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逼我做個好人啊。

夏天撇撇嘴,然後來到一位賣煎餅的大媽身前,那大媽頓時嚇得趕緊退後,而後一臉惶恐的看著夏天。

夏天還沒說什麼話呢,那大媽就緊張的說道:「大爺,不要砸我的攤位,我也不容易,家裡有三個女兒要養活,我……」

大媽說道一半,趕緊捂住嘴,她猛然想起來,夏天可是十分好色的,自己怎麼一下子說吐露嘴,把自己又三個女兒的事情給說出來了呢。

「大爺,我沒有三個女兒。」

因此想到這些,大媽趕緊緊張的連連擺手,「我有三個兒子,嗯對,三個兒子。」

呃。

夏天有些無語,我管你有幾個女兒,幾個兒子幹嘛?你跟我說這個有意思?

搖搖頭,夏天臉上擠出一個笑容,對大媽說道:「大媽……」

「大爺,不要生氣!」

夏天不知,他這幅臉已經讓整個上元國的百姓為之惶恐,此刻露出一個雖然自認為很好的笑臉,但在這些百姓的眼裡,卻都是如同惡魔微笑一般,讓他們感到恐懼。

「呃。』

夏天一臉黑線,心說,這又是怎麼了,我就那麼可怕,讓你們這麼害怕?

不過想想自己以前好像的確是這麼可怕,於是夏天心中一嘆,做個好人難啊!

他一個天生壞人,非逼著他來做好人,真的難啊。

但沒辦法,他想要提升實力,就得努力做個好人,於是他臉上的笑容收起,直接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來,放到大媽的煎餅攤前:「大媽我買一個煎餅。」

那大媽眼珠子一挑,連連擺手:「不行不行,大爺你想吃煎餅我就直接送給你,哪能讓你花錢呢?」

「那可不行。」

夏天將那錠銀子往大媽手裡一塞:「給我那個煎餅。」

大媽只覺得手中的銀子燙手,握在手裡,盯著夏天一時間沒有反應。

夏天眉頭一挑:「大媽?」

「啊?」

大媽嚇了一跳,看到夏天此刻這幅模樣,以為自己是把夏天給得罪了,於是趕緊緊張的說道:「那個大爺,我,這個,那個……」

這個,那個什麼啊!「

夏天無語,他就是想趕緊收穫正面情緒,可誰知這大媽怕他怕成這個樣子。

直到最後,夏天也沒能從這個大媽身上收穫到正面情緒,這讓他很是鬱悶。

不過為了以後能收穫到正面情緒,夏天也沒有發怒,臨走前,還衝那大媽咧嘴笑了笑,直接嚇得大媽腿一軟,險些摔倒在地。

我尼瑪

夏天滿臉黑線,只覺得十分無語。

隨後搖搖頭,趕緊帶著手下離去了。

而後在城裡轉啊轉啊,但凡找到一個商鋪,他就過去買東西,結果這些人都跟大媽一樣,像是遇到瘟神一樣,躲避著他。

唯恐他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

到最後,搞得夏天十分無語,甚至在吃飯的時候,他都問自己今天帶出去的手下,他就那麼嚇人嗎?

手下們當然是連連搖頭,說他不嚇人,但是心裡卻都在嘀咕,你不嚇人?你比鬼都嚇人。

當天夜裡,夏天獨自坐在屋子裡面的床上,在思考正面情緒該如何獲得。

今天著出去一趟,他算是明白,自己在上元國現在的地位,可是人人都覺得自己臭。

那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從上元國百姓們的身上獲得正面情緒,可謂是難上加難。

就算想要改變他在大家印象當中的執垮形象,也是需要時間的。

可是目前他迫切需要正面情緒,來用系統抽獎,以求自保,所以沒得時間來讓他耽誤。

因為那個能殺了他的人,實力很強,他不求能在對方第二次對他暗殺之前打得過對方,只求,他有自保,甚至喊救命的實力。

該怎麼辦呢?

拄著下巴,夏天一臉沉思。

過了一會覺得胳膊有些麻了,於是換了個胳膊,繼續拄著下巴,大腦飛速運轉,在思考著該怎麼辦

瞄。

就在這時,他家裡妹妹養的一隻白貓從窗戶跑了進來,沖夏天交換了一聲。

夏天抬起頭朝白貓看了一眼,然後將手裡面的核頭仁扔給了白貓。

而後夏天繼續拄著下巴,思考。

而就在這時,腦海中突然響起一道電子提示音:「獲得白貓愉悅度十,獲得正面情緒十。」

「叮,支線任務,獲得一次正面情緒,完成。」 陸凡輕聲應是,先將吳塵扶到了一邊躺好,然後再將剛剛所發生的事情,敘述了一遍。

再說到武皇神魂的時候,陸凡故意省略了一些,只說是一個強者的神魂。

聽到老吳將第二顆天人丹也給了陸凡,東胖子一聲長長的嘆息。

陸凡聲音略帶沙啞的問道:「前輩,我師傅他到底還能挺多久。」

東胖子沒有回答,先看了風小憩一眼,道:「小憩,你先回去吧。」

風小憩點點頭,走出了酒館。

東胖子揮手關上了房門,而後輕嘆道:「他現在生機一絲,力量全無,神魂通透,時日無多了。依我看,也就兩三個月,便將身死道消。」

陸凡大聲道:「兩三個月?」

東胖子按住陸凡肩膀道:「別激動,這是我沒有給他治療前的情況。他喝了我一壺生機酒,又被我以封字定住肉身。大概還能再撐個三五年,不成問題。但三五年後,他的身軀還是會崩潰。畢竟我的力量,終究還是敵不過天道!」

陸凡喃喃道:「三五年,也就是說,三五年內,必須要找到治療師傅的辦法。」

東胖子點頭道:「不錯,是這樣。他有跟你說過,治療他的傷勢,需要哪些東西嗎?」

陸凡眼中放出精光,拳頭緊握,道:「說過。兩樣東西。」

東胖子問道:「哪兩樣?」

陸凡回道:「丹聖國的聖靈補天樹的樹汁,混沌出產的混沌六道珠。」

東胖子神色微變,道:「他居然真的跟你說了。你可知曉這兩樣東西的珍貴?」

陸凡點頭道:「大概能猜到。」

東胖子道:「猜?不不,你要清楚的認識到。這兩樣東西,且不說想要得到,會有多麼的艱難。多少武尊,都無緣見上一次。 總裁的小小妻 你區區地罡境武者,也想弄到,太異想天開了。就說,你無比幸運的隨便得到任何異樣,都會引得全天下的武尊,尊者,甚至不出世的極限強者,來追殺你。你覺得能在他們手底下,撐過哪怕一招嗎?說實話,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你的想法,痴人說夢!」

陸凡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東胖子,道:「當初,我練武的時候,有人也告訴我,想成為武者,是痴人說夢。」

東胖子輕笑道:「你這個倔強的小子,臭脾氣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你師傅學的。」

陸凡深呼吸一口氣道:「前輩。我想拜託你,這段時間,照顧我師傅。」

東胖子搖頭道:「我照顧不了他。你若想你師傅安全,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留在丹塔。整個武安,除了皇宮,就是丹塔最安全了。」

陸凡點點頭,背起吳塵,準備離去。

東胖子忽的叫住陸凡道:「陸凡小子,你師傅有沒有告訴你,我是誰?」

陸凡停下腳步,回道:「師傅告訴我了。書聖前輩!」

東胖子點頭道:「你既然知道了。那我也要跟你多說一句,我真的很想收你這個徒弟,但我卻又不能收。我想你師傅,肯定是告訴了你,如何對付我的方法,讓你好拜入我的門下,跟我學武。但我要告訴你的是,別用你師傅給的方法。如果你真的想拜我為師,就去參加萬方諸國賽吧。在那裡,我會給你答案!」

陸凡沒有回答,快步離去。

東胖子看著陸凡離去,忽的輕笑道:「風小憩,不要躲了,出來吧!」

緩緩的,風小憩從房屋外面,又走了進來。

臉上帶著笑容,風小憩道:「師叔。你不是很看好陸凡嗎?為什麼不能收?」

東胖子道:「因為他太像一個人了。」

風小憩問道:「誰?」

東胖子道:「你的師祖,我的師傅。風小憩,過段時間,你便隨我回混沌吧。是時候,給師傅上墳了。」

風小憩眼中放著強光,道:「我也能去混沌?傳說中的混沌?」

東胖子輕輕點頭,道:「是的。你的實力太差,要好好回去練一下,免得再給我神煌一脈丟人。三年後的萬方諸國賽,你要想盡一切辦法,打敗陸凡,明白嗎?」

風小憩驚訝道:「為什麼?」

東胖子緩緩道:「因為他是九霄一脈的最後傳人!」

。。。。。。

風吹衣衫,陸凡快步向丹塔走去。

還未到,吳塵便率先醒了過來,輕聲道:「陸凡,放我下來!」

此時,兩人正在繁華的大街之上。陸凡立即放下吳塵,扶著他來到路邊茶攤坐下。

吳塵看了看自己的身軀,笑著道:「封天道,東胖子也是下了血本。」

陸凡道:「師傅,書聖前輩說您只有三五年的時間了。」

吳塵嘴角咧出笑容道:「三五年,我還有這麼久,不錯不錯。」

陸凡接著道:「我希望您能在丹塔靜養。」

吳塵看著陸凡的臉色,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皺眉道:「陸凡,你打算去幹什麼?」

陸凡咬了咬牙道:「我打算先去丹聖國。」

吳塵一聽此話,登時神色劇變道:「什麼?丹聖國,現在?陸凡,你不會是去找聖靈補天樹吧。」

陸凡點頭道:「是的師傅,我不想騙您。沒錯,我就是去找聖靈補天樹,然後再想辦法去混沌。」

吳塵厲喝道:「胡鬧!丹聖國,乃鍊氣士聖國,除非丹神會時,否則絕不開放。你怎麼進得去,你想在邊界處,就被守國的四神獸殺死嗎?而且聖靈補天樹乃丹聖國至寶。丹聖國主才能使用,你怎麼弄?」

陸凡緩緩道:「事在人為。」

吳塵目光閃爍的看著陸凡道:「陸凡,我情願自己死,也不願你去送死。」

陸凡回道:「師傅,只要有一絲可能,我也不願你死。」

說完,陸凡當街對吳塵跪下,朗聲道:「師傅,此去就算是幽冥地府,我也要救回您的性命。您給了我一切,我決不能看著您因我而死,決不!」

聲音洪亮,引得街道上,眾人側目。

吳塵看著陸凡,淚水充盈了眼眶。

就在此時,忽的一個聲音響起。

「丹聖國。我可以帶你去!」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嗯?

完成了?

當腦海中響起,支線任務已完成的聲音后,夏天都有些懵,萬萬沒想到,到最後他會在一隻小貓的身上,獲取到正面情緒。

儘管才是十點,但這也讓一籌莫展的夏天有了希望。

看了正面情緒值,目前是十點,距離一萬點還差九千多。

一萬點可以抽獎一次。

於是接下來他便更加有動力的去獲取正面情緒。

哦,對了、。

突然夏天想起什麼來,好像獲得證明情緒收取系統,給了他一個新人大禮包來著。

於是他打開物品欄,裡面果然一個新人大禮包。

於是毫不猶豫的,夏天便選擇了使用。

打開后,裡面的獎品讓夏天目瞪口呆。

首先是經驗丸。

使用后可獲得十萬經驗值。

十萬經驗值啊,夏天倒吸了口涼氣,而後選擇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