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自然讓他吃得大為過癮。卻讓他原本就不錯的心情更加的不錯

看到伏翔吃得心情不錯。琉璃自然是更加開心。一般做飯的人看到別人喜歡自己做的飯菜。都是最開心的時候。琉璃自然也不例外。更何況她似乎還對伏翔有著什麼特別的理由。

雖然伏翔當她是在執行自己的職責,勸自己不要多想,但只要不是瞎子,恐怕都能夠知道她心中有著什麼想法了」

伏翔吃完早餐之後。便重新回到練功室之中繼續自己的鍛煉大業。

趁熱打鐵這個名詞並不是他明的,但並不代表他不知道,不會

做。

接下來一整個早上,便是在這種鍛煉的過程中不斷過去了,伏翔整個鍛煉過程十分的順利。雖然並沒有一個早上便完全趕上了他幾個月前的水平,但也差不了太多。 他這輩子從沒這麼狼狽過。

他羞愧的無地自容,深深的垂下頭去。

長風老爺子對迎出來的遲父、遲母說:「這個畜生,被丁新露蒙蔽,做下了醜事,我真是無顏面對你們夫婦!」

遲父、遲母看到被打得渾身是血,只剩半條命的長風炎,心裡的火氣消了不少。

雖然長風炎可惡至極,好在,這長風老爺子是個明白人。

遲家老爺子生前和長風老爺子是好友。

遲父不好給長風老爺子臉色看。

再說,長風老爺子的姿態放的很低,他也不願對一個長輩咄咄逼人。

他拿出做晚輩的姿態,做了個請的手勢:「伯父,您請屋裡坐。」

長風老爺子沖他微微頷首,隨遲家一家人進了客廳。

長風炎跪在台階下,被晾在了院子里。

「我是為了晴晴的婚事來的,」落座之後,長風老爺子直奔主題:「長風炎做出了那種醜事,原本我沒臉見你們,但長風炎和丁新露那兩個畜生,言之鑿鑿說晴晴對我家阿起有情,想要嫁給阿起,我特意前來,除了登門賠罪,就是問問晴晴,那兩個畜生說的話,可是真的。」

「我們晴晴並沒說要嫁給長風起,」不等遲父說話,遲母就搶先說:「是丁新露和長風炎找到我們晴晴,說長風起救過晴晴的命,出車禍也是為了去替晴晴求葯,才會重傷,變成植物人,是他們兩個,要求晴晴嫁給長風起。」

「那兩個畜生!」長風老爺子一臉怒意,又痛罵了長風炎和丁新露幾句。

罵過之後,他看著遲晴,和顏悅色說:「晴晴,你是怎麼想的?阿起曾為你做過的事,我都知道了,那孩子是真心愛你,是我老糊塗了,自作主張,給他和丁新露那個畜生定下了婚事,委屈了那孩子……晴晴,如果你也喜歡我們家阿起,能不能請你嫁給阿起,三天後,和長風炎、丁新露一起舉行婚禮,做我家阿起的妻子?」

他年輕時,是不信這些鬼神之說的。

可大概是老了,又遭受長風起發生車禍變成植物人的打擊,現在的他,越來越相信鬼神之說了。

前段時間,他做夢,夢到長風炎、長風起、遲晴、丁新露四個人,一起舉行了婚禮。

婚禮之後,長風起就醒來了。

他睡醒之後,把這個夢當成了一種預兆。

於是,他懷著一種敬畏期待的心情,求遲家讓遲晴和丁新露一起舉行婚禮。

他把他的夢,當成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希望他的大孫子,真能在四人一起舉行婚禮之後醒來。

直到現在,他仍想讓夢中的一切變成現實。

他沒堅持阻攔丁新露嫁給長風炎,這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

萬一婚禮上換了一個人,夢中的預示不靈了怎麼辦?

如果不是因為這一點,別說丁新露懷上了長風炎的孩子,就算她懷上了雙胞胎、三胞胎,甚至已經把孩子生下來,丁新露也別想進長風家的大門!

長風炎不爭氣也罷了,還無情無義沒有良心。 ?午吃飯蘭翔忽然想權生活費的問題。不由問琉拜曰」琉璃,已經幾個月了小那生活費用完了沒有,我再給你一些吧。」

「不用不用,那麼多錢,哪那麼容易用完的琉璃連忙擺手拒絕。

當初伏翔給了琉璃的錢雖然在他看來並不是很多,但在琉璃看來卻已經是一筆巨款了。至少讓他自己一個人生活上幾個年是沒有問題了。現在只走過了幾個月而已。甚至這幾個月中伏翔還不在,那哪裡用得了太多?

伏翔一聽,也就不再堅持了。

他這時也想起當初自己給琉璃的錢並不少了,低頭繼續吃飯。

琉璃在一如乞著。臉上盪起淡淡的笑容,也不知在高興些什麼。

浮愛 下午,伏翔卻沒有再上二樓練功室鍛煉能力了。

雖說趁熱打鐵,但也不能沒有節制,一上午的鍛煉已經達到了今天的極限,再鍛煉下去只會產生疲勞,卻不再會產生效果。

因此,他整個下午便貓在自己的卧室之中,思維進入腦海之中那個十米直徑的空間內。極力觀想那重力鎧甲形象的改變。

有了昨天晚上一整個晚上的經驗,下午的觀想對於伏翔來說並沒有任何困難。當然,沒有任何困哪,代表的,自然就走進展也還不錯了。

整個下午,除了吃晚飯的時間,伏翔都沉浸在這種觀想之中。

等到晚上十二點多的時候,他卻已經是完全將自己腦海之中那重力鎧甲的頭部完全改成概圓形,只露出眼睛所在的兩個孔罷了。

而這時,他卻感覺到。自己所能夠控制的重力範圍已經增加了零點五倍正常重力之多。

只是一個頭部的形態改變,便讓他所能控制的重力極限增加了零點五倍正常重力,這在以前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但在這時,卻實實在在的生了。

此時外面牆壁光芒閃耀,宛如白晝。

天空之中的月亮散著蒙蒙的自光,讓整咋。紅綢鎮顯得那般的迷

r>

伏翔在自己的卧室之中,盤膝而坐,心神意念卻沉浸在自己腦海之中那一個十米直徑的空間裡面。觀看著下方,這空間正中央那一個十分怪異的,盯著一個橢圓形腦袋的重力鎧甲。

身體栩栩如生的人體形態,腦袋卻是怪異的橢圓形,這讓整個重力鎧甲看起來十分彆扭。

伏翔心中一動。自己的心神意念向著那重力鎧甲一撲,便已經進入了重力鎧甲之中。那重力鎧甲再度成為了他的身內化身。

他也好似多了一個身體一般。晃晃變成了概圓形的腦袋,感到有些頭重腳輕,伏翔不由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這種感覺是如此怪異,簡直就像頂著一個西瓜一樣。

不過還好,至少這身內化身之法沒有因為這鎧甲的形態變化而出現什麼波折。

這樣的話,他也就沒有必要在必須使用身內化身之法的時候將這鎧甲的形態重新轉變為最開始那種形態了。

將已經改變形態的鎧甲轉變為最開始那種伏翔面貌的,栩栩如生的形態對於伏翔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

那種契合伏翔身體形態的鎧甲形態乃是伏翔本能控制形成的,是伏翔內心深處對自我認知的投影。是因為當初他身體意念撲上去,創出身內化身之法之時才真正成型並固定住的。

若是認真來說。這種形態,就像是傳說中,妖怪的原形一般。

般妖怪的原形都是種種野獸的形態。但他們又都能夠變化成完美的人體形態,甚至讓任何人都無法察覺其中有任何異樣。

這鎧甲那契合伏翔身體形態的形態,就是妖怪的原形一般。而那如今被他改變的形態,就相當於妖怪變化出來的形態。

妖悄想要變化成*人,那需要不知多少年的修鍊才行。而想要恢復原形,那卻是隨時可以。甚至失去法力的時候便會不可抑制的恢復原形!

有這種類比性就可以知道伏翔這身內化身的重力鎧甲在他觀想出來的形態和那原本的形態之間是一個什麼關係了。

晃晃那大得誇張的橢圓形腦袋,感覺到視線、噢覺等等都沒有什麼變化,伏翔方才完全放下心來。

用這重力鎧甲的手摸摸自己這已經變形的腦袋,感覺到那冰冷堅硬的手感,以及那頭部頭盔各全部位的連接線,一種穿上了真實鎧甲的感覺油然而生。

有了這種感覺,他現那種無比安全的感覺似乎多了那麼一絲一般。

當然那,就算是伏翔再敢洶,也知道這只是一種心理作用罷了。

感覺一下這個重力鎧甲的形態改變之後的身內化身之法后,伏翔鬆了口氣,意念一凝一散,散去了身內化身之法,重新回到那個米直徑的空間內部,俯瞰著整個空間。

接著,他緩緩的脫出這種冥想的狀態。

脫出狀態之後。他望望從窗口照射進來的,那外面有如白晝的光芒。知道此時已經是半夜。

已經有三十多個小時沒有睡覺的伏翔忽然感覺心靈有些疲倦。沒錯,只是心靈有些疲倦而已,他的精神,他」懵汁。都並沒有多大的感覺六以他的強體質來說,即使剛風重傷狀態,幾個個小時沒有睡覺那卻是一件無比輕鬆的事,哪裡會造成他的**和精神的疲倦。只是。**和精神並不疲倦,但從小几個年的習慣還是讓他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總覺得要睡上一覺才能夠舒爽。這,便是心靈的疲倦了。

完全放下自己的心靈,伏翔進入了最深層的睡眠狀態,洗恍惚惚,迷迷濛蒙的,

第二天下午,伏翔正在練功室之中鍛煉著自己能力的控制力之時,忽然感到身體猛然一酸。一種微微的疼痛從自己身體內部傳來。

那種感覺伏翔無比熟悉。那是身體內部受到頑固傷害的感覺!

這種感覺一出現,伏翔馬上便明白,這是掌控之果的藥力完全消失方才可能出現的!

算算時間,從服下掌控之果直到這時,時間離五天還有著一些距離,但相差也不過是幾個小時罷了。

「五天時間」看來掌控之果的藥力作用時間是和受傷的嚴重程度相關的呢。我的身體傷害頑固無比。掌控之果藥效的作用時間就會稍短,而若是受傷較輕,那藥效作用時間恐怕會加長一些吧。」伏翔心中暗自想著。

趁著那掌控之果的藥力殘餘還有一些,伏翔快的打舁練功室,下了樓。

個家庭的家務活在伏翔看起來並沒有多少,甚至可以說根本沒什麼可乾的。但在那些女子看來,家務活可是繁重無比的。

琉璃,也是這種女子。

所以,此時琉璃依然在做著一些伏翔覺得完全沒有必要的家務活

「先生,今天怎麼這麼早下來?您要出去嗎?」琉璃聽到動靜,抬頭望著正快下來的伏翔,有些奇怪的問道。

「我剛剛練功之時忽有所悟,恐怕要閉關很長一段時間,恐怕必須要幾個月才行。這些時日你先不要打擾我,準備好飯菜就可以了。行嗎?」伏翔不知為何,卻是不想告訴琉璃自己受傷如此嚴重的事。

「啊,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做得很好的。」琉璃表情有些複雜,有些失落。又有些欣喜。

欣喜的自然是伏翔能夠有所得,實力會再度提升。至於失落的,那卻只可言傳不可意會了,

伏翔點點頭,進入自己的卧室之中,關上門,整個人便用自己最舒服的姿勢坐在床上。

隨著他坐定,身體內部湧起無窮的酸麻劇痛。

在這一瞬間,他好似聽到了身體內部咔嚓咔嚓的聲響在不斷響起一般。

「糟糕,因為壓抑了幾天時間忽然放開,傷勢加劇了!」伏翔心中暗驚,心神一動間,他早已經準備好放在一邊的藥瓶瞬間出現在他的身前,就這麼懸浮在他面前的虛空之中。

伸手快的將這十幾瓶藥瓶每一瓶到出幾顆藥丸,混合在一起,張嘴猛吞下去。

隨著這些藥丸入腹,一股寒暖交加,酸辣夾雜的氣流猛然從這些藥丸之中爆出來,瞬間便席捲了他的整個身體,並在他的身體那些受傷的部位,也就是骨骼深處,內臟深處,肌肉深處,聚集。

而且,因為已經有了那修復氣脈以及修復神經的藥物夾雜在其中,所以這些氣流之中,也有一些酸麻的氣流湧向他全身各處斷裂的氣脈,以及那些已經麻木。沒有多少感覺的,神經斷裂的位置。

這些氣流的功效十分強大,至少是比起伏翔以前服用的藥丸功效強大得多!

在聚集之後,他那些傷處幾乎以肉眼都看得出來的度在緩緩的瘡愈著。那骨骼深處、內臟深處、肌肉深處的那無數裂痕一道又一道的

失。

那氣流也在一團又一團的消耗。每一道裂痕的消失,便代表著或大或小的一團氣團的消耗。

聳然,這氣團的消耗和裂痕的消失並不成正比,但伏翔卻已經心中十分喜悅了。

「看來大個子的醫術又有所提升了。這些藥丸比起上次那些著實好上不少。」伏翔心中如是想著。

就在他剛剛想到這些,更讓他驚喜的事情安生了。

那些聚集在那些斷裂的氣脈之處的氣流以及那些聚集在斷裂神經之處的氣流療效比起他想象之中強了不知多少倍!

只是一轉眼間,他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部,那些原本斷成無數節,幾乎每一處位置都有著或多或少裂痕的氣脈便有了回復的跡象!

道又一道細小的氣脈不斷的恢復完好,那氣脈之上的裂縫更是一點點的消失著。那度,甚至比起他當初修復骨髏度最快之時還要快!幾乎有如慢動作的搭積木一般。

等到那聚集在斷裂毛脈之處的經氣流完全消失,他現全身上下,已經有百分之一的氣脈完全恢復正常了!

美中不足的是,這些已經恢復正常的氣脈,全部都是沒有被魔氣萍煉過的,也就是最普通的,只能夠承受伏翔最開始產生那些氣衝擊的氣脈。真正魔氣流過的,能夠承受他體內魔氣衝擊的氣脈完全沒有任何修復的跡幕,

由此推測,再加上四感覺,他卻是可以猜出,他體內那此斷裂的神經也一期的被修復著!

以伏翔此時的感知,並不能清楚的感知自己身體內部的那些斷裂神經的具體位置,以及他們斷裂成多少段。

他只能夠憑藉自己對身體各全部位的感知,比如各道肌肉的感覺是否麻木,是否無法感覺來感知那裡的神經是否斷裂了。而這定然是有著極大的誤差的。

畢竟人體內部植物性神經可不在少數,那些神經只能傳遞疼痛,只要神經包裹的部位不生劇烈的病變,便不會感覺到這些神經。這種情況下,這些植物性神經如果有些細小的地方斷裂了,他也無法感覺



所以,感覺神經的恢復情況,只能依靠猜測。

過了不到半個鐘頭。他所服下的藥物便完全消耗一空」

藥物消耗完畢,伏翔卻並沒有絲毫遲疑,直接便動手再度從之前已經拿出來的藥瓶之中倒出數量稍稍少上一點的藥丸,直接吞下去。

這每次服下藥丸需要的數量,自然是伏翔已經經過完全考慮過的,每一種藥丸在每一次藥丸藥力消耗一空之後的數量增減,都是有著特殊的規律。憑藉之前服食了一個月藥丸的經驗。他已經是完全計算出其中的規律了,現在服用類似的藥丸,自然不會有太多的浪費了。

如此,藥力消耗一空便再度服藥,服藥之後再消耗一空不斷循環。

足足六次之後,伏翔方才停下來。

這,已經是達到今天所能夠恢復的極限了」

感受著身體那雖然恢復得不錯,但離真正痊癒還很遠的傷勢,伏翔既是欣喜,又感到無奈。

欣喜的自然是因為這傷勢能夠恢復不錯,無奈的是傷勢完全恢復遙遙無期。

他此時身體內部的氣脈恢復達到了百分之七,若是恢復程度按照線性增加的話,還需要半個同時間才能夠完全恢復。若是恢復度按照遞減的方式,那恐怕得幾個同時間才能夠恢復了。

那斷裂的神經可能會好上一些,夫概只需要氣脈的一半時間便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