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像是一個沖格子的小遊戲,秦洛是駕駛著車子的玩家,而那些方格則是遊戲設置的關卡。

秦洛沉弱在這個小遊戲中,也沉溺在自己取得的一場場勝利當中。卻不知道,時間在一秒秒的流逝著。

當銀針入體時,蘇子心裡的擔心恐懼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了。

她又恢復了以前那種井水不波彷彿老尼坐禪的心態。無論成還是不成,他們都儘力了。

而且,看到秦洛一臉專註的為自己治病時的表情,她的心裡是喜悅的。

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蘇子也贊成這樣的說法。心無旁騖,彷彿自己就是他的唯一。

看一分鐘,是心動。看二分鐘,身體也開始動了。看半個鐘頭——這人有完沒完了?

這都大半個鐘頭過去了,怎麼還沒有結束啊?

「難道是發現自己的身體又出現了什麼大的問題?還是說他用太乙針也沒辦法把自己的腿治好,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和自己解釋?」蘇子擔憂的想道。

「可是,看起來他的表情也沒有那麼難堪啊。怎麼還沒有結束?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在蘇子的心裡開始忐忑不安的時候,秦洛猛然間提針。

「呼——」秦洛長噓了一口氣。倒是不覺得累,雖然用銀針往蘇子的身體裡面引渡了不少元氣,可是秦洛反而有種很充實的感覺。大概這也是太乙針的神奇之處吧。

因為前四針都是『吐』,只有第五針才是『補』。這樣才能達到陰陽調和持久不暈倒。

「好了嗎?」蘇子看著秦洛問道。

「你試試能不能動。」秦洛笑著點頭。

蘇子想動,卻不敢輕易嘗試。

「沒事。動一動。」秦洛鼓勵著說道。

蘇子雙手抬向左腿,想要把它給搬起來。

「不要用手。」秦洛說道。「伸腿。看看能不能把腿抬起來。」

蘇子看了秦洛一眼,然後把視線放在自己的腳尖,一點點的想要把它舉起來。

「不行。」蘇子試了試。仍然和以前一樣,無論她怎麼用力,腰部以下仍然沒有任何知覺。

「不會的。你再試試。一定可以的。」秦洛握著蘇子的手說道。「我已經幫你疏通了經脈。只要你一使勁兒就可以站起來。」

蘇子咬了咬嘴唇,然後閉上眼睛猛地使勁兒——

「———睜開眼睛。」秦洛柔聲說道。

蘇子緩緩的睜開眼睛,然後瞳孔瞬間脹大。接著,大顆大顆的眼淚珠子就這麼毫無預兆的掉了下來。

抬起來了。

她的左腳腳尖抬起來了。

癱瘓了二十多年的腳尖終於再次抬起。麻木了數千個日日夜夜的雙腿再次有了知覺。

幸福、快樂、感恩、如願還有對過往的委屈和遺憾,此時此刻的心情,真的難以言狀。

「怎麼哭了?」秦洛大笑著說道。「這是喜事啊?哭什麼?你再試試,看看能不能站起來?」

蘇子用袖子抹了把眼淚,然後撐著輪椅想要站起來。

秦洛在旁邊護著,擔心她摔倒在地上。

一點點的把雙腳探出去,落地,然後想要用膝蓋的力量支撐身體。

剛要站起來,可是那膝蓋像是橡膠做的是的不堪重壓。蘇子向後傾倒,身體一下子就跌落在秦洛的懷裡。

秦洛索性也不再把她扶到輪椅上,而是就這樣摟著她的肩膀,說道:「來,我扶你走。我們慢慢練習。你很多年沒有走路,可能不太習慣。走的多了就好了。」

「好。」蘇子自然樂意。知道自己的雙腿有望康復,她哪還能坐的下去?

於是,秦洛在後面抱著蘇子,像是教嬰兒學步似的,一點點的教她往前挪動。

果然,效果是明顯的。蘇子很快就適應了這樣的狀態,雖然身體還搖搖晃晃的站立不穩,可是,自己獨立也能走出幾步遠了。

房間里的門鈴響了,秦洛出聲喊道:「請進。」

老麽麽帶著小丫頭推門進來,看到正在客廳中間學著走步的蘇子,驚呼道:「哎喲,我的小祖宗,你怎麼就起來了啊?快坐下快坐下。要是摔著了可怎麼得了?」

「還有秦小哥,我說你也是,我把我們門主交給你,你要好生照應著。怎麼能讓她由著性子——啊——門主,你這?」

老麽麽突然間閉嘴,然後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麽麽,我能站起來了。我能站起來了。」蘇子含著眼淚說道。

「太好了。這真是太好了。」老麽麽跑過去摟著蘇子說道,像是兩個窟窿似的眼眶裡也流出了一灘渾濁的淚水。

她視蘇子如自己的孫女,蘇子能夠站起來,她的心裡也陪著高興。

「是啊。總算是站起來了。盼了那麼多年。」蘇子緊緊的摟著老麽麽說道。小丫頭也在一旁抹眼淚,小臉早就哭成了花貓。

「謝天謝地。謝祖師爺謝歷代門主——這是怎麼好的啊?」老麽麽激動的不能自已。

「是秦洛治好我的。」蘇子笑著說道。臉上帶有莫名的驕傲。

老麽麽鬆開蘇子,撲通一聲就跪倒在了秦洛面前,咚咚咚的就在地上磕頭,說道:「秦小哥——秦先生,你是我們菩薩門的恩人。我代表我們菩薩門那一百幾十口女人給你磕頭了。」

秦洛哪敢讓這一百多歲的老太太給自己磕頭啊,這不是要折自己的壽么?

也顧不得男女授受不親了,趕緊蹲下去把這老太太給硬拖著抱起來。

(PS:親們,今天的第二章。另外,是哪位大俠拿下了第兩百萬張紅票?) 終於忍不住了么!

見男人倉皇而逃,蘇魅挑了挑眉,唇邊再次泛起了一抹邪肆來。

男人,果真都一樣,即使是冰山也不例外。

不過能見到冰山動情,還真是讓人愉快得很呢。

也不管他離開后究竟會去哪裡,蘇魅轉身就朝流光石走了過去。

她毫不懷疑,這間房定是那冰山的寢殿。如今正主走了,那這間房和這張榻就是她的了。

脫下靴子,蘇魅上了床榻,在榻上躺了下來。

「不錯,舒服!」

感受到那股能量,蘇魅唇邊勾起了一抹滿意的弧度來。

流光石世所罕見,極為難尋,只有光系靈氣異常充沛純凈的雪域方能孕育而出。流光石的本體為萬年雪魄,吸收了數十萬年的光系能量后,方能化為流光石。

不過正常的流光石只有一尺來長,像這般大到能雕刻成床榻的,還從未現過世,也不知道這男人是從哪裡尋來的。不過對於這一點,蘇魅並不知情,畢竟在此之前,她連這三個字都沒有聽說過。

柔和的光系能量緩緩滲入體內,開始蘊養起她的身體來。剛才收復那件神器時,她的身體曾遭受了不小的衝擊,雖然並無大礙,但是若能得到蘊養,自然更好。

蘇魅今晚沒打算修鍊,她靜靜的躺在榻上,愜意的享受著流光石的好處。而相較於她的愜意,流光石的正主卻在遭受著莫大的折磨。

男人離開房間后並未留在大殿,而是破開空間出現在了一座山頭上。在他看來,即使兩人沒有同處一室,但知道那丫頭就在這裡,他便無法再待下去。

男人面上難以自制的染上了一抹潮紅,只可惜身處房內的少女已見不到這般美景。

飛身落在山巔處,男人的眸中竟破天荒的現出了一抹迷茫來。

他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一碰到那丫頭,他的身體就會有這種反應。

這反應如此難受,而他竟然沒有感到厭惡,只是下意識里似乎在渴望著什麼一般。

他究竟在渴望什麼?

而除了那丫頭,其他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讓他生出這樣的變化來。難道問題出在那丫頭身上?

可是他能夠感覺到,那丫頭身上並無異常,自己也不像是中了毒,只要靜等一會,他的身體便能恢復正常,並沒有什麼影響,也沒有留下暗傷。

而且自己也不是一見到那丫頭就會有這種反應,這反應只會在——似乎只會在兩人碰到一起,或者離得很近時才會出現。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男人靜立山巔,一向平靜無波的眼眸,此刻卻滿是驚疑。

山巔上冷風習習,男人站了一會後,發現身上的溫度竟降下了不少。體內的熱流依然在奔涌著,不過速度卻慢了下來。

這冷風能讓身體降溫——

意識到這一點,男人大手一揮,山巔上的冷風瞬間猛烈了起來。他站在狂風中,沒有布下防護罩,一刻鐘后,體內的氣息終於平復了下來。

呼——

察覺到身體重又恢復了正常,他沉沉的呼出了一口氣。

原來冷風就能解除自己的變化。男人眸光微閃,終於知道了一些。

身形一晃,他又回到了大殿內。

這次他沒有進入寢殿,而是朝靈池走了過去。 好舒服!

第二日,當蘇魅睜開眼時,感覺渾身一陣輕鬆,整個人似煥然一新般,充滿了勃勃生機。

流光石,果真是個好東西!

只要躺上一晚,效果竟比修鍊了一整夜還要來得暢快。若是直接在這上面修鍊,速度必會快上許多。

起身下了床榻,她目光灼灼地盯著這件寶物,當真有將之收入空間的衝動。只是這東西是那男人的,她還真不好下手。

有些不舍的收回目光,她朝房內看了看,發現四周並無他人。

那人一晚上都沒有回來么——

昨晚她躺著躺著就睡著了,也不知道那男人有沒有回來過。

整理了一下儀容,她出了房間。剛出大門,她便發現自己果真置身於一座大殿內。這大殿她並不陌生,上次就已經來過了。

龍騰帝都的聖光堂么——

掃了四周一眼,她徑直走出了大殿。今日她另有安排,沒打算繼續留在這裡。

剛出大殿,她便看見有一人急匆匆的朝這邊走了過來。

是他!看見來人,蘇魅停下了腳步。顯然,對方也發現了她。

「蘇魅——」

楚慕風沒想到在這裡見到了她,頓時又驚又喜。

他將近兩個月沒有見到她了,乍看見少女的身影,他眸光一熱,心臟忍不住就怦怦地狂跳了起來。

「慕風——」聽見對方的聲音,蘇魅勾了勾唇。她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看見他了。

聽到少女的稱呼,楚慕風心神一顫,頓覺心臟跳得越發有力起來。

大步來到少女面前,他目光灼灼地看著少女,難掩欣喜之色。

「你不是去參加排名賽了么,怎麼會在這?」他定定的看著少女,有些疑惑的開口道。

這段時間不是龍騰學院排名賽的賽期么,她曾說過要代表浮天學院參賽,可怎麼會出現在這。

「今日休息。」蘇魅聞言,淡淡的答道。

聽到這番話,她就知道他這段時間應該不在帝都內。

「這段時間去哪了?」抬眼看著對方,她有些好奇的詢問道。

這男人一消失就是兩個月,他該不會忘了自己的承諾吧。蘇魅若有所思的看著他,不由得想到。

「有魔氣爆發,聖尊派我去處理,今日剛剛回來。」楚慕風聞言,立刻解釋道。

果然跟滅魔有關——蘇魅心下一陣瞭然。看他風塵僕僕的樣子,就知道他是才回來的。

「都處理完了么,你沒事吧?」知道他是去滅魔了,蘇魅當即問了一句。

聽到這句話,楚慕風以為對方是在關心他,眸光越發亮了起來,唇邊的笑意也越發柔和起來。

「我沒事。只是萬年之期將至,各地異動頻繁,需要處理的地方不少,還沒那麼快結束。」他灼灼地看著少女,溫柔的回答道。

蘇魅聽到這番話,不由得眯了眯眼。

「距離萬年之期還有百年吧,魔氣這麼快就爆發得這般頻繁了么。」她蹙眉答道。

「雖然還有百年,但暗魔已經在蠢蠢欲動了。時間越近,魔氣爆發的速度便會越快。眼下還只是小規模的,尚好控制,再過幾年威力便會成倍疊加,造成的危害也難以預估。」楚慕風聞言,有些無奈的解釋道。 第803章、一直想做的事情!

原本老麽麽還要堅持把三個頭給磕完,但是努力的嘗試幾次后,發現秦洛的力量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又想到反正他和蘇子也是親密的情侶朋友,秦洛也算是她們菩薩門的姑爺,大家以後都是一家人,所以也就不再堅持。

「老人家,你可不能再這樣。真把人給嚇壞了不可。」秦洛把老麽麽扶正後,叮囑著說道。她擔心這老太太的拗勁兒上來了,再一次行此大禮。

「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生死大恩,磕幾個響頭算什麼?這是禮數。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大多不懂得感恩不懂得禮數。」老麽麽嘎嘎的笑著說道。

聽到她的笑聲后,秦洛就後悔開門讓她進來了。

「麽麽,都是一家人。你就不用和她客氣了。」蘇子紅著臉說道。「我知道怎麼報答他。」

「對對。你知道。我不知道。」老麽麽認真的點頭說道。「這是怎麼好的呢?用什麼辦法治的?來,坐下來,快給麽麽講講。」

恰好蘇子練習了半天也著實累了,於是秦洛便扶著她坐回了輪椅。

沒想到蘇子卻從輪椅上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往老麽麽身邊的沙發走過去,說道:「我一分一秒也不想坐輪椅了。你們不清楚,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聽到蘇子的話,秦洛和老麽麽都覺得心裡酸澀不已。

每天一睜開眼睛就看到輪椅,每天睡覺前從輪椅上下去,一天要有七八個鐘頭的時間要坐在輪椅上——這還是她們嚴格控制時間,怕蘇子坐輪椅時間過長會促使臀部長瘡或者腰部過於疲憊。