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可能?

各賭場心頭一跳!

根本難相信。

他們心中不安,但又感到驚喜無比。

在他們看來,這些極品聖元石,已經屬於他們了。

因為,江寂塵根本沒有勝出的可能。

整個人間界,幾乎有上百家的賭場,開了這個賭局。

而每一個賭場,都有十億極品聖元石,賭江寂塵勝出。

想想,一百家賭場,每家十億,那便是一千億的極品聖元石。

若是賭贏的話,那便是一千萬億的極品聖元石了。

想想,都會讓人覺得頭皮發麻。

但是,江寂塵是根本不可能贏的,這個結果根本不存在。

所以,各家賭場心安理得的收下這十億極品聖元石的賭注。

「不知哪個傻逼,竟然買江寂塵贏,這不是給我們送極品聖元石么?」

眾賭場的負責修士,皆是如此想道。

而這下賭注的人,毫無疑問就是阿狸了。

這是江寂塵之前交待她的,若有賭局,賭他勝出。

有多少下注多少!

阿狸在理財這一塊,可比任何人都要精明萬倍。

所以,江寂塵的家底交給阿狸打理,毫無疑問是最好的做法。

而阿狸這次把江寂塵的命令做到極致。

把所有的家底,都換成極品聖元石,然後分批註入各家賭場中。

一千億的極品聖元石,除了那些奇珍之物以外,那已經是阿狸把這些年來收到的藏空袋處理之後的全部了。

但這個數額,已經驚世到了極點。

這一切,都是阿狸在落陽城中與軒轅青衣眾女一起操作。

她們雖然不知江寂塵有什麼底牌,但對江寂塵,她們是無條件的信任。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不怎麼回事,今天脾氣說來就來。可能是因為領班,出爾反爾讓她心裏面很不痛快。

也或著是。她感覺自己很窮。特別的缺錢,以至於眼裡只有錢。所以,她已經見不得。自己的錢,再有點損失。

聽到有人叫喊,並且聽這聲音像是張小花的聲音。雖然自己並不怕她。但是,她似乎剛從領班辦公室出來。

要是被領班知道,她又拿張小花的衣料。那就不太好了。自己之前,已經答應過領班。以後絕不會,再去拿其他人的貨。

可這段時間,實在是沒什麼貨可做。而且還不怎麼加班。另外還聽說,以後會更加清閑。

入職幾年了,還第一次遇到。廠里有這麼清閑的時候。再這樣下去,以後這日子怎麼過。

本來還想著,下個月發了工資,打算買個美容的儀器。上了年紀的人,不保養是不行。照這樣下去,哪裡還買的了了。

這一看張小花。不在自己的位置上,忍不住就出手了。沒想到,這短命鬼的,才走了這麼一會兒,居然就回來了。

而且聽著語氣不善。竟然,還直呼自己的名字。自己好歹是她的長輩,真是一點禮貌都沒有。果然是沒有家教的野孩子。

估摸,在領班那裡挨了罵。不敢沖領班發泄。這會看見自己拿她的衣料,可不就滿肚子的火氣,都要發在她的身上了。

眼下,不宜與她正面衝突。說到底,自己還是不佔理。要是鬧到領班那裡。說不定又給她記一過。

這個記過,可不能隨便給她記。因為,這跟年終獎金是掛鉤的。稍微低一個等級,這錢可就要差和幾千塊錢。自己又不傻,幹嘛要跟錢過不去。

劉春蓉隨即,把張小花籃子里的衣料,又翻了翻遍。翻完后,然後扯著嗓子嚷嚷道

「哎呀!這籃子裡面,怎麼會沒有呀。不應該呀?籃子裡面沒有,那我的耳釘,會掉到哪裡去了呢?

咳,怎麼找不到了。明明從這裡走了一趟。然後就不見了,不是掉到了籃子里,還能掉到哪裡呢?

這可是我老公,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可不能隨便就這麼丟了呀。如果被他知道了,肯定就要生氣了。

還以為我不喜歡,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呢?所以,故意給弄丟了呢。哎呀,可以是怎麼辦呢?就是找不到了。真是急死人了呀!」

但是張小花,卻不要聽那劉春蓉說的那些話。衝到劉春蓉身後,依舊再一次,大聲質問她,「劉阿姨,你這是幹什麼!」

劉春蓉緩緩站起來,轉身面對著張小花。眼珠子轉了轉,接著擺著一臉愁容說。

「小花呀,我的耳釘,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掉了。都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你有沒有看到呀。」

「不好意思,我沒有看到! 惡魔boss寵妻成癮 不過,你耳釘不見了,你在我籃子里翻什麼?

我的位置離你的位置,離的那麼遠。你的耳釘,總不能自己長了腳,然後跑到我的籃子裡面來吧。」

「我下午的時候,從這裡路過一次。然後,我的耳釘就不見了呀。地面上找了一遍,都沒有找到。

我就想呀,是不是路過的時候。然後會不會,就掉到籃子裡面去了。所以我就找了找看。總要四處找一下才放心。

我那耳釘呀,可是純金的呀。那可是,值幾千塊錢呢。雖然,我家裡不缺錢,我也不在乎那點兒錢。

可說到底,到底是我老公,買來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如果就這麼丟了。我老公知道了,會生氣的呀。所以,我才著急的呀…」

剛剛明明看見,她把衣料摟在懷裡。聽到她的叫喊,才一下子全部又給拋了回去。現在還假裝不承認。

眼下她已經把衣料,還回了她的籃子里。如果,她就是不承認,那自己也沒有辦法證明,她就是來拿她衣料。

就算剛剛領班,也有親眼看到過。並且還特意提醒她。但是,那是在她們兩人的時候。

如果這,李春蓉在場的時候,不知道領班,又會怎麼說法。張小花也不敢保證,領班會給她作證。

否則,領班剛剛完全可以。以領班的身份出去制止,算是抓個現成。然後理所當然,給劉春蓉來一個警告批評。

可是,領班卻沒有那麼做。因為,領班的心裏面有顧忌。所以,才只是提醒張小花,讓張小花出去制止。

同時,又順理成章把張小花,給「請」出了辦公室。這領班,也是狡猾的很。

「是嗎?你是說你的耳釘丟了嗎?因為你路過我的機台,然後,你懷疑掉進了我的籃子。所以,才會在我的籃子裡面尋找,是這個意思嗎?

「沒有錯,就是你說的那樣。我的耳釘丟了。所以才會,在你籃子找尋了一遍。」

「可如果,你路過我的機台。那你肯定也路,過了其他同事的機台。你怎麼就,在我這一個籃子裡面找呢?

而不去,別人籃子里找一找呢?如果不去別人籃子裡面找,那樣又怎麼能找的到。

既然是生日禮物。對你來說很重要。所以,我建議你,還是再到,其他同事的籃子裡面找一找。

說不準就能找到了呢?好比在這一直唉聲嘆氣強。」

「嗯…沒錯。我覺得呀,你說的很有道理。我現在呀,就去別人的籃子裡面找找看。」

然後,那劉春蓉果真去了其他同事那。「小美呀,我的耳釘不小心,給我弄丟了咋。我老公幾千塊錢買來的…」

「哦,真的呀。那可得好好找找。這麼貴重都東西。丟了多可惜咋。」

「我下午的時候,在這條線找了一圈。這能見的地方,都已經找了一遍。而這籃子裡面,還沒有找過,所以…」

「那還等什麼,你趕緊籃子裡面翻翻看。看有沒有掉到裡面。別等會籃子拿走了,那就不好找了」

「…」

而碰巧遇到,沒有人在的位置旁的時候。她就會直接跳過。說是,為了不引起誤會,還是等人來了再找吧。」

雖然跳過了幾個,但是這一條線找下去,身材肥胖的她。也已經累的氣喘吁吁。然後返回的時候,路過張小花機台,又來了一段

「哎呀,居然還是沒有找到。這是白天見了鬼了。好好的耳釘竟然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回去真不知道該怎麼,跟我老公交待才好了。哎呀!」

頂點 落陽城,靈湖小島上,眾女都在院廳之中,雙眼放光,一個個都是滿臉小財迷的樣子。

阿狸、軒轅青衣、葉柔、洛曉霜、謝曉嫣、安詩音、蘇雪菲、清雅、青尋、血手、杏兒、青綾、楊素衣、唐妮、夏清、錢芷靜、冰蓮、方紅一眾女子,都集取一堂。

這一個月的時間,軒轅青衣已經連通了亂匪之地落塵殿與落陽城之間的傳送陣。

然後,她們便都出現落陽城的大本營,江寂塵的領地靈湖小島上。

如今,人間界五域雖然已經被其他五界霸佔。

但東土的落陽城,因為有人祖殿在,哪怕天道界修士也不敢佔據。

他們只能佔據落陽城之外的地方。

所以,落陽城依舊如從前,但強者更雲集、風雲更幻變。

眾女此時聚在廳堂之中,似乎正在開會討論著什麼,一臉的興奮勁。

「最後的時間了,你們還有多少私房錢,最好都拿出來吧。」

「能不能大發,就看這一次了。」

「現在,又出了五家賭場,我們還可以注入五十億的極品聖元石。」

「而最後勝出,你們將會有萬倍的回報。」

「投入一億,便有萬億的極品聖元石,你們想想吧,是否還要猶豫而錯失良機?」

阿狸冷靜的開口說道。

軒轅青衣這咬咬牙道:「好,本公主拼了,出十億的極品聖元石,已是本公主所有的家底了,若是輸了,本公主要喝西北風了,修鍊都會出現斷層。」

「阿狸,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阿狸笑嘻嘻地道:「青衣公主且放心,就算阿狸讓您失望,但我家公子豈能讓您失望么?」

「那話可是我家公子親口說的,有多少下多少,賭他贏。」

「你說,我家公子何時說過虛言?」

聽到阿狸的話,眾女點點頭,覺得很有道理。

這時候,冰蓮也細聲說道:「阿狸,我把夫君玄塵的家底都掏出來了,三億極品聖元石,也投了!」

連冰蓮的這樣安靜溫柔的女子都敢把家底搬空了,那她們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好,本小姐的嫁妝也拿出來了,三億五千萬極品聖元石!」

錢芷靜也取出藏空袋道。

最終,葉柔、洛曉霜、謝曉嫣、安詩音、蘇雪菲、清雅、青尋、血手、杏兒、青綾、楊素衣、唐妮、夏清、方紅都毫不猶豫的掏盡家底,賭江寂塵勝出。

一眾女子如此的瘋狂,女神化身小財迷,若是讓其他的修士看到,只怕要驚掉下巴。

「好了,剛剛五十億的極品聖元石,但這些大家可不要告訴任何人。」

「因為是私房錢,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阿狸再次說道。

眾女點點頭。

於是,在最後大戰將啟時,剛出現的五家賭場,又被注入了五十億的極品聖元石,賭江寂塵贏。

這等手筆,自然無比的驚人。

但也讓各賭場咧嘴大笑,覺得這次要大賺特賺了。

與此同時,人間界所有修士的目光,都同時集中到了南州亂匪之地的虛空之上。

江寂塵此時盤腿在虛空戰場之上,目視遠方。

兩道身影,散發著強大的神道氣息。

他們由遠而近,剎那即至,也出現在無盡的虛空戰場上。

自然就是兩名半神道的亡靈高手了。

其中一名,死死地盯著江寂塵,他身穿著黑衣,目光森然。

他是被江寂塵一劍挑滅神念分身的半神道高手。

他的血脈後代,玉扇亡靈公子也是死在江寂塵的手中。

另一名半神高手則穿著藍色衣袍。

「江寂塵,真不知你哪來的勇氣,以天道二重境也敢挑戰半神道。」

「今日,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黑衣半神道高手怨恨的聲音響起。

「我倒不知道,挑掉半神境的高手而已,需要什麼勇氣?」

「本尊敢挑戰你們,自然是有著斬殺你們的手段了。」

江寂塵強勢的回應。

人間界四方天地,看到這一幕,都覺得江寂塵的口氣太大了。

但也不得不佩服江寂塵,面對兩名半神道高手,還能如此的從容無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