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蔣悅帶著閔呈和勾勒加上一些普通少年整整剿滅了四支S組織的隊伍外,帶著陳數等人的安胖子也有兩支隊伍入賬。

那些被剿滅的隊伍中雖然整體實力很強,最弱的也有F5級,也有E級基因武者壓陣,但在安胖子和蔣悅眼中就不太夠看了。

這時被剝削過的少年看到強盜的屍體對蔣悅他們也是非常感謝,只是在委婉地暗示那些靈氣是他們的后卻毫無回應,安胖子更是老氣橫秋地拍著他們肩膀道:「沒事,壞人已經死了,好好乾。」

他們聞言頓時一怔,這算什麼話,說了半天還是等於沒回來?那不等於一個賊卻搶了另一個強盜的贓物,那我多謝你幹嘛?

安胖子看著他們那鄙視的眼神搖搖頭道:「有一點你們可能沒有搞清楚,如果不是我們出手,你們到最後一天都未必能搜集到什麼東西。」

「而現在不同,在S組織的這些傢伙死掉之後,這剩餘的五天里你們還能繼續干,對於那些區主也有交待不是。」

安胖子會這樣說,主要也是因為他們的靈氣也搜集到了七成以上,接下來的一半時間裡只要找到那僅剩的幾支強盜隊伍就行了,也沒必要再去搶這些可憐傢伙。

同時在這幾天里,他們在蕭棄走後的第三天再次遇到怪蛇的襲擊,這次它好死不死選的竟然是蔣悅。

只是數個回合,被雷電劈成重傷的怪蛇便狼狽而逃,接下來他們也再沒有遇到過怪蛇。

另一邊,花了五個時辰過來的蕭棄正站在一處山崖上看著數百米外的一處山澗,臉上露出一絲凝重的表情。

在他的感知中,這片鬱鬱蔥蔥的森林深處正有一個恐怖的傢伙在沉睡著,那無時無刻散發出來的氣息也在震懾著周圍的靈獸,這也導致這方圓數里之地都無其他靈獸存在。

與此同時,那個礦石也是微微發燙著,蕭棄知道自己這一次找對地方了。

十分鐘后,在小心翼翼穿過一片死寂的森林之後,小心翼翼的蕭棄出現在了山澗中。

看著裡面的場景,他終於明白蛇女在講述那段經歷時眼中掩飾不住的惶恐了。

這一刻的蕭棄感同身受,他感覺自己來到這裡地獄。

這個四面環山的山澗平地範圍並不大,也就數個足球場大小,而此時在這平地中正密密麻麻站滿了人,他們雙目緊閉,有男有女,都是年僅十幾歲的少年。

「這,,,怕是有上萬人吧。」蕭棄倒吸一口涼氣,要湊足眼前這麼多人,就算將死在靈獸坑的所有人堆在一起,沒有一兩百年的時間也做不到這一步。

看著這些少年臉上的稚嫩,蕭棄的臉色愈發陰沉起來,「這些財閥,可真該死啊,還有那頭嘯月天狼。」

沒有這兩者的勾結,肯定不會有這麼多少年被送到這月球上。

這一刻,蕭棄心裡的殺機從未有過的濃郁。

不過眼下環境並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他在山澗的最深處看到了一頭龐然大物的身影,這才是那頭怪蛇的本尊。

與此同時,手中的礦石也變得滾燙起來,在它的指引下,蕭棄在怪蛇不遠處看到了一個俏生生站立的身影。

只見其一綹靚麗的長發如銀河落九天般傾瀉下來,彎月般的黛眉,秀挺的瑤鼻,香腮含羞,小巧的櫻唇,不施脂粉的嬌靨甚是美艷,嬌嫩的肌膚嫩澤如柔蜜,身形窈窕,即使在沉睡著更像一簇幽蘭般寧靜自然。 容彥離開后,段嬰寧這才命人去請了容夫人進來。

不只是容夫人進來了,段志能厚顏無恥的也跟了進來,想聽聽容夫人和段嬰寧會說什麼。

段嬰寧瞥了他一眼,眼中的厭惡已經遮掩不住。

容夫人開門見山,「嬰寧,我今日過來只為了一件事!我的心意和態度,想必你是明白的,昨日我已經與你說得清清楚楚。」

「今日我特意走這一趟,只是希望你能更加清楚的看到我的心意。」

「這門婚事,我是希望你和玦兒能順利完婚。」

「在我心裏眼裏,你就是我護國公府的兒媳婦!」

容夫人一臉堅定,瞧著而不像是在說什麼違心的虛偽話。

段嬰寧心下不解。

她雖是寧遠侯府的嫡出小姐,但並不得段志能與周氏疼啊。甚至還未婚先孕有了兒子,旁人對她紛紛避之不及,生怕被牽連、成為所有人恥笑唾棄的對象。

可容夫人的態度……

的確讓她心生疑惑。

容夫人非要讓她嫁給容玦,是為了什麼?

她身上沒有什麼可圖的東西。

更何況,護國公府在京城的地位她也知道,有什麼好圖她一個小小的侯府小姐的呢?

段嬰寧蹙眉,「容夫人,昨日我也說得很清楚了。這門婚事,我非退不可!」

容玦就是個翻臉如翻書的混蛋!

他只是翻臉倒也罷了,偏偏還害得團寶跟着她一起被全京城的人唾罵。

這筆賬,她記在了賬本上!

不找容玦那狗賊討回來,誓不罷休!

她跟容玦這個狗賊不共戴天,居然還想讓她嫁給他?!

想到這裏,不等容夫人說話,段嬰寧已經冷笑着說道,「我不過是個未婚先孕、令人不齒之人罷了,我這樣的污穢之身,配不上高高在上的容世子。」

「容夫人的好意嬰寧心領了!但是嬰寧心意已定,便再不會改變!」

容夫人臉色有些難堪。

她沒想到,段嬰寧會如此烈性!

見她臉色不大好看,段志能忙低聲呵斥,「混賬!聽聽你方才說的都是什麼話?」

「人家容夫人親自走這一趟,你別不知好歹!」

他討好的沖容夫人笑了笑,這才又喝道,「護國公府不嫌棄你未婚先孕帶着個孩子,你就該感恩戴德了!」

「你還想退婚?」

「這門婚事為父做主了!不能退!」

笑話!

若是退婚了,他如何攀附護國公府?

這臭丫頭帶着個小崽子,今後還有誰敢娶?!

他可不會養着他們母子二人吃閑飯的!

感恩戴德?

段嬰寧嗤笑。

見她不以為恥反而還有臉笑……段志能如今看到她的笑容,心裏就怵得慌。

但當着容夫人的面,他不能露怯,以免這張老臉丟盡了!

於是,段志能咬着牙鼓足勇氣瞪着她,「為父在跟你說話呢,你聽到了沒有?你若與容世子退婚了,你還能嫁給誰?」

「能嫁給容世子,是你的福氣!」

「這份福氣,我讓給父親了。」

段嬰寧莞爾,「誰說我這輩子就必須要嫁人?」

「你不嫁人你做什麼?!在侯府待一輩子不成?!」

段志能聲音尖銳。

他雖沒有明說,但話中的意思很明白了……就算段嬰寧不嫁人,也休想帶着段團團在侯府過一輩子,他不會養他們!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充滿稚氣、卻又格外堅定的一聲:「我養她!!」

幾人轉頭看去。

只見團寶板著小臉進來了,「我可以養活我娘親,養活我自己!」

見到團寶,看着他那張與容玦幾乎一模一樣的小臉……

容夫人心裏五味雜陳。

段嬰寧起身,沖團寶伸出了手。

段志能愣了一下,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似的,「就憑你?養活你們母子倆?你才多大的人兒啊?」

「好的不學,凈學了你娘說大話那一套!」

先前段嬰寧不是說,即便容玦跪着求她、她也要退婚嗎?

人家容世子,會來跪着求她不要退婚?!

簡直是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如今這小崽,也學會了段嬰寧吹牛的本事。

段志能看向團寶的眼神多了幾分嘲諷,「團團,你才幾歲?可不能學壞了!」

團寶走在段嬰寧身邊坐下。

因着凳子有些高,他爬上凳子后,兩條小腿不能放在地面上,便晃呀晃……童真的一幕,可愛極了!

但他板著小臉,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年紀小,但是也可以掙錢養活我娘親。」

「掙錢?你怎麼掙錢?你真以為錢那麼好掙?」

段志能能繼續恥笑。

「用不着你管!」

團寶不服輸的瞪着他,「外祖父,你現在對我娘親這麼差勁,就不怕以後沒人給你養老嗎?」

段志能一噎:「……」

這些混賬話,都是誰教給他的?!

沒人給他養老?!

他有兩個兒子!

除了段嬰寧以外,還有三個女兒呢……雖說眼下有一個女兒並不在身邊,但他會指望讓段嬰寧來給他養老?!

見團寶如此能說會道,容夫人對他更是喜愛。

心想這小傢伙,能生活在護國公府,想必每日都有很多樂趣!

段嬰寧態度堅決,容夫人勸不動她。

於是只好將主意打在了團寶頭上……

「團寶。」

她面帶笑意,柔聲問道,「你想不想換個地方生活呀?」

「想!只要不是在寧遠侯府,不會看到煩心的人,不會有人欺負我娘親!」

團寶立刻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