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姿態,完全是沒有把軒轅家放在眼裡。

「三天時間到,爾等可做好投降的準備?」

南宮坤那狂霸的聲音如滾滾雷音,震徹蒼穹。

「我等願降!」

就在所有軒轅家的人都屈辱地看著空中那三道人影時,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

那是軒轅仲雄,他手中還拿著一分捲軸,仰頭揚聲道:「南宮家主,這是我們軒轅家願降諸人的請願書,請過目。」

「識時務者為俊傑,軒轅仲雄,你果然沒讓我失望。」南宮坤大笑著,帶著二人落了下去。

南宮震從軒轅仲雄手中接過捲軸,兩人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后,南宮震便將之遞交給了南宮坤。

南宮坤展開來后,看到元老級的名字行列時,臉色陡然一沉:「軒轅伯雄、軒轅儲等人的名字呢?為何不在請願書上?」

佳妻有令:金牌老公請配合 軒轅仲雄應道:「他們不願交出軒轅無命,所以不同意投降,現在正在我父親的靈堂,等候南宮家主的發落。」

「找死!」南宮坤冷哼了一聲,將請願書甩回給了南宮震,然後大手一揮:「軒轅仲雄,你帶路,我可要看看,他們到底還想不想活命。」

「是!」軒轅仲雄忙躬身應話,然後獨自一人在前面引路。

南宮坤等人來到軒轅蒼住所外時,發現軒轅蒼的靈堂竟然設在住處,都顯得很是詫異。

南宮坤環視了這裡一眼,發現院子外也沒有搭建什麼像樣的祭壇,更別說什麼靈台、祭品之類的,就連那個身著灰衣,帶著斗笠,在掃地的老翁,都透著十足的悲涼。

「都出來吧,要不然我可要出手毀掉這裡了。」南宮坤的聲音,冷酷無比。

「吱呀……」

靈堂的門推了開來,屋內掛著的白幡被帶著飄出了一半,頭上扎著白布條的軒轅伯雄等人魚貫而出。

「南宮坤!」軒轅伯雄目光十分複雜地看著眼前之人。

「軒轅伯雄,好久不見啊!」南宮坤顯得頗為志得意滿。

也是,原本雙方年齡相差不大,實力相仿,可以說這大半輩子來,都視彼此為對手。

而如今,軒轅伯雄依然卡在武魂階段,而他南宮坤卻已經成就武神之尊,箇中滋味,對於二人來說,自然很不一樣。 「老爺子歸天,讓人唏噓,我來祭拜一下!」

南宮坤口中說是祭拜,可是舉手投足間完全不是這個味。

「少給我來這虛的。」軒轅伯雄表情很是難看,這軒轅蒼會中毒,南宮家八成脫不了干係,現在在這貓哭耗子假慈悲的如何不讓人上火?

「那行,那就來點實心的。」南宮坤冷笑了下:「將軒轅無命交出來,臣服於我,我饒你們不死,否則今天便讓你們都去陪軒轅蒼。」

軒轅伯雄沉哼道:「無命不可能給你們,除了這個,其他都可以答應。」

「還要討價還價?」南宮坤嗤笑:「你們有討價還價的權力么?」

「既然你認為我們沒有權力,那還廢什麼話?」軒轅伯雄冷笑:「動手啊!」

「不急不急!」南宮坤一副貓戲耗子的表情:「不要這麼急著找死,看在我們那麼多年的交情份上,其實我更願意你們活長點……」

軒轅伯雄皺眉道:「你什麼意思?」

「這樣……那個小子我可以先不要他的命,但是你們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南宮坤嘴角咧起,眼中有種古怪的意味。

「什麼代價?」軒轅伯雄疑惑道。

「你自廢修為,然後承認軒轅仲雄為軒轅家家主,以後軒轅家大小事宜都由他做主。」

軒轅伯雄愕然,突然譏笑道:「南宮坤,你興師動眾的,就是關心我們軒轅家的家主人選問題?看來我二弟跟你們關係真不錯啊!」

「識時務者為俊傑,軒轅仲雄比你可聰明多了,而我喜歡跟聰明人合作。」南宮坤怪笑道。

「是么?不知道我這二弟比我又聰明到哪呢?如果讓我心服口服的話,那自廢修為也不是什麼事。」軒轅伯雄目光凌厲地看向軒轅仲雄。

軒轅仲雄有點心虛,不由躲閃開目光看向南宮坤:「南宮家主,有些事沒必要……」

「軒轅仲雄,你還在擔心什麼?噢……原來他們竟然還不知道軒轅仲雄你的大手筆啊?那可真是太沒趣了!」南宮坤卻是輕搖了搖頭,吧唧著嘴。

軒轅伯雄臉部劇烈抽搐了下:「什麼大手筆呢?弒親滅祖么?」

「哈哈……原來你們也不是那麼笨嘛!」南宮坤哈哈大笑。

南宮坤的笑聲,已經足以代表許多真相。

軒轅儲怒喝道:「軒轅仲雄,你這個混賬東西,你父親的毒果真是你投的?」

「該死,我就說應該先滅了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

軒轅伬更是暴怒,輕叱一聲間,黃芒暴漲,一個披髮的武魂在身後驟然站起,手中一道杖型魂武釋放出如同小太陽般的光芒,直朝軒轅仲雄攻去。

澎湃的能量將屋檐都掀翻了一角,突兀的攻擊讓臉色陰晴不定的軒轅仲雄很有些沒反應過來。

不過南宮坤卻是突然右跨了一步,同時輕輕揚手間,靈能如天幕,竟然將軒轅伬的全力一擊給「兜」住了。

右手驟然握起,南宮坤眸光泛著一抹冷芒。

「砰……」

軒轅伬釋放的杖型魂武驟然消散,被強大的力量破開了武靈技,軒轅伬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噴涌而出,身子蹭蹭幾大步撞開了木門,退回了靈堂。

舉手投足間,就輕而易舉地破掉了魂融境九星武魂的全力攻擊。武魂到武神這個看似就一層窗戶紙般的距離,在實力上卻有著巨大的鴻溝。

「都這麼老了,脾氣還是收斂點好,那樣還能多活幾年。」南宮坤冷笑間看向軒轅仲雄:「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什麼不敢承認的?欲成大事者,這點魄力都沒有?」

軒轅仲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知道南宮坤逼他這個時候承認自己做過的那些不為人知的事,就是要斷掉他所有的後路,讓他只能一輩子給南宮家當狗。

不過想到自己壓抑了這麼多年,軒轅仲雄驟然獰笑了一下:「我既然敢做,那就敢當!沒錯,父親的毒是我投的,那個老東西越來越糊塗,竟然為了軒轅無命那個廢物對流雲說殺就殺,我毒殺他又有什麼錯?」

「你這個畜生!」軒轅伯雄臉色因為憤怒而變得蒼白無比,他真的恨不得掐死軒轅仲雄,可是南宮坤擋在前面,就如同一座高山。

「畜生?軒轅伯雄,你又是什麼好東西?當初老三家出了天才的時候,你不也擔心他們會搶了你作為長房的風頭?我跟你說要對付老三,你不也沒有意見?睜隻眼閉隻眼坐收漁利的畜生事,你又少干過?」

聽到屋外兩人的對話,剛給軒轅伬療好傷的軒轅無命臉色一沉,他很慶幸軒轅叔雄並沒有在一旁,要是在一旁,恐怕會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在外面,面對軒轅仲雄的質疑,軒轅伯雄勃然:「你混蛋!我以為你是開玩笑,我不是拒絕了你的提議么?該死……老三的傷,竟然真的是你弄的?」

「沒錯!不但如此,他兒子軒轅刀還是我親手殺死的!」軒轅仲雄哈哈大笑道:「我本來想嫁禍給你的,可是條件不成熟,你的運氣太好了……」

恨然地啐了一口,軒轅仲雄這一生的怨念也徹底爆發了出來:「軒轅伯雄,你生來就是老大,平時隨便做點什麼都有家裡的資源支持,怎能不成功?我明明比你更優秀,卻也要被你壓一頭,那老東西想過讓你接班,也想過讓老三接班,就是沒想過我,憑什麼?憑什麼?」

「就因為我生來是老二?那我就一輩子只能當老二?不,我比你聰明,比你優秀,我才應該當老大,我才應該當家主!」軒轅仲雄瘋狂地揮舞著雙手:「現在,我終於成功了!」

「你這個瘋子!」軒轅伯雄震怒,再也忍不住了,魂融境巔峰的力量徹底爆發,一個虎背熊腰的武魂拔地而起,如同巍峨的高山。

「南宮坤,你給我讓開!」

武魂綻放出璀璨的火光,在以一種厚重的弧度短距離移動時,雙臂扭動,一道燃燒著滔天火焰的刀光劈砍而出。

與此同時,整個靈堂的屋頂,連著第二層的閣樓被驟然掀起,雄壯的武魂光影如同天神下凡。

在靈堂內的軒轅伬和在靈堂外的軒轅儲同時出手,攻擊都直指軒轅仲雄。

三大魂融境九星的武魂默契十足的同時出手,就算是南宮坤,也不由得認真了幾分。

這個認真也不過心態上的一種細微變化,事實上南宮坤依然無比的輕視,只有成為了武神的人,才會明白,魂融境巔峰也不過爾爾。

「哈哈……」軒轅仲雄他在放肆地大笑,有南宮坤在,他有恃無恐。

南宮震和達奚復也是樂得在一旁看熱鬧,這種骨肉相殘、困獸之鬥的畫面著實有種殘酷的美。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巨大的劍光突然跨越時空一般突然綻放了出來,放射的光芒如同極光一般璀璨,澎湃的能量帶著恐怖的咆哮聲如同山崩海嘯般地朝前轟去。

無論是軒轅仲雄,還是南宮震、或者是達奚復,都絕對沒有想到,在他們的身後,那個拿著一柄掃帚躲在一旁簌簌發抖的灰衣老者能爆發出這種恐怖的能量。

「砰砰砰……」

突兀又恐怖的攻擊,沒有絲毫懸念地轟在了三人身上,將倉促防禦的三人的身體如同破布一樣轟得朝前翻卷。

也就在微毫間的時間差中,強大的攻擊其勢不減地轟在了南宮坤的身上。

這一刻的南宮坤,卻是正面面對攻擊的,作為武神的反應力,絕對比魂融境的武魂強得多。目露驚芒的他也驟然如噴泉般爆發出無窮的力量,一柄壓縮型的能量小刀驟然出現在他身前,小刀旋轉間,掠起流轉如實質的神光牢牢保護著南宮坤,將撞在他身上的南宮震給震飛了出去。

兩股強大的力量撞擊間,就如同萬噸巨輪撞擊冰山一般,恐怖的碰撞聲響徹天際,整個山域彷彿都為之震動。

瘋狂的咆哮震顫大地,光憑餘波的破壞力就將軒轅伯雄三人的攻擊化為無形,並將三人轟得倒撞進靈堂中,然後從後面震飛出數十丈開外。

而軒轅蒼曾經的居所,那一棟兩層樓的閣樓悉數摧毀。

「砰砰砰……」

能量餘波摧毀的除了那棟兩層樓的閣樓,周圍的假山、樹木和其他的廂房也被夷為平地,整個區域如同引燃了噸級的炸藥。

「哼……」

南宮坤悶哼了一聲,嘴角溢出一縷鮮血,卻是從爆炸的能量中心斜斜地射向了天空,那柄不過五寸長的能量光刀驟然拉長,附著在了南宮坤手中的一柄藍光級寶刀上,讓寶刀平添了一股金身的光毫。

而這個時候,另外一道灰色的身影也從能量爆破的中心騰飛了起來,此刻他頭上的斗笠已然不見,飄揚的白髮,讓精瘦的他平添幾分煞氣。

「你是何人?」南宮坤心頭咬牙切齒間目光驚異地盯著此人。

其實南宮坤覺得很眼熟,但是他想不起來,這是誰。

不過還有一口氣的軒轅仲雄,卻是認出了這在空中漫步的老者是誰。

「父親……」

軒轅仲雄怒目圓瞪,然後身子一挺,竟然生生嚇死了。

是的,飛在空中,手中提著一柄閃著紫光的黃金劍的,正是軒轅蒼。很顯然,他已經成功突破到神明境。

不過此刻,軒轅蒼並沒有勝利者的喜悅,臉上的表情陰沉無比:「南宮坤,你不是要祭拜我么?那現在,可以跪下了!」 「你是……」

南宮坤駭然:「你是軒轅蒼!你……你不是死了么?」

「哈哈……」

看到南宮坤那表情,軒轅蒼大笑起來,帶著五分悲愴和五分痛快:「我要是死了,豈不是只能眼睜睜看著你欺凌玩弄我的族人?」

「你……你藏得可真深啊!」南宮坤臉色十分的難看。

因為軒轅仲雄的彙報,南宮坤還專門花了幾天的時間在這附近搜尋,看是否有武神級強者活動,這也是他會給軒轅家三天時間的原因。

這幾天時間,南宮坤很確定周圍並沒有什麼特別人的活動軌跡,而軒轅仲雄也可以肯定,草木皆兵的南宮家,並沒有混入奇怪的人。

南宮坤基本已經確定,軒轅無命所說的武神級高手並不存在,或者並沒有過來這邊。

可是南宮坤千算萬算,沒有算到軒轅蒼竟然還活著。不但活著,還打破了困了他幾十年的瓶頸,突破到了神明境。

遇見這種突變,軒轅伯雄、軒轅儲和軒轅伬三人似乎並不驚訝。

軒轅伯雄根本沒有理會空中兩大高手,他一把竄到了廢墟之中,制住達奚復后,抓起軒轅仲雄的屍體,就用軒轅蒼的名義,重新召集元老會成員。

軒轅儲和軒轅伬一左一右跟著他,戰意凜然。

組織族人準備面對兩大家族的反撲,這是很重要的事,畢竟南宮家和達奚家的聯軍中,可還有四個魂融境的武魂,加上多了五成左右的武靈,戰力上來說,軒轅家依然還處於劣勢。

這還好在計劃並沒有出現偏差,軒轅蒼一劍擊殺了南宮震、嚇死了軒轅仲雄、重創了達奚復。

不過軒轅伯雄手中有還沒有死透的達奚復,這是一個很好的籌碼。

只要達奚家退兵,那麼只憑南宮家,是根本不可能攻得下軒轅家,畢竟現在的軒轅家再不是那個武魂的家族了。

軒轅蒼活了,還成為強大的武神,足夠讓原本都要分崩離析的軒轅家重新擰成了一股繩。

「今天我認栽,我退兵!」

南宮坤不愧是一方梟雄,能屈能伸,竟然開始服軟。

剛才那一劍,雖然南宮坤動用了神武魂兵,及時作出了應急防禦,可是畢竟倉促了些,他傷得不輕。

兩人都是剛突破神明境不久,都只有神明境一星的修為,實力差不多。可是這一個傷勢,完全可能會成為壓死駱駝的稻草。

南宮坤正是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在確定軒轅蒼的的確確是武神,並且手中有一柄紫光級的寶劍時,他自然萌生退意。

「你說退就退?那我的老臉往哪擱?」

軒轅蒼卻顯然並不想這麼放過南宮坤,他手中那柄紫光品級的黃金劍緩緩抬起,噴薄著湛青的劍芒指著南宮坤:「就在這,決一死戰吧!我死,你滅我全族,而你死,我滅你全族就是!」

面對軒轅蒼那無匹的戰意,南宮坤心頭暗暗叫苦。

南宮坤其實不得不承認,他心頭,對於軒轅蒼是有心理陰影的,因為他曾經兩次敗在了軒轅蒼手中,在兩人都同樣是魂融境巔峰的時候。

可是面對軒轅蒼手中靈劍驟然綻放出的十數丈長劍光,南宮坤只能硬接下來。

「怕你不成……雷影破山!」

南宮坤怒喝一聲,長刀金芒大盛,儼然在白日中引動了天雷,在咔擦巨響間,迎向了那強橫的劍光。

雷影金光跟凌厲的劍光,如同兩架高速飛行的戰鬥機一樣,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轟……」

兩大武神的力量碰撞,所綻放出來的奪目光華,讓烈日都儼然為之失色,震耳欲聾的聲音,更是讓人心生驚嘆。

百萬牛力量的碰撞,著實恐怖,就連此刻躲在密室里的軒轅無命,都能清晰感覺到隔著地面的那片天空中恐怖的能量波動。

或許是因為南宮坤鬥志弱了一分,也可能因為傷勢在身,反正這一次的對轟,南宮坤顯然佔據了下風,身子被震退出數十丈。

而軒轅蒼卻只是往後盪了兩三丈就穩住了身形。

「手下敗將便是手下敗將!」軒轅蒼身子一穩住,馬上電射向南宮坤:「讓你見識見識,我軒轅家的傲世吞雲功!」

紫光黃金劍綻放出宛若要將天空割裂一道傷疤的凌厲劍氣,軒轅蒼一出手,就是「穿雲裂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