幾聲,還是無人應答。

龍哥就說:“估計這家人還沒起牀,裏面的燈應該是昨晚點的通宵燈。”

我也點點頭,既然沒人應答,那肯定是沒起牀了。

想到這裏,於是我們自然不好繼續去敲門,畢竟這天都未亮,去把人家吵醒起來,實在不太好。

不過,正當我打算回到村口去的時候,那個在人家窗戶外面的胖子卻說:“等等,裏面有人,就坐在屋裏的竹椅上。”

聽到這話,我就走到窗戶面前去看。

果然,見到有一個老婆婆,坐在客廳的竹椅上,在他的面前,就是一張小茶几,茶几上點着一盞煤油燈。而且,在老婆婆的身後,有一個炕,炕上好像還躺着一個人。

坐在竹椅上,那就說明沒有睡,難道老婆婆耳朵聾了,所以才聽不見我們的敲門聲?

於是我又回到門外邊,敲了兩下,裏面依舊靜悄悄的。

這時,我推了推門,竟發現門虛掩着,並沒有反鎖,於是便推門進去。

一進門,迎面看見老太婆坐在小桌前,看見我們進來也沒有作聲,面無表情。而她的身後,有一個老頭腳衝外躺在炕上,臉上蓋着一張黃草紙。

我當時心中納悶,因爲按坊間的風俗,只有人死了纔會在臉上蓋一張黃草紙,也就是說,那躺在炕上的老頭,肯定是死了!

但老太婆沒說話,我也不便問。只是我心裏知道,今天真不是一般的倒黴,不僅撞了鬼市,現在又一頭撞進了喪主家,這可是觸黴頭的事兒。

屋內出奇地安靜,小黃油燈發出幽暗的光,氣氛尬尷中又帶着幾分的詭異。

老太婆不說話,我就趕緊主動道歉,我說:“婆婆,不好意思,我們見門虛掩,想進來借寶地休息一下,若有不便,我們這就離去。”

說完,我就示意陳二狗他們,趕緊隨我出去。

可是,就在我準備離去的時候,那一直不曾開口說話的老太婆,終於開口了,她道:“倒沒有什麼不便的,既然是想休息,那就進來休息吧。”

不知爲何,這老太婆說起話來時,也是面無表情,而且,聲音聽上去陰森森的感覺。

我當時就心覺奇怪,覺得這老太婆也不太對勁。而且,她坐在竹椅上,自從我們進來後,就一直不曾動過,只是腦袋轉過來了一下。

這時,我又發現,在她的腳下,也有一張黃草紙,就像是從她身上脫落下來的。

看到這裏,我當下就心提了起來,趕緊打開了陰陽眼,一看,接着就知道壞了,這老太婆果然是有問題。

只不過,讓我疑惑的是,這老太婆,我用陰陽眼竟然一時看不出她究竟是什麼來頭。

既然不是鬼,也不是屍,更不是妖,因爲她的身上,有人的陽氣,但是又有鬼的陰氣,就好像是鬼附了身似的,但是卻又並不是鬼附身。

這一下可把我給難住了,這一路走來,我也算是見識過不少鬼怪了,什麼劉義詐屍,校園裏的殭屍,鬼市裏的百鬼聚會,都見過,是人是鬼,還是屍,我也都能一眼辯認出來。可是今天這眼前的老太婆,卻看不出她的來路,這着實讓我感到震驚不已。

不過,雖然看不出她究竟是何來路,但是有一點我知道,那就是這老太婆肯定不是正常人。

聽到老太婆請我們進去休息,龍哥他們很高興,就要放下包袱準備進去。我趕緊伸手一擋,把他們給攔了下來,然後對老太婆說:“謝謝婆婆的好意,我們還是不打擾您比較好。”

老太婆就說:“不要緊,你們要休息,這裏正好有一間房,你們進去睡便是了。”

見老太婆越是要留我們,我心裏就越覺得不妙。

但是,龍哥他們卻並不知道這一切,他還以爲我剛纔阻擋,是真的不想打擾老婆婆。所以,聽見老太婆說有一間房,讓我們進去睡,龍哥和胖子立即就笑呵呵的走過去,對老太婆說謝謝。

見龍哥和胖子過去了,我也沒辦法,總不可能一個人跑吧?

坑妻沒商量 不過,陳二狗冒似從我的表情裏看出了不對勁,就小聲的問我:“師弟,是不是看出什麼不對勁的了?”

我點點頭,然後小聲道:“小心這個老太婆!”

叮囑完陳二狗,然後我就也趕緊走了進去。

這時,老太婆就指了指裏面的一個房間,說:“就那裏面,去睡吧!”

龍哥和胖子,點點頭,就對我說:“小史,怎麼樣,我一開始就跟你們說了,這個村裏的人都特別好,特熱情,你看是不?”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

接着,龍哥和胖子就直接進了那個房間,顯然是累壞了,困得不行,一刻都不想再等了。

龍哥和胖子進去後,我就示意陳二狗也跟着龍哥他們進房間去,因爲我想讓他趕緊去告訴龍哥他們,這老太婆有問題,要他們都小心點。

陳二狗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後腳就跟了進去。

老太婆見我還站在客廳裏,就說:“你怎麼不進去睡?”

PS:第一章奉上。 “你怎麼不進去睡?”

老太婆陰側側的對我問道,臉上依舊毫無表情。

我心想,老子要真聽你話去睡了,估計就一睡再也醒不來了。

我笑了笑,就說:“我還不困,對了,您家裏沒有其他人了嗎?”

做我男友吧,小冥警 老太婆搖搖頭,說自己沒有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