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槍如龍,這一槍的氣勢,已經完全超越了之前的任何一招!

突破到准聖的北斗,已經強大得不可思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北斗身上,他們想要看看,北斗到底能達到什麼地步。

雷克頓感覺自己的手心滲出了一些汗珠,此時兩位絕世高手已經到了真正分生死的時候了。

「玉鼎,打不過北鬥了。」

白色身影忽然嘆息一句。

酒鬼吃完了狗肉,喝著美酒,說道:「確實,無論玉鼎的劍法如何強大,畢竟不能對抗斗之法則啊。」

玉鼎真人面對著北斗的長槍,終於拔劍了!

不知道多少萬年以後,一代妖皇雷克頓可以毫不懷疑地說,他這漫長的一生中,曾經見過兩種最絢爛的劍光,其中一種,就是在這一天第一次見到的,屬於劍聖玉鼎真人的劍光。

這一劍,窮盡了人世間的一切,超越了天道,超越了劍的本身!

世間萬象,不過夢幻一場,到頭來,只有劍是最真實的。

絕世的一劍,對上了絕世的一槍!

須彌山的山谷當中,有一條大河緩緩地流淌著。這條河不知道流淌了多少萬年,見過了多少風霜雨雪,大起大落。

河面之上,有一葉孤舟飄蕩。

孤舟之上,有兩個僧人對坐。

一個僧人坐在船頭,手中拿著一根槳。這僧人面容枯瘦蒼老,如同行將就木的老者,和深山老寺當中的老和尚差不多,看起來沒有一點特殊的。他的對面,站著一個俊美的年輕和尚,這和尚面如冠玉,唇若塗脂,好生俊俏。

「斗之法則。」老和尚嘆息一聲,「准提,這斗之法則,也許可以和你的時間法則對抗了。」

年輕的和尚一言不發,只是凝視著遠方。

平手!

北斗的一槍,居然和玉鼎的驚世一劍拼成了平手。

不過雷克頓也注意到,玉鼎真人依舊沒有移動半分腳步,仍然很穩,只是氣勢變得更加凌厲,雙目中也多了認真的神色。

「好強!不過越強,我就越喜歡!」北斗狂笑著,他現在已經徹底陷入了戰鬥的狀態,整個人如同一頭只知道戰鬥的凶獸一般。

又是一槍!

「怎麼回事?」九靈元聖和雷克頓同時驚呼起來。

北斗的這一槍,明顯比之前的那一槍更加強大了!這就是完整的斗之法則,可以隨時施展開,突破到准聖的北斗掌握了斗之法則,就能不停地變強,無論對手如何強大,他都能發揮出更強的力量。

又是一招對拼!

似乎又是平手,但是玉鼎明顯處在了下風當中,北斗這一槍的強大,似乎已經撼動了玉鼎的位置。

「再來!」

北斗毫不猶豫,長槍再出,似乎又變強了幾分!

長劍銀槍,成為了整個天地的主角。

轟!

又是一招對拼。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這次對拼之下,玉鼎一直沒有挪動的腳步,終於後退了半分。

玉鼎,已經處在了下風!

「北斗,勝了啊。」

幽冥教主感嘆道:「斗之法則,這樣的法則,怎麼可能會存在呢?」

無論是誰,都只能感慨,斗之法則太過變態了,這種法則的存在根本不符合常理。但是存在即是合理,北斗掌握了這種法則,就沒有人能否認他,這就是天道。

北斗的雙眸之中浮現出一抹狂熱:「玉鼎,你的劍法呢?」

「我知道,你還有更強的劍法,都拿出來吧!哈哈!」

北斗傲然地狂笑,掌握了斗之法則,他根本不懼怕任何的對手。

玉鼎真人沒有說話,臉色永遠像是冰霜一般。

錚!玉鼎真人居然收劍入鞘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玉鼎真人這是什麼意思?打到這個時候,玉鼎真人怎麼又收劍入鞘了?難道玉鼎真人真的如同北斗所言,還有更強的劍法。

一直沉默的玉鼎,忽然說話了。

「你是雷克頓的朋友嗎?」 玉鼎怎麼忽然問了這麼一個奇怪的問題?

北斗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雷克頓自己也愣住了。

「我和雷克頓,也算是朋友了吧。」北斗笑著答道。

玉鼎真人忽然扭頭看向雷克頓,沒有說話,又回頭看向北斗:「我本來並不想殺你,因為你是我朋友的朋友,我們應該也算是朋友。」

「但是你很強,我只能殺你了。」

玉鼎不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人,但是他一旦說了話,那就一定不會是假話,不會是廢話,更不會是空話。

難道,面對著逆天的斗之法則,玉鼎還有辦法?

酒鬼喝著酒,眉頭一皺:「玉鼎這小子,難道還有什麼招法?不對,就連我也想不出來他還有什麼可能的招法。」如果這個酒鬼都說不可能了,那麼就一定是不可能的了。

白色的身影似乎也有些奇怪,怎麼玉鼎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呢?

此時玉鼎真人話,彷彿一顆石頭砸在所有人的心頭。每一個人都在暗暗尋思,玉鼎真人到底還有什麼辦法呢?就算玉鼎真人有更強的劍法,但是在斗之法則的作用下,北斗也會變得更強,這根本毫無意義。

「哼,是嗎?玉鼎,那就來殺我啊!」

北斗毫不客氣地狂笑著,手中的長槍舞動起來,天地間的一切靈氣都在朝著他的身上匯聚。毫無疑問,北斗將要施展開他最強的一招了!

玉鼎真人的腳下忽然動了,他超前踏了一步,然後緩緩地飛到了半空之中,一隻手扶著劍鞘,另一隻手握著劍柄。

「這一招,我練了十萬年。」

玉鼎真人又說了一句話。

這一句話讓所有人又心顫了一番。無論是什麼樣的招式,一個人能將同一招修鍊十萬年,那麼這一招絕對強大得可怕,更何況這個人就是劍聖玉鼎真人!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北斗蓄勢完畢,整個人的氣勢已經達到了巔峰狀態!

長槍,緩緩地探出。

這一槍,很慢,慢得難以形容,但是這一槍,又強大得可怕。

雷克頓看著北斗用出這一槍,他幾乎要衝出去救下玉鼎真人了,這一槍實在是可怕得讓他無法相信。

空間,片片破碎!北斗的槍彷彿宇宙最深處黑洞一般,將一切都吞噬掉了,人世間已經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對抗這一槍了!

面對著北斗這可怕的一槍,玉鼎真人緩緩地拔出了自己的斬仙劍。

玉鼎真人的動作很平淡,很簡單,神色也絲毫沒有變化,彷彿北斗強大無比的一招,在他眼中不過是夢幻空花。

白色的劍,黑色的槍!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玉鼎真人要用斬仙劍去硬撼北斗驚世一槍的時候,玉鼎真人卻只是做了一個很普通的動作。

劍,輕輕地斬下。

這一劍沒有一點法力的波動,沒有一點威勢,更沒有任何精妙的道理在其中。

所有人都看得莫名其妙,北斗的槍分明已經在眼前了,為何玉鼎真人就好像認命一般玩出了這樣的小孩子動作來呢?

接下來的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畢生難忘,甚至整個三界的歷史,都不會忘記接下來的這一幕。

只見北斗的瞳孔陡然放大,恐怖的長槍居然在一瞬間片片破碎開來!

狂傲的北斗如遭雷噬,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噴出,整個人彷彿短線的風箏一般朝著地面之上跌落下去!

「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驚呆了,沒有人知道這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轟隆隆!

忽然,九天之上雷聲大作,烏雲瞬間布滿了天空,九色的玄雷轟鳴不止,天地間狂風呼嘯,日月無光。整個大地瘋狂地顫抖起來,地動山搖,洪水奔騰,火山噴發,人間亂象不休。

帝王劫:皇妃二嫁 無數的天災幾乎是一瞬間爆發,遍布三界,沒有任何一個角落可以避開這天威震怒!

三十三重天之上,紫霄宮中。

「怎麼回事?」

鴻鈞道人忽然驚詫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盤旋在紫霄宮上空的造化玉碟劇烈地顫抖起來,彷彿遭受了莫大的羞辱一般。

東海。

敖廣的水晶宮之中蝦兵蟹將亂作一團,敖廣面色焦急地飛出海面。只見無邊大海之上,浪濤洶湧,海地火山噴發,天空中陰雲密布,宛如世界末日一般。

幽冥界,地府。

「大人!」

「不好了!」

「地府要崩塌了!」

「豊都城要崩潰了!」

整個地府當中也是地動山搖,十八層地獄盡數崩塌,無數惡鬼幽靈亂竄,幽冥界已然是亂作一團。十代閻王焦頭爛額,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廣寒宮之中,嫦娥仙子也感覺到了整個三界的異樣。

「天道,怒了。」嫦娥仙子感覺到心中不安。三界之中到處都出現災禍,分明是天道震怒的模樣。這樣的情形,只有在當年洪荒破碎的時候才出現過。

須彌山之上。

「怎麼可能!」

酒鬼再也坐不住了!

他條件發射一般地握住了腰間四柄破舊的鐵劍,臉色一陣陰晴不定。那白色的身影也顯得相當緊張,驚訝無比,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玉鼎真人居然已經到了這等地步。

北斗敗了。

毫無疑問,當北斗噴出一口鮮血,從空中跌落的一瞬間,所有人都知道北斗敗了。

但是,北斗到底是怎麼敗的?似乎沒有人看懂了玉鼎真人的那一劍,那一劍太過普通,太過平凡,甚至沒有斬到北斗的身上去,但為什麼北斗就這樣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