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紋結界分開一條通道.楚楓與熊孩子以及踏炎烏騅快速進入村子.極界通道立時就合攏了.

「娘.楓兒回來了.」楚楓奔到楚芸汐的面前.一下子跪了下來.淚流滿面.像是個脆弱的孩子.看著娘親那蒼白的臉.感受到她體內那微弱的生命之火.楚楓心如刀割.同時又無比恐慌.

「楓兒.不許哭.你是我楚芸汐的孩子.娘不許你掉眼淚.」楚芸汐的聲音雖然很虛弱.但卻很嚴肅.楚楓趕緊抹去了眼淚.不敢再惹娘親不高興.

「熊孩子.快來看看這個陣眼能不能用荒獸真血來催動.」楚楓急聲喊道.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另一種催動陣紋的辦法.那麼娘親便不用燃燒生命之火來催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楚芸汐搖了搖頭.道:「沒用的.真血無法催動這裡的古陣紋.」

「生命石源液呢.」楚楓心急.趕緊取出一塊生命石源液來.這讓楚芸汐相當吃驚.怔怔看了好幾秒方才回過神來.道:「生命石源液雖然擁有精純的能量.但還是無法激活這裡的環龍古陣.」

「這……那怎麼辦.娘你絕對不能再繼續催動了.這樣下去你的生命之火將會徹底燃燒殆盡的.」

「楓兒.現在沒有辦法了.倘若沒有陣紋結界.根本不可能擋住十萬人的進攻.娘知道你的現在修為突飛猛進.體內精氣旺盛如海.但也不可能與那麼多的人硬拼.想要娘停止下來.除非有辦法為陣眼灌入龍脈之氣.否則娘一旦離開.這結界立刻就會消失.」

「龍脈之氣……楓兒正好有龍脈之氣.」楚楓滿臉激動.趕緊從伴生青銅鐘內拘出一縷龍脈之氣.熾熱的溫度很快就將他的手給烤得通紅.

「快將它打入陣眼中.」楚芸汐充滿了驚喜.也很意外.沒想到楚楓不但得到龍脈之氣突破了境界.還存留著龍脈之氣:「以龍脈之氣作為激活陣眼的鑰匙.然後再也荒獸精血為維持的能量.只要荒獸真血不斷.此陣結界便可長時間顯化.幾乎不可能被攻破.」

「吭..」

龍脈之氣被打入了祭台下的龍骨內.頓時傳出隱隱龍吟聲.楚楓緊接著便取出大量的荒獸真血灌入其中.村子周圍的陣紋結界剎那間凝實了數倍.光華閃耀.無盡的符文流轉.

「好孩子.你真讓娘感到意外.這次靈境歷練.你不但帶回了荒獸真血與龍脈之氣.甚至有生命石源液.這種東西珍貴異常.在外界也很難見到純凈度高的.」

「娘.這種生命石源液楓兒有很多.其中蘊含的精氣應該可以幫你恢復身體.你現在什麼都不用管了.吸收源液中的能量好好調息吧.其他的交給楓兒就好了.從現在開始.讓楓兒來保護你.」

最後一句話直接讓楚芸汐的眼眶紅了起來.回想起這些年來的點點滴滴.她覺得楚楓真的長大了.已經不再需要她的保護.而可以反過來保護她了. 祭台上的石碑下有道裂開的縫隙.透過縫隙能看到一截晶瑩的龍骨.如絕世神玉般閃爍光芒.其上有許多的陣紋沉浮.

楚楓的右手上凝聚紫金血氣.其中包裹著一條由地火龍脈之氣凝聚而成的龍.在其血氣光球內穿梭.傳出陣陣低沉的龍吟.散發出一股難言的威壓氣息.

「吭..」

楚楓拘出第二條龍脈之氣打入了祭台內的龍骨中.龍骨上的符篆剎那間密布.增加了起碼數倍.與此同時整個村子的地面都有陣紋浮現出來.交織成片.綻放刺目的光芒.籠罩村子的結界更加凝實了.

「吭..」

巨大的金色光罩將淵龍古村覆蓋其中.如金色而透明的大碗倒扣.在光幕結界上時而有條條龍形閃現.不斷穿梭.發出震懾人靈魂的龍吟聲.

「熊孩子.你身上的真血是否充足..」楚楓扶著自己的娘親來到祭台後方的老槐樹下.大聲詢問熊孩子.同時快速凝鍊一滴蘊含磅礴生機的血氣.在楚芸汐來不及阻止之前將其打入其體內.

「楓兒.你還要與敵人戰鬥.怎麼能提煉血液給娘.」楚芸汐呵斥楚楓.秀眉微皺.既心疼又著急.然而楚楓卻咧嘴笑了.道:「娘親不用擔心.楓兒沒事.現在您好好休息.調養身體.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楓兒來處理.」

說完.楚楓快速來到祭台上.熊孩子對著他點了點頭.道:「小子你放心.大爺這裡真血充足.有地脈龍氣加持.這些真血足以長時間維持環龍古陣.這件事情你就不用憂心了.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楚楓點頭.目光剎那間變得冷冽異常.兩道奪人的眸光如冷電般透射.滿頭黑髮無風飛揚.衣衫獵獵作響.殺伐之氣沖頂而出.激蕩十方.如殺神臨世.

「孩子……」黎山都被楚楓的氣勢給震住了.臉色驟變.道:「你千萬不能因為憤怒而失去了理智.需堅守本心.」

「小兄弟.此時我們須得從長計議.不可莽撞.」西隴國主西暝也出聲提醒.道:「如今的情勢於我們不利.若堅守古村.他們攻不進來.但若主動進攻.我們定要吃虧.」

「西隴國主所言甚是.孩子你千萬不要因為憤怒而衝動出手.外面有大軍近十萬.勁弩無數.如今的你雖然足夠強大.但以一人之力卻遠遠無法與如此多的大軍抗衡.一旦衝出古村.必將有滿天的弩箭鎖定你.」

黎山與西暝相繼出現勸慰.他們感受到楚楓散發出的冰冷殺意.便知道他心中所想.多半是要衝出去與三大古國以及各大足部的人一戰.那將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是可忍孰不可忍.」楚楓一字一頓.清秀的臉龐上充滿了無盡的殺意.眸子冷得能凍住人的血液.道:「自六歲那年起便遭受追殺.沉寂整整六年.傷體初愈又被各大部族與古國視為必殺對象.兩年後的今天.他們竟然殺到了淵龍古村.意圖傷害我最親的人.這筆帳必須跟他們算清.如今這種情況.即便是難以將他們全都擊殺.但也要讓他們付出慘重的抬價.讓這天下人知道.我楚楓不可欺.太初真龍血脈不可辱.」

「楚楓哥哥.那些壞人太可惡了.龍魁叔叔的手臂都給他們給廢了啊.嗚嗚……」鼻涕娃奔到楚楓的身邊.抱著他的手大哭.吸著鼻涕抹著眼淚.道:「可是那些壞人太多了.還有厲害的武器.楚楓哥哥不要去冒險.將來我們一起去報仇.」

虎子也握緊了拳頭.緊緊咬著牙.雙眼早已充血.道:「楚楓.你不要去.我們要冷靜.不然只能是送死.」

「孩子.忍得一時之氣.活下來才能為叔嬸們報仇啊……」老村長佝僂著身體.頭髮全都白了.兩年不見.他彷彿蒼老了十歲.渾濁的老眼中含著淚光.

淵龍古村傳承無盡歲月.其源頭都難以追溯了.如今竟然遇上了這樣的事情.險些全村覆滅.老村長的心中異常沉重.他真的害怕這個古老的傳承會就此斷絕.屆時在九泉下也無顏面對列祖列宗.

「你們放心.我一定會讓三大古國與幾大部族付出代價的.」楚楓緩緩握緊了拳頭.隨即微微地下了頭.道:「對不起.都是我與娘親連累了村子.要不是因為我們.事情也不會演變到這個地步.我楚楓一定給你們一個交代.」

「孩子.沒有人怪你們.自打你娘親帶著你來到我們村子.我們便已經將你當成自己人了.你千萬不要自責……」

「楚楓哥哥.你不要這樣說……」

「嗚嗚.我們都不怪你……」

楚楓看著樸實的村民們.眼眶微微有些濕潤.而後轉身走向村子口.縱身躍上村口的石碑.冷冽注視不斷攻擊陣紋結界的軍隊.

村外的林中.三大國主與各族長的眼眸中頓時精光爆射.剎那間鎖定了立身在石碑上的楚楓.先前因為外面有大軍在攻擊陣紋.阻擋了視線.所以他們並未發現楚楓.

楚楓立身在村口的石碑上.非常的顯眼.尤其是其身上翻騰的紫金血氣.如神海在沸騰.三大國主與各族長眼睛微眯.他們沒有想到楚楓會突然出來在村內.

兩年的時間.楚楓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十二三歲的少年了.他們從其身上看到了一股凌厲的殺伐.特別是那雙眼眸.冷酷而霸道.望之讓人心悸.

「楚楓.想不到你還真能從靈境中活著出來.本來我等還在想著如何將你擊殺.卻不想你主動送上門來.倒是省去了我們不少的功夫.」

「楚楓小兒.你殘殺我的兒子.本族長無時無刻不想著飲你血食你的肉.還有你生活的這個村子都將因此而雞犬不留.我會讓你承受這世間最痛苦的折磨.讓你生不如死.」

見到楚楓.木族族長最為激動.那張老臉一下子就變形了.猙獰可怖.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眼眸森然而狠毒.如毒蛇般盯來.

「想殺我.我便給你們機會.」楚楓渾身血氣澎湃.直接沖了出去.在這個過程中.一副戰甲「鏘」的一聲出現.快速覆蓋身體.正是自獾塤那裡得來的獾鐵戰甲.

戰甲覆體.使得楚楓的防禦大增.與此同時他施展出《霸體金身訣》.密集的古篆浮現在肌體上.金光萬道.絢爛刺目.如一輪發光的太陽橫空.

「我倒想看看.你們三大古國與幾大部族有多少人夠我殺.」楚楓的聲音冰冷而無情.透著對生命的漠視.他雙手演化靈術.金色的大斧於頭頂顯化.數十道劍氣衝出體內.同時祭出龍紋黑矛.如人形蠻獸般殺入了千軍萬馬中.

「噗」、「噗」、「噗」……

楚楓如衝進羊群的猛虎.金色的大斧橫斬八方.金色的斧芒長達數十丈.斬過的地方立時空出一大片.鮮血與殘肢飛射.起碼有數百人殞命.

與此同時.數十道金色的劍氣在千軍萬馬中穿梭.快速收割著生命.殷紅的血液在空中飛灑.紅得妖艷.

「噗.」

楚楓手持龍紋黑矛疾突向前.瞬間衝出數十米.那條直線上的十餘人全都被洞穿.在矛身蘊含的強大震擊力量下四分五裂.滿地都是內臟與血液.

「轟..」

楚楓黑髮飛揚.抬腳猛踏地面.如山嶽震擊.方圓百米的大地都猛烈震動.不知道有少人都被震飛了起來.與此同時.金色的劍氣穿殺而過.「噗噗」聲中.數百人全都被洞穿.而後如下餃子般墜落.

如此手段.讓所有人都震撼莫名.千軍萬馬中所向披靡.不過片刻時間就斬殺了千餘人.簡直是在世殺神附體.絕世神勇.

「我倒想看看.你們的人是不是真的殺不完.」楚楓眸光冷漠.在快速收割生命的時候也沒有半點波動.這種沉著與冷靜讓人心寒.

三大國主與幾大族長站在遠處.臉色非常難看.他們沒有想到楚楓竟然強大到了如此地步.這才不過兩年的時間.若是再過兩年那還得了.

「組戰陣.給我圍殺楚楓.」

軍隊得到命令.快速組成數十個方陣.自幾個方向包抄而來.想要圍殺楚楓.那些士兵手的手中持著厚厚的精鐵盾.不斷向著楚楓逼來.

「憑這些戰陣也想殺我.無知.」

楚楓的臉上泛起了冷笑.他快速邁步.手持龍紋黑矛猛地揮向前方.頓時將空間都震擊得扭曲了起來.轟然聲中.前方由數百人組成的方陣瞬間潰散.起碼有上百人被震飛出去.

如今的楚楓已經達到肉身極境.單臂一振起碼有十萬斤神力.如此猛烈揮動龍紋黑矛.力量達到了數十萬斤.根本不是這些戰陣能抵擋得了的.

「弓箭手、重弩.鎖定目標.給我射殺.」

三大國主與各大族長終於不能淡定了.他們明白想要殺楚楓必須使用重弩.否則沒有機會.只會徒增傷亡罷了.

「咻..」

滿天的箭矢如雨.發出尖銳的破空聲.特別是那些重弩射出的精鐵箭矢.每一支都長達數米.如擲出的長矛.擁有恐怖的穿透力.鋪天蓋地而來.

「唰.」

楚楓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快速穿梭閃動以躲避那些箭矢.同時施展靈術.揮動手中的龍紋黑矛快速收割著生命.村外方圓千米的土地上到處都是屍體.鮮血將大地都染紅了.完全就是修羅地獄.

「鏘」、「鏘.」、「鏘」……

箭矢太多.密密麻麻.楚楓的速度雖快.但無法完全躲避.有許多的箭矢都射在了他的身上.不過卻無法突破獾鐵戰甲的防禦.

當然.那是箭矢都是弓箭射出來的.並非勁弩的弩箭.否則莫說獾鐵戰甲.就算是楚楓霸體金身恐怕也扛不住.

「快.加派人手.以最快的速度上弩箭.將楚楓給我射成馬蜂窩.」木族族長咆哮聲聲.看到楚楓在滿天的箭雨下收割著人頭.他心中的暴戾與仇恨就越加強烈. 楚楓的身法靈動而飄逸.動作十分瀟洒.每次都躲開了勁弩的箭矢.只有那些弓箭的箭矢時而射中了他.可惜卻無法破開獾鐵戰甲的防禦.更不用說他那堅如金鐵的肉身了.

「將所有的弩箭全都對準他.」

三大國主怒吼連連.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軍隊在楚楓的靈術與龍紋黑矛下成片倒下.心中都在滴血.

「時至今日.你們還當我是當初那個弱小的少年嗎.你們的所作所為必須要付出血的代價.」

楚楓殺到狂.簡直是浴血而行.一步殺十人.所過之處鮮血飛濺.屍體橫陳.根本無人可擋.

「鏘.」

一道弩箭貫穿而來.擊中了楚楓.獾鐵戰甲上火星迸濺.發出金屬顫音.一下子就被穿透了.「噗」的一聲.楚楓肌體上的古篆都被磨滅了.弩箭貫穿了他的身體.巨大的力量使得他連連退了好幾步.

「噗.」

楚楓伸手便將數米長的弩箭給拔了出來.帶起一蓬紫金血液.而後隨手將弩箭擲出.瞬間洞穿了直線上的數十人.最後叮的一聲釘入數千米外的樹榦上.

弩箭帶著尖銳的破空聲自木族族長的耳邊飛過.那股冰寒的殺氣讓他渾身巨顫.遍體生寒.背脊都被冷汗濕透了.

「噗……」

楚楓將龍紋黑矛當做劍使.揮動間斬出道道長達數十米的芒.前方大片的人倒下.鮮血染紅了大地.他如魔神般浴血狂殺.所過之處不斷有人倒下.根本就擋不住龍紋黑矛斬出的凌厲之芒.

「咻咻咻……」

滿天的箭矢與弩箭破空而來.尖銳的破空聲不絕於耳.密集的箭羽鋪天蓋地落下.全都鎖定楚楓.不知道有多少的箭矢射殺在獾鐵戰甲上.金屬顫音響聲不絕.火星迸濺.

「噗.」

又一支弩箭射來.一下子貫穿了獾鐵戰甲.將楚楓的身體洞穿.但弩箭也被他的肌肉給緊緊夾住.隨即便被他強行拔出.直接擲了出去.

「射殺楚楓者官升五級.賞賜黃金萬兩.良田萬頃.修鍊資源無盡.」幾大國主見楚楓已接連兩次受傷.信心大增.認為憑藉目前的軍隊與弩箭足以將其射殺.於是不惜以巨大的利益誘惑將士.

「轟隆隆.」

楚楓振臂.紫金血氣沸騰.如長河奔騰.滔滔血氣直衝九天.施展的化劍術更加恐怖了.劍氣數量暴增一倍.穿殺的速度也陡然加快.噗噗聲中瞬間斬掉了上百的頭顱.

「嗡.」

楚楓的頭頂上.金色的大斧顯化.隨即衝天而起.猛然斬向前方.百丈斧芒驚世犀利.彷彿要將天地都劈開.長百丈寬數丈的直線上血肉飛濺.剎那變得空曠了起來.起碼有數百人被斧芒斬殺到屍骨無存.

「本國主倒想看看你在重傷下還有多少血氣可以消耗.今日你必死無疑.想要獨身對抗十萬大軍.簡直無知至極.」古離國主冷笑連連.在這種情況下.他相信楚楓的血氣消耗定然非常巨大.即便是肉身無雙也難以長時間堅持.

三大國主與眾族長皆冷眼看著戰場中.雖然楚楓神勇無雙.不斷斬殺著他們的人.但是他們相信.十萬大軍即便是累也足以將楚楓給累死.更可況他已經被身中兩箭.受到了重創.

淵龍古村內.眾人充滿了焦急與擔憂.親眼看到楚楓被兩支弩箭貫穿.紫金血液飛灑.可是卻沒有能力相助.在這種情況下誰都不敢衝出去.即便是黎山等人衝出去也得飲恨.

三大古國與幾大部族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弩箭數千.箭矢鋪天蓋.滿天都是箭羽.在這樣的恐怖的攻擊下.恐怕也只有楚楓能撐住.換做其他人都得被射成馬蜂窩.

朕一定娶了個假皇后 淵龍古村外.鮮血在飛濺.生命在凋零.古國的軍隊與大部族的高手不斷倒下.伏屍遍野.血流成河.散發出濃重的血腥味.

泥土早已被血液侵染透了.呈鮮紅色.觸目心驚.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古國的軍隊還是大部族的高手都膽寒了.看著那個身中數箭.卻強行拔箭.繼續瘋狂殺戮的身影.他們覺得那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尊魔神.那股子冰冷的殺伐氣息讓他們感覺到渾身冰寒.心中戰慄.

楚楓渾身浴血.殺到近乎瘋狂.他的眸子中綻放著著劍氣般冰冷而凌厲的芒.滿頭黑髮飛揚.浴血狂殺.每出一招必有十數人倒下.

地上到處都是殘碎的屍體.到處都是橫七豎八躺著的人.到處都是滾滿了泥沙與血漿的頭顱.這樣的畫面太過殘酷與血腥.楚楓憑藉一人之力.殺到十萬大軍戰慄.殺到各大部族上萬高手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