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會上的事,戲演多了,她也學會警惕。

何況今天她就自己來。

自己不保護自己誰理你?

廖宇彬果然被氣走了。

當然表面上還是有禮的說失陪。

葉靈抿抿唇淺笑,目送他離開。

剛要收回目光,卻看見廖宇彬走向剛才遇到的那位崔得先。

兩人的身影漸漸隱入了人群。

葉靈眨眨眼,看來自己看人的眼光,還是要再多些經驗才好。畢竟除了那杯酒,她並未發現廖宇彬有其它意圖。

葉靈心裡有些后怕,如果自己真的喝了加料的酒什麼的,怕是會被原主罵死,畢竟她守了那麼多年都沒有走到這一步,要是她來反而破了,應該會給她差差差評吧?

「星河,如果差差差評是什麼後果?」

「那就是失敗了。」

「也只是算失敗一次不會加重什麼的吧?」

「不會。但是……」

葉靈心一提!果然關乎自己的事心情都比較容易就激動……

「如果出現差差差評之類的,就算給你過關,也會影響你的品質。」

「品質?是什麼? 無敵從長生開始 什麼品質?」

「到時就知道了。」

「你是鼓勵我嘗試嗎?」

「我勸你努力,一個差都沒有。」

「這有關係的對吧。」

「是的。」

葉靈沒有問出更多的信息來,只能自己去猜想。

看著酒會時間差不多,葉靈也不需要跟誰打招呼就離開了,畢竟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也不會影響啥,重要的是再晚就打不到車了。

出來路口,葉靈伸伸懶腰,一輛車開來停在她面前。

不是很貴的車,就那種幾十萬而已的。

「莫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您好。」葉靈看著下車的崔得先,只能禮貌的打招呼。

「莫小姐是一個人來的吧?不如讓在下代勞,送莫小姐程如何?這個時間段打車還是不太容易的。」

紳士禮貌的語調,以及打開的車門,都給葉靈傳達一個信息:這個人是盯上她了。

葉靈不著痕迹的往後移了半步,周圍的人本來就不多,如果她被拉上車的話未必會有人管。

看見葉靈的防範,崔得先冷了冷眼,但仍表現出一副熱心的樣子。

「莫小姐,這光天化日的,我難得做一回好人,都這麼難嗎?難道我看起來像個騙子?」崔得先一副誠懇的樣子。

葉靈正考慮要不要往公交站走去,但是距離的確有點遠。

「謝謝崔先生。就不勞煩崔先生了。」

「怎麼會是勞煩呢?能送莫小姐一程,是在下的榮幸。」

「真的不用了。謝謝崔先生。」

可是崔得先一再堅持,車停在那裡,引來了一些人的觀看,不過大多沒有停留。

葉靈怎麼也不肯上車,廖宇彬出來走向他們。

「莫小姐,這麼巧?我們又見面了。」

葉靈看著這兩人,還裝作一副不認識的樣子作了個自我介紹。

葉靈就看著兩人一唱一合。

直到廖宇彬邀請她:「莫小姐,崔先生是順路,既然願意載我們一程,我們何樂而不為呢?你和我也認識,崔先生也願意送我一程,這樣你就不用擔心了。」

侵蝕遊戲 葉靈裂唇一笑:「不好意思,有些東西落在裡面了。你們先走,不用等我哦,拜。」

她是有多蠢才會上他們的車。

葉靈也不等他們回答,轉身回了會場。

等過了十來分鐘,葉靈估計他們已離開,便走了出來。

觀察四周,沒有看到那輛車,心稍微放了下來。

葉靈想不明白,自己是哪裡引起了崔得先的注意,在場比她漂亮的女生那麼多,為什麼會盯上她了呢?

葉靈看看時間,還是先回家比較安全。

一輛的士剛好開來,葉靈上了車,看了一眼司機,是個中年人。

長得像個保鏢一樣。

保鏢?

葉靈又多看了人兩眼。

司機一副專心開車的樣子。

「師傅,這麼晚了還沒下班嗎?」

「今天上晚班。」司機一副話不多的樣子。

葉靈看看窗外的景色,眨眨眼又問道。

「師傅是本地人吧?對這一帶熟悉嗎?」葉靈看著司機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對於她的話也只是問一句回一句。

「師傅,你們一班上車上到幾點啊?」

「上晚班。」

「晚班是什麼時候上到什麼時候呢?」葉靈裝作一副好奇的樣子。

「到……十二點吧?」

「十二點?現在十一點過三刻了呢。」

「哦…是,快下班了。」

葉靈聽出了其中的猶豫,一個真正的司機,會不知道自己的作息時間?難道不是最熟悉才對嗎?

「師傅,今天我們的酒會可熱鬧了,你進到裡面去過嗎?」

司機張了張口,但瞬間又合上了。

葉靈彷彿沒有戒心,給司機講了好些裡面的場景,可以看得出來,這位司機都不感興趣,沒有接問一句,只哦嗯的應對著她。

沒有普通司機的好奇心,對她是不是明星也不感興趣,也不會對自己業務範圍內的信息知道得這麼少。

可是,車子在行駛中,她要怎麼樣才能下車?

「師傅,我跟你說,酒會上的好酒可多了,我都叫不出名字來……」葉靈又講了一會,然後突然捂了肚子:「啊?肚子怎麼這麼疼?」

葉靈叫了幾聲,司機回頭看了她幾眼。

「怎麼……回事?……我是不是……吃……錯了……什麼東西?啊……」葉靈捂著肚子,痛得倒在了後座上。

葉靈手臂遮著的眼睛開了半條縫,觀察著司機的一舉一動,發現他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時候,葉靈又痛喊了幾聲:「師傅,我忍不住了,你能不能幫我看看哪裡有公廁?我要去方便一下,我真的忍不住了,師傅,快……」

司機下意識的往窗外看了看路況。

葉靈又叫痛了幾次,連呼吸都亂了:「師傅,真的不行了,你看有沒有隱蔽點的地方,不管怎樣,求你停車,我真的忍不住了,哦,天啊……」 ……

林逸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示意林若煙繼續喝面前的咖啡。

倒是林若煙,挺為林逸感到無語的,這傢伙,有時候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要說這小子幼稚吧,情商卻挺高的,處理事情處理的都非常好,可要說這小子成熟吧,某些事情上面就如同小孩子一般。

林若煙繼續喝著面前的咖啡,不再和林逸說話。

喝完咖啡之後,林若煙就去上班了,本來這幾天她早就放棄了林氏財團,可是因為一些事情沒有安排好,所以現在仍舊和那些世家大族硬扛著。

望著林若煙的背影,林逸的心中有些不好受,林氏財團彷彿林若煙的孩子一般細心呵護,可是現在眼看這個孩子就要歸屬於別人了,能無動於衷嗎?

林逸有些搞不懂,不知道龍老爺子現在到底在搞什麼,林氏財團明明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可是現在到了危急時刻,不聞不問,實在是搞不懂龍老爺子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過現在林若煙既然決定放棄林氏財團,那林逸也就不好說什麼了,要不然林逸鐵定要去一趟京城暢春園,好好的問一問龍老爺子到底在幹什麼。

林逸這邊不知道龍老爺子是怎麼想的,那邊的蘇國偉也不知道龍老爺子怎麼想的,此時的蘇國偉,正站在一家高樓的天台之上,望著下面人來人往,車流不息,熱鬧非常,一時之間,那種睥睨天下,揮斥方遒的感覺油然而生。

蘇國偉的心態和以前在暢春園時候的心態一點也不相同了,在暢春園的時候,蘇國偉精心侍奉龍老爺子,平日里和龍老爺子談論著國家大事,還提著意見,如同紙上談兵一般,現在讓蘇國偉真正掌握一省之地,成為地方上的父母官,可蘇國偉才知道這裡面的誘惑有多大,根本不是以前侃侃而談說什麼清廉自守的時候了。

蘇國偉心裡頭在想著什麼,而古風則是站在了蘇國偉的身後,笑著道:「蘇秘書好雅興,居然在這裡欣賞風景!」

蘇國偉淡然一笑,並未說話。

望著眼前和下面的風景,古風深吸一口氣:「站在這裡,俯瞰而下,仰望芸芸眾生,是不是有一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

「高處不勝寒倒是沒感覺到,只是感覺到人生當中有太多太多的無奈,有時候嘴裡說的,卻不一定做到。」蘇秘書瞥了古風一眼道。

「是啊,蘇秘書,你可謂是一針見血說中了要害,」古風嘆了一口氣:「曾幾何時,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可是現在呢,不過是人們嘴中的紈絝公子罷了!」

「古二少客氣了!」蘇秘書趕忙道:「只是我擔心的事情和你擔心的事情不一樣!」

「我知道你在擔心龍老爺子,你放心吧,有我們,他不能把你怎麼樣!」古風輕哼一聲道:「誠然,前面我們這些世家大族俱是受制於他龍老爺子,可是現在我能明確告訴你,他一個病重的老人,翻不起什麼大浪,我們這些世家大族也不懼與他!」

蘇國偉點了點頭:「如此甚好!」

「蘇秘書,」古風拿出一支煙來,「啪」的一聲點著,抽了一口之後才道:「蘇秘書不是一個傻子,很聰明,可能也知道我們接觸你是為了什麼,事已至此,蘇秘書好處也得到了,以後的承諾也有了,還不交出來嗎?」

「古二少,我不懂你在說什麼!」蘇國偉的嘴角抽動了一下道。

「哼,蘇秘書,你就不要裝傻了!」古風冷哼一聲道:「你知道我想要什麼,林逸當初為了要挾龍老爺子的那份名單!」

蘇國偉有些慌張道:「古二少,你這話可真是可笑,那份名單在龍老爺子的手中,又不在我的手裡,你就是問我要,我也拿不出來呀!」

「蘇國偉啊蘇國偉,你可真是一個奸人!」古風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吧,你需要什麼條件?只要我能幫忙的,都會幫你做到!」

「大選將近,我要進入核心!」蘇國偉深吸一口氣道:「只要能進入,我會馬上把名單交給你,如何?」

古風琢磨了一下,只好點了點頭:「也罷,我就幫幫你,不過蘇國偉,我希望你能記住,我能把你捧到那個位置,同樣也會讓你在那個位置摔死!」

「這個我當然知道,我們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得到了我想要的,我就會給你想要的,這樣皆大歡喜!」蘇國偉道。

「不錯不錯,蘇秘書還是挺識時務的!」古風笑著道:「我就喜歡和蘇秘書這樣的人合作!」

蘇國偉哈哈一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名單上面那些人的生死又與我何干?」

「不錯!」 重生之俗人修真 古風點了點頭。

而此時古風的心中則是在冷笑,蘇國偉,你不過是暢春園一個小小的秘書而已,仰仗著龍老爺子的勢力,成為了一省之地的父母官,可是沒想到你的胃口這麼大,還想要進入核心,哼哼,好,我就給你點甜頭,先讓你進去,等我得到了我想要的,到時候我會讓你死的很慘,讓你知道今天和我談條件的後果!

古風輕哼一聲,一甩胳膊轉身離開了,就留下了蘇國偉一個人,望著古風的背影,蘇國偉的表情當中意味深長,現在的蘇國偉城府越來越深了,在古風的面前表現的小心翼翼,一心只想要把手中的東西賣個好價錢,如同一個新人一般,實際上蘇國偉並不是新人,跟在龍老爺子身邊這麼多年,玩弄手段什麼的就算不如龍老爺子,那也學了個七八成。

蘇國偉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心裡頭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蘇國偉和古風二人是互相猜忌,而這邊的安迪和喬斯兩個人同樣是互相猜忌。

安迪一看到鮑爾就覺得渾身打冷顫,害怕這個用藥物改造的怪獸,倒是喬斯,雙臂環胸,望著鮑爾,感覺渾身上下特別的舒坦。

「喬斯先生,不知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動手?」安迪問道。

「今天晚上就動手,」喬斯的嘴角掛上了殘忍的笑容:「我要試一試鮑爾到底行不行,能不能打敗刀鋒!」

「鮑爾的勢力強悍,而且又有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專業配送的藥物,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安迪故作道。

喬斯點了點頭:「這話說的一點也沒錯,好不好,那我們就今天晚上見分曉吧!」

安迪應了一聲,雖然很不願意看到鮑爾這種東西,可還是投去了一副欣賞的表情,免得喬斯這個多疑的傢伙起了疑心,那可就不好了。

夜半,一輪圓月高掛。

伴隨著冬季來臨,晝夜溫差也越來越大,以往繁鬧的小吃街,此時人煙稀少,攤位相比較以前也少多了。

林逸正坐在一張桌子前面,望著面前的炒米粉,狼吞虎咽的吃著。

倒是水吟月,看著這簡陋的大排檔,四周地上有些髒亂,全部都是食品袋之類的東西,忍不住黛眉輕蹙,望著她面前的一份炒麵,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入口。

「怎麼,水大小姐,不合你的胃口?」林逸不解道。

「沒有,只是吃飽了,不餓!」水吟月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

林逸點了點頭,把水吟月面前的炒麵拉到了自己面前:「既然你不吃,那我就效勞了!」

水吟月點了點頭,心裡頭卻是忍不住暗罵道,林逸,老娘在你的眼中就只值這點錢嗎?你和林若煙出入高檔西餐餐廳和高檔咖啡廳,甚至是畫舫船,可是到了老娘這邊卻變成了路邊的小吃街大排檔,特么,真是氣死我了!

當然了,這些話只是在心中想一想,水吟月是不會說出來的。

林逸狼吞虎咽吃完了面前的東西,水吟月則是摸了摸她那有些咕咕叫的肚子,無奈的搖了搖頭,罷了罷了,還是等晚上回去叫點外賣吧,本來林逸叫出來吃飯,激動的就沒吃晚飯,誰知道竟會弄出這樣一件事情呀!

「水大小姐可能不知道,每個城市真正好吃的東西都在這裡!」林逸拿著餐巾紙一邊擦嘴一邊道。

水吟月應了一聲:「可能是吧!」

「怎麼樣,你吃不吃?」林逸問道。

「不吃,我飽了!」水吟月趕忙道。

林逸則是有些無奈:「騙誰不好你騙我,算了算了,你不想吃就不為難你了!」

聽到林逸這話,水吟月有些怒了:「林逸,你當真以為我好欺負嗎?我以為你會帶我去吃燭光晚餐,喝上兩杯紅酒,誰曾想你會帶我來這裡?」

林逸摸了摸鼻子:「好了,水大小姐就不要生氣了,改天,改天我帶你去,成不成?」

「哼!」水吟月輕哼一聲,不再搭理林逸。

倒是林逸,算完賬之後,和水吟月一起坐在了車子裡面,瞥了一眼水吟月道:「水大小姐,林若煙打算放棄林氏財團了,這個消息你知道嗎?」

「知道!」水吟月的表情凝重了下來,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我國第一民營企業,到現在居然變成了這個模樣,哎!」

「其實我想幫林若煙的,只是林若煙一直不同意!」林逸皺眉道:「所以我想要知道林若煙在工作中是不是遇到了什麼挫折?為什麼會產生放棄林氏財團的想法?」

「這……」水吟月猶豫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我還真不知道,我只是負責林氏財團在國內的項目,對於公司內部管理之類的我是一點也不知道,更不知道林若煙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原來如此!」林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水吟月則是黛眉輕蹙:「林逸,你今天請我吃飯不會就是為了打聽林若煙的事情吧!」

「呃……」林逸先是一愣,隨即趕忙道:「怎麼會怎麼會,我就是想著咱們兩個也好久沒見了,出來吃個飯嘛!」

「真的?」水吟月不解道。

「當然是真的!」林逸用自以為誠懇的表情道。

「哼!」水吟月輕哼一聲,狠狠地瞪了林逸一眼,然後就不再搭理他。

倒是林逸,嘴角叼著煙,還是有些想不明白林若煙到底為什麼放棄林氏財團,難道就如同林若煙說的那樣,不願意林逸為了她冒險嗎?

林若煙啊林若煙,你可真是愁死我了,有什麼事情不能直說么?非搞得這麼神秘,害得我想來想去,到現在都還沒琢磨透你到底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