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可能啊?所有的人都不相信這廝林躍寫出來的,因為這也太激進了點,但是他們太懷疑林躍對自己師傅的愛戴程度了,當他們在「殺手吧」看到原帖之後他們不相信也相信了,林躍所用的賬號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

這的的確確是林躍發表的聲明。

於是整個網路上炸開了鍋。

誰也沒想到整件事會演變到以命相抵的程度,不少人都在感嘆林躍太年輕氣盛了,什麼事不能好好解決,非要用命來拼嗎?很多人都在為林躍的瘋狂而感到惋惜,他們覺得如此完美的人有了一個情緒容易激動的瑕疵。這多少破壞了林躍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

但是他心中對林躍這種率性而為,並且如此的維護自己的師傅有很高的評價,雖然手段激烈了點,但是這份心是在難能可貴。

網路上喧鬧了一陣,很快恢復了平靜,這份平靜並不算是平靜,應該算是最大的喧鬧。因為沒人敢對林躍這個賭命的行為作出評價,因為太瘋狂了,但是他們也無法說林躍太多,批評嗎?沒什麼值得批評的,雖然方法不可取,誇獎嗎?確實不能誇獎,因為這樣做太不對了,命是多麼寶貴的東西啊!

因此,集體啞火了,全都在靜靜的等待著韓國那方面的回復,林躍只給了他們二十四小時的時間,如果二十四小時沒有回復,林躍後天就要去韓國直接當面挑戰。現在最好的結果是對方道歉,要不然不足以平復林躍心中的怒火。

網路上的人並沒有認為林躍話很狂,他們看到了關於林躍的報道,在賭石上面有驚人的天賦,既然他敢賭命那就有很大的信心會贏,畢竟沒有多少人敢將自己的命壓上,其實人們更願意相信林躍這麼做事逼對方道歉,而不是真正的想賭命。到底真實的情況是什麼,只有林躍本人知道。

給自己的師傅打完電話,林躍的手機就沒有停下過,半個小時前給他打來電話的人又給他打了一遍,而這一次人更多。所有的人都在責怪林躍做出賭命的決定太魯莽了,他應該為自己的父母親人多想想的,要是他真的有什麼好歹,他父母親人怎麼辦?

聽到自己朋友的責怪聲,林躍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

他知道大家如此的責怪他是因為關心他,如果不關心他,都懶得理他的死活,所以他只能默默的承受著大家的關心而不能說什麼。

但是他正魯莽了嗎?

未必吧……他是很熱愛生命的人,怎麼可能如此兒戲的將自己生命給拋棄了,就然他想死他也要想象自己的父母親人啊。其實他早就想好了,如果他沒有異能沒有必勝的把握,他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他有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的異能,那他害怕什麼,既然有了依仗,那他還有什麼瘋狂的事情不敢做的,因為有絕對的信心,所以他才賭命!

和上次切石的時候賭命一樣,他有絕對的把握!

另一方面,他這麼做也是在逼迫對方,他可不相信對方是那種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就像這次挑戰自己的師傅一樣,不完全是為了報仇,如果是真正的想報仇,絕對會接受自己的徒弟跟他比的,就不會有現在嘲笑他師父了,這說明什麼,說明對方沒有信心!一個沒有信心正整天玩陰謀的人,你讓他去死,那簡直太難了,所以他有很大的信心對方肯定不會如此的選擇接受他的挑戰的。

但是同樣,向對方那樣的人也一定不會道歉的,因為對方把面子看的太重了。

至於對方最後到底怎麼選擇就不是他能決定的事情了,他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參加老二爺爺的七十大壽,然後等待消息。

正當他準備睡下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是庄夢蝶。

電話接通,庄夢蝶的聲音傳了過來:「加油!」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聽著手機里的忙音,林躍微微一笑,他和庄夢蝶似乎已經不在是敵人了,而是朋友,一個很普通的朋友。

就在林躍接聽電話的的時候,韓國的網路上已經因為林躍的那個公告炒成了一鍋粥。

誰也沒有想到來自大洋對岸的那個落後的國家的人竟然這麼瘋狂,既然敢賭命,同時他們也知道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竟然是為了三十年的事情。 闢道立心 三十年前李光遠的師傅竟然去中國丟了一個大人,這次是為了讓自己的徒弟報仇,但你都不親自作戰,對方派出自己的徒弟似乎也沒什麼。

很多韓國人看到林躍的信心中有了一絲的動搖,而那些激進派從小被政府編排的極度扭曲歷史的課本的人將矛頭指向了林躍,依舊高喊他們血口噴人。但是沒有人敢嘲笑林躍他們膽小了,因為一封賭命的信就夾雜在最後。那可是賭命啊,除非不要命的人才敢賭命,這樣的人是膽小嗎?

對於林躍賭命的要求,所有的韓國人基本上都是避而不談,要麼就是嘲笑林躍的魯莽,賭命是莽夫的行為,但是同時他們心中也被林躍的做法嚇呆了,賭命或許是莽夫的做法那不敢賭也是懦弱的人的做法。

在大家等待著李光遠和他師父做決定的時候,人們突然發現這兩個叫囂最狠的人現在竟然偃旗息鼓了,不禁讓別人猜測他們是不是怕了。

李光遠和李開山確實怕了。

首爾的某個住宅里,一老一少看著他們面前的一章列印出來的稿紙,沉默不語。

年輕人一臉驕狂的樣子,長相很平庸,身材不高,屬於二等殘廢。而那個老人則是滿臉的陰鷙,或許是這麼多年一直耍陰謀,他的嘴角已經有了陰笑了痕迹,雖然他綳著臉,但是已經能看出此人不善。

這兩個人就是李山南和李光遠師徒。

良久,李光遠開口問道:「師傅,這下該怎麼辦,對方竟然要和您賭命?」

聞言,李山南嘆了口氣道:「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瘋狂,本來按照我們的計劃是藉機出名,如果你能為師傅報了三十年前地仇固然是好事的,如果那時沒贏,我們一樣出名了,即使輸了也沒什麼,畢竟對方是翡翠王。可是沒想到那傢伙竟然讓他徒弟來應戰,你和他徒弟比,就一定不能輸了,我們不清楚對方的實力,所以不能貿然答應,如果輸了,那你就會成為三十年前地我。我們嘲笑對方不敢應戰,這本來是一步好棋,因為我們已經出名了,但是沒想到那個傢伙的徒弟竟然如此莽撞,竟然要和我賭命,這已到了退無可退的局面了。」 第492章參加壽誕

說著,李山南的眼中閃過一絲的陰狠,準確來說是殺機。

「難道師傅你要應戰?」

李光遠眼中閃過一絲炙熱,他心中還是想讓自己師傅迎戰的,他相信自己的師傅一定能贏了對方,狠狠的教訓一下對方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以揚他們大韓國威。

聞言,李山南眼神遺憾,臉色立刻變得嚴肅道:「光遠,記住,一個人如果沒了命就沒了一切,一點翻盤的幾乎都沒有,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以保命為主!」

聽到自己師傅如此嚴厲的話,李光遠立刻低頭:「是,我記住了,但是,師傅,難道我們真的要道歉?那樣我們就給我們大韓民族丟臉了,我們好不容易建立的威望也就要土崩瓦解了。」

說著,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的不甘,這樣做太丟人了。

「不。」

李山南搖了搖頭道:「我們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步,怎麼能低頭道歉呢!」

「那該怎麼做啊?」

李光遠被自己的師傅弄糊塗了。

「一定有辦法解決的。」

李山南如此說道,說實話他也沒辦法解決,最好的辦法就是應戰,然後贏了對方,但是這樣做有風險,如果輸了怎麼辦?沒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會這麼做的。

等了一夜,李山南和李光遠師徒倆依舊沒有做任何的聲明,似乎人間蒸發了一樣,他們原來住的地方圍滿了記者,但是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中國的記者也想去採訪賀常和還有和林躍有瓜葛的人,但是他們的行蹤是實在難掌握了,唯一知道的是翡翠王賀常和的榮樂軒,但是瓷器店已經休業了,不知道要休業到什麼時候,而翡翠店除了營業員又看不到其他的人,所以這些記者都很無奈。明明知道無法採訪到林躍但是他們還是飛蛾撲火的來了,最後只能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因為秦瑤瑤要接待紅十字會的人,所以他就把車給了秦瑤瑤開,而他先打車去找沈鵬他們,然後一起去了老二譚志偉的爺爺舉行壽誕的地方,如果讓他自己去估計等他找到了地方整個壽誕已經完了。

四個人坐車來到一個獨立的別墅,這裡就是慶壽的地方。

看到眼前的獨立別墅,葉宇感慨道:「老二家真是有錢啊!我這輩子能擁有一個這樣的別墅就好了!」

然後轉向林躍說道:「你的那個躍龍山莊我就不想了,我這輩子賺不了那麼多錢了!」

聞言,林躍嘴角露出了一絲的苦笑,他也知道對於殺手而言,他這個殺神基本上沒啥隱私。剛來的時候,葉宇一直問林躍是不是真的要賭命,有沒有信心?當得到林躍肯定的答案后,葉宇才有所放心,但是還沒有完全放心,畢竟這可是玩命啊。當林躍說出來他敢保證對方不敢接受他的挑戰的時候,葉宇才點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林躍這麼敢玩命,也沒有多少人敢跟林躍玩命。

跟殺神玩命,那不是找死嗎!

大家鼓勵了林躍幾聲,他們的車就到了慶壽的地方。

「老三,這裡的美女可是很多,說不定你能解決你的人生大事。」

林躍戲謔的沖著挑了挑眉毛說道。

「哪裡?哪裡有美女?」

葉宇眼睛四處的看著。

「那裡就有一個。」

林躍指了指院子內的停車區,一輛剛停下來的車說道。

「那有什麼美女啊?你怎麼知車裡面有人而且還是的女人,並且很美呢?」

葉宇順著林躍指示的方向哇求,出了發現一輛車,他什麼都沒看到。

林躍神秘一笑,他剛才下車的時候從前面瞥見了一下裡面的有個女人的人影在,至於是不是美女他就不知道了,反正老二不可能請一個長的鳳姐一樣十分丑的人來破壞氣氛吧。

很快,車門被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來一個長發女人,看背影絕對是那種給人很大的慾望的女人,曲線柔和,身材高挑,長發飄飄,貌似很多「貝多芬」的醜女都是這樣的人。

「哇,美女啊,老三你什麼時候能未卜先知了?」

葉宇盯著那個女人的背影緊緊的雙眼放光的說道。不過當那個女人轉過頭的時候,他的臉色頓時變成了獃滯。

不僅是他,就連林躍和沈鵬和閔晶月也變成了一輛的獃滯。

竟然是他們大學時候的校花莫婉!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閔晶月,她急忙沖著對方會護手,興奮的招呼道:「婉兒,婉兒!」

看到閔晶月莫婉的臉色明顯的一亮,向著林躍他們走來。

林躍望著向他們走來的莫婉,微微打量了一下,不可否認莫婉又變得漂亮了,比原來的更加的有成熟的女人味了,一身紫色的禮服,將她襯托的無比的高貴,精緻到讓人嫉妒臉龐,明亮如星辰般的眼睛,還有那一直掛著可以融化任何東西的微笑的嘴角,一切都沒改變。

在大學的時候他們系的人都叫稱莫婉為「公主」,因為她長相甜美,就像謫落凡塵的天使一樣,嘴角一直掛著微笑,對誰都很和善,似乎沒有一點脾氣,誰見到她都會忍不住想呵護她。但是今天在一襲紫色的禮服的襯托下,很明顯公主長大了。

不過林躍此刻已經對莫婉沒有任何感覺了,雖然這曾是他暗戀的對象的,但是現在想來那隻不過是青春的悸動而已,沒有太多的東西。而且現在他現在有了秦瑤瑤了,他不可能再去接受其他女人。

幾個人迎了上去,莫婉和閔晶月拉著的手熱情的寒暄了起來。

莫婉的笑容依舊沒變,依舊甜美。

看到莫婉的笑容,沈鵬還多少還有些抵抗力的,但是一旁的葉宇完全沒有了任何抵抗力,整個人成為了痴獃狀。

林躍則是一臉的微笑,他現在完全是一個欣賞美地眼神看著莫婉。

很快,兩個女人的視線轉到了現場的三個男人身上。

「好久不見啊,沈鵬,葉宇,這個……」

莫婉雖然沒有認出林躍,但是臉上仍帶著微笑,不過當她眉頭皺起,就給人一種很可愛的感覺。

她的這種神情又讓葉宇一陣失神。

「林躍。」

林躍微微的一笑道:「好久不見。」

「你是林躍?」

莫婉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然後立刻轉變成了甜美的笑容,說道:「真是不敢認你了,沒想到三年沒見,你變的這個帥了,人們都說女大十八變,你不是女人沒想到也變化這麼大,呵呵……」

聞言,林躍微微一笑。 第493章交換號碼

看到林躍那種含著特殊意義的笑,譚志偉立刻明白了過來,臉色一變,問道:「要是對方不同意道歉,那你真的要去韓國?」

「那還有假,說到做到!」

林躍很有自信的說道、譚志偉愣愣的看了林躍一陣,最後沒有說什麼,這件事已經不是他能參與的,只能拍了拍林躍的肩膀。

林躍將手上的瓷瓶交給收禮的人之後,大家一起走進了整個別墅的大廳。

慶壽很快就開始了,由主持人帶頭說了幾句祝福的話,然後正式開始。其實與其說是一個慶壽宴會,不如說就是一個聚會,具體的都沒變,大家都是端著酒杯相互的聊著天,找尋著能在今後的事業上能幫助自己的人。

在這群衣著光鮮的人中,林躍他們幾個是最不起眼的,一方面因為這幾個人太年輕,另一方面就是因為根本沒有人認識他們,想來也不會有什麼背景。唯一能讓他們側目應該就是莫婉的容貌了,至於林躍的氣質,直接讓很多人忽略了。

宴會到了中期,老爺子充裕出場了,接下來就是切蛋糕,吹蠟燭,兒孫拜壽等等中西方合璧的活動,整個宴會也隨之到了高氵朝。

整個宴會持續到了下午三點,林躍倒不覺的什麼,最讓他覺得有些尷尬的是莫婉在和閔晶月聊天的時候時不時的看向他,似乎正在和她印象中的那個不起眼的林躍做著對比,聊到最後,莫婉發出了驚呼聲,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林躍。

到了宴會尾聲,等沈鵬他們去衛生間的時候,莫婉來到了林躍身邊,好奇的上下打量著林躍問道:「你真的是林躍?」

聞言,林躍嘴角露出了一絲的苦笑,說道:「如假包換。」

「我的意思是你真的是網上的那個爆紅殺神林躍?」

此刻莫婉的眼睛已經帶上小星星了,望著林躍的眼神也發生了些許變化,有點小崇拜的感覺。

「是我。」

林躍沒有否認。

「哇!給我簽個名吧,沒想到讓整個網上都崇拜的人竟然是我大學時候的老同學,要不是月月告訴我,我真的不敢相信!」

莫婉立刻湊到了林躍的身旁,一臉激動的說道。

見狀,林躍立刻不著痕迹的往後退了一點,拉開兩個人的距離,正要說話,譚志偉和沈鵬他們同時走了過來。

「老三,我爺爺想和你聊聊。」

譚志偉說道,然後看向莫婉,微微示意了一下。

莫婉微微一笑,算是還禮。

「那我先跟老二去了,一會再回來。「看著林躍和譚志偉離開的背影,莫婉的眼神閃過一絲好奇,嘴角更是露出了玩味的微笑。

有意思……她並不像她的外表那樣的卡哇伊,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被她騙了。有的人對其他的冷淡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同樣可愛也是一種保護。冷淡的人心或許脆弱,但可愛的人內心可不簡單的是可愛。

剛跟著譚志偉進入一個房間,房間里就傳出來了一個洪亮的聲音:「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老賀真是有福氣啊,竟然有你一個這樣出色的徒弟。」

聞言,林躍大感汗顏,剛進門就迎頭就是一陣誇獎,這樣他如何承受的了,這老人也太看重他了吧。不過好在林躍經歷過這樣的場面太多了,也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老爺子您過獎了。」

「不卑不亢,好啊!」

隨著譚志偉的爺爺的聲音,林躍才如此近距離觀察著譚志偉的爺爺,雖然已經七十了,但是精神依舊,很是健碩,只有兩鬢有白髮,頭上髮絲仍是烏黑的,不知道是保養的好還是染的,整個人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場,很是懾人。

獨斷專行。

林躍這是對譚志偉的爺爺的第一印象。

半個小時后,林躍和譚志偉從房間了走了喊出來,剛走出來,他頓時鬆了口氣。

「老三,對不起啊,我也沒想到我爺爺找你來竟然是這樣。」

譚志偉一臉歉意的說道。

看到譚志偉的臉色,林躍微微一笑道:「沒事。「只不過這個笑中有一絲的苦澀。

到現在他的臉還微微有些發紅,在剛才的半個小時內,譚志偉的爺爺基本上沒有停下來誇獎林躍,簡直將他誇成了天底下最好的人,而且是決定有可能在五十歲之前衝擊翡翠王並且成功的人。無論林躍說什麼話,譚志偉的爺爺總能找到誇獎林躍的話。他現在真懷疑對方是如何擁有這麼多含有誇獎意味的辭彙的,真是一部活詞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