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身上沾了些泥土之外,並無其他大礙。

想必,是山路難行,腳滑了一下,從而不小心摔下去了。

見店老闆沒什麼事,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差點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他是遇到什麼危險了。

不管怎麼說,他是因為我和奶奶才進的山,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們可怎麼向他的家人交代?

所幸,他跌下的斷崖並不高,無論是我還是墨涼夜下去,都可以把他拉起來。

然而,正當我準備把店老闆拉上來的時候,墨涼夜的眸子卻突然一冷,用極其低沉的吼了一聲:「別動!」

我不知道他這句話是對我說的,還是對店老闆說的,卻還是用眼角的餘光朝著店老闆瞥了過去。

只見在距離店老闆跌落的地方不到一米處,一條半米長的金色小蛇正吐著猩紅的信子。

看到這一幕,我心下頓時一涼。

之前我在動物世界上面看到過,這種金色的蛇毒性很強,其全身毒素加起來,總共能毒死25萬隻老鼠。

被它咬上一口,基本三分鐘就可以上西天。

所以,不論是我還是墨涼夜,又或者是奶奶,全都不敢輕舉妄動。

而店老闆在墨涼夜的提醒下,也意識到了危險的存在,嚇得連手都在發抖。

「救……救我……」店老闆的聲音都開始發虛了。

金色小蛇一點一點的靠近店老闆,距離店老闆幾乎只有不到半米的距離。

這時,它的蛇頭突然抬起,裂開暗紅色的嘴,上下顎幾乎張到了130度,露出兩顆尖銳的毒牙,身體綳直,眼看就要從地上彈起來咬在店老闆的身上。

店老闆整個人都嚇呆了,完全沒有了任何反應。

因為他知道,他完了,真的完了。

這一口下去,他很快就要和這個世界say—goodbye了!

豈料,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在我們所有人都一籌莫展的時候,墨涼夜突然抬手甩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

就在金蛇即將咬在店老闆身上的那一刻,那匕首刀光一閃,金蛇的舌頭直接被斬斷,跌落到旁邊的草叢裡。

半截蛇身里噴出的蛇血撒了店老闆一臉,腥臭撲鼻,店老闆一個沒忍住,當場就吐了。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懸著的一顆石頭這才放了下來。

靠,這深山老林,極有可能突然出現蛇鼠蟲蟻不說,更有可能出現各種野獸。

要是不小心一點,說不定真和直播平台上的觀眾說的一樣,有命進,沒命出。

以前聽人說起的時候,我真沒怎麼覺得十萬大山這麼不好走。

可經歷了剛才那驚心動魄的一幕,現在也由不得我不信了。

這一帶,基本都是原始森林,未經開發,可以說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有可能出現。

想到這裡,我順手關閉了直播,隨時保持警惕,不再嬉皮笑臉。

墨涼夜溜到斷崖下,將店老闆救了上來。

店老闆也嚇壞了,到現在手都還在抖。

畢竟,剛才他基本是從鬼門關撿回了一條命,不怕才怪呢!

「這一帶全是原始森林,毒蛇和猛獸都非常多,大家儘可能小心一點。」奶奶出言提醒道。

隨後,奶奶又從口袋裡拿出幾粒草藥製成的丸子分發給我們,讓我們服下。

我拿著草藥丸子下面聞了一下,那股苦澀的氣味差點沒把我給熏暈了。

「奶奶,這是什麼東西啊,怎麼這個味道啊?這能吃么?」我不禁皺眉問道。

奶奶瞪了我一眼,厲聲喝道:「讓你吃你就吃,廢什麼話?不吃的話,一會兒被蛇咬了,你可別指望我救你!」

瞧瞧,你們瞧瞧,這還是我的親奶奶么?居然對我這麼凶!

我越來越懷疑自己根本不是她兒子親生的,而是她充話費送的!

見我不願意吃藥,墨涼夜趁著奶奶他們轉身的時候,將草藥丸子塞進自己口中,然後一把扣住我的後腦勺,壓住我的嘴唇,用柔軟的舌頭將他口中的草藥丸子遞進了我的嘴裡。

他……他居然用這樣的方式給我喂葯?

我瞪大了雙眼看著他,一臉的難以置信。

草藥丸子苦澀的味道化在我的口中,帶著他的味道,我竟一點都不覺得苦了。

甚至,還有種讓人臉紅心跳的甜蜜感。

「你們倆快點,時間不早了,我們得趁著天亮,盡量多趕些路。」奶奶轉過頭來催促我們。

聞聲,我一把推開墨涼夜,紅著臉快步跑到奶奶的身旁。

這個傢伙真是太壞了,每次都不經過人家允許就親人家,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

似是知道我害羞了,墨涼夜看著我的背影露出一抹淺笑,然後快步的跟上了我們。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我們沒有再遇到什麼危險。

天開始泛黑的時候,我們找了個空地過夜。

店老闆和墨涼夜負責搭帳篷,我和奶奶則負責生火做飯。

好在我們動手能力都不算太差,所以這點活對我們來說也沒啥挑戰,很快就ok了。

四個人圍著火堆,吃著簡單的熱菜熱飯,也算滿足。

畢竟,這深山可不比其他地方,能有的吃,已經不錯了。

只不過,貌似我的腸胃對這粗糙的食物有點水土不服,剛吃完飯沒多久,我就感覺腹部發出一陣陣嗡鳴聲,時不時還放一兩個臭屁。

完了,吃壞肚子了!

為了避免尷尬,我連忙偷偷給奶奶打了聲招呼,然後便匆匆忙忙的往旁邊的林子里跑。

看我那一臉窘迫的樣子,墨涼夜大概也知道我要去幹嘛,怕我出事,便跟了上來。

我頓時急了。

「你……你跟上來幹嘛?」

墨涼夜微微挑眉:「你來了我就來了咯,不然怎麼叫婦唱夫隨?」

「你走開啊,我要上廁所,你快走開!」

雖說我和他早就有了夫妻之實,但這種事終究還是很尷尬的好么?

而且,我也不想破壞我在他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墨涼夜似乎也意識到他這樣步步緊逼不太好,於是稍稍後退了幾步,說道:「那我就在這裡,你要是有什麼事就叫我。」

「知道了知道了!」我連連應道,然後趁著他轉過身去的時候,悄悄的跑遠了些。

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分鐘,但卸貨的感覺真的是無比的舒暢。

我收拾好自己,站起身來,想去找墨涼夜。

可抬眼望去,四下都是黑黢黢的,哪裡還有他的影子? 第108章:盤中餐

咦,不是說好要等我的么?

這個傢伙怎麼等到一半自己先回去了?

等等,以這個傢伙的性子,就算是要先離開,也會跟我打聲招呼,不至於一聲不吭就把我丟下。

所以,我覺得這個傢伙肯定是貓在哪個角落裡,準備從黑暗中突然跳出來嚇我一跳。

對,肯定是這樣!

想到這裡,我一邊找他一邊說道:「墨涼夜,你快出來,別躲了,我知道你就在這裡。」

果然,我沒找一會兒,就隱約看到在我前面四五米的草叢中有什麼東西在動。

我估摸著,肯定是墨涼夜貓在裡面準備嚇我。

不然,除了他,還有誰會這麼無聊。

雖說他是冥界高高在上的冥王大人,但實際上當周圍沒有其他人的時候,他的心性也有那麼一點像個小孩子。

不記得哪個明星說過,男人是永遠長不大的。

他們的強硬往往都是針對外人,而在自己最親近的人面前,他們卻會表現出略帶孩子氣的一面。

所以,幾乎不用想,我就知道那草叢中藏著的,肯定是墨涼夜無疑。

想到這裡,我躡手躡腳的走過去,想要趁他不注意,把他嚇一跳。

他原本想嚇我,要是反被我嚇到了,想想就覺得刺激!

一步……兩步……三步……四步……

對,就是趁這個時候!

眼看著距離那片茂密的草叢只有一步的距離,我一把跳了過去,對著那草叢做了個鬼臉,笑嘻嘻的大聲喊道:「surprise!」

然而,下一秒,當我看清草叢中潛伏的東西時,笑容瞬間就僵在了臉上。

因為,那片茂密的草叢中潛伏的,不是墨涼夜,而是一隻豹子。

那豹子身上飽滿花紋,滿身都是腱子肉,即便是在黑暗之中,那兩隻金黃的眼睛也炯炯有神的瞪著我。

我頓時嚇壞了,連忙往後退。

可那花豹等了好久才等來我這麼一餐美味,又怎麼可能輕易的放棄?

我往後退,它就往前進,一步一步緊逼著我。

靠,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霉,只是上個廁所而已,至於碰上豹子這麼兇猛的玩意么?

它的體型這麼大,幾乎趕得上兩個我了,就算我開掛,也肯定打不過它啊!

墨涼夜啊墨涼夜,你不是說好要等我的么?

現在你人跑了,是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喂豹子么?

難不成你真想讓我變成鬼,然後和你一起去陰曹地府生活么?

想到這裡,我頓時有些欲哭無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