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碎片載沉載浮,其上染滿了血跡。此刻李易天的體內再也包裹不住那龐大的能量,大槐樹千年錘鍊的強悍樹身也無法承受這海量的能源。

熱流在李易天身體里來回盤旋激蕩,最後從那一處傷口處湧出,下一刻李易天就要爆體而亡!

正在此時,那莫名的碎片中自主的湧現一股龐大的吸引力,長鯨吸水一般瘋狂吸收起那股熱流。

頓時間李易天身體里的熱流找到了宣洩口,蜂擁而出被那碎片快速吸收。

李易天的身體也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傷口,多虧了這大槐樹所化的肉身強悍才沒有立刻被粉碎。

那不斷吞噬熱流的神秘碎片,似乎在得到了熱流以後靈動了許多。它竟然漂浮在李易天的傷口附近,或許是感到吸收的速度不太滿意,它竟然一下鑽進了李易天的身體里。

一時之間那丹藥里出現的熱流,全部湧進了碎片裡面。

不知過了多久,化形丹的藥力終於耗盡,那神秘碎片也再次沉寂下來。

李易天破爛不堪的身體,但最終還是保存了下來。

咧嘴一笑,牽動傷口的李易天一陣抽搐。慕容嬌再次嬌羞的轉過頭去,黃狐狸擦了把冷汗,急忙上前遞給李易天一身衣衫。

李易天就此盤膝坐地,運功起來。

神秘碎片一陣吸收,不僅吸幹了化形丹的能量,連李易天的真氣也一併吸空。

此時李易天體內筋脈盡碎,一身骨肉也是破爛不堪,正是不破不立的大好時機!他要藉此時機,運功修鍊!

李易天一發動《長春訣》,頓時感到不同,自己與天地之間的契合度似乎達到了極高的層次。略一運轉,彷彿天地之力都能為他所用。

他吸收著最善溫養的木靈氣,一寸寸的接續斷脈。體內也漸漸的正常起來。

兩條簡單的經脈很快就被修復,但是李易天並未停止。他繼續一點點的開拓,摸索,又一條經脈慢慢成形。

這種過程痛苦無比,就像是一把遲鈍的尖錐在體內來回的穿插。

李易天並未停止,他忍住劇痛藉助化形的力量,一條條的開闢起自己的經脈。三條,四條,五條、、、、十二條!

十二經脈成!李易天一口氣開闢出了十二條經脈!

他再也掩飾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開闢出十二條經脈雖然是化形丹的功效之一,但是那是指能夠全部煉化這丹藥的藥力才行。

十二條經脈的出現,不僅代表著修鍊起來更加的容易,而且表示這李易天的修為會突飛猛進的提高!

此時化形以後,李易天也再次成功突破到了破武境五重天境界!! 暫且不提李易天沉下心思恢復法力。

那兩條一直在草叢裡注視著李易天的大蛇看到李易天平安,它們迅速的爬到李易天身旁。

想要爬到李易天的身上,卻又有所猶豫。它們不能確定他是否還是之前的大槐樹,白蛇和青蛇吐了吐蛇信,那股熟悉的氣息最終讓它們放下心來。

現在兩條大蛇的體型,比起兩米左右的李易天可是要大了很多。

它們乖巧的盤踞在李易天身旁,白蛇那紅嫩的蛇信,在李易天身上上下遊走,似乎是在為他舔食血跡。那青蛇也是有樣學樣,開始一起為李易天清理起身上的血液。

此時李易天身上的傷口已經漸漸癒合,只是體內的創傷太過嚴重。因此他只得靜下心來,專心調理自己的身體。

李易天身體上的血液,本就是一身的精華,其中更是包含了化形丹的一絲藥力。兩條大蛇紛紛的舔食著,慢慢的感覺到了這血液的巨大吸引力。

二蛇加快速度,將李易天全身的血跡一掃而空。

緊接著,兩條蛇四處遊動起來,那些滴落草地的血跡也被一一吞噬。看到再無剩餘,它們竟然盤成一盤,開始呼呼大睡了起來,顯然是開始消化剛剛得到的精血。

李易天的狀態漸漸穩定下來,慕容嬌二人的心也徹底的放鬆了。李易天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不停攀升,直到破武境五重天境界的頂峰才停止了增加。只是李易天對此毫無知覺,此刻的他正沉浸在破而後立的狀態之中。

從外部看來,李易天除了氣息變強以外,沒有再產生什麼變化。

一個時辰后李易天仍然盤腿靜坐,紋絲不動。倒是兩條大蛇產生了巨大的變化,它們的身體迅速的變長,直到增加到三丈左右才停住,腰圍也有成年人一般粗細。白蛇的體型比青蛇略大一些,達到了將近4丈的長度。蛇身上的鱗甲散發著森森寒光,厚厚的角質為它們提供了很好的防護。

「看來,它們得到了不少好處,這麼快就踏入了妖獸的層次。」慕容嬌看著二蛇的變化,以她的見識很快做出了正確的判斷。

這兩條蛇本就是異種,孵化出來后更是天天吞噬妖獸血肉。這次又吞噬了包含化形丹藥力的血液,修為突進也是情理之中。這就好比一些富二代,生出來就是腰纏萬貫,自然不用苦逼的從零開始。

日上中天,幽谷里草木茂密,一股股暑氣撲面而來。夏日的炎熱無以言表,兩條大蛇早已止住了長勢,此刻紛紛從沉睡中醒來。

白蛇看看了李易天,然後眼神戒備的望著慕容嬌二人。而青蛇則是盤成一盤,將李易天包在蛇圈裡為他納涼。

慕容嬌哭笑不得,看著白蛇眼中人性化的表情她實在無語。就連一條蛇都被李易天調教的如此護主,她實在佩服李易天的本事。

這一等就是兩日,若是普通人怕是早就餓得前心貼後背了。李易天悠悠的醒來,感受了一下體能澎湃的法力,他驚喜的發現自己突破到了破武境五重天境界!

一顆化形丹,不僅為他塑造了人形和十二條經脈,更是幫他伐毛洗髓,助他提升了兩層境界!

收拾起自己激動的情緒,他一眼就看到了發生巨大變化的白蛇和青蛇,李易天大吃一驚。

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感受著兩條蛇身上的強橫氣息,李易天心中不由的替它們歡喜。親昵的摸了摸青蛇的頭,示意它散開蛇盤。

「多謝。」李易天向慕容嬌示意,護法之情當得起一句感謝。至於黃狐狸,他只是一個傀儡。

「恩公客氣了。」慕容嬌展顏一笑,那傾國的容顏,瞬間如芙蓉花開春風滿面,果真不墜「芙蓉仙子」的名號。

李易天本是打算就此啟程,前往遼都府府城,天機城。但是卻又擔心兩條大蛇,若將它們帶在身旁,一路上難免太過招搖。可是如果把它們放入山林,李易天又不放心它們的安全,畢竟它們從出生就一隻跟在李易天身旁,根本沒有經歷過任何的風雨考驗。

「恩公有所不知,天機城裡修士眾多,攜帶異獸的也多有人在。咱們這一行不會太過顯眼。」慕容嬌開口為李易天解釋。

「恩,你以後叫我李易天就行,恩公聽起來總是感覺很彆扭。」李易天點頭說道。

慕容嬌聽到李易天的話,略點甄首。心中想到這李易天果然神秘,之前還是樹身,化形之後的表現卻十分古怪。

「黃狐狸,我有一事要交給你,希望你能辦的漂亮。」李易天轉身吩咐起一旁的黃狐狸。

「但憑前輩驅馳,黃狐狸必當全力以赴。」黃狐狸一臉恭維的陪著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何況他的小命,還握在別人手裡。

「這次我有要事要辦,不久后我就會回來。我準備讓你留在這裡,重建黑虎寨。但是不要再做傷天害理之事,等我回來之後,若是你辦不好此事,你當知道我的手段。若是辦好了,我一定會給你一些好處,或是消除你的血傀儡禁制也不是不可能。」李易天恩威並施,將黃狐狸治理的服服帖帖。

「小的一定竭盡全力!」黃狐狸諂媚的說道。

交代完以後,李易天帶著慕容嬌御蛇架鷹而去。前路未知,他需要一些幫手,畢竟他們家族所面對的,可不是黑虎寨這樣的小角色。慕容嬌實力不弱,帶上她也能多個幫手。

他們直奔遼都府,天機城而去。據慕容嬌所說,天機城裡有通往許都府的傳送陣。若是他們徒步趕往許都府,怕是要走上一年半載,而通過傳送陣,他們就能夠瞬間到達許都府府城,蓮城。

五日之後,李易天一行遠遠地看到了天機城的輪廓。天機城並不是遼都府的府城,但是這座城市卻是最古老的一座城池,從上古時期就已經建立。經過無數次的修葺,歷經萬載依然矗立在大地之上。

走在寬敞的官道上,李易天羨慕不以的觀看著天機城的城牆。那城牆連綿如山嶽橫通,其上垛口、角樓、箭塔、瓮城一應俱全。比起九禹城,不知要恢弘大氣幾百倍。

待到近前,三丈三尺三寸高的鐵門,若獸口一般大開。城門和牆體上帶著斑駁的歲月痕迹,顯示著這座城池的悠久與滄桑。進入城門,一股古樸祥和的氣息撲面而來,顯然這裡有大陣守護。

街道兩側店鋪林立,路上行人絡繹不絕。李易天打眼一掃,就看到了幾個低階修士。在慕容嬌的帶領下,他們在一處客棧落腳。今日天色已晚,只得明日再行上路。

雖然李易天一行確實引起了一些注意,但是路人們也並沒有過多的驚訝,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事情。倒是李易天,對沿途的一切都顯得十分感興趣,活生生的一個土包子進城。

李易天坐在自己的房間里,兩條大蛇盤踞在一旁對他寸步不離。

李易天很快就開始修鍊起來,他內視己身,那之前救他一命的神秘碎片,此刻在他的體內沉沉浮浮。

這碎片神秘異常,李易天一路上多次研究,仍然沒有任何的頭緒。自從它主動吸收完化形丹以後,就再也沒有過什麼異常的表現。

神秘碎片非木非金,質地不軟不硬,給人一種溫溫的觸感。李易天剛得到時它顏色烏黑,吸收過熱流以後變成淺黑色,其它卻是一成不變。

「這碎片定是奇物,若不然,也不會吸收那麼多的能量,而且還沒有一絲的變化。」李易天暗暗稱奇。

「既然它能吸收能量,而且上次也吸幹了我的法力,那我何不再傳輸一些法力試試?」李易天想到就做,他立刻控制一絲法力鑽進碎片里,那法力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終於有反應了。」看到自己的想法有效,他再次輸送法力,這次依然被碎片吞噬一空。

李易天瞬間來了興緻,體內的法力源源不斷的輸送進去,神秘碎片依舊照單全收,只是吸收以後那碎片沒有任何的反應,彷彿只是一個能夠無限吸收法力的東西。

李易天折騰了很久,也沒有在發現任何有用的東西。最後只得先把它放下,繼而開始恢復起自己消耗的法力來。他打定主意,定要時時溫養這塊碎片。

第二天一大早,李易天帶著慕容嬌吃過早飯後,他們匆匆的來到了天機城的傳送陣旁。

對於回家,李易天一直有股特別的執著。

幾個把守的衛兵全身甲胄,他們似乎隱隱的站出了一個防禦陣型。全身披掛式的鎧甲和手中鋒利的長槍,使他們看起來威武不凡。這些守衛中,實力最弱的都有破武境六重天的境界。

「每人5塊下品靈石,每獸10塊,你們幾個一共40塊下品靈石。」一個書記模樣打扮的官員,對著李易天他們說道。

慕容嬌直接點夠靈石放在桌子上,書記清點以後示意他們稍等片刻。

總裁寵妻有道 這天機城內的傳送陣,每次能夠傳送20人,所以李易天他們必須等到人數足夠了,才可以開啟傳送。

此時已經有三人在此等待,其中兩個精壯的大漢看起來像是一夥的。另一個人單獨的站立在一旁的角落,顯然不願與他人有過多的交際。若是算上李易天二人和兩蛇一鷹,他們還要再等九人才能開啟傳送。 閑暇之餘,李易天仔細的打量著這新奇的事物。這種傳送陣,天機城裡不至一座,分別通往不同的地方。

這傳送陣的形狀就像一個巨大的祭壇,只是在入口處多了一個拱形的門框。門框上雕刻著各種的符文印記,和地上巨大的六芒星陣圖交映生輝。周圍有數個凹槽,被一些繁瑣的紋路層層覆蓋。這建造傳送陣的材料,也不知是什麼材質,看起來似石似玉。李易天感覺到這東西定非凡品。

傳送陣整體上給人一種古樸,神秘的感覺。

正在李易天端詳之時,一聲呼喚打斷了他的雅興。

「芙蓉仙子!真的是你啊!」這聲音里充滿了興奮。李易天尋聲望去,之間一行三人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來。

「你認識他們?」李易天看著慕容嬌問道。

「恩。」慕容嬌低聲應道,然後匆匆轉過頭去。自從李易天化形以後,慕容嬌對她的態度就是大變樣。在單獨相處時,她總是不敢和李易天對視。如同一個鄰家的害羞小女孩,沒有一絲仙子的超然出塵。只是當她面對別人時,才會恢復到以前的模樣。此時李易天問話,她也是如此。

「不會是因為我看過她的身子吧?」李易天惡趣味的想到。「或者是因為他看過我的身子?」想著,李易天不由得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褲子。

「好久不見,芙蓉仙子風采依舊啊。」為首的一名男子開口笑道,只是她的笑容讓李易天很不舒服。彷彿是自己的東西被別人偷窺的味道。

「王兄客氣了,王兄的修為更勝往昔了。恭喜王兄更近一步。」慕容嬌再次回復仙子的樣子,客氣的和來人打著招呼。這人就是王家的少主王世鵬,20多歲已經達到了破武境4重天,比起以前的李易天不知強了多少倍。

「哈哈,愚兄也是僥倖突破,才剛剛到達破武境4重天。沒有什麼好恭喜的。」姓王的嘴上說的謙虛,嘴角卻已經列到了耳根后,一臉的得意溢於言表。他的一雙賊眼,不停地在慕容嬌身上瞟來瞟去。

這男子身後跟了二人,一位老者和一個年輕人。那老者頭髮有些斑白,修為已經達到了破武境6重天,那另外的青年卻只有破武境2重天的修為。

「聽說慕容家族遭受厄運,愚兄也是萬分憤慨。怎奈趕來之時,慕容家已經是一片廢墟。若是仙子不嫌棄,可以住到我們王家。愚兄保證,讓你和在自己家裡沒有什麼區別。」王世鵬一臉殷切的說道。

「謝過王兄一番美意,只是小妹卻是有要事在身。日後定會過府叨擾,到時還望王兄不棄。」慕容嬌婉言相拒,莫說慕容嬌又是在身,即便隻身一人,她也不願與這青年有太多的交際。

王公子被直接拒絕,眼中閃過一絲惱怒,這是他才把目光轉向了李易天。上下打量了一番,卻是對他沒有任何的印象。

「既然如此,那此事日後再提。不知芙蓉仙子這是要往哪裡去?」王世鵬顯然有所預謀,竟然絲毫不顧慕容嬌的拒絕之意。

「在這通往許都府的傳送陣旁,還能去往何處?」本以為對方會一走了之,誰知他竟然纏了上來,慕容嬌自然不會有什麼好臉色,一句不軟不硬的話頂了回去。

「哈哈,正好,這次我也是隨同福伯,去許都府處理一些家族之事,一路上我們可以同行啊。」王世鵬厚著臉皮,哈哈大笑道。

慕容嬌無語的往李易天身邊靠了靠,不再於他攀談。

這時有陸續走來幾人,傳送的人數已經足夠。在他們紛紛繳納費用以後,傳送陣開始啟動。

而那王公子三人竟然也交了靈石,跟著李易天他們進入了傳送陣。

傳送陣一經開啟,頓時四周亮起無數光華,璀璨耀眼,不忍逼視。當李易天閉上眼以後,感到身體一陣微微的不適,再睜開眼后,傳送已經結束。

「一經到許都府了?」李易天猶自不敢相信,那數十萬里的距離竟然一眨眼就過去了。隨著眾人走下傳送陣,李易天一陣的感慨。

「原來修士的世界如此神妙,我李易天定要大展拳腳,好好領略一番!」李易天心中的好奇頓時被激發出來,從此一個強者,踏上了他的巔峰之路。這次短暫的奇妙之旅,竟然成為了他以後動力的源泉。

「王兄,我們就此別過吧,它日再見。」慕容嬌搶先開口道。

「呵呵,那好,後會有期。」王世鵬故作瀟洒的說道。

不等對方多做客套,慕容嬌率先離開了。

望著慕容嬌和李易天遠去的背影,王世鵬雙眼瞬間一片陰霾。

「福伯,咱們的消息不錯。慕容家族恐怕,只剩慕容嬌一人了。只是他們家的財寶卻不知藏在何處。」王世鵬一臉沉思,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白痴相,他之前並沒有見到慕容嬌帶有什麼空間類法寶。偌大的財富不可能憑空消失。

「只要抓到那丫頭,還有什麼不知道的。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是慕容家的那個大小姐了。」那福伯,一臉輕鬆地說道,絲毫不怕慕容嬌二人逃走。

「再者說來,你不是一直都想得到慕容嬌嘛,這次福伯幫你生擒了她,以後你可要好好調教。」

「哈哈,那就多謝福伯了。將來我繼承了家族大業,定會好好感謝福伯的。」王世鵬一臉興奮地承諾,他對慕容嬌的垂涎可不是一天兩天了。

且說李易天帶著慕容嬌除了傳送陣,李易天隱隱覺得事情哪裡不太對勁。他們二人決定快速啟程,離開許都府。一路上他們一刻不停,直往九禹城的方向而去。

李易天之前在家一心痴迷武道,從小就勤練不輟。很少相別的孩子一樣出去玩耍,更別說去別的城市遊玩。因此對於許都府到九禹城的道路,他也不熟悉。二人只得依靠地圖上的標示前進。

沒過都久,李易天一行來到一段偏僻的道路上。這裡四周都是密林,只有一條官道橫穿而過。在繁茂的樹枝遮擋下,這裡顯得更加的陰森幽暗。

盤旋半空的鐵翅蒼鷹,忽然發出示警。李易天心頭咯噔一跳,該來的還是來了。

王世鵬三人的身影出現在官道前方,而他們身後現在又多了兩人。這兩人都是破武境三重天境界的老者,看他們的皮膚就知道,它們一定活了不短地歲月。修鍊之人一般要比凡人壽命要長,修為越高,壽元也就越多。當修鍊之人出現老態是,也就是他們行將就木之時。

眼看著幾人不懷好意的在這偏僻之處現身,顯然是早有預謀。

「王世鵬,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慕容嬌看到幾人攔住去路,厲聲呵斥到。

「慕容嬌,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們家族已經不復存在,跟著我會有你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將來我繼承了家族大業,你我可以攜手共參大道,這豈不是一樁美事。」王世鵬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此時他已經勝券在握,不再需要什麼隱藏。一雙眼睛看向慕容嬌時,充滿了**。

「做你的春秋大夢,我慕容嬌才不稀罕你的榮華富貴!」慕容嬌惱羞成怒,一張臉上滿是怒火。

「哼,不識時務,那我就只能辣手摧花了,然後再從你的身上取走慕容家的積蓄。想來你們家的《仙蓮寶典》,定會在我手中大放光彩的。」王世鵬不無得意的說著。彷彿一切都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不要與她廢話,動手吧。」福伯打斷王世鵬接下來的話,率先出手。他一向行事謹慎,所以這次才被家主派來協助少主。慕容家族千百年的積累,沒有哪個家族會不垂涎。而且這次黑虎寨滅了慕容家的全部人手,只餘下一個慕容家。從她手中拿到資源,幾乎和撿的沒有什麼區別。

只是這種事情,確實見不得光。若是被傳揚出去,難免不會被有心人利用。名聲敗壞倒是其次,如果被其他家族聯合施壓,那結果就不太好說了。

福伯這一出手,其餘幾人也都緊跟而上。李易天的修為最高,福伯自然要拿他開刀。

李易天雖然比福伯差了整整一階,但是他絲毫不懼。身形一晃,迎著福伯直衝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