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說得實在太狂妄了,完全不將在場的人放在眼裡要知道這裡還有好幾個打拳的人沒出手呢!

可一想到那范嘯的下場,連他都挨不住葉天的一隻手,在場哪還有人敢出聲。

『叮,裝逼成功,逼格+10。』

沒有理會眾人反應,葉天轉身便走,程飛連忙跟上。

這時,西裝青年身邊的道服男子開口道:「閣下的實力雖強,但似乎還沒有到目中無人的地步吧?

剛剛那一手確實很強,可在下自問也能做到,不知道在下的實力,值不值得閣下出手呢?」

看著這人,所有人面露疑惑,沒人認識他,再一聽他剛剛那話,難不成這人也是個高手?

何代立看著西裝青年,問道:「陸柏,這是你請的人嗎?聽口氣,似乎也是個高手!」

有了剛才葉天的前車之鑒,這時雖然有人面露不信,但好在沒人出聲嘲諷,免得到時又被打臉。

陸柏從座上站起,笑道:「我可受不起這樣的手下,他是我的至交好友。

今天隨我來觀戰,眼見高手在前,心中不免痒痒,所以想和這位過過招。」

這時,那道服男子也緩步走來,對葉天說道:「在下天龍武館館主欒天龍座下大弟子羅威,不知閣下名號?」

這話一出,倒是顯得頗有逼格,讓那些看客們只覺這羅威好生牛逼,便沒有其他感想。

可落在在場這群富家子弟耳中,卻無異於驚雷一聲響,盡皆訝異的看向名叫羅威的道服男子。

和那些看客不同,他們可是知道天龍武館的館主是什麼人,那可是他們的老子都得客氣以待的人。

這羅威是欒天龍的大弟子,他們也早有耳聞,卻一直沒有機會見到。

眼下本人居然在這裡,在場這群富家子弟哪個敢怠慢,全都面露敬意,都想好好巴結一番。

何代立眼珠子一轉,立馬討好的對葉天笑道:「高手,你不正想找高手過招嗎?

這位羅威是天龍武館的大弟子,絕對夠資格讓你出手。」

一聽這話,在場的這些富家子弟頓時屏氣凝神,馬上會有一場龍爭虎鬥

可誰知,葉天頭都不回,只是冷冷的丟下一句話。

「想和我過招?就憑你那剛入門的三腳貓功夫,還不夠格和我交手。

我剛剛說了,這裡已經沒有值得我出手的人了,這是包括你在內的。

別說是你,就算是你師父,都不一定有資格讓我出手。」

說完,頭也不回,繼續往前走。

嘶~

這話聽得在場人紛紛倒吸著涼氣,臉露驚駭之色,只覺葉天這逼裝得似乎太大了。

雖然葉天剛剛展露了一手,實力確實強得駭人聽聞,可羅威本身也不一般。

不說其本人的身手,單單他師傅欒天龍可是穩坐江陵第一的高手。

在江寧市開設天龍武館已近二十年,不知道多少高手向他發起挑戰,卻無一都敗了回去。

這裡面可不乏全國級的格鬥類高手,或者退役特種兵,以及來自國外的各類高手。

由此可見,欒天龍的實力有多強。

這樣的高手自然是聞名全市,人脈極廣,一些政商要人見了,也要給一份面子的。

這羅威身為欒天龍的大弟子,自然也有其配得上這份身份的實力,至少在年輕一代可謂翹楚,不然也不會成為欒天龍的大弟子了。

葉天剛剛那一番話,委實狂妄了些。

不僅當著羅威的面,說他是三腳貓的功夫,居然還直言欒天龍都不夠格讓他出手,這未免讓人氣憤。

果不然,葉天這話一出,羅威立馬便怒到極點,冷聲道:「我敬閣下是高手,方才以江湖之禮相待,並詢問名號。

不曾想到閣下狂妄至此,辱我不說,更是出言不馴,辱及家師,實在是欺人太甚。

今天,我便代替家師出手,討教閣下的高招,看看閣下是否有說這話的底氣!」

話落,羅威一動,眾人都沒看清他的動作,人便已經到了葉天的身後。

葉天似乎沒有聽到身後羅威的話,依舊往前走去,連頭也沒有回。

羅威眼中怒火更甚,葉天這個舉動完全就不將他看在眼裡,一種屈辱感頓時湧上心頭。

從來都只有他不將別人看在眼裡,哪有別人不將他看在眼裡的!

今天,你如此看輕我,我必給你一個教訓!

憤恨之下,羅威情不自禁的用上了殺招,右手化成爪狀,帶著厲風,徑直抓向了葉天的頸椎。

看這威勢,要是被這爪抓個結實,輕則癱瘓,重則斃命當場,委實狠辣決絕。

羅威倒也不是氣到失去理智,真的想殺人,而是認定面對這樣的殺招,葉天肯定會閃開。

他知道葉天實力不俗,再加之抱著教訓葉天一番的想法,所以一下就使出了殺招,全無留手餘地。

可羅威爪風凌歷,已吹得葉天半長的頭髮飛舞,他卻卻依舊沒有反應,似乎不曾察覺。

羅威目光一凝,想變招已經來不及,利爪結結實實的落在了葉天的頸骨上。

吱!

啊……

先是一道有如指甲在黑板上抓撓的刺耳聲音響起,讓人有些心煩意亂,隨後是一陣輕微的細碎聲,淹沒在突然高昂的慘叫聲中。

所有人以為葉天這次慘了,裝逼裝出了漏子,被羅威給打傷了。

特別是一旁的包宇更是臉露狂喜之色,葉天把他請來的范嘯給打敗了,讓他顏面盡失,如今被羅威教訓,他自然是無比高興。

心想著,他連忙將目光投了過去,想要看一下這讓他顏面盡失的傢伙,究竟是何凄慘模樣。

可不看不要緊,一看他差點沒將眼珠子從眼眶裡瞪出來。

因為他根本沒看到葉天凄慘的下場,反倒看到羅威正抱著自己的右手,一臉苦澀的低呤著。

卻是原來,剛才一爪抓在葉天身上,羅威只覺自己那能抓碎磚石的爪功,就好像抓在了鋼綻上。

不,應該是抓在了鈦合金綻上才對,我本想施加在葉天頸椎上的力道,一下子全都作用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雖然苦練爪功,羅威的指骨也算是粗壯堅硬,可卻經不住這完全是自己和自己較量,而且還是全功率的。

這下指骨受力不住,盡皆折了,當真是自作自受也不為過。

強忍著指頭上的劇痛,羅威瞪大了眼睛,叫道:「你這是外家功夫,而且還煉成了金鐘罩?」

這時,葉天似乎才感覺到身後一樣,緩緩轉身,不屑的看著羅威冷道:「一點眼力勁都沒有,還想與我交手,你師傅便是這樣教你的嗎?」

一聽這話,羅威更加的不可思議,似乎想到了什麼,嘴唇哆嗦道:「難不成……是外家護體神功……」

根據他師傅所說,外家武道的護體神功,只有到了煉體境後期才能修鍊。

眼下,這人如果真是護體神功,那他豈不是……

這一下,羅威的腦子瞬間空白,這才意識到自己可能招惹到了不該招惹的人,不對,是不該招惹的絕頂高手。

這絕頂高手的實力之強,哪怕師父估計都不是對手,人家剛才沒說錯,師傅都不一定夠資格讓他出手。

想到這裡,羅威臉色煞白,做出令在場人驚得幾乎把眼睛瞪出的舉動。 只見他強忍著手上的劇痛,沖著葉天便是一個90度躬身,抱拳的拜道:「前輩,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剛剛多有得罪,還請恕罪!」

這一下,來得突如其來,之前還憤怒無比的羅威,此時卻比任何人都恭敬,簡直讓人大跌眼球,不知道羅威演的是哪一出。

與此同時,眼睛差點瞪出眼眶的包宇回過神,心中不禁暗恨羅威沒用,都有那麼大的名頭,卻不過是草包一個。

之前葉天把他請來的范嘯打敗了,讓他顏面盡失,沒辦法在何代立面前囂張了,所以他自然對葉天懷恨在心了。

原以為羅威能把葉天解決,這樣他也能出一口氣,順便貶損一下正得意的何代立。

可不想畫風一轉,居然變成了這樣,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

當下,不甘心的包宇上前,對著羅威問道:「羅……羅哥,你這是……」

「閉嘴,有你沒你的事,給老子滾!」

可不想,沒等包宇說完,仍舊保持著90度鞠躬的羅威,轉頭便猛地吼了一聲。

猛完,又繼續把頭低下,保持著之前的恭敬。

眾目睽睽之下,被羅威如此不留情面的喝斥,包宇的臉色一下子像吃了屎一樣難看,他也不敢發作,

他雖是個富二代,可羅威這種存在不是他招惹得起的,他只能憋著怒火忍氣吞聲,轉頭將這事記到了葉天頭上。

要不是這小子,自己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當眾丟臉,完全沒想到先挑事的實際上是自己。

與此同時,一旁的陸柏和何代立等人本來也是滿心疑惑,原本也想要問的。

可見到包宇吃了個不留情面的呵斥,他們頓時也不敢多問,看向葉天的眼中多了一絲疑惑與敬意。

連羅威都要尊稱葉天一聲前輩,恐怕這個葉天身份不一般。

特別是整晚心情如坐過山車的何代立,不禁暗自感到后怕,心中念叨,「我了個廾,今晚可真夠刺激!

這位是哪個廟裡跑來的大神啊?幸好我剛沒位死里得罪,不然讓我老子知道了,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心裡想著,何代立不禁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那可是真的在怕啊!

另一邊,陸柏心中更加疑惑,他可是很清楚自己這個好友是有多傲氣的,尋常人根本就不看在眼裡。

可眼下,他居然對這小子如此恭敬,臉上更是帶著驚懼,完全不復以往沉穩的性格,可見他受到的震撼有多大。

心裡想著,陸柏自然看出了一絲端倪,知道眼前的這人絕不可招惹。

此時的葉天,在眾人看來,簡直是高深莫測。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了個高深莫測的逼,逼格+50。』

聽著耳邊的系統提示,葉天心中滿意,這個逼裝得果然夠值。

心中的喜色,葉天自不會表現在外,仍舊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沖著仍舊保持90度鞠躬的羅威點了點頭。

「罷了,看在你明白的算不算,我便不與你計較剛才的魯莽。

回去告訴你師父,若是有緣,我會登門拜訪。」

羅威也不敢抬頭,恭聲應道:「是,前輩的話,我一定帶著家師。」

葉天點頭,看也不看在場其他人,轉身離去。

「恭送前輩,敢問前輩可否告知晚輩名號。」羅威深吸一口氣,問道。

「葉天!」

聲音遠遠的飄來,再抬頭,已經看不到葉天的身影。

羅威這才緩緩挺直了腰,感受著已經疼得麻木的右手,心裡想道:「葉天?這江陵市什麼時候出了這樣的高人?」

見羅威站起,陸柏按耐不住,上前問道:「羅兄,剛剛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對那小子如此恭敬的,這不像你的性格啊!」

羅威活動著右手,沉聲道:「陸柏,別說我沒事先告訴你。

以後不要對葉前輩用如此輕蔑的稱呼,否則你會吃虧的!」

陸柏一驚,沒想到羅威會說出這麼嚴厲的話,忍不住問道:「啊!那小……不,那個葉天真的這麼厲害嗎?」

羅薇斟酌著說道:「厲害?何止是厲害,簡直是近乎神通之能!

或許,就連我師父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什麼?欒天龍大師也不是他的對手?羅兄,你在開玩笑嗎?」

陸柏已經不只是驚訝了,完全就是驚駭。

羅威掃了他一眼,「你認為我會拿家師的名聲開玩笑嗎?」

停了下,他不禁搖了下頭,感嘆道:「我原以為我已是難得的天才,一直為此沾沾自喜。

從仁王開始的武士 可不想,今天竟然遇到如此年輕的前輩,真是讓我羞愧啊!」

說完,也不理會陸柏等人的反應,邁步離開了此地。

見羅威離開,將兩人的對話聽進耳中的何代立更加震驚,暗道這個葉天居然這麼牛逼,連羅威都認為他師父欒天龍大師不是對手。

再一回想最開始見到葉天時,自己對葉天的態度,那可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

幸虧自己之前雖然張狂,但還沒有到沒邊的地步,還是有可能與葉天交好的。

何代立雖然紈絝,可他不是傻子,也知道交好葉天,對其未來會有極大的助益。

心想著,他連忙拉住要走的程飛:「程飛,你說這個葉天是你大哥?」

程飛點頭:「他是我前女友的表哥,所以我也喊他大哥。」

「好,是你大哥就行!你再見到你大哥的時候,好好替我說幾句好話。」何代立笑眯眯的對程飛道。

這時,何代立態度和往日不同了,哪裡還有之前呼三喝四,完全就像對待朋友一般。

程飛也沒想到何代立會這樣,心裡也明白是託了葉天的福,對於葉天的敬仰更甚了。

當下,也不和何代立多說,便去追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