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很簡單,巫妖王顯然早就已經考慮清楚,當即不假思索的回答道:「關於第一點,我們可以和你簽訂契約,成為你的亡靈召喚生物。等到你離開埋骨之地后,再把我們直接召喚出去,就可以避開埋骨之地的封印法則,然而有一點我們必須事先說明,我們希望這個契約是平等的,而不是主從關係。」

「當然,我也沒指望一群強大存在成為我的僕人。」林太平對此沒有任何意義,而且平等契約雖然弱了點,但再怎麼說也是一種召喚契約。

換句話來說。只要簽訂了平等契約,那麼整個埋骨之地的邪惡亡靈,包括那些數量多到無法統計的低級骷髏兵,都可以成為自己的同一陣營戰友……想想看。如果再遇到血紋祭司的話,那麼自己只要揮揮手……好,那種場面真是太壯觀了!

「沒錯,如果你遇到危險。我們當然會幫助你的,要知道如果你發生意外的話,我們也將被再度困在埋骨之地中。」巫妖王很誠懇的回答。稍微頓了一頓,又再度繼續道,「至於你說的第二點,我想那更不是問題了,既然我們簽訂了合作契約,那麼我們就不可能傷害你,不是嗎?」

這倒是真的,林太平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卻又遲疑道:「不過,有一件事,我還是很擔心啊,一旦你們到了外界之後……咳咳,我的意思是,你們該不會因為被困了太久,積累了很多怨氣,而突然大開殺戒?」

「我們看起來有那麼瘋狂嗎?」巫妖王和骷髏**師們面面相覷,在林太平「你們就是」的注視目光中,巫妖王陰森森的微笑起來,「林,放輕鬆一點,我們不是那種毫無自我意識的低級骷髏兵,我們懂得控制自己,也明白外面的世界並不是毫無危險,至少在恢復全盛力量之前,我們會懂得低調做亡靈。」

「沒錯,我們會低調行事的,而且會盡量和你商議后再決定做什麼。」骷髏**師們同樣微微點頭,不過頓了頓還是補充道,「當然了,偶爾我們也會抓幾個強者來做實驗,我想這一點你應該不會反對?」

「完全不反對!事實上,我就知道有些強者很適合做實驗,比如一群叫做血紋祭司的傢伙。」林太平不動聲色地挖了個坑,然後又笑眯眯的,「好了,那麼分歧已經解決了,至於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應該儘快出發前往亡靈之塔了?」

「不需要出發!」巫妖王很愉快的微笑著,並且輕起手中的白骨法杖,然後帶著某種古怪的節奏感,在地面上輕輕敲擊三次,「林,我親愛的朋友,難道你不知道,巫妖們都掌握了一種瞬間移動的強大魔法嗎?」

是的,就像是在驗證他的話,這一刻,伴隨著白骨法杖的輕輕敲擊聲,綠色的磷火突然從地面上湧出,如同洶湧澎湃的潮水一般,將林太平和邪惡亡靈們完全籠罩在內……毫無疑問,僅僅從巫妖王能夠輕易施展這個高階魔法的舉動上來看,就可以推斷出他的真正實力有多麼強大了。

下一刻,等到林太平再度睜開眼睛時,就發現自己正站立在那座高高聳立的亡靈之塔前,無邊無際的黑霧籠罩著亡靈之塔,即使林太平身為亡靈骷髏,但在此刻也感覺到渾身冰冷僵硬,可想而知,如果是人類接近這裡的話,恐怕早就已經被腐蝕得乾乾淨淨了。

而更令他驚訝的是,在這座亡靈之塔的周圍,似乎是一片廣闊的古代戰場遺迹,到處都是被摧毀破壞的戰車,到處都是各個種族散落的嶙峋骨頭,就在他的身旁不遠處,甚至有一具仍然保持著完整形態的黑暗巨人骸骨,這具巨人骸骨屹立在骨海之中,哪怕在死亡降臨時,仍然高高昂起頭顱,舉著一面早已殘缺不堪的黑色彎月旗幟……

「這裡是?」林太平驚訝的望著四周,僅僅從戰場遺迹的景象,就能推斷出當年那場大戰的慘烈程度,難道說很多年前。埋骨之地也曾經歷過戰爭?

「你知道埋骨之地原來是什麼嗎?」巫妖王同樣望著四周,看似平靜的表情中卻無法掩飾一絲憤怒和傷感,「其實很多年前,埋骨之地曾經是黑暗皇帝陛下的行宮,然而在那場突然到來的叛亂中,這座行宮變成了雙方慘烈拼殺的戰場,並且最終遭到那些叛徒的詛咒,成了我們的囚禁之地。」

是的,回憶起這段並不想回憶的灰暗往事,巫妖王和骷髏**師們全都陷入了詭異寂靜中。就連眼中的靈魂之火也黯淡了幾分,林太平似乎有些感同身受,但他仍然不太明白,為什麼當時強大的黑暗皇朝竟然會突然遭遇叛亂,那些叛黨又究竟擁有什麼樣的力量,竟然能夠擊敗號稱最強大的黑暗皇帝?

「他們根本無法擊敗陛下!她們只是利用卑鄙陷阱,以及……」巫妖王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憤怒,然而話說到一半,他卻突然頓了一頓。毫無徵兆的恢復了平靜,「好了,林,過去的事情就不需要再提了。我想我們現在真正要做的,就是儘快離開這裡,你準備好了嗎?」

「當然,我只需要走進亡靈之塔。就可以了嗎?」林太平很愉快的點點頭,想了想又伸出手道,「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先簽訂合作契約,以確保雙方都不會做出什麼令人後悔的事?」

「當然,這也正是我想說的。」巫妖王面無表情的點點頭,伸出了接近腐朽的手臂,在他的指尖燃燒著一點黑色火焰,「我,偉大的巫妖王孟德斯,以黑暗之神的名義起誓,將與這個人類簽訂平等契約,任何違背契約者,靈魂都將永遠墜入地獄,遭受黑暗火焰的折磨!」

伴隨著他的話,就在這一刻,幾位骷髏**師都許下相同誓言,林太平深深吸了口氣,看著幾點黑暗之火接觸到自己的頭顱,僅僅幾秒鐘后,他突然覺得腦海中微微一震,彷彿有一種奇怪的力量正在緩緩凝結而成,這似乎代表著平等契約的正式建立。

「完成了,從現在起,你可以隨時召喚我們。」巫妖王很滿意的點點頭,卻又指了指不遠處的亡靈之塔,「那麼現在,我親愛的朋友,你可以進入亡靈之塔了,我期待著不久之後,我們能夠在外面的世界中再度見面。」

「當然,那麼我就先離開了,我想我們會很快見面的。」林太平微微躬身表示感謝,然後毫不猶豫的轉過身去,朝著亡靈之塔緩步走去,就像是感覺到他的到來,兩扇大門緩緩開啟,一股令人震撼的黑暗氣息迎面而來,幾乎讓他的身體都變得僵硬了。

下一刻,林太平的虛弱身影,就這樣消失在兩扇黑暗大門中,就彷彿被那無邊無際的黑暗徹底吞沒了,巫妖王和骷髏**師們站在他身後不遠處,看著他的身影逐漸消失不見,面無表情的等待著。

很久以後,在這詭異的寂靜中,一位骷髏**師突然輕咳幾聲,沙啞低沉的開口道:「孟德斯大人,您確定,我們的表演沒有任何破綻嗎?要知道,這可關係到我們的偉大計劃是否能夠順利進行。」

「放輕鬆,即使我們的表演有什麼破綻,那個人類也不會指出的。」巫妖王很平靜的回答,眼眶中閃耀著靈魂之火,「事實上,我想那個人類已經看出了某些漏洞,畢竟這一切都太順利了,不是嗎?然而,他是一個聰明人,知道怎麼做才對自己最有利……」

「是嗎?那就好!」幾位骷髏**師不約而同地長舒一口氣,卻又滿臉嚮往的抬起頭,望著眼前的亡靈之塔,「多少年了,我甚至已經忘記了多少年沒有聞到過青草的味道,也許不久之後,我們就能夠回到康坦斯世界中,然後……」

「然後,我們將以百倍的憤怒,回報那些該死的叛徒!」巫妖王孟德斯輕輕舉起白骨法杖,就在這一刻,他眼中的靈魂之火變得如此澎湃洶湧,彷彿狂暴海洋中的驚濤駭浪,要將整個世界都徹底吞沒摧毀——

「新的紀元即將來臨,皇帝陛下將會重新歸來,而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積蓄力量等待著,等待那個最後時刻的到來……」(未完待續。。) 位於冷石大陸中央平原的帝都冷石城,是整個冷石帝國最繁榮的城市,常住人口達到五百萬,商業文明極其繁榮興盛,毫不誇張的說,翡翠行省中算是比較繁榮的南特港,和這座歷史悠久的帝都相比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鄉村小鎮。,

十二月的正午陽光下,冷石城的東門完全開啟,廣闊的道路足可容納三輛馬車并行,遠道而來的旅人和商隊穿過東門,匯入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就像是一滴水珠融入到波瀾壯闊的大海中,根本沒有引起任何反響。

正午時分,一個遠道而來的東方人背著行囊,慢條斯理的走進了冷石城東門,看著眼前那條幾乎望不到盡頭的商業大街,他忍不住輕輕舒了口氣,卻完全無視了周圍平民投向他的怪異目光。

毫無疑問,這個剛剛到來的東方人,正是從埋骨之地中僥倖逃脫的林太平,大概是因為運氣夠好,埋骨之地和康坦斯世界的連接處,恰好就在冷石城附近的中央平原上,這樣他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就順利的到達了這座城市。

至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當然是首先找到黑暗生物和米高男爵他們,因為在埋骨之地中養傷耽誤了十幾天,所以如果猜測沒有錯誤的話,那麼此時此刻,黑暗生物們應該已經在米高男爵的引導下,順利見到了希爾頓首相,所以只要自己前往希爾頓首相的府邸,應該就能夠和黑暗生物們會合了。

而如何找到希爾頓首相的府邸,這顯然就是一件極為簡單的事情,林太平站在繁華的商業街道上猶豫片刻,就立刻攔住身旁的一位中年男子,很有禮貌的詢問道:「尊敬的先生,您是否能夠告訴我,希爾端首相的府邸要怎麼走?」

「首相的府邸?你要去希爾頓首相的府邸嗎?」那位中年男子微微愕然。若有所思的打量著林太平,卻又很快回答道,「這個很簡單,你沿著這條商業街道往前走,再轉過兩個路口后,很快就能看到……」

看到什麼?還沒來得及說完,這位中年男子突然有些驚訝的抬起頭,望著遠處繁華街道的盡頭,溫暖的午後輕風中,街道盡頭似乎傳來了少許混亂。似乎還夾雜著人群的驚呼聲和馬車的轟鳴聲。

下一刻,還沒有等到林太平回過神來,一個驚慌失措的聲音突然響起,在繁華的商業街道中顯得如此怪異:「韋斯特!韋斯特男爵來了!」

剎那間,整條街道突然陷入了詭異寂靜,街道上的平民也好商人也好,全都不約而同的轉頭望去,僅僅幾秒鐘后,也不知道是誰帶頭怪叫一聲。所有人都在一瞬間行動起來,驚慌失措的四散奔逃。

砰砰砰,街道兩旁的商店全都關門停業,來來往往的行人不是躲進小巷就是調頭衝進房子。幾個在混亂中和父母失散的孩子,滿臉漲紅的大聲哭鬧著,甚至連那些喝得醉醺醺的食客,也在剎那間突然酒醒。連滾帶爬逃得連背影都看不到了。

「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情況?」林太平不由得愕然無語,順手抓住身旁那個中年男子的外套,驚訝詢問道。「等等,這位先生,您好像還沒有告訴我,希爾頓首相的府邸到底在哪……」

「該死的,別管這個了!」那個中年男子急得滿臉漲紅,咬咬牙乾脆連外套都不要了,直接脫了外套掉頭就跑,順便還不忘好心的提醒道,「東方人,快點離開這裡,韋斯特那傢伙和他的狐朋狗友,簡直是帝都的最大禍害,如果被他們撞上的話,你就徹底完蛋了!」

話音未落,這個中年男子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原本繁榮熱鬧的街道上,突然就變得空空蕩蕩,連只麻雀都看不到,只有林太平依舊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韋斯特男爵?狐朋狗友?帝都的最大禍害?等等,這些詞聽起來,怎麼像是在形容米高男爵?

事實證明,韋斯特男爵和他的朋友們,可比米高男爵這個行省官二代厲害多了,僅僅幾秒鐘后,遠處的街道上突然傳來雷鳴般的轟鳴聲,嘈雜哄鬧到連地面都在微微顫抖。

下一刻,伴隨著漫天飛揚的煙塵,十幾輛馬車從遠處風馳電掣的高速駛來,互相競速喧鬧追逐,完全沒有任何減速的意思,反倒是把沿途的那些商業攤位全都撞得四分五裂,幾個行人如果不是很及時的貼在牆上,恐怕也要立刻被撞得倒飛出去。

「哈哈,這次比賽我贏定了!」在帶頭的那輛金色馬車上,一個酒色過度的年輕貴族揮舞著馬鞭,得意洋洋的高聲叫囂著,「聽著,你們這些輸掉的傢伙,必須把前幾天買到的狐族女奴全都送給我,誰敢賴賬我就拆了他的家!」

「別高興得太早,韋斯特,誰輸誰贏還不一定!」旁邊那些馬車上,十幾個年輕貴族全都叫嚷著,說話間就有幾輛馬車加速狂奔,拉近了雙方之間的距離,眼看著就要追上來了。

「該死的,別想這麼容易追上我!」韋斯特氣急敗壞的怪叫著,更加瘋狂的揮舞馬鞭,在他的拚命驅使下,那四匹拉車的駿馬加速再加速,就像是徹底失控似的衝過街道,把沿途的障礙物全都碾壓成碎片。

然而不幸的是,林太平卻恰好位於馬車前方,一時間就算想要躲避也來不及了,韋斯特男爵正在拚命驅趕駿馬,突然看到一個該死的傢伙就擋在前面,忍不住憤怒的咆哮起來:「混蛋,給我滾開,快給我滾開!如果害我輸掉這場比賽的話,你就……」

就什麼,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就在這剎那間,高速衝來的馬車已經兇猛衝過來,惡狠狠的撞上林太平,緊接著車輪一滑頓時失去控制,歪歪扭扭衝進路旁的一間商鋪,終於發出刺耳聲音勉強停下。

見亡靈了!韋斯特男爵驚魂未定的從馬車上跳下來,看著已經被撞毀的車頭,這傢伙忍不住憤怒跳腳:「該死的!該死的混蛋!居然害我輸了比賽,你最好慶幸你已經被撞死了,如果你還活著的話,我會讓你體驗到比死亡更可怕的滋味!」

什麼叫做囂張,這就叫做囂張,旁邊的十幾個貴族子弟也停了下來,看著已經被撞成廢墟的商鋪和蹤跡全無的林太平,他們幾個不由得微微變色,忍不住拉拉韋斯特男爵的衣角,壓低聲音道:「見亡靈了!韋斯特,你又闖禍了,如果被你老爹知道的話……」

「有什麼好怕的,不讓他知道不就好了。」韋斯特余怒未消的踢了幾腳馬車,不過想到老爹一向以來的嚴厲懲罰,他還是忍不住有點心虛,稍微轉了轉眼珠,就立刻轉過身,朝著那些躲在路旁的行人們呼道:「聽著,你們剛才看到了什麼?」

我們什麼都沒看到!所有的行人都在拚命搖頭,紛紛表示就在剛才那一瞬間,他們的老花眼集體發作了。

「滾!你們明明看到了!」出乎預料,韋斯特男爵卻對這種回答很不滿意,並且一本正經的糾正道,「讓我來提醒你們一下,就在剛才,我的馬車以不超過七十碼的速度前進,然後這個該死的東方人突然從路邊衝出來,一頭撞上了我的馬車,是不是這樣?」

「靠!這也叫做七十碼,後面加個零還差不多!」一大群行人忍不住暗自腹誹,然而看著韋斯特男爵那種惡狠狠的表情,他們也只能老老實實的點頭,好,七十碼就七十碼了,哪怕您說您是被那個東方人以七十碼的速度撞倒,我們也只能無奈接受了。

「很好,這樣就對了。」韋斯特男爵很滿意的點點頭,又看著那些滿臉古怪的貴族朋友們,很愉快的張開雙手道,「所以,夥計們你們都看到了,這根本就不是我的錯,要怪就怪那個東方人太莽撞了,也許他根本就是主動撞上來,想要假裝受傷向我勒索一大筆……」

「小心!」他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那些貴族子弟們突然抬起頭,滿臉驚恐的大呼道。

「什麼?」韋斯特男爵吃了一驚,幾乎是下意識的轉身望去,就在這一瞬間,當他看清身後的情景時,突然滿臉蒼白的驚呼一聲,然後——

轟!就在這一刻,那個本該被撞的無影無蹤的東方人,突然詭異的再度出現,並且騎著一隻巨大肥胖的兔子,如同一台重型攻城車似的轟鳴撞過來,足有數噸重的巨大兔子,再加上高速撞擊的可怕速度,足以把一堵城牆都撞得粉身碎骨……

於是乎,這一刻,就在所有人的驚愕視線中,可憐的韋斯特男爵如同一隻斷線風箏,拚命慘叫著倒飛出去,並且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曲線,重重的砸進商鋪廢墟中,半天都掙扎著爬不起來。

目瞪口呆啊!此時此刻,在場的所有人都集體目瞪口呆,詭異的寂靜中,一個貴族子弟突然尖叫一聲,手忙腳亂的衝上來救援:「韋斯特!韋斯特,你沒事?該死的,你們還在等什麼,快點抓住那個該死的東方人!」

很顯然,這已經太晚了!

等到那些侍衛反應過來,並且如同潮水般衝上來時,林太平早已經騎著赤兔調轉方向,沿著商業街道狂奔而去,轉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正午的暖風吹來,只能聽到他那笑眯眯的聲音,仍然回蕩在空蕩的街道上——

「七十碼?諸位,你們都看到了,我的速度也只有七十碼耶……」(未完待續。。) 七十碼,是一個傳說中的速度!

正午的陽光下,當冷石城的商業街道仍然處於混亂中時,當滿口噴血的韋斯特男爵被同伴們攙扶著站起身來,並且憤怒咆哮著要找到那個該死的東方人時,造成這個混亂局面的林太平卻已經騎著赤兔揚長而去,愉快穿越了幾條街道,到達了希爾頓首相府邸門前。@,

聽著遠處傳來的警笛聲,他慢條斯理的整了整衣領,然後在首相府邸門前那幾個侍衛的古怪目光中,一本正經的開口道:「勞駕,請通報一下,我是來自翡翠行省的林太平,我想希爾頓首相應該知道我的名字,如果可以的話,我能不能現在就見到他?」

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巨大肥胖的兔子,那幾個侍衛不由得目瞪口呆,不過等他們回過神來之後,立刻就衝進府邸稟報,其中一個留守在門口的侍衛更是結結巴巴道:「林先生?您就是來自翡翠行省的那位林先生嗎?謝天謝地,您總算安全到達這裡了!」

很顯然,從這幾個侍衛的反應來看,就可以知道希爾頓首相已經和他們提過林太平的名字,而僅僅幾分鐘后,米高男爵和安吉麗娜、克麗絲汀她們就從府邸里快速衝出來,直接給了林太平一個大大的擁抱:「林,感謝諸神,你總算順利回來了,如果你再沒有出現,我們就要派遣軍隊去找你了。」

「說來話長,我還真的差點就回不來了。」林太平同樣給了他們一個熱情擁抱,卻又笑眯眯道,「好了,關於我這段時間的經歷,我們可以找個時間再慢慢談,至於現在,我們是不是先去見一見那位首相大人?」

當然。當然,米高男爵迫不及待的點點頭,當即拉著他往首相府邸里走:「親愛的林,首相大人其實一直在等你,而且對你的作為表示很欣賞,事實上,他剛才正在開一個很重要的會議,然而得知你抵達的消息后,立刻就停止會議親自前來迎接……唔,他來了!」

說到希爾頓首相。希爾頓首相就來了!

前方的花園曲徑上,一群人略微加快腳步走來,中間的高大老者滿頭白髮,身著華貴的貴族服飾,略顯蒼老的面容上充滿了上位者的威嚴,幾乎在一瞬間,彷彿察覺到林太平的注視,他的目光就隨即轉了過來。

米高男爵好像還想介紹幾句,但是林太平已經快步走上前去。隔著很遠就微微躬身行禮,向這位貴族老者問候道:「首相大人,很高興見到你,和我想像的一樣。您的智慧正如同您的年齡,令我肅然起敬。」

好,這樣恭維又不失禮儀的話,應該會讓任何被問候者都感到滿意。然而奇怪的是,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林太平,這位貴族老者卻露出很古怪的表情。就像是聽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話。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林太平不由得微微愕然,下意識的轉頭望向米高男爵,後者同樣是滿臉古怪,尷尬了很久才結結巴巴道:「那什麼,林,我想你可能搞錯了,咳咳,這位大人是擔任治安大臣的克里波爾伯爵,而真正的希爾頓首相是……」

「是我!」一個充滿微笑意味的聲音突然響起,在那位克里波爾伯爵和其他貴族大臣的注視中,一個身影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並且很愉快的看著林太平,「親愛的林先生,我想米高男爵大概沒有告訴過你一些事,比如說……我的性別?」

性別?林太平很驚訝的抬起頭,這一刻,看著就站在自己面前的黃衫美人,他突然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等等,難道說,幾乎控制了大半個冷石帝國,得到很多貴族支持,並且謀划著奪取權位的希爾頓首相,竟然是……竟然是……

沒錯,這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傳說中的希爾頓首相,居然是一位女性,而且是一位年紀絕對沒有超過35歲的美麗女性!

事實上,歲月幾乎沒有在這位御姐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迹,她的眼眸依舊閃耀著明亮光芒,足以讓那些十幾歲的少女都自慚形穢,優雅的儀態和語言動作毫無可挑剔之處,並且在驚人的美貌之外,又多了幾分成熟和從容自若,令人不由自主的為之傾心折服。

紅燒你個清蒸啊!林太平整個人都目瞪口呆了,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不懷好意的猜想著,該不是因為這位美人兒御姐太漂亮了,所以那些貴族們全都自動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為了她的奪國篡位大業而奮鬥。

「是不是很驚訝?」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希爾頓首相促狹的向他眨了眨眼睛,並且笑吟吟的支起下巴道,「唔,讓我來猜猜看,或許你還會覺得,我是靠著美貌上位的?」

好,被說中了,但林太平當然是立刻搖頭,表示自己絕對沒有這種想法,不過希爾頓首相好像也不在意,若無其事的揮揮手道:「沒關係,這很正常,大多數人都習慣以貌取人,而我要做的,就是在他們的歧視目光中迎難而上,然後……用力打他們的臉,把他們的臉打得啪啪作響!」

說真的,最後這句話,可不像是一位首相應該說的話,然而奇怪的是,就是因為聽到如此毫不避諱的親切話語,林太平反倒多了幾分親近感覺,甚至有一種首相大人是自己人的奇怪感覺。

「好,能夠登上高位的人,絕沒有簡單的……」察覺到自己的心理變化,林太平忍不住暗自嘆了口氣,很顯然,這位首相大人在掌握人心上很有手段,事實上作為一個女人,能夠在十幾年裡登上冷石帝國的最高位置之一,也已經證明她的智慧和謀略了。

正因如此,林太平立刻收起了心中的最後一絲輕視,再度謹慎的行禮道:「尊敬的希爾頓大人,很高興能夠見到您,請原諒我來得稍微有點晚,因為我們在途中遇到了刺客的襲擊,而在那之後……」

「沒關係,您沒事就好,事實上我已經打算派遣軍隊去找您了。」希爾頓首相同樣很有禮貌的回答,稍微頓了一頓,她卻又突然微微皺眉道,「毫無疑問,這一切應該都是那些陰謀分子在搞鬼,請放心好了,我一定會為您討回公道,把那些該死的老鼠全都找出來,燒光他們的房子,搶光他們的金幣,再把他們排隊幹掉!」

好,說到最後這句話的時候,這位原本還顯得高貴優雅的首相大人,突然就開始爆粗口了,而且渾身都散發著兇惡殺氣,坦白的來說,如果不考慮她的身份地位和貴族服飾,你一定會以為這是一個強盜頭子,而且還是那種野蠻的女強盜。

不過看起來,周圍的那些貴族大臣顯然已經被對希爾頓首相的這種表現見怪不怪了,甚至還很配合的表示自己很有興趣參加,倒是林太再度徹底無語了,忍不住轉頭看看米高男爵:「等等,米高,你確定我們沒有來錯地方?」

好,事實上米高男爵也同樣愕然無語,此時此刻,他突然想起叔叔曾經說過的傳言,據說很多年前,這位首相大人曾經是山賊出身,後來被當時帝國的一位大公爵收為養女,然後又經過多年磨礪,這才漸漸走上政壇……

然而,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雖然已經是帝國的大人物,雖然平時在公眾場合也保持著政客的形象,不過希爾頓首相在私人場合中,還是會時不時作出令人瞠目結舌的行為,不過也必須承認,正是她的這種獨特風格,為腐朽老化的政壇注入了不少新鮮血液,也折服了那些想要改革的青年貴族。

就比如現在,面對著剛剛到來的林太平,希爾頓首相併沒有拘束於那些繁瑣的貴族禮節,而是像對待朋友似的親切對待林太平,她甚至還抽出一點時間,和安吉麗娜討論了女性的容貌保養,和夜歌討論了生孩子的最佳年齡,和圖魯討論了帝都的美食……

所以很快的,黑暗生物們都將這位首相大人視為朋友,看著克麗絲汀正在和希爾頓首相討論奶粉的質量問題,林太平在後面忍不住摸摸下巴,突然覺得人生還真是奇妙,好,為什麼無論我走到哪裡,總是會遇到這種稀奇古怪的傢伙?

「大人,我們有點小問題。」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位剛剛被誤認為首相的克里波爾伯爵,卻在突然離開后再度回來,並且神色嚴肅的稟報道,「我剛剛得到信使的通知,皇帝陛下和吉安娜皇后已經得知林先生出現的事,並且很有興趣在宮廷中接見他。」

「是這樣嗎?他們得知消息的速度還真夠快的。」希爾頓首相神色不變,轉頭看了看身旁的林太平,周圍的貴族大臣們卻忍不住微微皺眉,即使用腳後跟去想,也知道這次接見並不是什麼普通會面,或許那位皇帝陛下又有了什麼新計劃,或者想要藉機拉攏林太平。

「我想,從名義上來說,我們沒有理由拒絕。」在貴族大臣們的注視中,林太平很愉快的回答,「當然了,諸位請放心,我既然已經選擇了正確陣營,就絕對不會作出什麼背叛的事情。」

「沒錯,我們出來混的,最重要的就是信守承諾。」希爾頓首相很豪爽的點點頭,在眾人忍不住暗自腹誹的表情中,她伸出手用力拍了拍林太平的肩膀,豪邁得令人無法直視,就像是在舉行山賊分贓大會似的——

「那麼,就讓我們一起去見見那個老頭子……順便說一句,親愛的林,我建議你更要關注那位吉安娜皇后!」(未完待續。。) 因為臨時接到皇帝陛下的通知,首相府邸中的歡迎宴會只能暫時中止,希爾頓首相立刻陪同林太平登上馬車,在數百名侍衛的護送下前往宮廷。∮,

很顯然,為了防止刺殺事件的再度發生,這次的護衛力量得到了大幅度增強,林太平僅僅是一眼看過去,就看到了兩三位黃金等階以上的強者,從這個角度來說,除非那位皇帝陛下真的打算撕破臉,否則就不可能再威脅到自己的安全。

「事實上,我想這次刺殺未必是皇帝陛下的意思。」希爾頓首相坐在他的對面,透過車窗看著逐漸遠去的首相府邸,忍不住很感慨的嘆口氣,「說起來,真是遺憾啊,我已經準備了整整二十缸美酒,打算今天晚上跟你喝到吐的,不過現在看起來只能延後了。」

噗!林太平聽得滿口噴血,突然覺得和這位奇怪御姐相比起來,什麼女漢子都弱爆了,不過感慨歸感慨,他卻又很快察覺到希爾頓剛剛那句話中隱藏的含義:「咳咳,首相大人,您的意思是,那位皇帝陛下……」

「別這麼拘謹,叫我希爾頓就可以了。」希爾頓首相很隨意的揮揮手,卻又若無其事的看著窗外風景,「沒錯,事實上,皇帝陛下早就已經昏聵到無法處理政事了,所以這幾年來,我們真正面對的最大障礙,是那位充滿野心的吉安娜皇后。」

「難怪,難怪您剛才說叫我小心那位皇后陛下……」林太平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這麼說起來的話,其實不需要希爾頓詳細說明,自己也能夠大致推斷齣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