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特么的!林白瞳孔驟然收縮,沒有任何猶豫,不假思索的便將法相招至頭頂,更是竭力調動法相催動龍脈之引,調集地脈之中蘊積的玄黃之氣,護衛周身!

「哈哈哈,你以為你能撐過天九劫雷便能保證自身無虞?你以為天九劫雷是那麼輕鬆就能破開的么,你能調動得了玄黃之氣庇護身軀,但你能以何物來抵擋這最後的威壓?!如今看來,即便是這老天都要幫我,都要把你抹殺!天妒人怨,小輩,我看你還如何脫身!」

看到這異變,姚廣孝先是一愣,而後捧腹大笑,在他眼中,這一切猶如世間最大的笑話。

電光明滅不定,劫雲的色澤越來越深,空氣中甚至開始有淡淡的血腥氣瀰漫,而在山風吹拂之下,那些劫雲就像是一條遮天蔽日的血河般,瀰漫蒼穹!

在整片天地之間,只剩下最為單純的紅色!它取代了的所有色澤,似乎只有它才是根本!

紅光之下,林白神色劇變,他的眼中露出懾人的寒光,面色更是陰沉無比!他著實沒想到,這天九劫雷竟然是如此的難纏,一波剛平,遠超先前的一波卻是又再次升起!

還未等他心中的苦澀落下,天幕之上的那些紅色劫雲,驟然凝聚,形成一團,周身電光閃爍,猶如雷球,從其中更是爆發出無盡的威嚴,緩緩自天而降,向著林白墜下!

這無匹的威壓,幾乎在剎那之間,便傳遞到世間各處!

「卧槽,這是……」即便是遠在燕京的野人老爺子,在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後,也是忍不住面色大變,目光驚疑不定的向著鐘山方向望去,喃喃自語道:「怎麼會這樣?難道這一切真的是天意,難道一切真的是沒有回還的餘地,仙門的開啟已經勢在必行?」

不僅僅是他,張三瘋和陳白庵二人在這股威壓下,也是面如死灰!在這股強大的威壓之下,他們只覺得天上地下,無所遁形,似乎只要有一絲氣息彌散出來,就會將他們從這天地之間抹殺,他們不敢想象,此時此刻的林白,面臨著怎樣的危機!

望著天幕上驟然墜降的劫雷,林白面色沉鬱,但雙眸之中的目光依舊堅韌不屈,和之前相比起來,不但沒有半點兒減弱,反倒是愈發強勢!

轟!電光明滅,天九劫雷最終一擊,墜落,沉入世間!

這已經不再是簡簡單單的天劫,也不是簡簡單單的劫雷,而是天道的怒火,而是天威!不再有劫雷之力,不再有毀天滅地的威能,只剩下最為簡單的威壓!

威壓之下,整座鐘山生生往下沉降了數米!無窮無盡的壓力之下,鐘山各處更是不斷發出轟隆之聲,那些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風吹雨打的岩石,此時悉數化為粉末!

但不管腳下的地面如何震顫,也不管山風如何攝人心魄,林白的身形沒有挪動分毫,猶如腳在地上生了根一樣,紋絲不動,強烈的不屈不服之感,自他身體之中,衝天暴起!

「就算是天九劫雷,就算是天怒,不管你天道如何威壓,我也絕對不會屈服!哪怕是只有一線生機,我也會竭盡我所有的努力,為蒼生博取那一線生機!」望著從天而降的劫雷,林白緩緩抬頭,不悲不喜,不卑不亢道:「我林白,不會屈服!」

數十丈,數丈,數米,數寸!劫雲與劫雷混合在一起,形成的雷雲之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下降,一寸接著一寸,不斷靠近,無窮無盡的威壓,籠罩天地!

整座鐘山,不管是多堅韌的山石,此時都在發出不堪忍受的嘎吱之聲,山上那些當初為了招攬遊客而修建的建築,在這一刻,更是悉數崩塌!

不僅僅是鐘山,即便是鐘山下的金陵,此時地下都在轟隆,地面裂開縫隙!

這一刻,好似世界末日即將來到,好似一切都走到了終點!

玄黃之氣緩緩匯聚於林白的身畔,想要替林白抵擋住那無盡的威壓,但不管玄黃之氣如何徘徊,如何逡巡,卻是根本無法阻擋那威壓分毫!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簡單,這天威針對的只有林白,無關一切外力!玄黃之氣雖然神異,但始終不是林白,這一關,只能靠林白自身才能度過!

嗤!林白的身軀之上,驟然生出一道血線,一蓬艷麗至極的血光驟然而降,殷紅的鮮血落入地面之上,澆在那顫慄不斷的虛土之上,紅黃二色,看上去是那樣的刺眼!

一絲接著一絲,一線接著一線,血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在林白身上蔓延!

此時此刻,即便是熟悉林白身體每一寸的賀嘉爾幾女在此,恐怕都不能認出來眼前此人就是她們熟悉的林白。鮮血沾濕了他身上的每一寸衣衫,血光覆蓋了他身上的每一個位置!

滴答,滴答,血珠不斷滴落在地面,發出一聲聲沉悶的聲響。那玄黃之氣瘋狂呼嘯不斷,更是不斷爆發出一聲聲低沉的嘶吼,似乎在憤怒於天道的無情,憤怒於這天威的不公!

但不管它們如何逡巡,不管它們如何涌動,卻根本無法改變眼前的態勢分毫。

喀嚓,喀嚓!這是骨骼在無盡的威壓之下,一寸寸即將折斷之時,發出的聲響。那聲音沉悶無比,每一聲響起,都叫人覺得悲從中來,眼角濕熱。

「我不會屈服,這天下的蒼生也不會屈服,只要一息尚存,我便不會讓仙門開啟,劫雷不能阻我,天威也不能阻我!」林白咬緊牙關,盯著頭頂那如雲團般的威壓,沉聲道。

似乎是在回應林白的話語一樣,那威壓陡然增強了許多,如同重鎚,向著地面重重垂下。

而受到這突如其來的威壓,地面上的裂縫越來越寬,林白身上裂開的血痕越來越多,骨骼破裂發出的咔嚓聲越來越大,在他身上已經沒有一塊完好無損的肌膚;疼痛自體表、自體內,不斷沖刷著他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鮮血染紅了地面!

「不……」觀望著這一幕的葯娃娃,眼眶越來越濕熱,他覺得自己的胸口就像是有一波接著一波的潮水在洶湧一樣,每一次洶湧,都有無盡的悲傷感生出。

山上山下,寂靜一片,只剩下滴答和咔嚓兩個聲音,每一次響起,都叫人肝腸寸斷!

「你攔阻不了我!」不知道過了多久,在那聲響越來越微弱,似乎一切生機都要斷絕之時,林白卻是突然抬起了頭,抬腳向前走出,雖然面色慘白,鮮血遍布全身,但他的腳步卻是一如先前那般,堅定而又有力,似乎每一步邁出,都能將地面踏出一個腳印。

「天威之下,你還走得動么?」看著林白的舉動,姚廣孝冷然發笑,哂笑不止,但在他的眼眸深處,那股忌憚之意,卻是越來越深重!他存世近千年,接觸的能人異士不可計數,但是心智能夠堅韌到林白這種地步的,卻是前所未見。

但出乎姚廣孝的意料,林白的那一步雖然顫顫巍巍,但竟然還真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而且在腳步落在地面的那一瞬間,天地之間更是有一種極為詭異的響聲震蕩,順著諸人的腳下更是傳出一股顫意。那顫意和響聲,伴隨著腳步的邁動,一聲接著一聲,猶如脈搏!

咚!咚!咚!這是一種難以名狀的節奏,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信念,這聲響就像是天地至理融匯在一處之後,發出的響聲,即便是姚廣孝,在這響聲下,都情不自禁的往下退卻。

一步借著一步,一聲接著一聲,步步相連,綿延不絕;聲聲相接,直衝雲霄。在這動作和聲響之間,甚至可以隱約看到無數虛影生出,這便是信念的顯化!

每一個腳印,都被鮮血所灌滿,每一粒土壤,都被鮮血所染紅,龍戰於野,其血玄黃! 「我寧願你我今生從不相識」女子傷心的調頭離開,孤單,寂寞,還有一顆傷透的心。

洛夢櫻離開了熟悉的地方,在世界各地遊走,這樣才能證明她還活著,不管走多遠還是要停下來的,

他是萬人矚目的商業天才,有著良好的家庭環境,女子的夢想情人,但是他卻拒人於千里。

這幾年,洛夢櫻與平凡人一樣過著平凡的生活,手機收到一條信息「浮生出現行蹤」,我的心跳的厲害,帝皇市,不負其名,這裡是這個國家的經濟的大城市,洛夢櫻還是放不下,千里來到這裡,出了機場:「去浮生」。司機看了一眼這麼平凡的女孩,浮生若夢那裡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去的,司機還是忍不住問了女孩:「你確定是去浮生?」女孩只是點了點頭。

半個小時,洛夢櫻從車上下來,在浮生若夢前面來回走動,在這裡進出的人用著輕視的目光看著她,認為她是一個來高攀的人,可是沒有人知道她一進去,再也沒有回頭的可能了,一切隨緣,不再理了,洛夢櫻下定決心離開,轉身沒有看來回的車輛,「嘭」一聲。洛夢櫻輕輕的倒在地上,男子問「楓叔,怎麼了」。

司機回過神來:「少爺,撞到人了」,楓叔馬上下車,去看倒在地上的洛夢櫻,輕輕拍一下她;「小姐,你感覺怎麼樣」。

洛夢櫻感覺還是有點暈,搖了搖頭;「沒事」。

那個被稱少爺的是墨昊靳,墨家在帝皇市五大家族之首,他20歲就開始接手墨氏家族的產業,五年間墨氏集團已經掌握了帝皇市60%的經濟。今天他回家吃飯,他母親一直在說他什麼時候結婚,還擔心他喜歡男人,他母親一直說得不停,凌遙也知道這個兒子的脾氣:「你喜歡什麼女孩都可以,千萬不要……..」

墨昊靳也從車上下來了,「楓叔,你帶她去醫院檢查。」

洛夢櫻聽到去醫院馬上說:「不用了,我沒事,謝謝!」她可不想留下什麼痕迹的。

洛夢櫻打算離開了,可是剛剛的聲響也驚動了周圍的人,一位衣著妖瑤的女人看到洛夢櫻就是剛剛徘徊的女子:「你們看現在的女孩就喜歡來這些地方想攀高枝,這可厲害原來不下手,原來是沖著墨總來的。」

其他人聽了這話,看洛夢櫻的眼光都是鄙視,墨昊靳聽到周圍人的話就認為洛夢櫻有意撞上來的,洛夢櫻只想快點離開,無視所有人對她的評頭論足,可是她想離開的動作,卻被注視她的墨昊靳看得清楚,平時墨昊靳只會無視,不知為什麼看到洛夢櫻無視所有人,想離開的動作就出聲阻住:「這就想走了,怎麼不說一下。」

聽到墨昊靳這樣說,洛夢櫻只是冷笑了一下。墨昊靳看到的是她眼中莫名的傷感,「楓叔」轉身上車了,楓叔再看一下洛夢櫻沒有再說什麼也跟著上車了,洛夢櫻看著浮生門口出現的人,她馬上打開離自己最近的車門,直接坐了進去,車裡的人被她的動作嚇到了,洛夢櫻是直接坐在墨昊靳的雙腿上了,墨昊靳把她推到旁邊的位置上了:「下車」。 無畏看着自己的殺戮值已經到了85點,冷汗一下子冒了出來。

“老大怎麼辦啊,他們又給圍上了”四周的人看到無畏有回來了,就將無畏和李易包圍了起來,並且技能狠狠的用了出來,不殺他倆誓不罷休。

就在這是李易大聲的喊道“停。”

聽到李易的話四周的人停頓了一下,看想了各自的組長。而李易也發現了這一點就說道“你們是打手組織?那蒼狼花了多少錢來請你們,我門出雙倍的錢。”要不是怕殺戮太多被通緝,而浪費時間,李易纔不會妥協呢,看來還是人太少了,心裏打定注意無天工作室的事情要加緊了。

“你既然知道我們是打手組織的就應該知道規矩,任務接了就不能放棄。兄弟們上”這人話已說完,有五分之一的人有開始了攻擊。

剩下的其他勢力的人看到他出手了也趕忙喊道“動手。”“給我殺”。害怕被他搶了先。

“擦。無畏你召喚坐騎,我給你頂住,咱們撞出去。”李易看到談不攏,也不能強殺,只要讓無畏召喚坐騎,他倆用馬的衝擊力衝進城門,也不管暴漏不暴漏了。這是豁出去了。

“好”無畏聽到李易的話,看到李易加快了法術的攻擊,四周的人被一下子殺退了,有增長了幾點殺戮值。

不一會無畏的烈馬出來了,無畏一個跳躍上了馬背,拉住李易,一下子將李易也拽了上來,衝着城門撞去,還真別說馬的力氣比人大多了,雖然沒有衝刺但是在害怕的心理下都讓開了,讓無畏倆順利的逃了出來。

看着跑遠的李易兩人,幾方實力開始了互相埋怨。

“都怪你們,真是廢物,幾十人還攔不住一個人。”

“你們好,一百多人不也是沒攔住。”

“擦,到手的任務丟了。”

“咦,那個老闆呢?”這是他麼才發現大灰狼來了消失了,在看看地上的屍體也沒有,就向手下門問道。

還別收真有幾個人看到了。

“組長,好像是向那個方向去了,當時那戰士殺的兇,他就一隻跑,我以爲他會回來就沒跟上。”

“擦。咱們幾家被騙了。”

“媽的,吩咐下去,蒼狼的人見一次殺一次。”

蒼狼還在大坪的人糟了殃。

打手們看到僱主都跑了,就算殺了李易兩人也無用,平白招惹了兩個高手,真是賠了夫人有折兵。

而李易兩人呢,騎着馬衝進了城門一路上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但是也沒辦法,李易的殺戮值已經98點了,在殺兩人就要被通緝。不一會就進入城門。

“無畏把馬收起來吧,暫時安全了。”李易看到四周的人都看向他倆,不應該說是他倆座下的馬。

無畏也是看到了四周人的眼神,趕忙收起了坐騎,並且和李易一起向人多的地方跑去。

剛跑沒幾步,就聽到會面有人喊。“等等,哥們坐騎賣不賣,別跑啊。”聽到了喊話,跑得更快了,他可不能再次被圍觀。

有繼續跑了一會,這次終於沒有人追他倆了。

“老大,真會太憋屈了,明明可以打的過,還不能殺的太狠。氣死我了。”無畏一邊說一邊跺着腳,看來真是氣的不清啊,確實,本來沒什麼事都是因爲蒼狼主動惹的事。

李易聽了後說道“還真是咱們倆太弱,如果咱們夠強的話,就算一定範圍內通緝也沒什麼事,反而是給咱們聲望,但是現在咱們倆實力弱,還沒有人家人多,看來工作室的事情要提前了,對了我給你發的信息看到了沒?”

“什麼信息啊?沒有啊。”無畏聽到李易的話很是贊同,回想以前的遊戲那個不是玩的風聲水起,這都是他家的工作室的原因,現如今世界不同以往的遊戲,都是隨機出生地,在大坪還真就沒幾個人。

“是現實的信息,我聘請你當我的服軍團長。雖然如今才兩個人,只有一萬人以上才能叫做軍團,但是現在叫熟悉了,以後就不用改了。”

“哦。是這樣啊,我現實的通訊關了,等有時間我在看。我一定會加入的。嘻嘻。”

“可不要笑,有你忙的,我前段時間招聘了不少人,過幾天就該進入世界裏,咱們無天工作室就要正式運營了。”李易看到無畏很是高興打擊到。也不算打擊,也就是以後忙一些。

“這個,老大管理的方面我可不想要,要是PK什麼的我還是很喜歡的。”無畏趕忙解釋道,他現實就不喜歡管理,喜歡自由自在。

李易看到無畏的表情嘆了口氣,看來自己以後有的忙了說道“算了,你以後就關PK的事宜吧。”

“嗯,那老大咱們現在幹什麼去啊?”無畏聽到了李易的話很是開心就問道。

“幹什麼?呆着先,等什麼時候殺戮值爲五十一下在出去,你找個沒人的地方練練技能,或者去技能到時那裏,不過要花不少的錢。”

“花錢?爲什麼啊。我和導師的關係很好啊。”無畏疑惑的問道。

“你不看看自己現在多少殺戮值。沒有殺戮值的時候是友好,有了殺戮值是冷淡,過了一百就不搭理你了。”

“哦,那我找個沒人的地方吧,都怪那蒼狼的混蛋,下次見到他一定把他殺會新手村。”無畏聽到了李易的解釋狠狠的說道。

“對了,蒼狼的那個人你殺了沒。剛纔戰鬥沒注意。”李易忽然問道。

“沒有啊,本來是要成功的,但是被擋住了,蒼狼的那個叫什麼來着,好像自己一個人逃跑了,就再也沒回來。”

李易一聽眼睛一下子亮了。“估計是僱主跑了,看來咱們可以出城了,”

“真的?出去殺怪的話殺戮值降得很快,那咱們就出去唄。”無畏可不想在鎮子裏呆幾十個小時趕忙說道。

“在等等,過幾個小時,咱們在南門出去,我先下線看看去。估計他們的合約也簽完了。”李易提議道。

“那行,我也下線看看,好多天沒出去了。順便看看老大的工作室。對了工作室叫什麼名字來着?我忘了。”

“叫無天。你和我名字最後一個字哦。”

“真的?太好了。”

李易和無畏一同下線了。

再次迴歸現實,看着時間剛剛過去幾個小時,查看這通訊器,發現席天薇已經給他發來郵件,上面顯示無天工作室已經開始正式運營,並且他們已經註冊成功,是如今無天工作室的試用人員。就合同也一通郵件發了過來。

李易簡單的查看了幾人的身份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