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通啊錢通你可真能搞事,這傢伙豈是你能找惹得起的,他不殺你就已經給了我們錢家莫大的面子了。

不但是錢胖子,就算他身後的那群修鍊者各個臉上都精彩萬分,剛才家族會議才提到了這位,他身後的力量已經被確定為大黎王朝周家。

沒想到錢通這個傻子竟然就不知死活的招惹人家,還被打掉了滿嘴的大牙。

有幾個與錢通一脈不對付的傢伙,不禁捂住了嘴巴偷笑起來。

胖子還在措辭如何向雷凡解釋這件事,沒想到站在他身後的錢強頓時就暴怒了起來,指著兩人憤怒的喝罵道:「是誰給你們的膽子敢來我們錢家撒野,公然毆打我們錢家嫡系子弟,今天你不給我們說個明白就別想走出風雲閣!」

這個錢強可不是他兒子那種傻子,他看出了雷凡的強大,所以只是將家族的大義掛在嘴上,希望通過家族的力量來鎮壓對方,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不過錢強震驚的發現,自己說完之後竟然沒人生怒,也咩有人響應他一句,此刻這些人全都以看白痴的目光看著自己,似乎這其中的內情只有自己不知道。

也難怪他不知道,雷凡第一次在武鬥場比賽的時候,這個錢強被家族派到其他城市去了,這才回來不久,自然不認識雷凡是誰了。

雷凡來到燕赤魔身前,似笑非笑的看著錢胖子,嘴巴里淡淡道:「錢多多,看樣子今天我走不了了!不知道你們會怎麼處置我那?」

「錢強你給我閉嘴!」錢胖子一腳踹開早已痴傻的錢通,對著自己的親叔叔大聲怒吼道:「錢強你在胡言亂語,信不信我將你逐出家族。」

「……」錢強如論如何都沒想到,自己的親侄子會對自己翻臉,不過他並不是傻人,看出了雷凡似乎有著極大的來頭,不禁暗暗咒罵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同時也對雷凡在心中產生了極大的怨恨。

斥責過後,錢胖子有些諂媚的朝雷凡笑道:「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這錢通就我們錢家的一個敗類,作為他今天對您無理的賠償,我做主讓你在三層免費挑選一件物品,而且日後只要您來我錢家的商會或者拍賣行,我錢家一律給你打八折!」

燕赤魔看的目瞪口呆,他原本以為要在這裡大幹一場,哪想到錢家的少爺竟然還有如此諂媚的一面,自己家老爺到底有什麼恐怖之處,竟然連交易區四大家族之一的錢家都對其畏之如虎。

難道真的如母親所說的那樣,他是某個大族出來歷練的子弟?

錢胖子身上的肥肉疼的直哆嗦,這可都是錢啊!若是平日里將這些送給雷凡,對方還會記住自己的一個人情,而現在對方不埋怨自己已經不錯了。

「雷少?他是……我說看著這麼眼熟,原來他就是那個膽大包天,斬殺邪星宗宋利,帝都魯家的少主的狂徒?」

「什麼叫狂徒!人家那是英雄氣概,你想想這幾個被他斬殺的人物,那有一個是好東西的,全都是人渣,他這算是為民除害好不好!」

「說的不錯,雷凡出身貧寒,是我們普通修練者的中脫穎而出的絕世天才,我們以他為榮!」

「以他為榮!」

四周眾人七嘴八舌的附和著,場面一時間熱鬧起來。

「什麼!雷少……您就是雷少!」錢強這才明白過來,原來眼前這位貌不驚人的少年就是家族回憶中討論了數個時辰,最後決定不惜一切代價全力交好的對象。

完了完了!錢強心中悔恨,為什麼自己要跳出來給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出頭,明知道這個東不爭氣的東西肯定是在自己家中驕橫慣了,出門不知道低頭衝撞了對方,這是自己作死能怪得了誰?(未完待續。) 然而說來也奇。魚和尚流露出這副死氣,天神宗非但全無半分歡喜表情,反倒更呈現慎重之情。他嘿聲冷笑,道:「不震不正,死中覓活,敗里求勝,是當年大苦尊者的『萬法空寂之相』。想不到傷重如此,你居然還能變化祖師本相。看來當真爛船還有三斤釘。本宗要取你這條老命,還需再加把勁才行啊。」

說話之間,天神宗陡然「咄」斷聲大喝,將身一搖,氣勢登時為之倍增。再喝一聲,氣勢衝天,上決浮雲,下決地紀,吞吐星漢,俯視眾生。魚和尚禁不住嘆道:「善哉善哉,罪過罪過。當年九如祖師開創金剛一派,雖是藐睨*、惟我獨尊。卻也只是不屈服於天地間任何人物,並不曾要求別人屈服於自己。不能,你變化出這九如祖師的『唯我獨尊之相』,也不嫌褻瀆了先祖么?」

天神宗面現傲然之色,道:「褻瀆先祖?哈~九如祖師若能知道自己所留本相,竟能幫助本宗開創萬事不拔之基業,定當深感榮幸才是,何來褻瀆可言?魚和尚,不必多說了,接招吧。」言畢踏步上前,揮拳擊出。這一拳乍看並無先前三擊之震撼,然而當中別有機杼。招未使足,氣勢已先聲奪人,竟有一股要教人心驚膽顫,不自覺就欲屈膝降服,再不敢生出絲毫反抗之心的味道。

魚和尚微聲輕嘆,同樣出招凝神接戰。他雖因身負內傷而處弱勢,但在祖師本相加持下,仍能死中覓活,於千鈞一髮之際逃脫出天神宗氣機籠罩,然後再突施反擊。頃刻間兩師徒拳來腳往,打得難分難解。

大金剛神力本無固定招式。對敵之際,全憑臨機應變。正是武道中所謂「無招勝有招」之至境。此刻金剛門兩代傳人所使招式,皆屬自然衍變,本為世上所無。但一拳一腳。一動一靜,都與其演化之氣機密切相關。相互配合得妙絕巔毫。神社屋頂上的陳勝看在眼中,不禁為之眉飛色舞,喜不自勝。

彈指剎那,雙方已經鬥了三十來招。天神宗見「唯我獨尊之相」奈何不了魚和尚的「萬法空寂之相」,也不勉強,當即當下一旋身,神氣忽變清冷。雙目深邃,有如萬古寒潭。拳腳亦隨之變化,忽而宏大,忽而細微。忽而冷靜,忽而激烈。變化多端,直使人為之眼花繚亂。

如此一來,魚和尚當即感覺壓力重重,****擠壓。四面八方均是天神宗。「萬法空寂之相」也難以再支持下去。不禁嘆一口氣,道:「鯢桓之審為淵,止水之審為淵,流水之審為淵,淵有九名。太沖莫勝。罪過罪過,不能,想不到你連淵頭陀祖師的本相也練成了。」

淵頭陀就是金剛門第三代傳人。他性子沉靜,多謀善斷。故而其本命法相,亦以淵為名。世間深淵分為九種,有大有小,有深有淺,有濁有清,有動有靜,儘管平明如鏡,卻能法照萬物。所以這一相名為「九淵九審之相」。招式融入法相,則變化繁複之極,專一尋隙抵暇,無孔不入。

天神宗既然變相,魚和尚當下也隨之而變。凝聲輕喝之間,他眉宇間死氣盡去,重現生機。氣韻神態又生變化,一改那不死不活之態。三分歡喜,七分無邪,出乎天然。不染俗塵。猶如不老童子,天真自在。出之如泉,不知其所來;收之如雨,不知其所止。以神馭氣,以氣運拳,兩人出手忽快忽慢,轉眼又鬥了十來招。魚和尚堪堪扳回平手,雖然身上負傷,卻也始終不落下風。

「九淵九審之相」雖然變化無窮,但遇上了魚和尚這一法相,卻也深感無計可施,威力登時大減。天神宗冷笑道:「花生大士機緣天成,一生始終保有童子之心。何為童子?就是不識世務,渾渾噩噩的小屁孩了。魚和尚你變化出這『極樂童子之相』,果然和你活像王八看綠豆,對了眼啦。」

魚和尚無奈輕嘆,似對這忤逆孽徒早無話可說,只是加緊出手,意欲搶佔先機。天神宗變拳為掌,運勁一拂,氣機登時再生變化。雖然上身*,但看在旁邊眾人眼內,卻是珠輝玉潤,衣帶飄搖,猶如山間流風,洗盡萬古長空,現出一輪朗月。哪裡還有什麼兇橫霸道,野心勃勃的天神宗?分明就是絕代雅士,無雙玉人。 全球農王 四周那些艷姬們一個個當即心如鹿撞,雙頰染霞,呼吸急促,面泛紅潮。

魚和尚見狀,禁不住又嘆息道:「孽障孽障。這『明月流風之相』本是沖大師因應本身性情所現法相,卻被你這孽徒盜來用以欺騙良家女子,罪業深重啊。」

天神宗微笑道:「沖大師雖然出身前朝皇族,清雅高華,獨步當時。但始終只是落魄的過氣王孫。本宗卻能開創基業,建立地上佛國,永垂青史,受萬民敬仰。沖大師又如何比得上本宗?休說只是借用他所留法相。哪怕沖大師今日復活,也必然要向本宗屈膝拜服,甘為驅使。」口中說話,手上攻勢不停。招式也隨那氣機變化,瀟洒大方之中別藏殺機。與「極樂童子之相」恰好一時瑜亮,難分伯仲。

金剛門歷代均是一師一徒,再無第三人。自創派以來,已經傳了六代。每一位金剛傳人,將這大金剛神力修鍊到極致高境界的時候,都能依據本身性情,修鍊出本命法相。分別是:九如祖師的「唯我獨尊之相」、花生大士的「極樂童子之相」、淵頭陀的「九淵九審之相」、沖大師的「明月流風之相」、以及大苦尊者的「萬法空寂之相」。後代傳人,若得修鍊成五大祖師法相,便可駕馭七情,如神似聖,不可思議。

魚和尚身為第六代金剛傳人,自然早已修成本命法相。既然「極樂童子之相」難以克制敵人,魚和尚當即再度演變氣機,恢複本來面目。揮拳出腿之際,皆是古拙沉雄,於樸實無華中自得天趣。以靜制動,敵住了「明月流風之相」。天神宗嘿聲冷哼道:「好一個『大愚大拙之相』。」驀地飄身後掠,隨之再度演化出「唯我獨尊之相」。口中清嘯悠悠不絕,遠遠一拳轟出。拳風浩氣奔騰,排空沖霄。縱使遠隔十步,仍能教人氣為之閉。

兩師徒來去如電,百招轉眼即過。彼此均不斷敷衍氣機法相,並且將之交錯混施。先一招「唯我獨尊」,再一招「明月流風」,招式尚未使足,忽又變為「九淵九審」。隨著氣機更換,雙方神情亦是千變萬化,忽如至尊、忽如名士、忽如謀者、忽如童子、忽生忽死、忽巧忽拙。諸般神態如流水瀉過,武功招式也隨其變化而教人為之眼花繚亂,難以揣摩。神社屋頂上的陳勝看在眼中,禁不住為之心曠神怡,大覺嘆服。

不但如此。陳勝看了金剛門兩師徒這場龍爭虎鬥,更進一步,想到了自己的「五嶽法相」。

在陳勝本身從小修鍊的武道當中,本來就有「借相」這門奇技,能借取天地萬物之相態,反照自身。陳勝更因此周遊五嶽,從中領悟獨創出「五嶽法相」。當日在大唐世界,他就憑著這一門絕學,大戰慈航靜齋的師妃暄,並且取得大勝。不過「五嶽法相」和兩代金剛傳人所展示的「祖師法相」相比,則明顯就是小巫見大巫,相差不可以道里計了。

故而,此刻陳勝便想到了,若能將金剛門這變相之法融入自身武學當中,兩相印證,則自己必定能夠百尺竿頭,再上層樓。但究竟要如何融入呢……陳勝心裡也只是模模糊糊地剛有了個想法。至於具體應該怎麼做,則自然也不是一時三刻之間就能夠想得出來的。

正在潛神思索之際,忽然間聽得身邊陣陣窸窸窣窣聲響,擾亂了自己心神。陳勝如夢初醒,回首觀望,卻見趴在自己身邊的那頭白色波斯貓,正在不安地扭動身體。再定眼望去,只見這小貓兒雙眼瞳孔忽張忽縮,忽開忽閉,不住變化大小形狀。黑夜之間驟然看來,堪稱詭異絕倫。

這貓兒為何竟會如此?陳勝不明所以,也不再浪費心思深究。他搖了搖頭,聚精會神,轉而關注神社中的戰局。努力捕捉雙方氣機變化的痕迹,以圖摸索清楚其中脈絡,以為他日創招之借鑒。

那邊廂,兩代金剛傳人相鬥,招式越來越狠,下手越來越凶,益發教人看得驚心動魄。只在電光石火之際,兩人又鬥了十數招,兩師徒漸漸形影交錯,難分彼此。驀然間,天神宗抖擻精神,厲聲暴喝,揮拳中宮直進。魚和尚雖然及時提臂擋格,可是不知怎麼搞的,這一招發至中途,忽然渾身發軟,手臂根本提不起來,就此被天神宗狠狠一拳打在心口上。只聽得「喀嚓~」骨骼爆裂之聲響起。魚和尚踉踉蹌蹌,向後倒退跌出數步,面上一派蒼白,再無半分血潤。

————

不好意思,今天也是只有一更,明天恢復正常兩更

太久沒有在12點之前就睡了,所以非常杯具地昨晚上了床卻睡不著,翻來覆去胡思亂想,折騰到四點多才好不容易入睡……真是……生物鐘都顛倒了t_t 第2579章風水輪流轉

殷萬生猛的回頭,不敢置信的看著她:「你威脅我?」

「對,我威脅你。」

姜雲卿直白道:「就像殷族長剛才威脅我一樣,風水輪流轉,殷族長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殷萬生氣得渾身發抖,緊緊握著拳心時恨不得能跟姜雲卿同歸於盡。

只是還沒等他這念頭徹底升起來,眼前那可惡至極的女人就又繼續說道:

「我知道殷族長身為南疆之首,巫蠱手段自然是常人難及,只是殷族長做什麼事情之前最好三思。」

「這孟家裡裡外外明衛暗衛無數,大燕鐵蹄更是隨時能抵南疆。」

「殷族長不管做什麼事情之前,都先想想這次隨你一起來京的那些南疆之人,想想你們族中的那些老弱,想想南疆八萬族人。」

「我想殷族長應該不會蠢到讓那些無辜之人給你陪葬,對嗎?」

殷萬生臉上「唰」的一下,失了所有血色,他嘴唇發抖的看著姜雲卿,顫聲道:「你,你無恥!」

姜雲卿看著他:「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殷族長難道不懂?」

她從來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也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只要能幫君璟墨解了心蠱,她不介意再狠辣一些。

殷萬生氣得渾身發抖,可是他卻不敢朝著姜雲卿動手,甚至於他連半點惡念都不敢表露出來,他知道姜雲卿說的是真的,這個女人是真的不在意名聲,不在意他人目光。

而且君璟墨就在這裡。

有他在,他一旦動手不一定能夠傷了姜雲卿,反而會拉著整個南疆給他陪葬。

姜雲卿開口:「殷族長,告訴我你的選擇。」

殷瑤依只覺得心神俱喪,她看著臉色慘白,卻半點沒有反駁姜雲卿話的殷萬生顫聲道:「阿爺……」

姜雲卿卻只是涼涼挑眉:「還是殷族長要我幫你?」

殷萬生死死看著姜雲卿,見她臉上神色冷漠,而旁邊的君璟墨眼看著她逼迫他們卻半點都不在意,他就知道他今天來這裡到底錯的有多厲害。

他怎麼就會以為,拿下了姜雲卿就能拿下君璟墨?

他怎麼就那麼天真的覺得,能夠在赤邯攪弄風雨,鬧的天翻地覆的女人會那麼容易受人要挾?

殷萬生身上的氣勢陡然垮塌了下來,精氣神一去之後,整個人像是蒼老了十歲。

「姜雲卿,你狠。」

姜雲卿揚唇,知道殷萬生做出了選擇。

就像是他最初為了南疆捨棄了君璟墨這個外孫一樣,面對她剛才的威脅,他同樣選擇了捨棄殷瑤依這個孫女。只是上一次是他自己願意,而這次是「為人所迫」。

姜雲卿抬頭道:「葉三,將聖女帶去偏院好生照料,命人嚴加看守,沒我的話任何人不得打擾。」

完后抬頭對著殷萬生說道:

「殷族長,慢走不送。」

殷萬生臉色灰敗的看了姜雲卿一眼后,不敢去看殷瑤依的臉色,轉身就走。

而殷瑤依見狀頓時大驚失色,她轉身就朝著殷萬生追去,只是沒走兩步就被葉三帶人攔了下來。

(本章完) 天神宗住手不攻。冷笑道:「五大祖師法相,雖然千變萬化,但終究都屬別人所有,總比不上本身法相的圓融無暇,收放自如。本宗如今還未能凝聚出本身法相,若不論霸力,只講這氣機變化之能,確實仍要遜你一籌。哈~魚和尚,你若當年沒有被萬歸藏破去神通,那麼今日敗的,可能就是本宗了。」

魚和尚連聲咳血,嘆息道:「當年所受之傷,始終不能完全痊癒。變化氣機,更需大耗心力,勢難持久。說老實話,老衲居然能夠支持到現在,確實連自己也大出意料之外。想必是佛祖慈悲,不忍看眾生受你這孽徒蹂躪,所以降下神通,來助老衲一臂之力吧。唉~可惜老衲不濟,終於還是收拾不了你這孽徒。罷了。既然如此,你就來殺我吧。」

天神宗哈哈大笑道:「老和尚居然會束手待斃?哈哈,本宗可不相信。你定是在打什麼主意吧?不過死心吧。這時候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休想能在本宗手下把你救出去。」言畢大步踏出,當胸又是一拳。卻沒想到魚和尚竟然不閃不避,。就這麼站在原地,任由天神宗攻擊。

說時遲那時快,巨拳著體,赫然卻並無骨骼粉碎之聲。魚和尚心口之處,反而生出一股極大黏勁,將天神宗拳頭牢牢黏住。怪異熱流隨之順著手臂急涌而來。熱流所至,天神宗筋脈脹痛,竟難提起氣力。他面色微變,喝道:「老和尚,你這是……《紅蓮化身斷滅大/法》!?」

「斷生入滅,萬象俱空,以我此軀,化彼紅蓮。」魚和尚眉間流露凄涼之色,長嘆道。「不能,你一身武功,由我而來。你之罪孽。也由我而起。今日你我師徒同歸於盡,天意昭昭。合當如是。」

魚和尚自己當年和西城城主萬歸藏交手時候,被《周流六虛功》摧破神通,以至於留下了永不能痊癒的傷勢,但那畢竟也是十多年前之事了。近年來魚和尚潛心靜養,傷勢大有好轉,已經有了昔日的八、九成本事。料想天神宗棄佛入魔之後,修為必定難以有所長進。頂多也只是個「一合生相」境界。能放而不能收,能行而不能止。如此,則自己欲要收拾這孽徒,雖苦戰難免。卻也該當能操勝券。

可惜魚和尚這一生,總是處處都預計錯誤。天神宗非但早已超越「一合生相」境界,更連祖師五*相也都練成。即使本命法相仍未能凝聚圓滿,其神通之盛,已經更勝於魚和尚當年極盛之時。

雖然魚和尚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間感覺神通大增,彷彿多年沉痾盡去,恢復十足狀態,舉手投足,均得心應手。但料想當是臨死之前的迴光返照。果不其然,交手百招過後,魚和尚銳氣漸去,體內舊傷又再捲土重來。他就知道今日自己絕對有敗無生。故此把心一橫,決意要和天神宗同歸於盡。

這《紅蓮化身斷滅大/法》,並非金剛門嫡傳神通,而是早年淵頭陀無意中得來。一旦施展此術,則能將自己渾身血肉轉化為無儔大能,注入敵人體內。如此一來,敵人勢必要被這股絕世怪力衝破周身經脈,當場暴斃。而施術者本人,也難免血肉化盡、枯敗而死。

魚和尚乃佛門中人,對於生死之事,本就視若等閑,並不怎麼放在心上。雖然金剛門自九如祖師開創以來,就是一師一徒,再無第三人。魚和尚和天神宗同歸於盡,也就代表著《大金剛神力》的絕世神通將從此失傳了,未免可惜。然而回想九如祖師之前,天下間豈非同樣也無金剛一門?那又有什麼可惜了?故此魚和尚更無顧忌,斷然使出了這門捨身大/法。

天神宗身當絕境,已經無法擺脫魚和尚,眼看雄圖霸業未曾展開,就要轉眼成功。但他卻竟然絲毫未露驚惶之態。瞬間便恢復鎮定,冷冷道:「要拖本宗齊下地獄?哈~老和尚你打得好一手如意算盤。但只可惜這番算計,又要成空了。」

魚和尚加緊催動*,邊咳嗽邊道:「不能,你不必妄想能以言語動搖為師心志。憑你如今修為,是無論如何擺脫不了為師糾纏。」

天神宗笑道:「本宗自己確實辦不到。但若有外力幫忙又如何?你如今全力運轉這大/法,自身再無絲毫力量護身。任何人走過來輕輕一刀,都能立刻要了你的老命去。放心,大家一場師徒,本宗定會為你風光厚葬的。」

天神宗這番說話,字字屬實。魚和尚原本也不是沒有顧忌的。但放眼環顧,神社之內除去自己兩師徒之外,就只有那幾名艷姬以及阿市公主了。阿市公主被鐵鏈鎖在供桌上,連翻身都辦不到。至於那幾名艷姬,別說她們早就被震得暈迷過去了,即使她們神智還清醒,但這些不懂武功的尋常弱女子,見了兩大金剛傳人如此狠斗,亦必定嚇得心膽俱喪,連站起來都困難,哪裡還有可能出手殺人?故此並不把天神宗的話放在心上,搖頭道:「可惜這裡卻沒有人。」

天神宗笑道:「本宗為天神之長,萬佛之宗。手下即使無人,妖魔鬼怪卻是多得很。」頓了頓,陡然厲聲喝道:「好貓兒,給本宗出來!」

話聲才落,忽然間就聽見有「喵~」一聲凄厲如哭的嘶叫傳出。神社內的斑斕錦繡間,隨之鑽出了一條黑影。燈光下人人看得分明,原來是只渾身黑黝黝的大貓。一雙瑩瑩綠眼之中,正閃爍著駭人凶光。這還罷了。只見它抬起頭來,死盯著魚和尚,齜牙咧嘴,弓背豎尾,意作威逼。口中兩排銳利牙齒,竟作鋸齒之型。而豎立在它身後的尾巴,竟不是一條,而是整整九條!

「貓有九命,一命一尾;九尾齊全,是謂貓又。」天神宗得意大笑道:「這就是本宗下屬的九尾貓又,名字叫做大黑天。老和尚,你別看它體型不大,可即使老虎山豬遇上了,也要被本宗這寶貝撕成粉碎。要取你性命,更加易如反掌。」

魚和尚見了這頭黑貓的兇悍模樣,早知今日自己必然無幸。嘆道:「天意,天意。唉~雖然是天意,但不能啊不能,你竟然動用《黑天書》,將這些動物煉成了妖魅,實在有傷天和。」

天神宗大笑道:「東島西城兩家,二百年來也不知道已經用這《黑天書》之法練過多少劫奴了。難道他們就不有傷天和?老和尚你不去阻止東島西城兩家用活人練劫奴,卻來說本宗把些畜生煉成妖魅是有傷天和?哈哈,好笑好笑。莫非在你老和尚眼內,這些畜生竟還比活人要來得要緊么?」也不等魚和尚置辯,天神宗厲聲吩咐道:「大黑天,給本宗殺了這老和尚。」

黑貓又是「喵~」一聲凄厲尖叫,竟然人立而起,只以兩條後腿站立。兩隻前爪相互一拍,從肉墊中顯露出銳利如刀的爪子。看來別說魚和尚的肌膚,哪怕是塊鐵皮,也能被它給一爪子抓裂了。

可是就在此際。屋頂上忽然「呼~」地跌了樣東西下來,不偏不倚,正好對準了黑貓頭頂。那黑貓雖然得了《黑天書》幫助,成精化妖,但畢竟還是畜生。突然間聽得風聲隱隱,當即知道危險,下意識往旁邊避開。

只聽得「乒乓~」清聲響過,一塊瓦片在地上摔成了粉碎。藏在瓦片之後的一道白影同時撲向黑貓,揮爪就抓。爪影過處,赤光迸現。原來是只白色波斯貓。爪底之下血淋淋地,竟然已經把黑貓一隻眼珠掏了出來。天神宗和魚和尚驟見奇變之生,不禁都是大覺愕然,齊聲叫道:「西城地母靈獸,北落師門?」

北落師門,乃南天眾星之王、最亮之星。同時也是這隻白色波斯貓的真正名字。而它原來和西城之間,存在著極深的關係,乃西城地部首領「地母」所擁有的靈寵。西城已經建立近二百年,期間地母也早換過好多任了。但北落師門卻始終還是這隻北落師門,整整活了近兩百年。名副其實,早已經成了精。

北落師門本在西城。但後來被當代地母的獨生女兒,帶著來到東南沿海之地。然後又因為某一場變故,和地母之女分開了,最後便跟著那少年陸漸來到了日本。但這隻靈貓向來只認女子為主人,雖得陸漸細心照顧,卻並不能改變它的這個古怪習性。由於陸漸和阿市公主交好,所以北落師門順勢就認了阿市公主為自己的新主。

阿市公主既然被天神宗所擄,北落師門這頭靈貓義不容辭,自然就要來救主了。至於魚和尚與天神宗,當年萬歸藏未曾當上城主之前,他們也經去過西城作客,故此認得北落師門的模樣。天神宗之所以動了要以《黑天書》煉化畜生為妖魅的念頭,其實多多少少,也是受了北落師門的啟發所致。



今天正常更新。嗯嗯,好久沒這麼早起床過了

早上去kfc嘗了他們新推出的那個什麼被蛋卷,滋味還不錯啊 「哎呀,錢少爺您……」此時那個少女兌換好了金卡,正興沖沖的趕回來,卻發現自己的櫃檯面前擠滿了人,而他們的少主錢多多正在那個購買玉牒的少年面前,滿頭大汗的解釋著什麼。

「雷少您看……」錢胖子生怕從雷凡口中蹦出一個不字來。

「算了!就算給你個面子,這件事我不追究了。」雷凡擺擺手,他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別人好話一說他便覺得不好意思起來,反正自己沒吃虧。

「呼!多謝雷少,這樣吧!我這就親自陪雷少去三樓挑選東西,其他人先去準備拍賣會把!」錢胖子對手下們揮了揮手,完了以後屁顛屁顛的來到雷凡面前要給他帶路。

「去去!忙你的去吧!你讓這位姑娘帶我去就行了!」雷凡可不喜歡這個傢伙跟在身邊,用手指了指剛才那個少女。

錢胖子看了一眼那個少女,難道這位雷少喜歡這個僱員?管他那,只要他高興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你給我好好的伺候著雷少,若是有半點閃失我唯你是問。」錢胖子朝少女冷冷說道,他真的是怕了再出什麼幺蛾子。

少女有些痴傻的點了點頭,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少年竟然讓少主都點頭哈腰,這位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

「雷少這是您的金卡。」少女理了理內心激蕩的情緒,朝著雷凡微微躬身,並且將換取來的幾掌金卡遞到了雷凡的手中。

雷凡接過幾張卡片仔細一看,發現是一張寫著七的金卡和一張銀色的上面寫著二的銀卡。

修鍊界的貨幣初期以低階靈玉為單位,但是這東西一旦多了會很佔地方。

一個有心的龐大商會,萬通商會就發行了這種卡片,以銀色代表十,金色代表百,紫色代表千,紅色代表萬。

而更大的交易就不適用靈玉這種貨幣了,而是變成了修鍊界最常用的一種丹藥,叫做『渾元丹』的丹藥。

這種丹藥是超越陰陽合一,達到領域三境天命境的修鍊者吸取混沌世界元氣,凝結而成的丹藥。

單單是一枚這種丹藥市面上的價值就達到了一枚上品靈玉,也就是一張紅色卡片的價值。

雷凡隨手將那張銀色的卡片丟給了少女,淡淡道:「這是賞你的,前面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