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是一個莊園,風景也是十分的優美。房子是歐美風的建築,但是也融合了一點點古典元素。看起來也不是十分的突兀,反而是融合得十分的完美。

韓風看着周圍的環境也是覺得十分的優美,看來設計這個地方的人品味也是10分的好呀。但是他看到這樣的環境也沒有什麼羨慕的意思。

以他現在的財力和實力想要建一個類似的建築也並不是十分的困難,不過是需要一點時間罷了。但是他現在並不想要搞那麼多,他現在要做的事情還是要把自己的勢力壯大。

他還不覺得自己有多麼的厲害,他想要做的還是要把自己的醫術給發揚光大。作為一個醫生當然是想要救治更多的人了,而他一個人是根本沒有辦法完成這樣的事情的。

想要把醫術發揚光大就是要傳授醫術,但是這些人當然也是要合適比較好。讓他傳授醫術不僅僅是教會他醫術上的東西,還有一些是融合了自己修鍊上的東西。

這樣子對於醫術的提升來說也是十分的大的,普通的醫生就是一個人,如果八成的實力的話而接受了他所傳授的方法,可能也就只需要五成。

畢竟他有藉助修鍊方面所用的靈氣,對一個人的恢復和承受力也是有着很大的幫助的。莊園的門口,此時有人正在等着他們。

看到他們三個人下來也是立馬走了過來,管家看到走過來的人也是頓時開口說話了。「站在前面的這個人,是這裏的管家。」

說完他便走了上去開口跟他打招呼了,「老石,我們老爺叫來的人來了。」走過來的這個管家名叫石林,韓風和白雪看到石管家看着他們兩個也是點了點頭表示打招呼。

石林聽到他說的話也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伸手表示他帶他們進去。四人很快就進入了莊園裏面,「老先生身體現在怎麼樣?」

老爺子身邊的唐管家開口問著石林說着,石林聽到他的話無奈的搖了搖頭。「還是老樣子,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了。而且一醒過來臉色也是十分的差,咳嗽也是停不了的那種。」

韓風聽到石管家說的話並沒有任何反應,此時的他也是在心裏面想着。怎麼可能能夠變好呢,整個人的穴位都已經移位了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好起來。

「帶我過去看看。」韓風立馬開口說着,石林聽到他說的話立馬轉頭就看上了他。看到韓風的樣子有些忍不住的皺了皺眉,唐管家怕他誤會立馬就開口說了。

「這位是韓風,是我們老爺叫過來幫忙的。」唐管家說着,石林聽到他的話眉頭也鬆開了。既然是老爺子找過來的人肯定也是有點本事的。

韓風並沒有在意他到底在想些什麼,石林也並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把他們領到了那個人現在住的地方。白雪默默的跟在他們身邊並沒有說話。

因為她也幫不上什麼忙,要不是自己想要跟着韓風過來的話。她壓根就不可能來到這個地方,4個人很快就來到了客廳的位置。

此時白雪的干爺爺也是坐在客廳等着他們的到來,見他們過來了也是立馬招了招手讓他們過來。「來了?」白雪的干爺爺臉上帶着笑意的說着。

白雪看到他臉上也是帶上了笑意,然後就走到了他的身邊十分親昵的挽上了他的手。「干爺爺,我跟韓風可是馬不停蹄的過來的呢。」

韓風看着親密的兩個人臉上也是帶了些許笑意,旁邊的石林倒是十分的驚訝,沒有想到他竟然是這位的孫女。不過他記得這位的親孫女已經去世了吧,那看來這個人就是他認的干孫女了。

幸好自己剛剛並沒有做出什麼衝動的舉動,不然等自家老爺醒過來肯定就要怪自己了。韓風走到白雪干爺爺身邊開口打招呼。「干爺爺,要不你們在這裏聊天,我過去先看看那個人?」

白雪的干爺爺聽到這句話也是正是反應了過來,他可沒有忘記自己把他們叫過來是幹什麼的。「沒事咱們一起過去。」

然後他們一群人便來到了房間里,一開門韓風就聞到了一股十分濃厚的藥味。雖然他有些忍不住的皺了皺眉,「把窗戶打開。」

韓風走到床邊看着躺在床上的人開口說着,把門窗都關了對這個人的病情一點好處都沒有。在場的所有人沒想到韓風看到這個人開口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這個,這也是讓他們驚訝的很。。 當然,猜測也就變得多了,有的人以為她是來探班,看編劇的,還有的人以為她和導演有關係。

畢竟導演和顏悅色的時候太少了,而恰巧,她一到,導演的神色就變了,態度也與之前截然相反。

不管是惡意的猜測還是善意的,於一一而言,她都不在乎,也懶得去解釋,但也不會任由發展下去。

她有自己的打算。

「來啦?」

「嗯,這段時間抱歉了,也謝謝了。」

「客氣了,一起來看看成果吧。」導演朝她招招手,有些機靈的人,立刻搬了長凳子過去,讓一一坐著。

一一也不客氣。

她很好奇這段時間她不在,拍攝的進程,以及各位演員的演技,所以毫不猶豫的走過去,禮貌的對著給她凳子的男人微微點頭,以示感謝。

男人回以一笑,搖搖頭。

「姐,劇本。」

江鈴為了防止一一看不明白,貼心的遞上劇本。

不過,她拒絕了,因為那是她寫的劇本,所有的劇情走向早就深深地刻畫在她的腦中。

這個時候根本不需要,劇本,

當然,等自己參與接下來的拍攝,劇本還是必不可少的,畢竟要和大家對劇本,同時,覺得那裡不完美的,還要另做修改。

「你先放著吧,」脖子後仰,回答完,她收回視線,目不轉睛的盯著攝影機上的屏幕。

不得不說,尤導工作起來就是認真,光聽到卡就能猜到劇組的成員有多辛苦。

幸好,幸好自己帶了吃的來慰問大家。

她抬手看了眼手腕精緻的女士手錶,看著時間差不多,拿起手機剛要打電話,手機就響了,原來人已經到了,但不確定他們的位置。

畢竟這裡不止他們一個劇組在拍攝。

「你進門直走左轉,我現在過來找你。」

掛斷電話,她跟導演打了聲招呼,拉著妹妹,去接人。

「姐,剛剛那人會不會就是那個神秘的老闆?」

「不可能,你忘了我們查過的老闆是男的。」

「可是,可是調查來的消息也有可能有誤差,何況是一個從未有人見過面的人。」

「我說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女人不由的提高音量,打斷了女孩的話,很快的她又平靜下來,「抱歉,我不是有意凶你。」

只是,她辛苦了這麼久,就是為了能夠一睹神秘老闆的容顏。

她可是調查過,據說老闆五官精緻,長相俊美,身材高大,有錢有勢……她可是對其抱走很大的期望。

誰要是這個時候告訴她,老闆是女的,自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那她就真的要崩潰了。

她年紀已經不小了,沒有什麼能夠突出的代表作,沒有其他卓越的才能,更沒有讓她隨心所欲的家世……

有的只是她保養的很好的臉蛋,一直自己對外維持的那點形象。

如果不趁著自己此刻皮膚還未鬆弛,她不抓個有錢有勢的男人攀附著,那她這輩子就真的是完了,後半輩子也要在擔憂中度過了。

「來來來,這段時間大家辛苦了,」見一一和江鈴忙著給大家分發吃的,幾個與他們之前就合作過,關係也不錯的人,趕緊過來幫忙。

原來需要最起碼二十分鐘分完的東西,只用了一半的時間就分完了。

她小看了劇組愛豆的粉絲扒料的能力,同樣的也小看了部分人對車的痴迷。

走進車庫裡,她隨意的選了輛紅色轎車,並沒有仔細去看品牌型號,選擇它也只是單純的覺得車身的顏色以及車型好看。

剛開始是沒想太多,坐進車內,雙手握上方向盤,感覺又變了,不管是車座的舒適度還是方向盤的觸感亦或者是腳下的油門等一切都給她帶來不少的驚喜。

她突然明白了為什麼總有人花幾千萬買個代步工具了。

現在不要說別人了,就她自己而言,雖然今天只是第一次,可是嘗試過開這輛車之後,她都有種拋棄之前那輛車的想法了。

接到電話,江玲就迫不及待的跟導演打了聲招呼,跑出來迎接一一了。

她目光緊鎖的馬路上的車流,目不轉睛的搜索著來往的車輛,好幾次看到相同的車輛以為就是姐姐,可每次都是直接從自己眼前閃過,直到她看到一輛陌生的車停靠在路邊。

當時她只是驚羨車型的漂亮,以及那熟悉的豪車標誌,所以瞄了一眼就轉開視線重回來往的車輛。

「玲玲」

要不是聽到熟悉的聲音,要不是看到從那輛車裡出來的人,她完全沒想過有一天她家姐姐會……

循聲望去,看到自家姐姐的身影,走過去,「姐」她打量了著眼前的車,挽起一一的手臂,好奇的問道:「姐,你想通啦?」

一一被她莫名其妙的問題給問住了,愣怔的偏頭看向她,「什麼意思?」

「喏」江玲回頭對著身後的豪車噘了噘嘴,一一順著看過去,白了一眼。「我還以為你說什麼呢,我車被楊伯送去保養了。」

「我就說嘛,姐你怎麼可能放著自己的寶貝不開,突然開了這麼輛亮眼的車過來,原來是送去保養啦。」

看著她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一一嘴角抽搐,平靜的看著她,不知道想些什麼。

江玲被她看的心底毛毛的,她抿了抿唇,艱難的咽了咽口水,一臉討好的笑,「那個,姐,我們進去吧,尤導聽說你回來了,就在裡面等著呢。」

一一默不作聲,仍有她拉著前行,許久,她突然開口,「我決定了,」嘴裡意外的吐出四個字,讓人有些莫名其妙,完全聽不明白她想要表達的意思。

江玲挑眉,等著她的下文。

「沒什麼,」一一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走吧。」

江玲無語的搖頭,對於自家姐姐的腦迴路她是真的捉摸不透,想不通,也無法理解。

換平常一一一定會重複一句解釋簡潔的解釋一下,可是她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有了點顧及,剛決定的事又反悔了。

倆人走進劇組,此刻大家已經暫停拍攝中途休息,一一進去的時候,除了導演組的人,演員是一個人都不認識她。。 「兩天之內,最多兩天就會發起攻擊!」

下屬飛快的回答道。

聞言陳浩神色一正,當即下令道:「傳令,大軍集結,立即前往邊境要塞進行支援!」

下屬急忙道:「可是,我們的大軍還沒有完成整編,很多殘軍剛剛回歸,連編號都沒有啊?」

「那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按照原來的編隊,現在立即集體前往要塞!」

陳浩很清楚,邊境要塞是守護北境的最後一道防線,無論如何不能出現任何閃失。

只要守住要塞,哪怕付出再多的犧牲也是值得的,至少內保住北境內部安穩。

話說回來,這又不得不多虧了秦風,秦風在位時,對要塞進行了加固和擴充,使得要塞比以前堅固了許多。

不然的話,根本無法支撐數十萬大軍規模的戰爭,幾輪炮轟下來,城樓就要塌陷。

可就算如此,如今北境面臨的局勢也岌岌可危,北境軍團在之前一戰幾乎就是被打垮了,憑藉陳浩從帝都帶來的十萬大軍,很難抵擋住匈奴和突厥聯軍的猛攻。

因為匈奴和突厥也增加了援軍,很明顯是要拚死一搏,魚死網破了!

陳浩幾乎是連夜整頓大軍,帶著浩浩蕩蕩十多萬人,第一時間朝著要塞方向趕去。

轟隆隆

夜晚,戰部大營燈火通明,不斷傳來發動機的轟鳴之聲。

一輛輛裝甲車,機械化隊伍從大營里出發,宛若一條鋼鐵巨流,朝著前線趕去。

沿途經過的城池,百姓們都被驚動了,從睡夢中醒來,打開窗戶便看到大軍浩浩蕩蕩穿過城池的馬路。

「快看,那是王族派出來的援軍!」

「我白天看到新聞,援軍才剛剛抵達北境,應該還沒來得及整頓吧,這麼快就開往前線了?」

「看樣子前線戰事吃緊,馬上要開啟大戰了!」

「哎,也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挺過這一關!」

「可惡的突厥和匈奴人……」

第二天,新聞和各方媒體就對北方戰況進行了最新的報道。

這些消息肯定無法瞞過大夏境內的百姓,而且百姓也是有知情權的,新聞是,放出了匈奴和突厥聯軍壓境的消息,同時也報道了一些陳浩的最新戰略行動。

整個大夏境內,百姓們全都緊張了起來。

一股緊張的氣氛,籠罩在整個大夏,各大勢力,甚至王族都密切關注起了北方的情況。

北境一旦淪陷,對於大夏將會是極其嚴重的打擊。

中午,秦風和妻子在飯桌旁享用午餐,打開電視,也是看到了相關報道。

林允兒目光幾次落在秦風身上,只見秦風根本沒吃什麼,目光灼灼的盯著電視里的畫面。

電視里,赫然是一支支戰隊穿山越嶺,正在趕往最前線!

林允兒心裡很清楚,雖然秦風嘴上說著北境的事情和他無關,但其實比誰都關心。

這幾天她就一直看到秦風坐在窗戶邊,望著窗外的天空出神,憂心忡忡的樣子。

對此,林允兒心中忐忑不安,一方面不希望自己的老公再去冒險,但另一方面,也知道這是家國大事,如果老公真的有什麼想法,自己一定要全力支持!

兩種想法糾結在一起,讓林允兒也是陷入了沉默。

……

這一邊,陳浩僅僅是用了一天時間,就帶著十多萬大軍抵達了邊境要塞。

突厥和匈奴的聯軍比預想中來的還要快,幾乎是在他們當天抵達要塞之時,聯軍就出現在了要塞外不到二十公里的地方,甚至射程稍遠一些的火炮都已經能對城樓進行轟擊!

得知消息,陳浩臉色大變,來不及讓戰士們休息,直接就安排大軍在城樓進行防禦!

卻不知道,匈奴和突厥聯軍,也正是因為知道陳浩大軍遠道而來,不打算給敵人喘氣的機會,所以決定提前發動進攻!

轟隆隆!

當天晚上,天色黑下來之後,城樓外面出現了一道道燈光,匈奴和突厥聯軍的裝甲車,還有大隊伍,從平原盡頭緩緩開來!

超過二十萬大軍,密密麻麻一片,如蝗蟲般席捲而來,遮住了所有人的視野。

看到這密密麻麻的大軍,城樓上所有的戰士全部倒抽一口冷氣!

敵軍數量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