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情況嚇得地下一眾學生連忙躲回房間,不敢露頭,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

「回掌教,這股神識好像是從定天娛樂釋放出來?」大主教韓笑小心翼翼站在掌教身邊道。

「來自定天娛樂」任正非驚訝的睜大眼睛。

剛才那股神識雖然去的快,但是他很清晰捕捉到,以他六品仙人境界肯本做不到,也就是說定天娛樂很可能來一了一位大神,境界超過六品仙人。

「對方是何人?」

一時之間,任正非摸不透來路。

但是這位肯定比黑河龍王厲害,不管是敵是友,以如今的紅塔山處境來說都可不能在避世不管。

不說,隨著定天娛樂大賣電視機,紅塔山也跟著傳響整個塔國,這段時間生源大增。僅是定天快遞為了紅塔山解決無數就業問題,這事都得過去看看。

……

另一邊,城中三大家族,隱藏的七品仙人級修士,感受到神識后也齊刷刷飛出密室,定格在空中細細查看。

「錢老,剛才可是也感受到有一股神識掃過?」夏老看到錢老也定格在空中,面色嚴肅問道。

「正是」錢老沉重點點頭,「這股神識去的很快,對方境界很高,好像有人在掃視整個陳塘關?」

「這是何人?」 總裁有令,女人乖乖就寢 石家長老也慢慢飛向兩人,驚訝道,「難道他不知大範圍釋放神識有違仙法?」

「好像源頭在那邊?」夏老突然指向第十七大街方向。

「哪裡好像我家小子說的定天娛樂位置?」錢老吃驚道,隨後好像突然想到什麼,「夏老,我們快去看看。那顧沉待我們兩家不薄,拿人手短,這次我們兩家不可能在度之事外」

「是,快走」錢老說完,率先飛走。

留下的石老眼珠快速轉轉,直到他看到天邊似乎也有兩人在往定天娛樂飛,嘿嘿一笑,也跟著錢老快速往定天娛樂飛去。

……

還有一位,那就是黑河龍王。

他本來正躺在榻上看西遊記,可是那股神識經過後,嚇得他連忙從腰間抽出長劍,快速翻身站起。

「何人窺視我黑河殿?」

他警惕站在原地感受一會,直到良久發現這神識並沒有惡意,於是大膽去追蹤起,隨著追蹤,卻意外發現是在從定天娛樂傳出。

「好小子,原來是你?」黑河龍王大怒,「來人,速速開啟黑河大陣」

不一會布拉也聞訊趕來,驚慌道:「大人,發生了什麼事?為何開啟了黑河大陣?」

「你不知?」黑河龍王質疑看上布拉一眼,看到對方真不像直到,又連忙問問其他蝦兵蟹將,才這驚訝發現他們都表不知。

「這就奇怪了」黑河龍王縷縷鬍鬚,自言自語道,「莫非仙人以下感受不到。」

言罷,他連忙看向布拉:「趕緊通知一巡天府一層天首領,告訴他計劃有變,三天後先不要行動,定天娛樂來了高人坐鎮,先打探清楚再說。」

「偌」布拉臉色變了變,也意識到可能出現大事,連忙應下。

……

鏡頭回頭顧沉身上,他看到定天TV1信號覆蓋完畢,正想去使用,卻發現系統提示需要購買錄製房,不然沒法錄製和播放電視內容。

「也對」顧沉拍拍頭,傻笑著連忙按著指示去購買,買好后,直接選擇擺在定天娛樂二樓。

這錄製房要價到不貴,才200萬,內部自帶採錄設備,操作台,播放設備等等一切專業設置,而且全都是自動化使用,還可以根據需求直接託管給系統管理。

可是這些弄完后,系統又提示需要購買播放權,要價一個億。

這一刻,顧沉有種想死的心,怪不得電視頻道便宜,原來套路都在這裡,僅有電視頻道還不行,還需要播放權,這就像許可證,沒有這個證,有了頻道,有了設施也不能用。

好吧,暫時不差錢,十萬套餘款已經收回大半,支付一億買個許可證,還是可以接受。

播放權買好后,又搗鼓一會,系統終於提示可以正常使用電視頻道,還熱心為顧沉介紹一番錄製房各個設施用處。

嘆著氣,顧沉了解完這些,有花費幾百點卷買上一身帥氣西裝,才這在錄製房中央一張新聞桌後面坐下,很是興奮。

「泥煤,終於可以開播了?」

「可是,要播些什麼好呢?」

「要不要再去買一份新聞稿研究一下,或者在購買一份綜藝版權,先放著!」

正在他苦思冥想要播放什麼時?卻沒發行錢大富正在二樓找他!

錢塘關一眾大佬突入來到定天娛樂,驚得幾個部門領導連忙出來迎接,一番了解后,才知道他們找顧沉有事。

於是,其他人先把他們請進休息室,錢大富連忙上樓去找顧沉。

可是他左右尋找還是沒看到,正想下樓告知時,去意外聽到一間新房子里有動靜。

「這是什麼?」

錢大富好奇看著這間突然冒出的房間,房間上還寫著「錄製廳」,猶豫一會,耐不住好奇推開了門,接著是嚇一跳。

只見這間房內燈火通明,還有很多自己不認識的東西正對著中央,而中央是一張大長桌,顧沉正穿著一間很另類的衣服在哪自言自語。

「我曹,顧老闆怎麼在裡面?糟糕,沒有得到他允許,我進來了?」

回過神后,錢大富也顧不得驚訝,而是惶恐,因為之前顧沉說過,沒有他允許,二樓的網吧和影院,還有一些其他房間都不準隨意進入。

這下可好,直接被顧沉待個正著。

顧沉看到他后,果然臉色不悅:「錢掌柜來這幹嘛?進來不知道敲門嗎?」

「我…」錢大富緊張一秒后,連忙堆上笑容,「哈,顧老闆,我找你好苦啊!原來你怎麼在這啊?」

「先回答我問題」顧沉看到被打擾,沒好氣的從從新聞桌後面走出來,「錢掌柜,您最近是不是掙錢太多有點開始飄了,連進入別人房間都不知道敲門?」

不怪顧沉生氣,要是他下次在屋內獨自欣賞島國動作片,突然被人看到,還不尷尬死。

在說,二樓確實還有一些秘密不想太早讓這些人,比如網吧,他目前嚴格要求不準有人進入,一台上萬靈石,他真怕這群渣渣弄壞。

「顧老闆,是我不對,我道歉!」錢大富聽到質問,臉色瞬間大變,連忙低下頭,「顧老闆,我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一直在找你,聽到這有動靜,便好奇進來看看。」

「好了,我也沒別的意思。」顧沉看到敲打的效果已經出來,也不在計較,轉而指著錄製房,「這裡並沒什麼秘密,只是一間新開發的錄製間,以後你們肯定會知道用處,我剛才只是在提醒你要學會尊重別人。」

「是是是」錢大富連忙點頭,不敢反駁。

「現在說說找我何事?」顧沉從身上摘下收錄聲音的麥,淡淡問道。

「不是我找你,是外面一群人找你」錢大富小心翼翼道。

「外面?」顧沉皺皺眉,「是何人?要是客戶,你們處理不就好」

「這個」錢大富面色猶豫幾秒,「還是顧老闆親自去看看好!」

「哦?」

顧沉看到錢大富表情,心裡更加疑惑了,暗道看來來者不像是普通人,不然錢大富不會這個樣子。

「好吧,走,我們去看看!」

一路上,錢大富快速說明著樓下情況,原來是城主大人,紅塔山掌教,以及錢家,夏家老祖宗來了。

顧沉聽后,無奈一笑,怪不得錢大富不自在,原來自己老祖宗來了,還有兩位陳塘關大佬。

只是,他們突然這麼齊,來我這定天娛樂幹嘛? 剛到樓下,顧沉便感受到幾道目光快速在自己身上掃視,他順著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一群人在休息室里坐著。

其中申一虛,夏戰熊,金不喜也都在,分別站在一位老者身後。

「哈哈,有貴客光臨,鄙人迎接來遲,還望恕罪」

顧沉剛站在樓梯上,就開始抱拳向下行禮,態度很是熱情。

幾位老者也很客氣,看到定天娛樂沒有麻煩,也算是鬆了口氣,隔空跟著輕輕點頭,算是回禮。

走到近處,顧沉先是對著申一虛面前那人行上一禮:「小子見過城主大人,歡迎城主大人蒞臨小店,城主大人能來,真讓讓小蓬蓽生輝。」

「哈哈」申修擺擺手,微微側過身不接禮,「顧老闆客氣,您這裡這可不是什麼小店,如今可是名揚塔國。犬子能跟著你,老夫放心的很。」

「申城主過獎」顧沉站直身,不卑不吭道,「申公子願意在本店屈就,是本店的福氣,真要謝還是要謝城主大人培養出來一個好兒子。」

「好好乾,會說法」申修面上很愉快。

顧沉笑笑,又轉身向金不喜面前那人行禮:「小子見過任掌教,早就聽聞任掌教仙風道骨,氣質不凡,今日一見,果真是聞名不如見面,比傳聞還要有仙氣,真是讓人敬仰敬仰。」

果真是千穿萬穿馬屁不穿,任正非本來還有點意見,對顧沉先向申修見禮有點不滿,可是此時顧沉一通捧吹,還說他仙氣十足,他很開心,面上很有光。

這句話是對修行者最大肯定。

其實都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已經所求甚少,都是仙人級別修士,物質上肯定不缺啥,無非是愛個臉面。

傳聞中定天娛樂老闆如此給他面子,他自然很領情,微微也側過身不去接禮。

而是笑著道:「傳聞顧老闆很會做生意,今日一見果真如此。單身這張嘴,就沒有做不成的生意。」

「謝謝任掌教誇獎」

顧沉笑笑,繼而看向金不喜。

「俗話也說得好,在家靠親人,出門靠朋友。若沒有金不喜幾人幫助,若沒有紅塔山幫助,若沒有在座的每一位人幫助,定天娛樂也不可能那麼快打出名頭。你們都是定天娛樂的貴人,請受我一拜。」

說完,顧沉又向各位鞠上一躬,態度很是恭敬。

錢老和夏老還有石老三人看到此處,忍不住同時點點頭,暗嘆這小子不錯,可曲可直,是個做生意料。

顧沉鞠完躬,沒有忘記這幾人,也是一一行禮,分別打聲招呼,可謂是面面俱到,每個人面子都給足。

相互認識結束后,石老突然拉住顧沉熱切道:「顧老闆,我代替我家那小子向你道歉,不知道現在我們石家加入定天娛樂晚不晚?」

「喂喂喂。石老你太不要臉了吧!」錢老和夏老頓時不樂意,「當初是你們家那小子怕惹上麻煩,現在看到好處又往上面湊,是不是太過分。」

石老尷尬笑笑,繼續拉著顧沉道:「顧老闆,我知道我們石家有點不仗義,但是現在我出面,你放心,以後有啥事,我們石家一定不退縮。而且我們石家不要分成,你需要允許我們石家也能賣電視機便可。」

原來近日電視機賣的火爆,很多客戶來到店中,都會詢問是否可以預定電視機。

若不能,這些客戶立馬會走,已經流失很多客戶。

所以石老有點急了!

「呵呵,好說好說」顧沉笑笑,沒有立馬答應。

說完,他把目光看向眾人,坦誠道:「幾位貴客來到本店,想來不是為了生意上的事那麼簡單吧!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還請直言。」

申修笑笑,拍著手道:「好,顧老闆果然快言快語,看來是已經料到我們的來意。既然如此,還請你師傅出來一見吧,我們有事想詢問?」

「什麼事?」顧沉疑惑道,同時暗想:什麼料到來意?怎麼還涉及到我編造那個假師傅上?

「是這樣」安福笑笑,抱著手站出來,「剛才有一股不明神識大範圍掃射陳塘關,這在仙律上是不允許。因此,我們家大人有職務過來詢問?」

頓了頓,安福又道:「還請顧老闆放心,我們只是過來走個過場。若不是什麼大事,我們家大人也不會計較。」

「正是」任正非坐直身子,面色突然變得嚴肅,抬頭掃視一邊定天娛樂,「還請令師現身一見,若是無意掃視我紅塔山,我們紅塔山也不給於計較。」

錢老,夏老,石老也是笑眯眯看看四周,等著剛才哪位高人出現。

良久,不見有人出來

石老笑道:「顧老闆請放心,我們陳塘關修士並不是無理之輩,對於令師剛才觸犯仙律之事,只需給個合理解釋,我們陳塘關修士並不會說什麼?畢竟大家都是陳塘關人,有事還是要互相擔著呢!你說是不是顧老闆?」

直到這時,申一虛,金不喜,錢大富,夏戰熊幾人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原來是顧沉師傅剛才在大範圍釋放神識,怪不得陳塘關幾位大佬集合定天娛樂。

只是那神識為何普通人感受不到?

也是,能拿齣電視機這麼神奇的東西,想必對方師傅也不簡單,感受不到也屬正常。

想著,申一虛連忙道:「父親,聽顧老闆說,他和師傅之前一直久居深山,對現在很多仙律都不太了解,若剛才之事屬實,一定是有什麼誤會,還請父親明察?」

「是的,師尊」金不喜也小心翼翼對任正非道,「師尊不要著急,紅塔山和定天娛樂現在是合作關係,這中間一定有誤會?否則不會有神識窺視我們紅塔山」

「對對對」

錢大富和夏戰熊也連忙開口。

「一定是有誤會,一定是有誤會。」

接著,錢大富著急道:「顧老闆,還是把你師傅請出來吧!在場的都是自己人,沒有惡意。」

顧沉聽著這些人說個不停,內心很是詫異。

「泥煤,都在說什麼?」

「看這一唱一和,非要見我師傅,莫非是想打定天娛樂注意。」

想到這,顧沉不覺一驚:莫非這些人也和黑河龍王勾結一起,看我定天娛樂吸金太強,想來試探我底細?

真是好算計,此時正是我定天娛樂紅火之時,直接過來摘桃子,可真是處心積慮啊。

不過,他並沒有慌張,而是繼續裝傻充愣道:「敢問你們剛才說的觸犯仙律是什麼?」 「額」

一眾大佬互相看看,很是無語,這人怎麼回事?

敬酒不吃吃罰酒嗎?非要把話說透,才面子上好看嗎?

安福笑笑再次上前:「仙律第一千零三條,未經允許,高級修士不得隨意在城內大範圍釋放神識,違者按賊人處理!」

「額」

這次輪到顧沉無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