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庄錦,又有一種被利用的感覺!

而且。

這件事,恐怕還會對她與林浩之間的感情造成阻礙!

林浩會不會認為,是她泄了秘,讓東勝,捷足先登,暗地裡使詐?

「小錦,這是董事會,注意你的言辭!」

庄顏神色不滿,臉色漸漸變得陰沉,「這件事,我還沒和你說呢!」

「那林浩,明明拿到百分之五的股權,為什麼不和我們東勝交換,卻跑去了凌美?」

「他是我東勝的員工,你作為他的經紀人,你究竟是怎麼做的!」

庄錦感到一陣膽寒,難道,這一切,都在自己這位父親的眼皮底下嗎?

他都知道?

「股份在凌美,和在東勝有這麼大的區別嗎?」

庄錦質問道:「爸,我不懂,你為什麼這麼多事,都要背著我媽去做!」

上次的蕭時意,加上這次的麗天股權的事情,似乎都是庄顏在算計,甚至,不顧及凌美的利益!

「這是東勝,我要為東勝的董事會負責!」

庄顏哼道:「立刻給我去聯繫林浩,讓他回來,給董事會一份正式的檢查報告!」

「該給出檢討和解釋的,是你才對吧!」

庄錦徹底失望,扭頭轉身,便往會議室外走去!

「你要去幹什麼!」

「指望不上你去解釋,我總得去解釋吧!」

庄錦頭也不回,斷然離去。

「東勝也發布公告了!」

凌美集團,秦詩音去了總裁辦公室,向凌錦報告道:「他們也持有麗天集團百分之五的股份!」

「現在我們兩家各百分之五,聯合起來,算是麗天的第一大股東!」

「東勝也持有百分之五?」

凌錦有些吃驚,看向林浩,臉色凝重,「林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林浩也有些吃驚,這個消息,他此前半點都不清楚!

「恐怕,是某人透露出去的消息吧?」

秦詩音撇了林浩一眼,哼道:「別忘了,你的經紀人那天可是提議你將股權交給東勝的!」 ?追夢公司,現在全公司上下都是焦頭爛額,公司是以滾雪球的形式擴張的。夏伯仁與張哲一起一共投入了八十多億,加上在這過程當中也掙了上百億了,因為在金融危機沒到來之前建設好的房子出售出去了,就不會退錢,只有那些預定而房子又沒給客戶的房子才能退還。

可以說在夏伯仁的管理下,屬於他們的資金加在一起也就二百多億。在金融風暴之前,公司里不但有上百億的流動資金,固定資產那些沒被出售出去的樓房也有幾百億的價值。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出現金融風暴,他們八十億的資金可以在二年裡翻到五六百億了。從追夢地產的規模來看,也就知道夏伯仁擴張的多大多瘋狂了,幾乎整個香港各個地區都有追夢的地產了。

以為是預定的形式,同樣的道理,也就是夏伯仁把近二百億的資產當做了上千億的資產在運做。這也是因為地產行業的暴利才能擁有幾倍的運做形式。可虧起來也是一樣,追夢公司擁有香港很多地皮,地皮到樓房還需要很多資金的投入,而以前資金的來源是預定的房款。所以公司有上百億的流動資金,足夠支出了,而且按照預計,還會有不斷的資金流入公司的。

金融風暴到來后,很多人都買不起了房子,很多人失業下崗。很多公司倒閉,房子被銀行低價拍賣。房價瞬間下降百分之幾十不說,而且還賣不出去。再便宜就虧本賣了。有些地產公司虧本賣都出現了無人問津的地步,以前經濟增長。各個樓房公司比的是誰賣的最貴最好。現在反過來了,為了避免破產,現在看地是誰降的低。而房價的迅速走低,讓一些沒有受到金融風暴影響的人也不敢買房子。因為他們在期待更低地房價出現。而他們的觀望,房子就更賣不出去。價格就更低,這樣形成了惡性地循環。可以說現在在地產行業,誰的規模最大,誰就虧的最多。何況夏伯仁還是以滾雪球的形式擴張的。

高飛洗刷一翻過後,就給那些娛樂圈的朋友打去了電話。第一個電話自然是打給發哥了,電話很快就通了,只是接電話的是周潤發的經紀人,現在香港娛樂圈飛速發展,明星身價都特別高了。也不需要公司那種一個人負責幾個明星的經紀人,自己請一個經紀人省事多了,又花不了不多少錢。等發哥接到電話后,高飛笑著說道:「發哥,不錯呀,越來越有大牌地架子了,都有了私人經紀人了。我昨天剛從紐約回香港。今天第一個就是給你打電話,發哥是不是要為我接風請上一桌電話那頭傳來發哥爽朗的笑聲:「小飛你回香港了是真的嗎,我都以為你到紐約去定居不回來了呢。今年我們影視圈少了你,可是一點生機都沒有了。前陣子我和華籽他們還在談論沒有你的劇本。都沒有什麼高票房的影片了。除了你給星籽的那本劇本在今年有了三千萬的票房,今年上映地影片總共有二千萬票房的也就二部,而且還只是剛剛二千萬出頭,連二千五百萬都沒有過。」

高飛聽到周潤發的話是大吃一驚,這怎麼可能。高飛在腦海里認真的回憶了一下,原來自己竟然在前幾年裡早把87地那些高票房影片已經抽空了。像《龍兄虎弟》《英雄本色2》《警察故事2》《監獄風雲》《秋天的童話》都其實是在87年拍攝上映的。而剩餘雖然還有幾部影片也有不錯的票房,但都不怎麼出名。

其實在87年歷史上除了高飛知道的那幾部出名的影片有多少票房。還有好幾部影片在這一年都有了二千萬以上的票房。但因為高飛地原因。使得那些原本有二千萬票房地影片也只有一千多萬了。在87年,其實是香港影視十分火爆的一年。光二千萬票房地影片應該有十多部的。但因為高飛把那些經典或值得一看的影片提前的抽空,使得今年一直沒有出現好影片,影迷對影片在今年的熱情也直線下降。當影迷在今年一次又一次對影片失望的時候,必然影響日後影片上映的票房情況。

在高飛與周潤發閑聊了一陣子之後,得知另外二部超過二千萬票房的影片是《富貴迫人》和《精裝追女仔》,《富貴迫人》是由董標、沈殿霞、李麗珍主演的。董標、沈殿霞一直是當紅的配角演員,這也是因為他們的形象使得他們也只能扮演一些配角。而李麗珍可能知道的人並不會太多,在前二年拍攝高飛的第一部《開心鬼》里,就有李麗珍,可她並沒有走紅。而她真正走紅是依靠的三級片,香港黑社會在這時代很多,這批人就喜歡看三級片,自然在這個時代拍三級片容易走紅,因為三級片不需要票房保障,不用推廣就有一大批人主動購買。而這些混混經常在一起談論三級片哪個哪個女主身材正點,樣子怎麼樣。所以在這個時代,如果有身材有長像的女明星拍三級片是比正規演電影更容易出名。

《精裝追女仔》是由周潤發和張曼玉等人主演的,張曼玉在此時已經有了自己的人氣,加上發哥正是顛峰時期,票房有二千多萬是很正常不過了。

與周潤發的電話打完后,高飛也約定了在這個月底會安排大家聚一聚的,高飛可受不了一個一個的為自己從紐約回來而接風,那不是要吃上十幾次接風酒席了。與周潤發通完話,高飛沒有掛下電話,而是繼續撥打給成龍,劉德華,王祖賢和林芊芊等人。等所有人通完話后,已經從十點多到了十二點多,正好陪同夏紫嫣出去吃午飯。

高飛與夏紫嫣來到了香港一家比較出名的小吃店,在紐約待了一年多的時間,高飛就想回到香港吃點小吃,這在紐約可是吃不到的,就算是在華人街,也沒有什麼小吃,而且味道也不地道。

現在的高飛依然還是不講究衣裝品位,整個人看上去也沒有什麼氣質,就是顯得比較有精神而已。在小吃店,夏紫嫣的回頭率可是高的很,而高飛在那些人眼裡,除了長的還過的去外,其他的好象是沒有任何可恭維的地方。見夏紫嫣挽著高飛的手,很多年輕男子內心那個嫉妒,這樣一個漂亮又有氣質,從打扮上來看還十分高貴的女子怎麼就看上了那個小白臉,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在小吃店裡,高飛一邊吃著美味的小吃一邊說道:「下午一起去你家一趟吧,剩的說我這個未來的女婿從國外回來了,也不上門去看看岳父和岳母。」

「我父母最近一直在你的那個追夢公司,別說你了,我連他們都很少見到了。要看他們,還要去你的公司。」夏紫嫣小口的吃著小吃,雖然的確味道很不錯,但女生總是有些忌諱的,有些東西不能多吃,比如辣的,怕上火氣長小痘痘。

「那正好,我回來也要跟父母打個招呼的,下午你開車我們一起過去。」高飛說道,自己在上一年把追夢公司掙的錢都拿出來投入到了股票當中,很多人詢問給自己為什麼不繼續擴張,其實高飛知道,金融風暴不光是股市上的危機,影響巨大,地產肯定是深受其害的一個行業。而地產可沒有什麼賣空之類的,不像股票可以撈那些企業和股民的錢。

「飛飛。」夏紫嫣本來是與高飛對坐的,但現在坐到了高飛的身邊,高飛聽到夏紫嫣的叫喚,自然的轉過頭望著夏紫嫣。夏紫嫣雙手摸著高飛的兩邊臉暇,說道:「這二天股市大跌,很多人玩股票的都虧了很多錢,還有賠光了家產的都有。你在紐約玩股票,是不是也虧了很多錢。如果你沒有錢了,可以找我父母要,你也買一輛車好不好,就算自己不會開也可以請司機呀,我們又不是沒有這樣一點錢。」

不知為什麼,高飛原本並不想隱瞞夏紫嫣自己在紐約股市上掙了多少錢的。但聽夏紫嫣這樣一說,反而有了隱瞞她的興趣,雙手也捧住了夏紫嫣的臉蛋,一臉認真的說道:「紫嫣,紐約和香港一樣,股市都是大跌的,世界股市都是如此。我以前掙的錢都賠光了,以後又要從頭開始了,你會不會嫌棄我沒有錢。」

「說什麼話呢,我又不是喜歡你的錢,我是喜歡你的人。以前剛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不是也不知道你有多少錢嗎?何況那時候你也就幾千萬,幾千萬對我們家來說跟窮鬼沒有什麼區別。放心好了,你沒有錢了的話,我去找我父母要,過一陣子,我去給你挑一輛好的車子。你呀,不會開車,肯定也不知道什麼車子好。」夏紫嫣溫柔的說道。

幾千萬對無數人來說,那是一筆大財富,那是富翁。但對於有著十億左右美金的夏伯仁來說,高飛當初跟一個窮鬼沒有區別。夏紫嫣如果嫌貧愛富的話,也就不會跟高飛走在一起了。 李家和隋家家世相當,李晶潔有兩個哥哥,都是人中龍鳳,十分爭氣。

也因此,隋父才遲遲不敢讓李晶潔知道,他在外面有一個私生女。

這一次,如果不是隋宛瑜的母親哭的可憐,再加上隋宛瑜的舅舅娶了黎家的女人,他依然不會讓隋綰綰母女知道隋宛瑜的存在。

李晶潔的性格倒是很溫婉,連說話都細聲細氣的,很溫柔。

可再溫柔的女人,怕是也不願接受私生女的存在。

於是,他決定曲線救國,先讓聞家人幫他說服隋綰綰,再讓隋綰綰幫他說服李晶潔。

李晶潔生平最疼的就是她的一對兒女,只要隋綰綰幫隋宛瑜說話,李晶潔有很大的可能同意隋宛瑜認祖歸宗。

聽聞慕白提到隋綰綰的母親,隋父眼睛一亮。

只要隋綰綰同意把隋宛瑜介紹給她的母親,幫隋宛瑜說幾句好話,過了今晚,隋宛瑜就能正式入住隋家別墅了!

隋綰綰目光怪異的看著聞慕白:「你想把隋宛瑜介紹給我媽?」

「是啊……」聞慕白有些尷尬的說:「隋叔叔想在把宛瑜介紹給今晚的來賓,對外就說,宛瑜也是阿姨的女兒,阿姨當年生了雙胞胎,只是宛瑜被人偷走了,最近才找回來……」

「你們要把那個私生女,記在我媽名下,當我媽生的?」隋綰綰一臉的匪夷所思,像是聽天方夜譚似的。

「喂,你別說的這麼難聽行不行?」聞慕藍不滿的說:「你幹嘛左一聲私生女,右一聲私生女的,你和宛瑜都是隋叔叔的女兒,身體里流的都是隋叔叔的血液,誰比誰高貴了?」

隋綰綰懶得理她,一句話都不想和她說。

她只是盯著聞慕白,「你也是這樣想的嗎?」

聞慕白一臉的尷尬,去抓她的手,哀求說:「綰綰,那都是上一代的事,宛瑜是無辜的,而且,等來年春天,我們就舉行婚禮,舉行完婚禮,你就搬來我們家住了,宛瑜是不是認祖歸宗,對你一點影響都沒有,對不對?」

「對我沒有影響?」隋綰綰躲開他的手:「那對我媽呢?我媽忽然知道,她眼中的好丈夫,在外面有女人、有私生女,她的丈夫還要把私生女帶回家中,記在她的名下!你覺得,我媽能接受的了嗎?」

「為什麼接受不了?」不等聞慕白說話,聞慕藍搶先說:「宛瑜也是隋叔叔的女兒,她的血管里流的也是隋叔叔的血液,你和宛瑜一樣,都是隋叔叔的女兒,你們兩個應該是平等的,你有的東西,宛瑜也應該有,你的家,也該是宛瑜的家,宛瑜就應該認祖歸宗,住進隋家!」

隋綰綰和她接觸過幾次,知道她是什麼德行,一直拿她當被寵壞了的小孩子,懶得和她理論,而是徑自看向聞父和聞母:「叔叔、阿姨,你們也認同你們女兒的說法嗎?」

聞父和聞母一臉尷尬。

他們打從心底里是不認同他們女兒的話的,可嘴上,他們不能那麼說。 ?吃過飯後,高飛就乘做著夏紫嫣的車子去了三尖角的追夢公司。進入公司后,高飛明顯發現公司的員工見到自己的時候,那表情是多麼驚奇怪異。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感覺不出他們積極向上的工作態度了。以前自己經營的時候,雖然沒有怎麼管理,但員工的工作態度是十分好的,在追夢公司的待遇可是在同行里最高的,工作壓力又沒有其他公司的大,他們為了表現自己,也為了保住這份讓人羨慕的工作,都自動十分努力的工作著。

高飛猜想著,應該跟金融危機有關,難道因為金融危機,自己的父母給他們減薪了不成。這可是不行的,錢可以少掙,但員工的待遇沒能少。員工是為公司掙錢的,如果沒了動力,公司損失的更大。

進入董事長的辦公室,高飛發現自己的父母和岳父岳母都在。張哲和姐姐高燕也在辦公室,高燕身邊做著一男子,看的出他與高燕的關係不錯,應該就是高燕要結婚的對象了。高飛一進門,首先詢問著父親道:「老爸,我回來了。剛才進公司,怎麼感覺公司的員工神情跟以前不對呀,不會是因為金融風暴,你給他們減薪了吧。」

高飛的父母見高飛突然出現了,也是大驚,有些事情想不告訴高飛的,但這瞞也瞞不住。既然高飛來了,也就直說了。高飛的父親說道:「小飛呀,那些員工是沒有減薪,只是公司快要倒閉了。他們也要另謀高就了。」

「什麼,老爸你開什麼玩笑。公司怎麼可能倒閉。就算金融風暴讓我們的資產虧一半,也不可能倒閉呀。岳父不是投二十億嗎,還有張董事投了十億。就算虧光這三十億也不用倒閉呀。」高飛驚奇地說道。

夏伯仁不忍心的看了看高飛。因為他們已經商定了。讓高飛承擔這個黑鍋。可以說如果不讓高飛承擔這一切,那麼一夜破產倒閉地就不光是追夢這一家公司了。夏伯仁的家底等於是已經虧了一大半之多,而追夢還欠下外債上百多億。因為房子賣不出去,但那些施工的材料,人工,等等都要算錢。現在很多房子建到一半就已經沒繼續施工了。就因為沒有了資金繼續維持下去。現在就算把夏伯仁地整個家當墊進去,追夢公司地資金也是與負數計算。

而且張氏集團在其他投入方面,因為金融風暴也損失嚴重,如果再承擔追夢30%的債務。那一個集團也意味著快要完了。集團也不是張哲一個人的,他也承擔不起。

「老豆,飛飛是昨天晚上回來的,今天特意來看你的。飛飛在美國玩股票把錢虧了,你給我點錢好不好,我給飛飛去買輛汽車。」沒等夏伯仁說什麼,夏紫嫣見到父親后。乖巧的走到他身邊。撒嬌地說道。

夏伯仁一聽,反而安心了點。因為他知道高飛不過問公司的事情的時候。有二十多億資金。如果追夢公司破產,肯定會查到公司的法人代表高飛地資產上面的。那樣的話,二十多億資金一樣會不凍結,到時候高飛一樣是身無分文。而讓高飛承擔這個黑鍋,也就是因為高飛是公司的法人,夏伯仁可以從這次金融風暴中脫身,不必面臨著破產的局面。而高飛破產後,夏伯仁可以養他一輩子。因為高飛不還清欠款,掙多少都會不充公多少。並不是說你一句破產,上百億的欠款就能一筆勾銷的。而欠下上百億,高飛等於一輩都是天底下最窮地人,所以也只能以後靠夏伯仁養一輩子。而且高飛地父母也同意了這個做法,因為就算夏伯仁把自己的身家全部拿出來,還是還不清欠款,到最後還是會追究到公司地法人代表高飛身上。那些人可不管是誰虧的錢,只知道公司是高飛開的,誰管理誰經營他們不需要知道。出了問題直接找高飛。在夏伯仁答應養高飛上下一家的人情況下,高飛的父母也只能選擇這樣。

夏伯仁先讓夏紫嫣安靜的坐在自己的身邊,然後慢慢的對高飛說著從接受追夢公司后的情況,把自己如何擴張規模,如何利用滾雪球的方式積累財富的經過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最後也把他們商量好不久的決定告訴了高飛。

高飛沒有想到自己帶著很好的心情來到公司,竟然要面對背黑鍋的局面。這讓高飛很氣憤,上百億的債務對於現在的高飛來說算不得什麼,但真正氣憤的就是他們的這種做法。雖然從整體上來講,他們選擇這種做法是最好不過的。犧牲一人總比犧牲所有人要好,可欠下上百億破產就並不是破產那麼簡單了。夏伯仁還少說了一點,高飛知道他是不好意思說出來,那就是可能自己的未來十幾年要在監獄里度過了。

如果沒有法律限制,在經濟這方面,很多人就會專空子,以空手套白狼的形式來謀取暴利。掙到錢了,就發達,沒掙到誰***都去申請破產了。

高飛冷笑著說道:「不錯不錯,我反正還很年輕,最到關過十多年,出來后,那時候就可以享受岳父大人賜於的富貴生活了。那不知道我跟紫嫣之間的事情岳父大人打算怎麼處理,難道準備打算讓紫嫣等我那麼久,為了保險起見,岳父大人,在我承擔一切責任的時候,我先跟紫嫣完婚如何。」

高飛這樣說,是在試探夏伯仁最後的根底了。因為選擇一個人犧牲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否則自己的父母也不會同意了。只是高飛是被選擇的對象而已,現在高飛只想明白一點,自己這未來的岳父是逼不得已還是只是為了保全自己。高飛要是還不起錢就要送進監獄。夏伯仁如果真的是看中自己,對自己好。那肯定會讓他地女兒等著自己。至於完婚的事情也會同意。如果他犧牲自己是為了光想著保全自己,那麼他也不會讓他地女兒為自己守十幾年的活寡。肯定會在中途讓紫嫣另外尋找對象。

正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夏伯仁的確考慮地很精明。等高飛承擔一切責任后。自己是一定會負責高飛一家人地生活問題。就算等高飛出來后,也會讓他一輩子不用為金錢擔心。但自己的女兒也就不能再跟著高飛了,自己的女兒才剛二十齣頭,要是等高飛的話,不是要等到三四十歲。自己活了一大把年紀了,自然要為女兒著想。所以自己是打算等高飛入獄后,再勸說自己的女兒。只是沒有想到高飛現在就說出完婚的事情,讓夏伯仁一時不好應該,嘴裡說道:「這這」

「很為難是吧。」高飛憤怒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傲氣的說道:「真的很難想象紫嫣竟然會是你這種人的女兒,又不想承擔責任,又不想犧牲任何東西。你犧牲地只不過是自己女兒十幾年的等待而已,而我可是在監獄要度過十多年。公司是我高飛的,你伯仁,給我讓開,這董事長的位置是我的。」

如果夏伯仁答應讓紫嫣跟高飛完婚的話。高飛會原諒也會體諒他們的這種做法地。畢竟大家都不是聖人。總有點私心。但現在夏伯仁這樣吞吞吐吐地,明顯就想推的乾乾淨淨。在夏伯仁眼裡。到時候高飛有算有再大地能耐也難還上百億的資金,一輩子註定是窮人。自己肯定要死在自己女兒的前面的,每死之前,是可以一直享受著富足的生活,而一過世,財產自然也就歸女兒了,而女兒的丈夫如果就是高飛,財產那時候自然就是他們二人的,銀行自然又會追討欠款。夏伯仁怎忍心看著自己的女兒過著窮光蛋的生活。

夏伯仁站起了身子,坐到了一邊。高飛那狂傲的氣勢讓會議室里所有人都不敢哼聲,但不管如何,高飛這個黑鍋是背定了的,因為沒有人替高飛承擔這個責任的話,肯定追究的是高飛。高飛坐到了董事長的位置上,原本紫嫣是坐在父親身邊的,現在高飛代替了紫嫣的父親位置,自然紫嫣坐在了高飛的身邊。高飛詢問著紫嫣道:「紫嫣,你父親如此對我,你站在哪一邊。」

二個都是紫嫣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一個是養育自己的父親,一個是自己心愛的男人。再來追夢公司的時候,夏紫嫣內心還是充滿著喜悅的,怎麼變的這樣快。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夏紫嫣現在充滿了痛苦,自己的父親準備把高飛當替罪羊。其實如果大家一起承擔的話,夏伯仁最多破產,銀行再把公司的固定資產拍賣,也就欠不了多少億了。那時候每個人承擔一些責任。就算要坐牢每個人也不會超過三年。三年後出來,雖然大家都一無所有了,但最少還有青春,還有夢想。夏紫嫣懂的東西很多,知道這個黑鍋有多重,更明白為什麼高飛會讓自己在與他和父親之間選擇,就因為自己的父親連給高飛一個日後出來的期望也不肯。因為父親沒有答應自己與高飛完婚。

如果夏紫嫣想再跟高飛在一起,肯定就要叛離自己的父親,這讓夏紫嫣怎麼可能做到。但父親做出這樣的事情,自己如果還站著父親這一邊,又怎麼面對高飛。

望著無法抉擇滿臉痛苦表情的夏紫嫣,高飛有些不忍心這樣對待她,這事情畢竟跟夏紫嫣無關。而且夏紫嫣並不是個嫌貧愛富的千金小姐,高飛也不想因為這種事情就讓自己與紫嫣情斷義絕。此時夏紫嫣的眼淚忍不住的落了下來,如果夏紫嫣有選擇的話,她情願自己成為追夢公司的法人,一切黑鍋由自己背算了,現在夾在二個在生命里對自己都重要的男人中間,讓她如何的選擇。

「你先跟你的父親回去吧,我在這裡還要處理事情,放心好了,我是不會坐牢的。」高飛輕輕的用手擦過夏紫嫣的眼淚,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然後望著夏伯仁與張哲道:「你們二位在追夢的股份早已套現了,也就不算是公司的股東了,那麼是不是能請你們離開我的公司。」

夏伯仁心中也明白,在這裡的確也沒那個臉面待下去了。當年高飛停產不再擴張,是自己硬要接過高飛公司的資源想撈錢的,而在自己插手后,高飛幾乎沒在公司出現過,出了問題現在都讓高飛來處理,自己還有什麼臉面待下去。夏伯仁站起身子走到女兒身邊,拍著她的肩膀道:「小嫣,我們走吧。」

夏紫嫣帶著哭泣聲與夏伯仁離開了,而張哲則跟著夏伯仁的身後,對於張哲來說,自己這樣做也是身不由己。

等人出去后,高飛又望了身邊的父母和姐姐,一送拍著桌子上道:「你們這也叫開會,開家族會議嗎,這是家族公司嗎。你們誰,把公司的那些經理和主管都給我叫到這裡來。就說董事長召開會議。」

高燕這時立刻起身說道:「高飛,我這就去叫他們。」

「叫董事長,雖然你是我姐姐,但在公司里我是董事長。如果在公司里我都沒有威信,如何管理其他人員。」高飛嚴肅的說道。

「是的,董事長。」高燕說道,對於高飛現在的這種氣勢,身為他的姐姐,也不敢有所違背。

很快公司里的那寫高層都來到了會議室,高飛用眼睛掃描著每一個人。然後說道:「你們現在這種樣子讓我很失望,怎麼了,這公司還沒倒閉。你們就不想幹了嗎,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從今天開始,公司所有的人員追加一個月的工資作為獎勵。財務處和其他部門給我立刻把所有要審批的文件和清單給我整理出來。公司有沒有錢,倒不倒閉是我這個董事長的事情,你們在公司里的一天,就要給我認真的工作一天。告訴你們,公司有我在,銀行倒閉了公司也不會倒閉,今天也不想聽你們廢話,三天後,每個人把自己的工作都給我處理好。從明天開始,公司將全面擴張,誰表現的好,立刻漲工資。如果表現的不好,都***給我走人。」 麗天集團,歡慶的一場聚會,被突如其來的震撼消息打破了!

「你說什麼?東勝和凌美各持有我麗天百分之五的股份?」

孫威手中正拿著香檳,與董事成員們把酒言歡!

他斷然道,「不可能!東勝和凌美怎麼持有我們的股份,一定又是一些媒體在炒作!」

說著,孫威笑著,繼續和董事成員們打招呼,「別管它,來,大家一起繼續喝!」

「孫總,這真不是媒體在炒作!」

秘書臉色十分蒼白,咬牙道:「您看最新的交易結果,這些小股民,背後似乎都是東勝在操縱!」

「就在剛才,股權信息已經顯示,有百分之五,落入東勝的手中!」

「你說什麼!」

孫威瞪眼,一把奪過秘書手中的IPAD,雙眼死死地盯著上面的信息,臉色驟然就變了!

整個會場,瞬間安靜了下來,靜得可怕!

孫威看著那醒目的信息,頓時大驚!

真的,居然是真的!

旋即,他雙眸眨眼間泛紅,腦海「嗡」地一聲,彷彿要炸裂開了!

「凌美呢?凌美是怎麼回事?」

身體顫抖了一下,孫威有些站立不穩地問道。

「凌美…好像是林浩變更了股權,以高價賣給了凌美。」

「啪!」

手中的IPAD應聲落地,孫威雙手捂著頭,臉色慘白地嚇人,「我頭痛欲裂……」

「孫總,孫總!」

「孫總!您沒事吧!」

「快!快!快叫救護車!」

……

「東勝和凌美,兩家加起來有百分之十的股份,碾壓孫威的百分之九!」

東勝集團,林浩看向庄錦,嗤聲一笑,語氣略帶譏諷:「庄總真是打的一手好牌啊!」

「林浩…你要相信我,我並沒有提前將這個消息告訴我爸!」

庄錦面色蒼白,奮力地想要解釋著什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