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真無邪的眼睛里似乎藏著某種神秘的東西,讓落月不敢斷定,因此落月保持中立的立場,不拒絕,不主動。

這時候,空中又是一陣氣流波動,這氣流中藏著一股不尋常的靈力……壓的金龍和鳳凰都飛不動了,必須停下來,而那靈力又似乎來自裂帛城的方向。

落月和紫年互相對視一眼,難道裂帛城有事?

這是最不想看到的。 紫歸知道事情有點嚴峻,也不嘻嘻哈哈了,從鳳凰身上下來,召喚自己的獨角獸,坐在上面,開始認真的和紫年落月開始觀察形式。

「裂帛城出現如此厲害的靈力涌動,那裡一定有什麼變故。」紫年深深的皺著眉頭,心思凝重。這也是紫年第一次這樣嚴肅認真,不可侵犯。

已經一年多沒有回來了,也沒有任何音訊,更不知道家裡發生了什麼。而這裡,紫年是當成自己的家的,是和落月親手打下來的地方。自己的親近之人也都在這,對這裡的情感非同一般。這裡,上可連接仙界,下可連接冥界。是一個完美的地點,同時又隱藏在遠山霧靄之中,風水不錯,氣候宜人。

「靈力不退,恐怕我們是進不去的。」落月說道。靈獸們不斷煽動翅膀維持穩定。

「也許可以從天空之城進去。」落月說道。

天空之城最近一片幽藍,落月起初沒當回事,現在想想,應該是收到這股靈力波動形成的。

「紫歸,你在這等著,我和落月進去看看情況,如果我們沒有出來,你就找個安全的地方,不要回來。」紫年神色凝重的對紫歸說道。

「那你不擔心落月么?為何只擔心我?」紫歸問。

「我和落月同生共死多年,這個時候更應該不離不棄。」紫年笑了笑,「而你對父母來說很重要,如果我們有什麼閃失,你也好告訴父母。就這樣決定了。」

落月也微笑著看著紫歸:「再見了。」

說著就要和紫年走進天空之城。

「等一下,我紫歸雖然靈力一般,但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臨陣脫逃,既然生死相許,也不差我一個人,何不一起?」紫歸已經決定和他們一起。

「好啊,既然如此,也好。」落月眨眨眼睛笑了笑。

「我覺得你的表情有點奇怪……」紫歸還沒等說完,只見後面的冷焰龍一下子將他打暈了,紫歸倒在地上。

「照顧好他,我們走了。」落月囑咐大家。

「你也要照顧好自己,需要我們隨時召喚。」冷焰龍說道。落月點了點頭,和紫年跳入了天空之境。

這裡雖然是一個入口,可進去卻不是一帆風順,這一點他們都體驗過,然而,如今靈力不能與當日同日而語。

等紫歸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了冷焰龍,骷髏手,鳳凰,水郎,斑斕,還有龍蛋等靈獸在空間里玩耍呢。

「嗨,你醒了,餓了就自己做點吃的吧,我們可以沒有年兒的手藝。」手手說道。

「頭疼,需要按摩。」紫歸說。

「這種事情還是自己解決吧,胭脂戒指里不提供此項服務。」鳳凰說道。

對於所有外來人,靈獸們都持有懷疑態度。這個世界充滿欺詐,接納一個人並不容易。不管他是誰,在沒有取得真正的新人之前,就是路人,陌生人。這就是靈獸們為了守護自己的家園的態度。

「可是我明明聽到落月讓你們照顧好我,你們是不是沒有準備理解照顧這個詞語呢,我可是客人,也是落月的弟弟啊……」紫歸委屈的說道。 「哼哼,我們這就是這麼不近人情。你呀,老老實實的呆著,別惹事,咱們也就相安無事。但凡敢撒野,有你好受的。」手手說道。

「唉,真是人善被人欺啊……嗚嗚嗚……」紫歸嗚咽起來。

「得了,別裝可憐了,這裡不興這一套。」手手繼續教訓。總之,就是感覺這傢伙來歷不明,甚至藏著什麼難以言說的東西。

「你們先入為主。我不過是做了幾個落月的雕像而已,心生點點的愛慕之情罷了,你們就統一戰線把我當情敵了,再說我也沒有想怎麼怎麼樣啊,就是把她當成姐姐,嫂子,好朋友,亦師亦友罷了,我深深的知道她是年兒的妻子,深愛著我的年哥哥,又怎麼會多想其他的,再說我如此玉樹臨風,還怕沒有女孩子喜歡么,什麼異邦的公主,什麼妖嬈的女王,我可是個有經歷有閱歷的人呢,哼哼。別人的妻子是最不能惦記的,只能走朋友路線。」紫歸一頓說這才澄清了自己。

靈獸們對他的戒備心也緩和下來,他呀,知道就好。

「她是個不可多得的奇女子,能成為她的朋友,或是遠遠愛慕,看著她,就是幸福了,能像你們一樣彼此陪伴,這都是需要福氣和運氣的,你們呀,運氣真好。我呢,不會惹是生非,你們想吃什麼,只要報名就行了,吃了哥哥那麼多菜,我也學會了一兩手,雖然沒有哥哥那麼精湛,但是也還不錯噠,不妨嘗嘗,對了,這個空間似乎是剛剛復甦的跡象啊,我認為很多地方有待完善……」紫歸一邊參觀一邊說。

這到引起了鳳凰的興趣。

「紫歸,你覺得哪裡可以完善?」鳳凰問道。

「我覺得這些植物長的有點緩慢,如果動用生長靈力的話,會對它們有個催促作用,這樣植物繁茂起來,對整個空間也是一個靈力循環的過程,相輔相成彼此影響。」紫歸說。

「生長靈力?」鳳凰似懂非懂,疑惑的問。

「是的,它是眾多靈力中的一種,巧合的是,本人修習的就是這種靈力,如果你們同意的話……」紫歸說。

很快,空間的植物花草在紫歸生長能力的催促下,不斷的衍生出新丫,並且繁茂起來……看起來就像是一團霧氣,而靈力就在霧氣中崔根生長……

這一點讓眾人十分驚奇。紫歸有他的厲害之處啊,不管怎樣,他是年兒的弟弟,應該不會是個壞人。

等落月回來,看到這樣的空間,一定很驚喜吧……

周圍已經被紫歸最大程度上布置的完美無缺了。他看著那些架子上的水晶還有旁邊的鼎:「落月真是個富有的人,只是還差一兩塊水晶和一兩個鼎,就完美無缺了。」

「你還懂得水晶和鼎?」鳳凰更加差異了。這個紫歸的確神秘啊。

「我只是略懂皮毛而已,五鼎尊天下,而這裡已經有了五鼎中的三個了,還有這兩個雖然不是五鼎中的,但是也是在遠古時代都能查得到排名的。所以我才說她富有,這水晶也是,水晶非同一般,沒有緣分是無法真正獲得的……」紫歸說道。 「那你覺得主人會得到所有的鼎和水晶么?」鳳凰問。

「這恐怕連先知也無法預測了。要看落月的運氣。」紫歸回答,「就目前來看,她的運氣相當不錯,有個哥哥那樣重情重義的人做相公,還有我這個無所不知的小舅子。」

「你呀,別丑美了……」鳳凰笑道。

「嘿,人家說的是實話么,還有你們這些忠誠又聰慧的靈獸相伴,她真的好幸運。」紫歸說。

「這句話是重點,重點以後要放前邊說才好。」手手笑道。

紫歸越來越融入大家了。又在他的指點下,將空間重新布局了一番,別看是細節上的小休整,但是完全不同了,看上去更加波瀾壯闊了,而且重要的是,能讓空間里所有物體的彼此的靈力相互交錯,激發出更充盈的力量。

整個空間的力量被提升了,完美搭配!

「你挺了不起的,紫歸。」鳳凰很滿意的笑了笑。

「你很美,也很有能力,我很欣賞你,鳳凰。」紫歸笑了笑,「不過千萬不要愛上我哦,儘管我很喜歡鳥類的。」隨後紫歸有故意眨了眨眼睛,一副頑皮模樣。

這時候,戰魂部隊的隊長走過來:「他們進去后,天空之境就被封閉了,至今不知道怎麼樣,我就這樣坐以待斃么?」

「我們再等等看,現在也沒有進去的方法。」鳳凰有些為難的說。巡視了一番天空之境之後,的確已經閉合了,彼方閉合,這裡是沒有辦法開啟的。

「也不是沒有辦法?」紫歸想了想說道。

「怎麼,你有辦法?」鳳凰有點激動的抓著紫歸的手臂。

「我有,不過你不要愛上我哦。」紫歸依然那麼無邪的笑了笑。

「莫非你能打開天空之境?」手手嘟囔著。

「不,我不能打開。但,我們可以從正面進去啊……」紫歸說。

「可是正面靈力強大,壓的金龍和鳳凰都飛不起來……」手手為難的當作紫歸是說大話了。

「那你有沒有聽說過,天下之大,是因為一物降一物,所以物種才繁盛的呀。」紫歸說完躍出了空間,喚出自己的獨角獸,那獨角獸搖身一變,生出兩隻金色翅膀,連那顆角也成了金色,閃閃發光。

「啊,竟然是金獨角,萬里挑一的……」鳳凰內心驚奇無比,這才是寶物,寶物啊,獨角獸本來就稀少,金獨角是階段最高的,要經過千年磨礪才能形成,大部分獨角獸都死在磨礪的路上了……

「好傢夥,藏著這樣的寶貝,竟然假裝在空中跌落了……」手手也笑了。

「嘻嘻,人家的小心思嘛。」紫歸不好意思的臉紅了。還會紅臉的少年,想必是天真無邪的吧。但願是天真無邪的。鳳凰想到。

紫歸騎上金色獨角獸,拿著胭脂戒指,這就衝破裂帛城衍射出來的強大靈力,開始緩步前行。

飛在靈力之中,感受是不一樣的,周圍不再是天空雲朵,而是力量與力量的抨擊,閃電,風雪,雷鳴,一切都可能交融在一起,甚至不可知的力量……

然而,獨角獸不顧風險,不辱使命,終於飛到了裂帛城前。 只見,裂帛城被強大的靈力氤氳著,進去之後,人們都躺在地上,雖然還有生命氣息,卻都很微弱了。

裂帛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及。

這強大靈力的出處是城內裂帛客棧之中,也是他們的大本營。

「你們別出來,這靈力里有一股特別的毒氣,如果不是萬毒不侵之軀,恐怕難以應付。」紫歸說道。

靈獸們看紫歸自由行走在霧氣中,心不跳臉不紅,才知道,他真的是萬毒不侵之軀。終於在緩慢前行中來到了裂帛客棧的大門口。整個客棧幾乎看不到模樣了,那一團白色的氣體正是從裡面衍生出來的,瀰漫在客棧周邊……

「落月,年兒!」鳳凰心裡十分緊張,生怕這兩個沒過上幾天好日子的人又分開了。

「別擔心,他們沒事,只是被困住了。」紫歸說。

「你怎麼如此肯定?」鳳凰問。

「別忘了我和紫年血脈相承,我能感覺到,而落月嘛,她在參觀我的冰雕的時候,沾染了我特質冰雪,我也能感覺到她,但純屬是無意哦。」紫歸說道。

大家可不關心是否無意,只關心他們現在可好,大家可好?

停在大門口前,一團團霧氣突破而出,靈力一陣陣波動,靈獸們也隨之在戒指里一陣陣的翻滾,唯有紫歸,穩坐泰山,安然無恙。

「裡面產生了一股巨大的靈力,紫年和落月進入后必然是想抑制這股力量的擴大,然而他們不曾想,他們的輸入的靈力也被這巨大的靈力吸食過去了,他們又無法收手……」紫歸推斷。

「你為何如此判斷?」鳳凰問。

「因為這霧氣蒙蒙中,我能察覺到他們的一絲絲特殊的靈力……雪神,光明神……是兩種不同於其它靈力的力量……」紫歸再一次察覺,並且確認這一點。

靈獸們如今只能依靠紫歸了,因為他們根本鎮不住這靈力。又不知到裡面的情況。

「紫歸,如果你能救他們,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鳳凰很肯定的說,總覺得破解之法就在紫歸了,但有怕他不救。

「真的么?做我的靈獸可好?」紫歸問。鳳凰一愣。隨後紫歸大笑。

「與你開個玩笑,一個是親哥哥,一個是親嫂子,我怎麼會談條件了,我最看不慣我親近的人香消玉損了。」紫歸說這話的時候,特別不像個孩子,而像個成熟穩重的男人,頗有紫年的風度。

這時候,紫歸雙手放在金色獨角獸的翅膀上,頭貼著它的金色獨角,展開翅膀,做飛行狀,然後整個身體慢慢融入獨角獸里,或者說獨角獸融入了紫歸的身體,總之,成了透明狀,隨後,化為一股力量,嗖的一下就飛進去裂帛客棧了,這力量在裡面將落月和紫年的力量分離出來,三股力量一起抗衡敵人……

一會功夫,成果小見。那霧氣已經消退了不少。落月和紫年感知到是紫歸來幫助他們了。

「不要傷害伽藍。」只聽是落月的聲音。這發出奇異靈力的正是伽藍。

「我不管伽藍是誰,但你說不要傷害的人,我寧可身隕也不會傷害!」紫歸鏗鏘有力的回答。

「真是我的親弟弟!」紫年為他的氣魄深感佩服。 很快,由於紫歸的加入,落月,紫年,紫歸,三個人的力量勝過了伽藍的力量,那些氣息被壓制下去了,回到伽藍的體內。

「幸好你們及時趕到,否則整個裂帛城都要因為毀於一旦了。」伽藍略微悲傷的說道。

「你安好才是我最想看到的。」落月擁抱著伽藍,又是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

「多謝你了。紫歸。」落月轉過頭對紫歸輕然一笑。為了這佳人一笑,紫歸真是覺得付出多大力氣都是值得的愛……

「都是自家人,這等客氣話何必呢。」紫歸回答,「對了,這位是英俊偉岸靈力又強大的男子是?」紫歸還不認識伽藍。

「他是我父親,伽藍。」落月說。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可是你們的姓氏似乎不大一樣,也許我不敢問,只是有那麼一點好奇……」紫歸不好意思的笑笑,摸著自己的腦袋,孩童的頑皮狀。

「這個,說來話長,日後你會知道的。」落月說。

「裂帛城內很多人都中毒了。」伽藍慚愧的說。

「父親,你的體內怎麼會有毒素呢?你向來清靜修鍊,與世無爭,更不喜歡邪惡之道,也不與那些人交往,這不應該啊。」落月撫摸著父親的脈搏,疑惑的問。

「這也是是我年輕時過於信任他人才留此禍患。是巫女留下的。年輕時和你母親,我們三人算是好友,因此沒有什麼戒心,想不到她當時已經在我體內種下這毒素了,只不過是時到今日才發作。我竟然一直尚未察覺,這也是可悲之處。」伽藍說道。

「我想巫女一定可以控制這毒素爆發和蔓延的時間,真是心機過深。」落月說。

「現在,當務之急,裂帛城的人已經因為毒素而昏迷了,沒有昏迷的都是靈力過高的人。要拯救這些昏迷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伽藍咳嗽著說道。

「父親,你好生休息,這個讓我來。」落月取了一點毒素,找到一個安靜的地方,開始分析它的成分,隱藏和生成的時間。

只有準確分析出這些才能找到破解的方法,破解的方法自然也是煉藥,無論是植物和鼎,落月都不少,加上她明斷的辨析,很快找到破解之法。

鳳凰在空間里幫助落月保持鼎的溫度,而花魂則負責採取落月需要的百花煉製成精華,最後再放入晶核一切在鼎里煉製。

過了一陣子,鼎停下了,一個大晶核模樣的東西躺在那裡,落月撿出來,放在水中,水汽立刻蔓延開來,從裂帛客棧到整個裂帛城都被這大晶核的水汽氤氳著,所到之處,暈倒的人們漸漸蘇醒過來……

裂帛城很快從死城變成了活城。人們的氣氛也活躍起來。

「父親,我最擔心的是你。巫女對你新機過深。我雖然能把大家救醒,然而你體內的毒素我卻無法徹底清除,我怕會再次發作。」落月擔心的說。

「沒關係,我想我最好到一個安靜的地方,這樣即使發作也不會給周圍的人帶來災難。」伽藍平靜的說。

「我不允許你和我和母親分開,你可是我最愛的父親。我一定會治好你的。」落月說。 「傻孩子,有些東西就是無解的。順其自然就好。」伽藍心疼的說。他心裡是不想落月再去為自己冒險。

要知道,她能回來恨不得讓她足不出戶,再遇不到任何危險。雖然感知里已經知道了落月沒有死亡,可是真正見到她的時候,心底還是有說不出的激動……

「父親,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若是人生沒有目標,我會過的很不開心。找到解藥就是我現在的目標。」落月心意已決,沒有什麼能改變。

「我會和落月一起去找的,這一次不會讓她再遇險,希望父親大人能允許我有個榮幸。」紫年說。

「傻孩子,都是我的傻孩子……希望你們永遠在一起,彼此相守。」伽藍拍著兩人的肩膀。

「這位少年是?」這時候,在一邊的水澤風華走過來,看著紫歸,這張臉簡直和紫年一模一樣啊,只是更為年輕。

其實紫歸進來的時候大家已經想到了,只是都很意外,想不到紫年還有個孿生弟弟……

「這是紫歸,我弟弟。不知我的父母此刻在哪?」紫年說。

「他們在仙界,輔佐神女。雖然帝君和神女共治仙界,可是帝君並不是個省油的燈,所以,神女不能一個人在那裡孤軍奮戰。雪天和光塵就去了仙界。」水澤風華說道。

他們都這樣稱呼對方的名字了,紫年覺得他們之間應該是很親近朋友了,因此也十分欣慰。

紫年知道。父親和母親原本想裹著隱居的二人世界,可終究是放不下紫歸,這才回歸仙界,畢竟那裡的消息來源更豐富。

另外一方面原因就是幫助神女其實就等於幫助兒子,這可是怎麼也割捨不斷的兒女親家。何況雪天對仙界的臣子和地理等等都了如指掌,她的輔佐相當重要。

「其實,落月,神女知道你不會死的。她曾經流露過這樣的訊息,母女連心,她能感知到你。」這時候百里走出來,他肩膀上的白狐狸一下子跳到落月的懷中,緊緊擁抱落月。神女知道,可別人都不知道啊。

這場重逢雖然是在這種不能舉辦歡慶晚宴的時候來臨的,但是阻擋不住內心的歡喜愉悅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