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愛麗達的各項生命體徵都挺平穩,熬過今天晚上應該問題不大!只是……”

寧蕾長嘆了一口氣看向顧曉樂,顯然剛剛顧曉樂把希望完全寄託在荒島中心這處怪異盆地上的想法讓她挺不放心的。

“放心吧,車到山前必有路,這麼多大風大浪我們都挺過來了,我還真不信這一次就能難住我們!

更何況萬一我們幾個真的落到海盜手裏了,我還有保命的B計劃?”

顧曉樂的話讓寧蕾一愣,心說這傢伙不會又說是拿我當擋箭牌這種餿主意吧?

顧曉樂大概是看出了寧蕾的擔心,嘿嘿一笑:“放心吧,這次的B計劃不是把你當擋箭牌,不過也有點那方面的意思!”

“什麼也有點那方面的意思?”寧蕾越聽越糊塗了。

“其實我的B計劃就是啊,萬一我們被海盜給抓住了,我就直接承認我是你的未婚夫,也是某某大財團的公子哥就行了!

到時候海盜爲了我的贖金肯定不敢傷害我們,對了,沒準他們還會頗爲體貼地把我們分到一個木籠子裏呆着,

你說我們爲了讓他們相信我們是夫妻,是不是應該來點什麼假戲真做的親熱戲演給他們看啊!”

顧曉樂的這一番話雖然是說笑成分居多,但是說的繪聲繪色,表情極爲傳神弄得好像真事兒似的!

把個寧蕾說得有些面紅耳赤,心裏甚至琢磨着萬一真的被捉到一個木籠子裏,那到時候該怎麼辦啊?

萬一演着演着親熱戲,情緒上來了,豈不是要當着衆多海盜面給人家來一場現場表演嗎……

想到這裏的寧蕾嬌嗔地捂住羞紅的臉頰跑出了山洞,而顧曉樂此時還在唾沫橫飛地繼續聊着呢……

“你們說到時候咱們沒等回國呢,你就先有了孩子的話,咱們回去會不會被你們那個什麼家族給浸豬籠啊?

咦?人呢……”顧曉樂望着空空如也山洞有些失望地自語着……

“呵呵……”一陣輕笑聲把顧曉樂嚇了一跳,原來是躺在洞穴地面上的女僱傭兵愛麗達正捂着嘴輕笑。

看到顧曉樂注意到她了,她有些靦腆地一笑:

“非常抱歉顧先生,我不是有意想笑出來的!只是,只是剛剛你和寧小姐說的那些話實在是有太有趣了,所以才忍不住……”

顧曉樂當然不會介意,只是關心地蹲下身仔細看了看這位剛剛被搶救過來的女僱傭兵。

此時的愛麗達雖然臉色還是十分憔悴,但是明顯精神狀態已經好了很多,看起來這條命算是救回來了……

“愛麗達小姐,你這身體素質還真不是蓋的啊!中了這麼多的槍傷,還流了這麼多的血,我覺得就算是我恐怕也恢復不了這麼快這麼好!”

“顧先生這一次真是多虧先生你了,不然就算我身體再好,沒有您把我從叢林裏背出來,恐怕我現在早就命喪叢林了……”

說着話愛麗達還想坐起身體向顧曉樂表達謝意地微微欠一下身體,只是畢竟是剛剛做過手術身體還是有些太虛弱了,一個趔趄險些摔倒……

顧曉樂連忙過去伸手攙扶住她,哪知道就這麼一會兒工夫,山洞口外傳來了林嬌陰陽怪氣地的聲音:

“呦,曉樂哥哥你也未免太多情了吧?一早上還把我們姐妹三個封成愛妃呢?

就這麼一會兒的工夫就和新來的愛麗達姐姐開始動手動腳了?”

顧曉樂尷尬地一笑,不用回頭也知道是她們姐妹三個進來了。

果然除了走在前面陰陽怪氣的林嬌和臉色有些尷尬的林蕊,後面還跟着剛剛被顧曉樂一頓香豔聯想給弄得不好意思跑出山洞寧蕾。

不過此時的寧蕾早已沒了剛剛的那份嬌羞,而是皺着眉頭盯着顧曉樂和愛麗達顯然是又吃了醋……

顧曉樂倒是沒當做一回事,卻把愛麗達鬧了個大紅臉,連連擺着手解釋着說:

“不,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的,剛剛顧先生只是過來扶我一下而已!”

不過她的解釋顯然沒有得到幾個女孩的認同,年紀最小的林嬌雙手一掐自己的小蠻腰,冷笑着說道:

“愛麗達姐姐,其實你也不用過多解釋,我們營地三個女人就一個男人,所以無論是從心裏上還是生理上你也應該明白顧曉樂對我們三個女孩來說意味着什麼?,

而你呢?初來乍到的就對我們曉樂哥哥有些意思,其實我們三個也都理解!

但這事兒畢竟是有個先來後到的吧?你就比如說我,在三姐妹裏年紀最小,所以我作爲營地的老三呢,應該勸愛麗達姐姐你一句,

想要拿下我們曉樂哥哥呢,至少也得問問我們姐妹三個同意吧?”

林嬌的這一番話出口,一下子讓山洞裏的氣氛變得詭異和曖昧起來……

愛麗達本來是認爲這幾個人裏面只有寧蕾和顧曉樂是那種比較親暱的男女關係,

可是現在聽林嬌這個小丫頭這麼一念叨,好傢伙,原來顧曉樂一下子收了三個後宮啊?

雖然這個顧曉樂看起來還算強壯,但是能真的吃得消嗎?

愛麗達嘴上即便沒說但是看向對面這四個人疑惑的眼神,完全暴露了她現在心裏的想法……

這下,寧蕾首先炸毛了,直接狠狠地擰了一下小妮子林嬌的大腿根,一邊擰還一邊咬牙啓齒地說道:

“臭丫頭子,你怎麼想的我管不着,你別把我給算進去啊!”

林嬌被掐的吱哇亂叫,連忙在本來就狹小的山洞裏逃了起來……

寧蕾擰了一下還不解氣,接着在她後面追着,洞穴裏面氛圍這纔算是緩和了一下。

林蕊小臉通紅地和愛麗達解釋道:

“愛麗達小姐,你別聽我妹妹亂講,我們三個和顧曉樂在營地裏都是普通倖存者的關係,

只是在這裏他是我們的隊長而已,我們大家都聽從他的指揮!”

聽到老實穩重的林蕊這麼說,愛麗達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那邊寧蕾和林嬌的打鬧纔算是告一段落。

這時候剛剛已經躲到洞穴外面的顧曉樂手裏拿着一個椰殼做的水碗走了進來:

“愛麗達小姐,喝口水吧!”

愛麗達在叢林裏水米沒進地昏迷了近一天一夜,又失了這麼多血,確實早就已經口渴難耐,

所以接過顧曉樂遞過來的半個椰殼,直接一仰脖“咚咚咚……”喝了進去。

一碗水下肚的愛麗達精神狀態顯然又要好了很多,把椰殼送還給顧曉樂後微微點頭致謝後問道:

“顧先生,我想問一下您知道我的僱主劉先生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一聽這話,顧曉樂有些無奈地一攤手,不過還沒等他回答,剛剛從寧蕾的魔爪中脫離出來的林嬌搶着說道:

“他呀!應該已經被海盜槍斃了吧!” “什麼?劉先生被殺死了?”雖然有些心理準備,可是一聽這話愛麗達還是吃了一驚。

“別聽那死丫頭亂說!我們誰也沒看到劉失聰的屍體,我們懷疑海盜把他抓住帶到海灘的營地裏去了!”

林蕊瞪了自己那個口無遮攔的妹妹一眼後,和顏悅色地安慰着愛麗達。

“原來是這樣……”愛麗達如釋重負地長出了一口氣,

“如果他真要是死了的話,我們組織的聲譽豈不是要毀在我的手裏了!”

寧蕾好奇地看了看愛麗達,非常不解地問道:“ 愛麗達,我雖然不太瞭解你們組織,但是你這有點太過忠誠了吧?

現在是你自己都差點死在叢林裏了,你還要去考慮什麼組織的聲譽?”

愛麗達微笑着搖了搖頭:“寧小姐,對於您這種從小在豪門家庭里長大的孩子當然不理解我們的組織對於我們意味着什麼……”

說到這裏愛麗達臉色一暗,本來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不說了……

“好了,好了!你在叢林裏一個人這麼久,一定餓了吧?”說着話,顧曉樂又從山洞外的篝火上取下了兩條剛剛烤好的鹹魚,

以及一碗熱氣騰騰的蘑菇湯端了進來……

聞到食物的香味,愛麗達的肚子也不可抑制地咕咕咕叫了起來,這也難怪一天一夜水米沒粘牙,還流了那麼多的血,不餓纔怪。

於是簡單道謝過的愛麗達接過顧曉樂送過來的食物開始狼吞虎嚥了起來……

這一幕讓一旁的林嬌看得又有些不舒服了馬上酸溜溜地來了一句|:“曉樂哥哥,人家剛剛中午也沒有吃飽啊?

要不你也給人家拿點吃的來唄?”

“你還沒吃飽?中午我可見你沒少吃啊!”顧曉樂一點不留情面地說道。

“切,人家還在長身體嘛……多吃一些也是正常的啊!”

說着話,小妮子還站起身特意挺着胸脯在顧曉樂來來回回地走了幾圈。

“噗嗤……”小妮子林嬌這幅架勢直接把寧蕾給逗樂了:

“小嬌,你就別擰的了,就你那兩個荷包蛋你的曉樂哥哥恐怕看不上啊!”

好傢伙,平時都是林嬌這個老司機拿這些來取笑別人,這還是頭一次寧蕾主動調笑這個小妮子……

果然這下子把林嬌給惹得翻了,馬上反脣相譏地說道:

“是啊,人家是荷包蛋不夠曉樂哥哥吃的!哪像小蕾姐姐你啊,揣着兩個大木瓜天天讓我們曉樂哥哥看着流口水!”

好傢伙,這兩個小娘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誰也不服誰……

“停停停,人家客人愛麗達剛剛醒了吃一口飯,你們兩個就在這裏一邊開車一邊吵架的,也太沒有主人的風度了吧?是不是,我們曉樂隊長?”

林蕊還是平時一樣做着老好人的表率。

顧曉樂其實倒是挺享受兩個美女在自己面前開車吵架的,但是總不能直接說出口告訴她們:

“你們繼續開車啊!我喜歡!”

那似乎有些太重口味了吧,再說還有愛麗達纔到營地,自己這個隊長的形象和威嚴還是需要維持的,於是清了清嗓子說道:

“嗯嗯嗯……你們兩個別吵了!不管是荷包蛋還是大木瓜,本隊長一向都是一視同仁,絕對不會搞身材歧視的!”

得,他不說話還好,這麼一說直接讓兩個小妮子把矛頭對準了他顧曉樂……

“曉樂,你說不會身材歧視,那爲什麼整天總是盯着人家小蕾姐姐的身材看個不停?還說不是喜歡木瓜?”

這牙尖嘴利的小丫頭片子,一說話就把矛頭對準了核心問題。

顧曉樂被她問得臉上一窘,結結巴巴地迴應道:“我,我什麼時候盯着寧蕾的身材看了?我警告你,你個小丫頭片子可別亂說哦!”

哪知道小丫頭林嬌根本就不怕他的威脅,一對水汪汪的大眼一瞪,馬上撅着小嘴說道:

“哼!你還嘴硬?我問你,今天早上我和小蕾姐姐去小便方便的時候,是誰以撿柴火的名義一會兒一去小蕾姐姐的那片草叢偷看。

昨天夜裏是誰打着去樹上觀察海盜動向的名義故意站在上面盯着小蕾姐姐看,

還有前天……”

“停停停……我的姑奶奶算我怕了你了,我這就去給你弄吃的去,

你可嘴下留德吧!”

說着話,顧曉樂頭也不回地直接鑽出了山洞。

看着他狼狽的背影,山洞裏的四個女孩子全都發出一陣會心地大笑,就連一向不苟言笑的愛麗達也笑了。

她還是第一次感覺到和這些陌生人在一起居然能夠感受到以前沒有感受過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